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5章 面对面

夏想心想既然元明亮非常在意他对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预测,他就给他一个大大的乐观前景,也好让他坚定继续进军下马区房地产的信心。
元明亮点头一笑:“多谢夏书记的提醒,我心里有数了,要上就尽快上马,不能落后,落后就要挨打。”
政治家的眼光,很容易受到地域的局限和本身级别的限制,就如区委书记不可能有市委书记一样掌握全局的眼光,而市委书记又没有省委书记指点全省的气魄。
夏想的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借游船餐厅提及物价上涨,从而慢慢引导元明亮的思路向房地产市场上面靠近。他也知道,元明亮请他吃饭,表面上是联络感情,实际上还是和下马区年后的政策有关。
“不瞒领导说,我今天请您吃饭,就是想聊聊高尔夫球场的地皮问题。”元明亮反应倒快,一瞬间就想好了应对之策,“长基商贸决定在下马区投资大型超市,高尔夫球场计划,暂时搁置了。”
尽管后来随着百姓河要么断水,要么成了臭水,要么在夏天成了蚊虫的养殖场,两侧的住宅小区都成了笑谈,所以水云间被人戏称为尘土间,所谓阳光水岸被改成阳光水沟,而水榭花都也被人讥讽为水臭花谢……但不管如何,开发商在当时却是赚足了钱。
后来因为洗浴中心有太多的灰色地带,在京城关闭了某处大型娱乐场所之后,燕市想要打造浴都的提议也就胎死腹中,不了了之。不过尽管如此,燕市的洗浴中心之高档之奢华之气势,当属全国第一。夏想前世也到过全国许多地方,不管是南方发达城市,还是京城之地,或者邻省的省会,其洗浴中心和燕市的洗浴中心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不管是豪华程度还是服务质量,都有巨大的落差。
“燕市是一个藏富于民的城市,许多人看上去穿得普通,用的东西也普通,但实际上却是不折不扣的有钱人。”夏想见火锅已经翻腾,就夹了一些肉放了进去,一边搅动一边说,“有些地方看上去很富,实际上百姓手中没多少钱。有些地方看着不富,比如没有太高的高楼,没有太豪华的汽车,但实际上百姓手中有闲钱。消费观念不一样,导致对外形象上差别很大。有些地方的人喜欢藏富,有些地方的人喜欢露富……”
元明亮暗笑自己总是吓自己,怎么会被夏想一句笑话吓hetushu.com得心惊胆战半天?真是越活越倒退了,好歹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怎么能被一个比自己快小上一半的年轻人弄得一惊一乍?
燕市是一个低调的城市,因为燕市人是一群低调的人。夏想也见识过各地人有各地人的风俗和习惯,有些地方的人一出门就光鲜照人,穿衣打扮绝对精心收拾,而且都是一身名牌,但实际上如果到了他家里就会发现,家中乱七八糟的一团,不但又脏又乱,而且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说,几乎全部家当都穿在了身上,只在外面人五人六了。
“我有一个朋友冯旭光,就是佳家超市的创造人,也准备进军下马区的超市市场,呵呵,我可要提醒你一句,冯旭光有眼光有魄力,而且佳家超市做得非常成功,如果他杀入下马区,会对你的超市计划形成不小的冲击……”
以超市来旁敲侧击他对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预测,元明亮还真是一个处处心机深沉的人,夏想微一沉吟,心思转了几转,和元明亮轻轻一碰酒杯,才说:“乐观估计,下马区在04年正常涌入5到10万人,超过20个住宅小区竣工,安排就业人员5万人以上,再加上陆续开始有回迁户和在下马区购房入住的市民搬进下马区,到04年末,下马区的常住人口将会突破20万人。一般来说,5万人的密集区就能让一所大型超市赢利,下马区在04年需要四五座大型超市,当然,这只是保守地估计,是按照正常的进展估算,如果房地产市场逞井喷式发展的话,说不定到年底下马区就会超过30万人,到时别说你投资一座大型超市了,直接上马两个超市也保证能赚钱……”
真正的阳光水岸,真正的水云间,只在下马河两畔,想不发达都难。而且元明亮在春节期间去了京城一趟,也暗访了京城的房地产市场,如下马河一样的浩荡之河,连京城也没有。可以说,整个燕省连同京城在内,下马河是最大的一条市内河了。
燕市人的特色是,不爱穿,不爱名牌,但爱吃爱玩。因此燕市的饭店一直十分兴旺,和饭店同时兴起的是洗浴业,最兴盛的时候,燕市大街小巷遍布大大小小的洗浴中心,几乎成为燕市的一景,当时的燕市市长甚至要将燕市打造成中国的浴都。
夏想假装说多了,摆摆手自嘲http://www.hetushu.com地一笑:“吃饭,吃饭,别说,这家餐厅的火锅味道还是不错的,和小肥羊有得一比。”
好在夏想说完之后,就又若无其事地讨论起水上餐厅的乐趣,就让元明亮完全放了心。
船不大,位在河中央,有点曲高和寡的感觉,因为周围并没有其他船只。而且船内的空间有点狭小,不方便移动。好在船内设计得还算不错,舒适而温暖,夏想就斜靠在座位之上,和元明亮说话。
政策在元旦前就已经制定了,但政策是政策,具体是不是切实执行,还要看他这个区委书记的决心有多大。
笑归笑,夏想刚才的同在一条船上的话,还是让元明亮心中吓了一跳,正好河面上一阵冷风吹来,他坐的位置没有关窗,就一下觉得遍体生寒。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燕市人平常在衣食住行上面向来比较节省,不太讲究,但在购买大件的时候,比如买房、结婚之时,都出手阔绰,因为平常存款充足,遇有大事就有底气。如果平常大手大脚惯了,有事的时候也无钱可用。
夏想对元明亮的决定不置可否,却问:“具体有什么计划,说来听一听。”
夏想也是点头一笑:“不止是超市,房地产开发商也是如此,下马区地皮有限,出于控制膨胀的考虑,下一步就要收紧地皮了,前期的开发商就都有钱可以赚了,后来者,就要相应地多付出许多成本了。不过收紧地皮的一个不好的后果就是将会直接导致房价上涨,但市场经济就是如此,区委区政府也不好直接干涉。”
试探来了?夏想知道元明亮早晚会把话题引到房价的上涨和市民的承受能力上面,也是想借机探探他的口风。
夏想的一句“藏富于民”让元明亮心中欣喜,他不远千里来到燕市,看中的不仅仅是付先锋的政治资源,也有燕市市民的低调和藏富,当然更有因为下马区的兴建可能带来的房地产市的火爆热潮。
而有些地方的人也许看上去不起眼,穿衣服也不讲究,但家里却是奢华无比,甚至可以用装修豪华来形容。
夏想笑了一笑,忽然心思一动,就问:“长基商贸的高尔夫球场什么时候开始动工?下马区只有达才集团一家的高尔夫球场,满足不了市场需要,长基商贸的高尔夫球场如果能上马的话,我保证区委区政府会给予方方面面的照顾。和*图*书
就算市委书记、省委书记也不可能操纵市场,不可能在市场大潮之中翻云覆雨,否则就没有穷市、穷省了,政治是改变不了经济的构成和正常运转的,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有政治家,但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有经济学家,都有闻名于世的企业家。
夏想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同在一条船上?
面对面未必能能达到想要的效果,但不面对面,就一定没有机会达到效果。
元明亮一脸微笑,尽量表现出既热诚又恰如其分的自尊,作为下马区最大的投资商,理应是下马区的党政一把手最欢迎的人,同时,也应该给予适当的尊敬和礼遇。
夏想就呵呵一笑:“燕市人对名牌不太热衷,所以在燕市没有太高档的百货商场,有一家名品时尚开了一段时间,也倒闭了,证明燕市人都是属于低调务实的性格。不过燕市人平常节省,大部分都有存款,还是有一定的购买能力的。”
“这个我清楚,申批和立项是小事,我主要想请夏书记发表一下指导意见,客观地分析一下超市的市场前景。”元明亮又重新端起了酒杯,敬了夏想一杯,同时又不失时机地拍了一个小小的马屁,“早就听说夏书记有过人的目光,能够准确地把握市场的脉搏,还请领导指点指点。”
不可能,据付先锋所说,夏想再聪明也不是全才,或许政治斗争上他有一手,编织关系网他也有过人的手段,但政治是政治,经济是经济,不能完全地混为一谈。有时候,经济上的事情更难操纵,也更需要高瞻远瞩的目光,同时,并不是只要有手腕就能成功的,还要看谁更能摸准市场的脉络。
“我的原则是不干涉企业的经营思路,投资超市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我没有意见。”夏想表了态,他对元明亮改变计划要投资超市的说法,并不抱什么希望,认为元明亮不过是再一次虚晃一枪的策略罢了,“具体事宜你直接找李涵同志交涉,申批和立项,都是政府事务。”
元明亮人老成精,自然不会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也就顺着夏想的话向下说:“小肥羊的底料是不错,就是太油腻了,吃了容易滑肠子。火锅底料,多一些清香才好,现在人吃的东西都太油腻了,对健康不利。”
下马河和百姓河相比,有着天渊之别。下马河河水浩荡,宽上百米,长上百公里,完全具备了一条小河的气http://m.hetushu•com势,也能在燕市这个缺水干燥的北方城市,完全打造出一条绿化带,绿化带就是经济带,尤其是唯一拥有下马河的下马区,肯定可以借助下马河的便利,一跃成为燕市最富有活力和潜力的新区。
“以燕市居民收入水平,一顿饭500元是不是太昂贵了?”元明亮试探着问,他也知道现在燕市的居民收入人均月工资不过1000元左右。
“下马区作为新兴的城区,各项设施还不太健全,高尔夫球场是高档的消费场所,短时间内下马区还形不成高档的消费市场,但超市却是人流密集之地的必须的配套设施,我决定将原有高尔夫球场的地皮改为大型超市,准备年后就向区政府申请立项……”
元明亮也没有想到夏想就突然之间提到高尔夫球场的问题,说实话,他几乎快遗忘了高尔夫球场的地皮,尽管说来也花了几个亿,但现在地皮升值,他也没有觉得是浪费,坐等升值好了。夏想突如其来地提起,他刚想举起酒杯的手又缓缓放下。
“水上餐厅有点意思,就是冬天在水中的游船上吃饭,成本太大了一点。这样的一艘船,要有暖气,要有房间,改造下来最少也得3万元,置办上10艘,就是30万。一顿饭按1个小时计算,游船餐厅到了夏天的旺季,必须要有最底消费才能赚钱。”夏想从元明亮表情的变化之中,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情绪波动,就心中暗笑,也就不再试探他,而是及时转移了话题,“不过据我估计,夏天一到,一艘游船餐厅最低消费最少也要500元才行……下马区以后会因为下马河而出现许多新生事物,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下马区,下马区的物价将会成为燕市最高的一个区。”
元明亮捞起一块羊肉,沾了沾小料,放到了嘴里:“还行,味道不错,应该是内蒙古的羔羊肉。”他又夹起一块豆腐,“燕市人爱吃我是深有体会,就是下马区最近一段时间来,新开的饭店没有一百家,也有几十家,成活率都很高,有些看上去非常没有档次没有特色的饭店,也能活下来,证明了民以食为天是颠扑不破的道理。不过夏书记说燕市是一个藏富于民的城市,我来燕市的时间还短,感觉燕市人就是爱吃爱玩,其他方面还没有发现市民手中是不是真有闲钱。”
也将会成为燕市房地产市场火爆的导火索。
“呵呵和图书。”元明亮打了个哈哈,继续边吃边说,“不瞒夏书记说,我刚买的一套别墅,现在就想出手卖掉,房价涨了不少,现在出手就能小赚一笔。”
元明亮在京城呆了几天,更加坚定要在下马区精心布局的信心,同时,他又在付先锋的运作下,在京城展开了一系列的工作,见面、会谈、合作和谈判,总之,将他的基础打得更扎实,也让他见识了付先锋在京城雄厚的政治实力和深厚的人脉。
见元明亮暗露喜色,夏想索性好人做到底,就顺着超市的话题也说到底,让元明亮彻底放心,不让他怀疑自己看出了他的任何企图。
左思右想一番,元明亮又放下心来,觉得他还是有点杯弓蛇影了,夏想充其量是一个29岁的年轻人,是一个级别不高的区委书记,他怎么可能有超过燕市的目光?
元明亮做过研究,作为一个缺水的城市,市民就格外渴望水的滋润。燕市并不成熟的面子工程百姓河,现在虽然成了臭水沟,但沿百姓河两侧还是修建了不少公园和住宅小区,公园先不用说,住宅小区都因为百姓河的缘故,不但起了一些夸大其词的名字,诸如:水云间、阳光水岸、水榭花都等等,而且销售市场大好,赚了个盆满钵满。
当然元明亮很想将夏想的话理解成无心之语,因为此时两人确实同乘一船。但元明亮生性多疑,又因为心中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就总是有点疑神疑鬼。他本想告诉自己,不要疑心生暗鬼,但想起夏想的手腕,又不免心中胡乱猜测一番,难道夏想察觉到了什么?
燕市虽然不能说是特别藏富于民的城市,但燕市的居民承受能力强,等到后世的房价上涨到5000多一平米的时候,当时燕市的居民月收入不过2000元的水准,但燕市房地产销售一直稳中有升。燕市不是旅游城市,又不是适合养老的舒适小城,很少有外地的购买者,基本上都是本地的消费者买单。
元明亮比夏想早回燕市一天,他提前打听清楚了夏想在今天值班,也看好了下马河畔新开的水上餐厅,就特意请夏想一聚,算算时间,也该和夏想再次面对面了。
夏想见元明亮切入了正题,也就笑道:“我想元先生倒还不至于在乎这小点钱,主要是你现在卖了房子,再重新买的话也不划算,而且根据房价上涨的速度,还有明年将会进一步控制地皮,房价应该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