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6章 路线问题

恐怕老古所说的老战友,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战友。
“唱戏是唱戏,闲心是闲心,可不是一码事儿。”老古呵呵一笑,用手一指桌子上的花生和瓜子,“来,随便吃点东西,过年,就兴这个。我小的时候就盼着过年,一过年就有新衣服穿,一过年就有好吃的,那时候,连瓜子花生都是稀罕物……”
“你去哪里都见不到,我不想见你了。”古玉果然生气了,“你倒有闲心,天天管闲事,见这个见那个,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大忙人,爷爷都没有你忙。”
“哎呀,我只要两袋做鱼用,平常我又不做饭,只有你来的时候才动手。你买这么多,怎么用得完?”古玉大惊小怪地叫道。
别说老古小时候,就是夏想小时候也盼望着过年。他小时住在乡下,邻居家是一个屠夫,一过年就杀猪。当时他最喜欢和一帮小孩去看杀猪,因为杀完猪后有猪蹄玩。
还真让夏想猜对了,老古回答了夏想的疑问:“没什么背景,也没什么来历,就是一个无根无底的普通人,一步步踏实地爬到了司长位置。他和我的一个老战友关系不错,老战友说,杭程远为人正直,综合能力不错,适合平衡燕省的局势……”
形势总在变化之中,所以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倒不是说吴老爷子和吴才洋不识时务,只是他们还没有转变过来心态,没有看清随着燕省地位的不同,在吴家眼中燕省的分量增加了不少,同样,在别人眼中,包括邱家和梅家,甚至最高层中的几人,都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如果是高老还好说,毕竟高老不算真正的官场中人,也没有什么权力欲,同时,高老为人也比较散淡,醉心于设计的人,自然会在其他方面的心思淡了许多,夏想自认还算了解高老,但对老古,就一直感觉半是熟悉半是陌生。
古玉穿着紧身牛仔,挽着袖子,弯着腰,正在院中收拾一条罗非鱼。她系着围裙,小腰细细,屁股翘翘,圆而挺,滑而光,让曾经体会过其中滋味的夏想乍一看,不由为之一滞。随后又忙收回了心思,看古玉看活。
老古不知为何,好好的生发起了感慨,也许人老了,就喜欢忆苦思甜:“现在不同了,没有那个心境了,过年不是应酬,就是走亲访友,什么都不缺了,却又觉得总是缺了什么。年味淡了,就觉得过年总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和*图*书想拿过资料,只大概扫了几眼,没有细看,因为他知道到既然有人找到了老古,而老古还向他当面提了出来,可见此人的面子不小,老古不好反驳。既然如此,杭程远的资历就不会有问题了,他看不看都一样。
“谁说没你?”夏想呵呵一笑,伸手将一个袋子放到古玉面前,“喏,你说让我买两袋酱油,我一下给你买了十袋,怎么样,你要一片树叶,我给你一座森林。”
夏想就本想再挑逗挑逗她几下,不料被她一反挑逗,忍不住就直奔主题了……
到了老古的宅院,景色依旧,只是因为冬天的缘故,一片衰败。幸好还有冬青可以保持住绿色,也算有了几分生机。
夏想就切入了正题。
“嗯,快点过来呀,路上顺便买两袋酱油,我做菜用。”古玉就又消了气,吩咐夏想做事。
还好,他转了几步之后,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与我无关。”夏想摆摆手,就要进屋,忽然想起什么,又返身回来,小声问了一句,“老古找我有什么事?”
老古让他拿主意,他还真没有好主意可拿。
话未说完就被连若菡吃吃一笑打断了:“是芙蓉好不好?你用错两次了……”
老古“啪”的一声一拍大腿:“说得好!难得你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见识,我象你这么年轻的时候,正天天头脑发热,哪里会有什么深刻的思想。小夏,你还真不简单。”
“杭程远的资历有点不够,他要一步由正厅跨越到常委、秘书长,难度很大。”夏想犹豫一下,紧接着又说出了他的看法,“我之所以支持邱家安排人到燕省,不支持梅家和吴家,也是出于平衡局势的考虑。”
“我去哪里才能见到古丫头?”
今天一进门,见老古一副悠然的姿态,尤其是他哼唱戏曲的样子就让他先是一惊,随后又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长大后,村里也有了路灯,过年就成了吃喝玩乐。再后来生活稍微富裕了一点,过年就成了赌博。人与人之间除了吃吃喝喝,就很少再话家常,一说话就是攀比,就是赚钱,就是吃什么穿什么。要不就是坐在电视面前,消磨时光。
“道不同不相为谋,今天没做你的饭。”老古生气了,站起身来,一甩手,“我去院子里遛遛弯,你是走是留,请便。”
老古说走就走,扔下夏想,扬长而去和-图-书
见夏想进来,古玉小脸先是一红,然后又是一冷:“你还知道来?一点也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证明你心里没我。”
夏想心里一紧,还真是不幸被古玉言中了,老古居然也打起了省委秘书长的主意,而且还向他问计,而他早就将橄榄枝抛给了邱家,尽管努力说服了梅家,但也因此得罪了吴家,现在倒好,又有了老古横插一手,局势,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我也知道。”
“好,好,随你,管什么芙蓉还是茉莉,只要你够卖力就是好男人。”连若菡双手用力抱住夏想,咬着夏想的耳朵,咯咯直笑。
“爷爷不让我告诉你……”古玉嘻嘻一笑,又做了个鬼脸,向屋里张望了几下,发现老古没有留意到外面的动静,就又小声说,“好象是什么省委秘书长的问题,我就听他无意中打电话时说了一句,也没有留心……你可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否则我要你好看。”
夏想实话实说:“我已经向邱家表明了态度,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不可能出尔反尔。再说其实我支持不支持无关紧要,现在已经是上层之间的博弈了。”
“是,不但热闹,还闹心。”既然连古玉都说老古在关心省委秘书长的人选问题,说明他的行踪老古肯定也心知肚明,和邱、梅两家见面自不用说,和吴才洋的接触以及闹得不欢而散,估计老古也清清楚楚了,夏想也就不再隐瞒什么,“可比不上您老人家,自由自在,还有闲心唱戏。”
不过对于老古犹如小孩一样说翻脸就翻脸的脾气,夏想只觉好笑,一点也不生气,就背着手在客厅里踱步。走了几步,发现了上次老古送他的螳螂捕蝉的雕件摆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
古玉也挺有耐心,就不打电话催他,估计也是生气了。夏想吃过早饭,和连若菡说了一声要去会会朋友,就开车出了门。
家族路线?夏想灵光一闪,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再联想到老古提议的人选无根无底,就连他也觉得通过的可能性极小,不象是真正提名的人选,而象是向他有意的一次试探,再从老古的为人和他接近自己的目的串联起来,终于明白了什么,会心地笑了。
一直唱了有将近十分钟,老古才收了声,呵呵一笑:“小夏,今年这个年,你过得挺热闹,是不是?”
就象刚才老古对他的试探一样,也是手段的一和*图*书种。
老古板着脸:“这么说,你是不支持杭程远了?”
夏想不爱吃鱼,如果说非要吃上两口的话,就吃一点罗非,因为罗非刺少肉鲜。
说实话,夏想认识老古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对老古的性格和为人,他还不敢说十分了解。老古似乎没什么脾气,但他戎马一生,能够坐到高位,如果说没有手腕谁也不会相信。不过老古一直对他似乎没有企图,就让他总是不免猜测,老古和他接近,难道真的是完全出于友情?
“我都知道。”老古的表情不动如山,没有一丝笑意,“我只是问你是不是支持杭程远。”
“有一件事情,你得帮我拿拿主意。”老古伸手拿出一份材料,递给夏想,“杭程远是财政部的司长,资历到了,也有能力,有人托我的关系,想让他到燕省担任省委秘书长。”
夏想将资料放回到桌子上,微一思忖,还是说出了实情:“邱家已经开始着手运作省委秘书长的人选问题了。”
老古点头:“我知道。”
“重要不重要不是关键,关键是你的态度。”老古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我就是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
也罢,就静观局势变化好了。夏想暂时熄灭了心思,这几天东跑西跑虽然累了一点,但身体上的累不算什么,心累才是真的累。和一个又一个的不同类型的人打交道,让他也是心力交瘁。
“哪里,您可不要夸我,我就是一时有感而发,比起您老一生的峥嵘岁月,还浅薄了不少。”夏想少不了谦虚几句,他也看了出来老古是真心夸他,尽管他两世为人,但实际上比不上老古的风云激荡的人生经历,“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吩咐?”
夏想无奈地摇摇头,今年他流年不利,先是被梅老爷子冷落了半晌,又被吴才洋训斥了一番,现在好了,又被老古晾了起来,得,在利益面前,人人都露出了真实的一面。
“今天古玉做了什么好吃的?”夏想忽然岔开了话题,问了一句。
就是将一个猪蹄的黑皮拿下,里面装上一点猪油,然后弄一根棉绳,就可以当小油灯来点。在当时一片漆黑的乡村夜晚,一盏小灯就是一片温暖,一片希望——几个小孩子手拿猪蹄灯在大街上一直嬉笑到深夜,就是乡村过年之时最动人的场景。
夏想无语,他什么时候也成了打酱油的了?打酱油可不是什么好m.hetushu.com事,以后打酱油流行开来,就成了没事人儿的代名词。官场中人,谁也不愿意成为打酱油的那个人。
“梅家也会帮助邱家。”
夏想笑着摆摆手,转身进屋,心里却想,以前一个燕省的副省级干部的调动,也牵动不了太多人的目光,现在好了,一下成了四方云动了,连老古也上了心。
夏想上次去过一趟,自然知道地方,就对古玉说道:“确实有事要忙,我也是身不由己,好了,我现在过去,正好尝尝你的手艺进步没有。”
老古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叫夏想来家里,他知道是哪里……”
夏想说的是实话,但老古却不领情:“我要的只是你的一个态度,而不是最后的结果。这么说,你还是坚定地要走家族路线了?”
老古冲夏想点点头,示意夏想随便坐,然后依然打着拍子唱戏曲。夏想对戏曲没什么研究,但也能听得出来老古唱的是《沙家浜》。不能说是字正腔圆,但也算是有板有眼,唱功还真不错。
第二天总算睡了一个安稳觉,说是安稳,其实到了8点多就起来了,因为夏想迷迷糊糊中一激灵,忽然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该见老古了。
“杭程远是什么背景?”夏想很好奇老古为什么要力挺杭程远,刚才他简单一扫杭程远的简历,没发现太多的亮点和耐人寻味的地方,难道就是一个普通的草根出身的官员?
夏想就不客气地翻身上马,嘿嘿一笑:“茉莉花下死……”
他收回心思,目光才落到连若菡身上,才发现她人比花娇,玉容慵懒,眼神流转,风情毕露,玉臂裸露在外,香肩横斜,再顺着锁骨向下看,一片光滑,两座香山,夏想就不免意动,再伸手一摸,身上未着寸缕,原来早就恭候他大驾光临了。
估计古玉没有假传圣旨,看样子老古确实是有事找他。但老古不慌不忙,难道又没有什么急事?夏想就坐在一边,也不急,静心品味京剧之中的精妙之处。
到了外面才拨通了古玉的电话。
这个年,过得还真是波澜起伏。
就算如老古一样目光如炬者,也没能看清自己的真正用意,夏想不知是该庆幸自己的用心高远,还是该感慨自己不被世人理解。
“我支持不支持,好象并不重要……”夏想笑了一笑。
看到老古的架势,夏想总算长舒了一口气,知道今天的谈话气氛多半会轻松愉快一些,不会再出现和和*图*书吴才洋见面时的冷场和冷漠。
到了屋里,只觉春意盎然,不但室内温暖如春,主要还是老古十分悠闲自得地坐在沙发之上,听老式唱机之中播放的戏曲,还和着拍子哼唱个不停。
“钱秘书长昨天和邱部长见面了,应该谈得也不错。”
夏想哑然失笑,所谓国宝,想拿它生事时,就扯虎皮做文章,就是国宝。暂时没用了,就会放到一边,就是普通的玉器。可见是非曲直全在人心,有时候,出于政治需要,颠倒黑白也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好女人懂得调情的妙处,懂得恰到好处的撩拨,比起以前,连若菡的大胆之中更有了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之意,果然成了熟女。
前面的话没有什么亮点,最后一句话让夏想眼前一亮——平衡燕省的局势——这句话可不是一般人说得出来的,也不可能是军方的人。军方的人对地方上的形势不太关注,就算关心地方政局,一个军人位置再高,也不会插手地方上的局势。
燕省的省委秘书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钱锦松刚去之时,不算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职务。但是现在则不同了,现在因为大京城经济圈的提议,燕省分量大涨,同时,盯紧燕省空缺的人比以前多了太多。而且在高层眼中,燕省的地位也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老古的感慨引发了夏想的感慨,他摇头一笑:“人情味淡了,年味才淡了。以前过年是欢聚一堂,高朋满座,现在过年是吃喝玩乐,应酬攀比。年味没变,变的是人心。”
夏想基本上猜到了老古的立场,老古是家族势力的反对者之一。因此,他对自己竭力帮邱家运作省委秘书长的人选一事大为不满,又因为自己助邱家联合了梅家,老古经过和自己认识以来的判断,终于认定自己是要走家族势力路线了。
“我喜欢茉莉,不喜欢芙蓉。”夏想现在有了芙蓉恐惧症,一提芙蓉,脑中就闪现一个满身是肉、挤眉弄眼的女人形象,就大倒胃口。
只为了交他一个忘年交的朋友?
或许说,该见古玉了。因为一拖再拖,再不见见古玉,也真说不过去了。
夏想看了老古一眼,见老古一脸平静,目光坚定,也是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不由暗暗摇头。他并不清楚老古真正的实力有多惊人,但也清楚,老古轻易不会出手,如果他真的下定了决心出手,邱家面临着吴家的反对和老古的竞争,恐怕会败走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