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3章 相见不欢

“不知道。”夏想很干脆地答道,“不过吴部长日理万机,找我来肯定不是请我喝茶或是吃小吃这么悠闲,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听着呢。”
因此,他今天也是抱定了夏想必须给出一个解释的态度,尽管心中对吴才洋的居高临下的姿态不以为然,却也想听听夏想到底有没有一个合理的说辞。
夏想已经不是当年的夏想了……
说到底,吴才洋对夏想是既痛恨又好奇。痛恨夏想让他唯一的女儿没有名份地跟着他的身后,让他这个堂堂的政治局委员的面子没处放,好奇的是,夏想到底有什么好,能让从小就十分叛逆并且连他也管不住的连若菡,居然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说什么也不肯回头。
高晋周则不同,他很清楚夏想的关系网和人脉,平常还好,不显山不露水,一旦遇到紧急情况运转起来,平常各自为政的常委们都会因为夏想一人而结成暂时的同盟。
吴才洋虽然对夏想非常不满,但出于某种考虑,还是点头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摆明了是夏想有意让吴家难堪,不给吴家面子,肯定是他还在记恨当年对他打压的事情,一直对吴家耿耿于怀。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他有错在先,吴家怎么会出手收拾一个无名小卒?
桌子上摆满了花生、瓜子、核桃和一些水果,很有老式过年的味道。夏想坐下之后,伸手剥了个花生放到嘴里,赞道:“不错,不错,肯定是自己种的花生,和市面上卖的完全不同,有一种天然的清香。”
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吴家在省委方面还没有有分量的人,如果趁这次机会拿下了省委秘书长,就等于完全在燕省完成了布局,省委,省纪委,省政府,市政府,都有了代言人,大计可成。
最重要的是,在燕省,唯一能和范睿恒有私交,并且也让叶石生高看一眼的人,只有夏想一人而已。
夏想的话半正式半轻松,吴才洋听了就更觉得刺耳,开始越看夏想越觉得他不太顺眼。
夏想的话虽然委婉,但却是明白无误地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对进入吴家的核心体系完全没有动心。
夏想听了,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看了吴才洋一眼:“吴部长,想不想听听我的看法?”
“我一直就和邱家、梅家关系不错,过年的时候既然来到了京城,就得多走动走动,也是人之和图书常情。”夏想并不畏惧吴才洋咄咄逼人的目光,而是目光淡定地迎了上去,若无其事地和吴才洋对视了片刻,悄然一笑,“吴部长还挺关心我的行踪,其实我也正打算向您汇报一下我和邱部长、梅部长谈了些什么……”
夏想的主动让吴才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下来:“我听言弘和晋周都说你为人不错,也挺有能力,在燕省有一定的人脉,他们都说如果你能进入吴家的体系,对你个人的成长非常有利……”
夏想的重要性只体现在燕省一地,但偏偏是现在的大京城经济圈是在燕省,才让夏想突然之间变得无比重要起来。
夏想在燕市和燕省之中深厚的人脉,非到关键时刻不会凸显出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到一个副厅级干部释放出来的让人震惊的能量!
不怒不行,本来他主动邀请夏想前来,就自认已经自降了身份,做出了姿态。还抬出了燕省两位副省级高官,再有他堂堂的政治局委员坐镇,还有吴家作为第一家族向夏想敞开了大门,夏想居然会一口回绝!
吴才洋心中又怒又急,就决定不学老爷子温水煮青蛙的策略,而是要来一手快刀斩乱麻。
李言弘对夏想的重要性的认识远不如高晋周,他到燕省的时间不长,和夏想几乎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偶而接触的两次,也不过是蜻蜓点水式的泛泛之交,既没有谈心,又没有联手做过大事。
吴才洋本来就对夏想还有许多不满之处,现在夏想到了京城,先邱家后梅家,而且还在帮助两家图谋大事,却对吴家善意的表示视而不见,他凭什么?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不过是副厅级干部,放到燕省不显山不露水,也没有多大的分量,凭什么眼高过顶?
国家是所有人的国家,不是特权阶层的国家。当一个国家体现不了公正,没有一个可以让普通人奋发的机会,不给所有人幸福生活的希望,保证不了在公平合理的制度之下的人尽其才,这个国家就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也必然会被民众推翻。
“本来才江想和你见面,他临时有事又出门了,所以就由我来和你谈谈。其实如果不是才江再三要求,我觉得没有和你见面的必要。”吴才洋又摆出了高姿态,居高临下地说道,“夏想,你最近和邱仁礼见面,又和梅升平见面,和他和_图_书们来往密切,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李言弘不清楚,高晋周却是清楚得很。但他又不可能向李言弘向吴才洋说个明白,官场中人到了一定位置之上,很容易判断失误,因为自身身居高位,大权在握,就有一种天下我有的气概,不是事到临头,谁也不会相信夏想不过是区区的副厅级官员,在燕市甚至燕省,却拥有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影响力。
也是中央最高层之中,个别从底层一步步爬到高位的顶天人物的眼中钉。
再想到夏想是连若菡男人的事实,旧仇新恨一起涌上心头,吴才洋就变了脸色。
一个没有威仪的人担任了高官,很容易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以貌取人是所有人的共性,要不为什么当红的歌星,不管男女,都得有一副好皮囊?
夏想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吴才洋的威压之时,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当然吴才洋并不知道若干年后,诸如非常美妙的“芙蓉”和“凤凰”等词语,被硬生生地用在了芙蓉姐姐和凤姐身上之后,完全颠覆了人类对美好事物的认知……
但吴才洋气归气,却又不得不服气,夏想级别不高,在京城之中却很受欢迎,应酬不断,而且还都是别人主动相邀。邀请夏想的人,都是京城之人极有分量的人,先是邱仁礼,后是梅升平。夏想还真是吃香,四大家族之中,除了付家和他不和不会请他之外,邱家和梅家都先后对夏想热情有加,听说邱家由邱仁礼出面,而梅家,梅老爷子也亲自接见了夏想?
高晋周脸上的神情不变,但和他还算熟悉的夏想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无奈,就不由心中一动,想起高晋周实际上和吴才江关系密切,但今天却和吴才洋坐在一起,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对于今天和夏想的见面,确实也是吴才洋思忖再三的决定。
今天是吴才洋第一次见夏想,他在打量了夏想几眼之后,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夏想长得确实还算可以,以他挑剔的眼光来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而且按照他的标准,夏想的相貌很有官相,很适合在官场上混。
居然还偷偷跑到国外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可见连若菡是铁了心要跟他一辈子了。
但夏想却鼓动邱家去拿下省委秘书长的位置,让高晋周也是大惑不解,同时对夏和*图*书想也有些意见。
更不用提夏想和邱绪峰之间过人的交情,以及和梅升平之间让人琢磨不透的友好关系。
家族势力虽然庞大,虽然对于官场中人来说,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利益团伙。但对于广大的民众来说,家族势力实际上代表的还是小部分的人的利益,还是位于大部分草根出身的人的对立面,是普通百姓深恶痛绝的特权阶层。
虽然他一个电话打出,夏想和他所想的一样如约而至,但见到夏想一刻起,吴才洋心中却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夏想恐怕不会如他所愿。
“这么说,你是拒绝了我的好意了?”吴才洋的声音威严而冰冷,目光直视夏想的双眼。
夏想明白,他永远不能做大家族的附庸,不能依附于吴家或者任何一家,否则不但有可能达不到自己的理想,还有可能站在大部分人的对立面。
不过对于夏想和邱家接触,和梅家会面,而在最后还不主动和吴家见面的做法,高晋周也是心中微有不满。高晋周是吴家体系的人,他必须替吴家的利益考虑,尤其是当他听说夏想正在策划一件大事之时,更是心中微有怒意,夏想摆明了是要站在吴家的对立面上。
吴才洋看着夏想怡然自得的神情,微微皱眉,伸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放到嘴边抿了一小口,又觉得淡而无味,就又放下,冷不丁问了一句:“夏想,你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尽管夏想并不太了解中央几人组之中,除了总理之外,还有几人反对家族势力的壮大,但他心里清楚,总理的立场,代表了至少半数人的立场,虽然说来真正爬上高位之上,原本草根出身的人也会着手建立家族势力,但都会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家族势力既然存在,就有一定的合理性,包括美国也有许多庞大的家族财团存在,也对国家政策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在国内,家族势力刚刚成形,但已经开始也拥有了惊人的左右政局的能量……
高晋周接过话去:“行呀,你倒是有好胃口。”
吴才洋的态度让高晋周目光闪动几下,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李言弘却是一脸平静,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手指却在下意识地敲打桌面。
“至少你也应该事先和我通个气,而不是自作主张,是不是?”相比之下,高晋周的声音就柔和了许m.hetushu•com多,“或者提前和吴省长打个招呼也好,但你却冒然就将第一手消息告诉了邱家,还拉上了梅家也站在了邱家的阵线,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邱家和梅家联手,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吴家!”
吴才洋很相信官相一说,他熟读古文经典,知道在古人在挑选官员之时的严格,比起现在要慎重了许多倍。尽管古代没有电视,一名官员也没有多少老百姓认识,但古人却认为官员代表的是朝廷的形象,必须慎重从事。而现在有了电视,不少干部都要经常在电视上露面,让成千上万的百姓看到,但有些干部的形象实在是让人不想再看第二眼。
夏想压了压胸中的憋闷之意,暗中深呼吸了一下,才说:“其实我想如果吴部长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仔细盘算一下目前的局势,就会知道我的做法是现在最正确的选择。”
夏想将在座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吴才洋一脸冷峻,李言弘是淡而无味,高晋周却是无奈加遗憾,他心中却是一片平静。从迈出和邱家接触的第一步起,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本来还有些模糊的思路,在见到吴才洋之后反而越来越清晰起来。
让邱家的人拿下省委秘书长位置,还从中周旋,让梅家也助邱家一臂之力,夏想此举完全不符合吴家的利益,因为吴家也有意染指省委秘书长的人选问题!
吴才洋没说话,李言弘却是不快地说道:“夏想,这话就说得言不由衷了,你帮邱家去运作省委秘书长的位置,有没有考虑到吴家的感受?邱家在燕省的势大,就相应地等于吴家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吴家拿下了省委秘书长的位置,对吴家,对你个人,都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局面。”
吴才洋随后又愤怒了!
吴才洋愣住了!
站在吴家的立场上,李言弘和高晋周的话自然没有什么异议,两人向着吴才洋说话,也在情理之中。
好胃口一语双关,夏想就知道高晋周是在暗示他,今天的花生瓜子虽然是小吃,可是都是好吃不好消化,吴才洋叫他来,绝对有大事。
毕竟吴才洋是一路拼杀,在没有吴老爷子伸手拉上一把的情况之下,硬生生拼到了省委书记的高位,是一个有手腕有胆气又有狠绝一面的厉害角色。
太让人震惊了。
高晋周当着吴才洋的面不好和_图_书说什么,心中却一阵苦笑,夏想当年被高成松都压不服,吴才洋想要压服他,恐怕很难,况且现在的夏想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他现在和邱、梅两家关系极好,吴才洋向夏想施压,不但收不到效果,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坐!”吴才洋依然是一副不动如松的样子,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暗中还是仔细打量了夏想一眼。
夏想本来先被高晋周迎了进来,但李言弘却伸手一拉,把他拉到了身边,他就就势坐在了李言弘的下首,和高晋周面对面。
吴才洋话只说了一半,后半句他又生生咽了回去。因为李言弘和高晋周所说的是将夏想拉拢过来,吴家就等于在燕省有了根基,夏想就是点睛之笔,能够盘活吴家在燕省的所有的政治资源。
夏想听了吴才洋的话,并没有如吴才洋所想的一样流露出欣喜,而是一脸平静地说道:“谢谢李书记和高省长的夸奖,其实我才是一个副厅级的区委书记,级别不高,权力不大,李书记和高省长过奖了,我知道自己的几斤几两,最适合的还是在下马区老老实实地担任书记,为下马区的建设做出贡献。”
如果以上消息还没有让吴才洋觉得有什么焦急的话,但是当吴才洋听到了一些风声之后,终于坐不住了。尤其是他听到夏想第二次婉拒了和老爷子见面的话之后,心里也算是明白了一点什么,夏想不是托大,也不是拿乔,而是他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在某件事情上站在吴家的对立面上。
其实照高晋周的想法,还是由吴才江出面和夏想谈谈为好,吴才洋太傲慢,性子又固执,对夏想又有根深蒂固的偏见,很难谈妥不说,还有可能谈崩。但吴才洋却就要摆下阵势请夏想过来,摆明就是逼夏想就范。
他本来不想主动打电话给夏想,觉得有点自降身份。从连若菡之处来讲,他是夏想的长辈。从职务来讲,他是夏想的领导。但夏想却迟迟不肯主动出面去见老爷子,还故意拖延时间不说,又忙前忙后地和邱家、梅家都见了面,偏偏将吴家放到了最后,就让他心中大为不满。
两人都没有太多的强调进入吴家的体系之后,对夏想的个人成长有多大的好处。当然也肯定大有裨益,吴家的势力之大,国内所有家族都无法与之相比,而夏想不过是立足于燕省才能大有作为,一出燕省,夏想的影响力降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