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3章 利益共同体

最主要的是,反正赵泉新就一届就退下了,为了利益,一怒之下,非要整治夏想一顿,别人也不好拦着。
赵泉新如果和赵小峰一同出面,他自恃身份,就会是泛泛之谈了。但赵泉新借故不出席,只让赵小峰一人露面,就证明赵泉新和赵小峰达成了共识,有意向长基商贸注资。当然,有可能会开出苛刻的条件。
付先锋无奈地向元明亮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元明亮再让让,多匀出一些利润空间给赵小峰。
不过后悔也晚了,付先锋只能以后再想方设法将郑毅死死捆绑在身边了,用利益将他套牢,省得他到外面多嘴,坏了他的大事就悔之晚矣。
夏想最担忧的事情不是付先锋担任燕市市长,而是元明亮到京城,到底在又在谋划什么事情!
赵小峰意味深长地笑了:“如果一年的话还是百分之十,元先生,我的钱放到银行也好,或者借给任何人也好,也比这个回报率高多了……如果不是看在先锋的面子上,我的30亿已经转借给别人了,你倒好,明显对我们之间的合作没有诚意。”
36亿,已经是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了!
赵小峰一路上只和付先锋说一些无关的话题,并没有真正提及和长基商贸的合作之事。今年38岁的赵小峰宽脸大耳,相貌颇为威武,说话时也是经常哈哈一笑,显得为人十分豪爽。付先锋却清楚,赵小峰的豪爽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在他看似直爽的性格之下,是斤斤计较的小气。
郑毅先被赵小峰和元明亮之间讨价还价的气势吓住了,又被付先锋一吓,就更没有了方寸,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请付书记放心,我心里有数。”
赵小峰的笑容意味深长,付先锋就感觉脸上隐隐发烧。
赵泉新如付先锋所想一样,婉拒了和元明亮会面的提议,就让付先锋心中更加笃定,和赵小峰之间的合作,八九不离十了。
元明亮和夏想到现在为止,应该说还没有正面交过手,只表面上坐在一起过几次,虚与委蛇,互相轻飘飘地试探,没有真刀真枪地对战过一次。但夏想和白战墨的交手,元明亮清楚得很,也知道夏想的厉害之处。
“百分之二十……运作好的话,也许能达到,前提条件是没有人故意阻拦。”元明亮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心想不能让赵小峰吃白食,就算他是副总理的儿子,也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才行和-图-书,要出些力气,否则让他轻易地得手,以后再合作,他还不得吃定了自己?
元明亮可没有把握有百分之三十的回报率,现在手中的100亿,能为他带来20亿的利润他就知足了。多拉来30亿的投资,130亿,也许利润总共不过26亿左右,却要付给赵小峰10亿的利润,等于亏本了4亿!
是呀,他和夏想之间的争斗,不少圈内人都略知一二,许多不明真相者都还认为他输了,就让他有点无地自容。其实在他看来,他和夏想之间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副总理级别再高,也要遵循官场之中应有的规矩,也不可能一句话就直接干涉到区一级的党委。元明亮也算是半个官场人物,也知道一级党委的独立性和权威性不容干涉。
此时的付先锋,已经从刚刚还感谢夏想为他从中周旋联络了邱、梅两家的心情之中跳了出来——尽管说来付先锋其实并不清楚,邱、梅两家的联手并非是夏想一手促成的,而是梅升平和邱绪峰一拍即合的水到渠成之势——感谢夏想促成邱、梅两家的联手帮助付家是一方面,现在回到现实的利益上,防患于未然,不让夏想阻挠他的大计才是眼前的重中之重。
元明亮给出了一个保守的数字,在商言商,他不可能一开始就向高里说。
够直接够干脆,象个生意人,元明亮下意识地看了付先锋一眼,见付先锋不动声色,显然是让他全权处理了,他就微一点头,如实答道:“回报周期半年到一年,回报率百分之十左右。”
元明亮咬了几下牙,还是没舍得说出40亿的底限。
说起来,今天付先锋的心情还真可以用柳暗花明又一村来形容,他现在不能说是春风得意,也是心情大好,感觉胜利在望了。
赵小峰脸色不变,一脸浅笑,却站起身来,摆出了想走的姿态。
元明亮颇为不满,生意是生意,哪里有主动让利给对方的道理?怎么着也要各自拿出诚意,各有退让才对,又不是求着赵小峰投资。
元明亮不是没有见识之人,省长公子,省委书记公子,也都见过不少,有谦虚低调的,有平和温和的,也有装腔作势的,更有飞扬跋扈的,等等,不一而足,但副总理的儿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气氛一时有点凝重,冷场了。
元明亮对付先锋和赵小峰之间的政治合作兴趣不大,他发现付先m.hetushu.com锋和赵小峰有点偏离主题,就忙咳嗽一声,借向赵小峰敬酒之际,又将话题重新拉回了主线:“还是说说我们的重点问题……赵总出资30亿的话,我保证一年左右,利润4亿以上。”
不过他也知道,赵小峰是半官半商的身份,估计也习惯了在官员面前以商人的身份说话,在商人面前以官员的口吻说话,总之一句话,大话随便说,所求的无非就是利益最大化。
一言不和就要走,够强硬,够有个性,元明亮脸色微微一变,忙又赔着笑脸说了一句:“赵总请留步,生意上的事情,本来就是要讨价还价的。您说,您的期待值是多少?”
别看赵小峰一路上不说正事,一进门,就直截了当地问元明亮:“我有30亿资金可以入市,回报率能保证多少?回报周期是多长?”
“你的布局十分周密,谁会阻拦?”赵小峰也听出了元明亮的言外之意,无谓地一笑,“不管是表面上的阻力还是暗地里下绊子,有我在,都好解决。”
也不知道付先锋是怎么对赵小峰许的诺,开口太大了。
“夏想?我好象听过这个名字。”赵小峰静心一想,想了起来,“哦,是和先锋大有矛盾的那个夏想,是不是?”
好大的口气,元明亮对赵小峰的印象一下就又降低了一个档次。别说赵小峰是副总理的儿子,就是他是副总理,也不可能一句话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我好歹也在国企许多年了,对经济上的事情也有一些研究,我就将资金投给长基商贸,也不怕夏想发现之后有什么手脚。我还就想看看,他一个不到30岁的区委书记,能有几斤几两。”赵小峰还是不以为然的态度。
不过,付先锋是有求于人,他和付先锋之间的合作却不能有半点差错,元明亮只好在心中长叹一声,忙赔着笑脸说道:“我只是保守估计,您也知道,生意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赚钱。30亿资金,用一年,还您36亿。”
此次和赵小峰合作,既有商业上的考量,又有政治上的利益,但付先锋心里清楚,他借助赵小峰的资金是一步险棋,弄不好,会被赵小峰所累,因为赵小峰不是一个善茬。
元明亮微带不满地看了付先锋一眼,心想付先锋还真会慷他人之慨,不行,多出的4亿利润,要从付先锋的分成中出,他顶多承担一小部分当成和赵小峰的见和-图-书面礼,以求以后好相见。
合作合作,双方都要付出,才叫合作。如果一方不付出只要回报,就成了赠予了。
百分之二十的回报,也许能达到,但听赵小峰轻描淡写的口气,似乎连百分之二十也嫌少!
“下马区委书记夏想,是个棘手的角色,他有背景,有能力,手腕也很高超,如果他知道了长基商贸的意图,想要打压长基商贸的话,也是一件麻烦事情。”不等元明亮回答,付先锋抢先将夏想抛了出来。
夏想呀夏想,别以为你帮了我一把,我就会领你的情。你等着,等我坐上市长的宝座之后,你老老实实的还好说,一旦有事,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实际上元明亮对于赵小峰的30亿资金并不是十分热衷,因为他不象付先锋在考虑问题时,还有政治因素——只从商业的角度出发,他认为现今手中的100亿资金已经足够席卷下马区的整个房地产市场了。
付先锋和赵小峰一进门,元明亮和郑毅就急忙起身迎接,一阵寒喧过后,付先锋依次为几人介绍,然后分别落座,开始进入了正题。
当然,元明亮不是政治人物,就另当别论了。
赵小峰才又重新坐下,看了付先锋一眼,又看向了元明亮:“我听先锋说,回报率能到百分之二十?”
赵小峰一脸不悦地看了付先锋一眼:“先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是你说了算,还是元先生说了算?给我百分之十几的回报率,我何苦费这个力气!”
再有他听到几人一谈就是几十亿资金,才知道他的几亿元还真是毛毛雨,不由惊讶得目瞪口呆,也有点感觉没有了底气。再看元明亮和赵小峰时的目光,就没有了富二代的自傲。
付先锋对于元明亮和郑毅之间不太对付心知肚明,他的看法是,有容乃大,要有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的本事,才是成为一个优秀的政治家的潜质。哪一个身居高层之人,不是从基层到市再到省,再到京城,每一步都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物,如果没有容人之能和容人之量,也走不长远。
郑毅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没弄明白什么生意能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而且回报期只有一年!简直就和抢钱没有两样。
付先锋就看了郑毅一眼,说道:“郑毅,今天的事情,你听了就听了,但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当然,如果再多30亿的话,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但要和_图_书知道,赵小峰的30亿可不好拿,搞不好赵小峰出资30亿,要的不仅仅是百分之二十,而是想连本带息要回40亿,如此一来,他不但不能从赵小峰的30亿之中获取一分钱的利润,说不定还要倒贴。
赵小峰没有说话,而是端起酒,自斟自饮了一杯,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
付先锋在得知了梅升平和邱绪峰一同回京的消息后,一颗心落到了肚子里,还不放心,又给邱绪峰打了一个电话,得到了邱绪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就让邱绪峰到京之后给他电话,反正还有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趁机敲定和赵小峰合作的事情。
到了又一村的时候,元明亮和郑毅正相对无言,元明亮沉思,郑毅玩弄手机,一看就知道两人之间没有什么愉快的交谈。
而且在他现在正在布置如何拉拢赵小峰来对付夏想之时,夏想已经安排好了两步对策。一是吩咐李沁准备明天开会,全力启动第二步计划。二是他今天晚上也邀请了于繁然、李丁山和高海,再次相聚在一起,联络感情,共进晚餐。
不管了,先接触了再说,付先锋就接上了赵小峰,一路说笑来到了又一村。
不过为了激起赵小峰的义愤,他还是呵呵一笑说道:“别看夏想级别不高,可是本事不小,在燕市,基本上没人动得了他。”
元明亮经付先锋一说,也才意识到确实不应该有郑毅在场。刚才只顾和赵小峰过招,忘了旁边还有一个郑毅,他也是有些懊恼,又见赵小峰还沉吟不语,显然还是嫌少,就不免有些急躁。
但赵小峰半官半商的身份也很有优势,而且他所在的企业是国内极有影响力的垄断国企之一,也有影响到地方政府部分决策的权力。只是他说话的口气有时不太好听罢了,付先锋就随意一笑:“小峰你所不知,夏想的主要关系网就在燕市和燕省,牢不可破。而且夏想为人还很有经济头脑,政治上的事情还好说,我就担心长基商贸的投资计划万一被夏想发觉之后,他如果想动用一些手段对付我们的话,会很挠头。”
4亿元,好重的一份厚礼。
一个个势力圈子正在迅速形成,正等于着一次又一次的冲突和碰撞。
付先锋从政治角度考虑,拉赵小峰入伙,归根结底还是为夏想准备了一手借刀杀人之计。
付先锋也清楚虽然他答应了夏想不故意找他的麻烦,当时也说得很明白,不找他表面上和-图-书的麻烦,暗地里,他和夏想之间还有许多帐要算。付先锋想要达成的目标就是,在他的任期之内,将下马区的经济建设的成就席卷一空,在他临走之前,让夏想身败名裂,前途尽毁,然后他就拍拍屁股离开燕市,到京城或到别的省份任职,谁又能拿他如何?
夏想和胡增周之间的互动,付先锋知道,但付先锋不知道的是,夏想和胡增周之间迅速接近的关系,远超他的想象。
元明亮暗中吸了一口凉气。
多个朋友多条路,赵小峰有赵小峰的手腕,万一到时夏想发坏,和夏想有过几次交手的付先锋唯恐再吃夏想的亏,有了赵小峰的资金注入,他和赵小峰就成了一条船上的人,赵小峰也许就能成为夏想的克星。
付先锋心中对夏想的痛恨,岂能那么容易消除?他甚至还想,夏想也真够笨的,终于被他耍弄了一次,居然还答应了他,还真说动了梅升平和邱绪峰回京城和付家协商,夏想的政治智慧也不过尔尔。
说实话,付先锋也不太喜欢赵小峰说话时总是一副十分肯定的语气,好象他是多高级别的领导一样,实际赵小峰是国企的副总,按照正常级别,也不过是厅级而已。
因为下马区的区委书记是夏想。
付先锋心中一阵懊恼,今天事情太多,只顾着安排各项事情了,一时疏忽忘了将郑毅支开了。郑毅只是被利用的对象,让他知道了今天交谈的具体内幕就不好了,因为郑毅可不是一个可靠的人,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能出卖了他!
付先锋当然不清楚夏想只是顺应潮流,其实差不多是什么都没有做。而且夏想也早就为了后陈风时代,完成了布局,不管他担任不担任市长,不管是谁担任市长,夏想已经确保立于了不败之地。
晚上8时许,虽然赵泉新没有亲自出面和元明亮等人会谈,但赵小峰在付先锋的陪同下,还是如约出现在了又一村房间之中。
但眼下下马区的布局十分顺利,照元明亮所说,已经掌握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房源,而且经上次元宵灯会,下马区大放光彩,现在房价稳步上升,房源供不应求,差不多是只赚不赔的生意,这样,赵小峰的资金也不会空投了。
“有这么厉害?”赵小峰哈哈一笑,“我只听说过经济上有地方保护主义,政治上难道也有?经济上还好说,政治上哪里还分地方和中央,哪个地方敢不听中央的话?先锋,有点夸大其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