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2章 曹永国的下一步

恐怕不完全是,夏想脑中一闪,立刻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政治和商业一样,向来是无利不起早,主动送上门的好事,必须有隐情。早在邢端台担任西省省长之前,原燕省宣传部长卢渊源就调任西省任省委组织部长,而卢渊源和曹永国关系莫逆!
那么也就是说,宋朝度暗示岳父可以运作一下燕市市长的位置了?
“去西省也不错,除了邢省长之外,卢部长也在西省,岳父过去,互相也有个照应。”夏想知道宋朝度肯定多少知道一点内情,他就故意点了一点,“岳父一向和卢部长关系不错……”
省里范睿恒的一关好过,梅升平也会给他面子放行,叶石生那里,如果他出面求情,也差不多有七成把握会点头,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此一来,岳父就真成了付家的眼中钉了。
到西省任副省长也是一个不错的思路,尽管说来西省的安全事故频发,而且后世还曾经因为重大安全事故,连续两名省长引咎辞职,但如果能防患于未然,西省也是一个极好的锻练人的地方,不过邢端台突然想起让岳父前去担任副省长,难道仅仅是为了加强他对政府班子的控制力度?
一般没有重要事情,宋朝度很少主动打电话。如果有私事,一般会在下班时间让宋一凡打过来。作为对宋朝度行事方式还算了解的夏想,就立刻意识到了可能是省市的人事问题出现了变动。
宋朝hetushu.com度说道:“我个人认为,去西省担任副省长要比担任燕市市长更有前景,燕市现在不比从前了,现在的燕市,利益冲突太多,各方势力聚集,政绩好出,但也容易陷入政治斗争之中,失分也容易……”
放下宋朝度的电话,夏想想了一想,还是拨通了曹永国的电话。
夏想也清楚,他不可能做打击整个行业利益的唐吉诃德,否则他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整个行业利益团体的利益链,稳固而坚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他触动了整个行业的利益,首先就会有自上而下的压力,要么丢官,要么闲置。其次还会有自下而上的威胁,人身安全、家庭人员的安全,等等,亡命之徒就会找上门来。
曹永国接通了电话:“小夏,有事?”
作为副省级干部的燕市市长,位置不高不低,既进入了副省级干部的行列,又有实权,同时又不是十分扎眼,算是一个极好的过渡位置。
邢端台肯定是在人事问题上受到了牵制,而卢渊源没有和他立场一致,又或者同时在政府班子内部,不听话的副省长太多,现在正好有了空缺,邢端台就非常及时地想到了曹永国,如果能调曹永国到身边,一是可以有一个得力的助手,二是曹永国可以成为他和卢渊源之间的桥梁。
宋朝度不瞒夏想,也是不想让夏想误解,更是知道以他和夏想之间的和-图-书关系,没有必要不说真话。非要瞒下的话,夏想也能猜个明白,就没有意思了。
宋朝度的看法也是夏想的担心之处,他表示了认可:“我想,岳父可能也没有前来燕市担任市长的想法。”
不过由付家插手奶制品行业联想到吴家、梅家和邱家,夏想也是暗暗心惊,也不知道以上三家都涉足了哪些垄断行业,插手了哪些大众行业,想必石油、化工、银行、能源、食盐、电力等等国家必须控制的垄断行业,都有四大家族的影子,那么社会一些热门的行业,诸如转基因技术,生物制药,高速公路,医药医疗甚至是中小学教育,恐怕四家也都有涉及。
夏想其实不是没有想到岳父的前途,岳父资历够,政绩也有,但也有一个缺陷就是在一把手的位置上时间过短,不但没有担任过一市之长,担任市委书记也才两年多,虽然提拔上来也符合条件,但还是有些勉强,而且现在燕省燕市的位置都太关键,已经引起了中央高层的关注,操作起来困难重重。
是宋朝度来电。
一直以来夏想和付先锋之间的斗争,只是两人之间的事情,没有涉及到亲朋好友。夏想也不想拉岳父下水,让岳父成为付家出手整治的对象。他能够应付得了付先锋的阴谋诡计,岳父未必不会被付家算计成功。就算他事后再还回来,万一岳父因此而毁了前途,也是终身遗憾。
夏想www•hetushu•com原以为宋朝度有关于省委秘书长人选的风声,没想到上来第一句话就提到了曹永国,他就心中一动,也是,岳父在厅级的位置上可是有些年头了,按照资历,也该向上动一动了。
但向上动,肯定不会是省委秘书长,省委秘书长是省委常委,要经中央批准,不在宋朝度的权限之内。宋朝度为人谨慎,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多说一句。
夏想不是救世主,但也不是有一点困难就退缩的人。他的理想并不远大,现实而切实可行。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他遇到有人被坏人欺负,会挺身而出,将坏人打跑。如果他是一个富翁,他会出资救助一批无家可归的穷人。如果他是一方官员,他会在视线范围之内,在力所能及的能力之下,尽可能地为百姓谋取福利,惩治贪官污吏,严惩欺男霸女的恶霸,除此之外,他还要努力向上攀爬,只有位置越高,才分量越重,权力越大,才能改变更多。
卢渊源在燕省任宣传部长时,和邢端台的关系就非常一般,估计邢端台到了西省之后,两人关系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夏想的思路被电话铃声打断了,他收回心思,摇头一笑,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就没有故作姿态等电话响起几声再接,而是立刻拿起了电话,恭敬地说道:“宋省长好。”
宋朝度接下来简单一说,还真让夏想猜对了,确实和夏想所想的一模www.hetushu•com一样,邢端台想调到曹永国到身边,就是为了加强对政府班子的控制,协调他和卢渊源之间并不密切的关系。
宋朝度呵呵一笑:“小夏,永国在厅级的位置上呆了够久了……”
微一沉吟,才说:“岳父可能还想打实基础,我记得上次和他说话时他无意中提起,可能想届满之后,到京城大部委任职,不过您的思路也很有诱人前景,我征询一下他本人的意见……不过宋省长,燕市市长的位置,现在可是炙手可热,怕是不好争取。”
宋朝度见夏想一点就透,也是心中愉悦,就又笑了一声:“难度是挺大,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希望。不过现在也并非只有燕市市长一个位置可以争取,我还有一个思路可以供你参考——端台在西省任省长,他想培植一个信得过的副省长,刚和我打过电话讨论过这个问题,端台也主动提到了永国。”
“既然宋省长也觉得是一条好路,我就和岳父商量一下,问问他的意见。”夏想给出了宋朝度想要的答案。
年前年后夏想和宋朝度都见过面,不过没有坐在一起说话,都太忙,尤其是宋朝度更是没有得闲的时候。夏想最近刚松了一口气,处理完了下马区的事情,正要准备到省市多走动的时候,宋朝度的电话就及时出现了,他就知道,宋朝度肯定有要事。
现在燕市市长的位置,肯定是付先锋在大力争取,此时曹永国再意外杀出,必然和_图_书会招来付家的嫉恨……但转念一想,宋朝度的提议也不无道理,不能完全因为付家的态度而放弃可以争取一把的利益,夏想不免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
“就知道瞒不过你,你什么都能猜到,呵呵。”宋朝度哈哈大笑,邢端台向他打电话时还再三强调不要告诉夏想实情,不过他却说夏想一定能够猜到个中原因,结果还真让他说对了,“我和端台明说了,最好和小夏说个清楚,端台却说要考验考验你的政治智慧,我就知道他考不住你。”
夏想好歹也是副厅级的一把手了,基本上还是有不少人称呼他为“小夏”,他不但不以为意,反而觉得是一种亲切的表示,宋朝度也好,陈风也好,都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长辈和领导,对他们,夏想是满心的尊重和恭敬。
曹永国正在办公室和人谈话,意外接到夏想的电话,不由一愣。夏想很少在工作时间打电话给他,他看了一眼正在汇报工作的副市长,副市长会意,立刻起身告辞。
整个社会其实还是在许多巨手的操纵之下,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只要有利润的地方,就有庞大的势力插手其中,如果将所有内幕揭露出来,恐怕是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宋朝度说出邢端台的真正用心,夏想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之处,人与人之间交情再深厚,也要互相有用处才能长久,不可能别人对你是无理由地付出,只有有利益共同点的交情,才是长久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