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4章 各展神通

“告诉你别问了,到时就知道了,也就两三天时间了,别费脑筋了。”邱绪峰也有意思,到了还是没有告诉夏想到底提拔的人是谁。
“和付先锋见面了,谈得还算满意,基本上达到了都想要的结果。”邱绪峰的声音之中透露出一股疲惫之意,“累啊,真是累人。不过你的副老丈人可能今晚要失眠了……”
赵小峰要的就是别人对他高看一眼的态度,他见付先锋和元明亮都被他的话吸引住了,就继续说道:“其实国外的奶粉也未必有多好,只不过他们的聪明之处在于有添加剂,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标注营养全面了。国内奶粉行业太传统了,其实许多添加剂加上一点也无妨,增加营养,又吃不死人,是不是有副作用,短时间内也看不出来。至于以后长远的影响……谁又能看得那么长远?就是现在暗中推行的转基因水稻……”
百分之二十八就二十八好了,元明亮也是抱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想法,就当是免费为赵小峰服务了。
没想到想睡觉也没有那么容易,电话又响了。
元明亮也就不再多问,毕竟离他有些遥远,随后气氛就活跃起来,喝酒,说笑话,仿佛刚才的不愉快没有发生一样。
“猜什么准了,我都想不到邱家在燕省还有什么人适合担任省委秘书长,难道还有隐性的力量一直没有浮出水面?”夏想没好气地说道。
还要估算上失败的风险,被夏想看穿意图之后的反制手段,等等。
赵小峰点到为止,不再多说,端起了酒杯:“喝酒,喝酒。”
赵小峰呵呵一笑:“什么叫操纵市场,说错话了,这叫指导市场。市场是怎么形成的?还不是在政府的有意引导下,在专家教授卖力地吆喝下,再在媒体不遗余力地宣传之下,最终谎言就成了真理!几百年前,人类还坚定地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为此势力庞大的宗教组织还活活烧死了科学家。所以,正是因为知道某些披着宗教外衣的人士的不良居心,来国内不是传教来了,是控制人心操纵民意来了,所在国家才严格控制他们的活动,其实和经济领域的渗透是一样的道理。”
但既然赵小峰的看法和攀丙义的看法不谋而合,等有时间还是要和攀丙义好好沟通一下,详细了解一下西省煤炭资源的现状再说,如果可能,他也可以为攀丙义提供一些参考意见。攀丙义虽然不再资金支持hetushu.com他,但他也感念攀丙义的帮助,因为他现今的100多亿资金,也有一部分是攀丙义帮助筹集的。
赵小峰犹豫一下,还是回答了元明亮的疑问:“有没有危害现在还太好说,但农业部有些专家和美国合作,在某些地方偷偷种植用来试验,也收获了一些成果。国家对转基因技术采取的是既不支持又不反对的做法,其实还是默认一些试验。话说到本质上,欧洲可是不允许销售任何转基因的作物,也不种植。美国却大面积种植,却自己国内一点也不留,全部低价出口到了发展中国家,和美国一些医药公司在非洲的贫穷国家表面上免费发放药品,实际上是用他们当小白鼠做实验的做法,没什么两样……说多了,说多了,来,喝酒,喝酒。”
胡增周知道明天各方云动,绝对会有重大消息传来,夏想来市委是好事,市委有夏想在,有些人才好更好地团结在一起。
夏想才不会相信付先锋的承诺,政治人物,向来都是嘴上说得漂亮,转眼即忘。当然,他最关心的事情不是付先锋如何和邱、梅两家谈判,而是元明亮到底在付先锋的引领之下,在京城运作什么局?
邱绪峰却故作神秘地一笑:“呵呵,暂时保密,到时你就知道了,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
“我都睡了一觉了,梅部长,现在都凌晨了,您有什么指示就请吩咐。”夏想开了一句玩笑。
至少在今晚的聚会之上,于繁然第一次提出大家要携手共进以应付即将到来的燕市的新局面时,李丁山和高海没有竭力赞成,但也没有表示反对,而是表现出了谨慎的乐观。
“就知道你没睡,在等消息吧?”梅升平第一句话和邱绪峰的话,如出一辙,夏想哑然失笑。
夏想既然知道付先锋担任市长一事无可阻挡,就只有在事成之前,尽可能地为付先锋付市长布好一个大局,总要摆好阵势才能显示出对付市长上任的重视,等付市长上任之初,蓦然发现,身前身后全是政见不和的人时,不知他会做何感想?
也是夏想刻意引导并且想要达成的效果。
“我没什么指示,就是告诉你,谈判还算顺利,明天我和邱绪峰还会留在京城,最晚后天就能定下大局。还有一件事情你应该知道一下,我从另外的渠道得到消息,付先锋刚和赵小峰见过面,还有元明亮和郑毅也在场。”http://www.hetushu.com
“赵总,实话实说,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已经是我的底线了,基本可以说,我是为免费为您服务,我和付书记不但没有一分利润,还有可能在自己的利润里面贴补一部分……”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不是不想入睡,是知道睡了之后还要被人吵醒,与其睡了再醒,还不如不睡。”夏想也是嘿嘿一笑,还之以悠闲。
“西省的煤炭资源十分丰富,但还是供不应求,而且国内煤炭的缺口越来越大,可以预见的是,煤炭的价格将会一路上涨。而且西省有许多非法的小煤窑,不管是从大煤厂囤积煤炭,还是直接投资小煤窑,都是大有可为。”赵小峰眯着眼睛,一脸笑意,侃侃而谈地说出了他的想法。
要是第一次听到炒煤的言论,元明亮也不会有什么惊讶的感觉,但他刚刚才从攀丙义口中听到炒煤一说,现在又再次听赵小峰提起,短短时间内不同地点的两人都有相同的结论,就让他上了心。
“就知道你没睡,是不是一直在等消息?”邱绪峰的声音之中透露着轻松,还有一丝调侃。
不管夏想是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他的所作所为对他有利,胡增周就暗暗感激,笑道:“于市长和高市长工作能力突出,我也很欣赏他们的才干……”点了一点,表示了一下他的看法,话题一转,“邱部长连夜回京城,可要注意一下安全,毕竟开夜车,还是比白天危险一些。”
现在好了,夏想帮他摆平了难题,真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年轻人。当然如果胡增周亲自出面找高海谈,拉拢高海,或许也能收到同样的效果,但他也清楚自己未必能说动于繁然。再者说了,由他出面远不如由夏想出面好,一是他毕竟马上就是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了,拉拢于繁然和高海,成功了还好了,不成功的话,很没面子,传了出来,也不利于他的领导形象。
夏想和于繁然、李丁山、高海的会面之后,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回到家里,他一点睡意也没有,在书房坐了一会儿,又拨通了胡增周的电话。
快12点的时候,果然电话响了,是邱绪峰。
“赵泉新的儿子!”
晚上10点左右,结束了聚会,元明亮和郑毅回酒店,付先锋又匆匆前往约定地点,和梅升平、邱绪峰面谈。
“说得也是,不过我正好有个想法,想说出来供你参和*图*书考一下。”
元明亮顿时睁大了眼睛,赵小峰虽然贪心了一点,但也确实有真才实学,也不是泛泛之辈,刚才他说的一番话,切中时弊,一针见血,对政治、经济甚至宗教的认识,也有独到之处,不由他对赵小峰刮目相看。
明是谦虚,实际上还是有愤愤不平之意。
元明亮见赵小峰得了便宜又卖乖,心情极度不爽,心想付先锋拉来的不是一名投资商,是一位难伺候的爷,得,以后说不定还得对他的布局指手画脚。
算起来应该是短时间内第二次深夜给胡增周打电话了。
看来,付先锋担任市长已成定局,邱家拿下省委秘书长一事也十拿九稳了,但夏想心中一直有个疑惑未解,就问:“到底安排谁下来担任省委秘书长?”
付先锋和梅升平、邱绪峰谈一些什么,外人自然无从得知,夏想也不是十分清楚,但和今晚付先锋收获巨大相比,他和于繁然、李丁山及高海的聚会,也是收获不小。
不出所料,是梅升平。
不过邱绪峰还留一个谜底给他,也有意思,真从燕省就地提拔的话,到底是谁?夏想将视线之内的符合条件的人都过滤了一遍,有些人符合提拔条件,但他清楚那人和邱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有人有可能和邱家有关系,但级别太低,不符合提拔条件。夏想想了半天,不得要领,索性摇头一笑,操得哪门子闲心,爱谁谁,睡觉去。
元明亮再生气,场面上的应酬也要端正,也就和赵小峰碰了一杯:“赵总过奖了,和您相比,我还差了些火候。”
“呵呵……”夏想笑了,“让我大吃一惊的话,难道是从燕省就地提拔?”
“请讲。”元明亮也知道赵小峰有意示好,也就适当调整了心态。
“哈哈,我和先锋也是多年的朋友了,怎么好意思让你们贴补利润?就百分之二十八好了,我也爽快一次,哪怕你们赚到百分之三十、五十,也是你们的本事,我只取我应得的一部分,绝不贪心。”赵小峰本想再拿捏一把,见元明亮确实有点着急,知道已经触及到了底线,也该见好就收了,要不生意做不成也是损失。
元明亮和郑毅在场,夏想不吃惊,他吃惊的是:“赵小峰是谁?”
元明亮对在下马区席卷的利润到底有多少,心里也有一个大概盘算,肯定比百分之二十要多得多。但他之所以压住百分之二十的底限不让步,也是因为在他看来和*图*书现在100亿的资金投入之下,趋近了饱和,再多30亿,并不能带来到更高的利润率,会有一定的溢出效应,根据他的初步估算,赵小峰的30亿顶多给他带来百分之三十的利润,而且还有可能达不到。万一稍有失误,就有可能保本经营了。
赵小峰也不恼,嘿嘿一笑:“元先生的计划非常高明,绝对是奇思妙想。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在下马区得手之下,下一步要走哪个方面?”
付先锋一旦就任了市长,为了加强对政府班子的控制力度,势必会适当调整副市长的分工,于繁然是常务副市长,高海是常委副市长,他们两人的分工不会有较大的调整,但也有可能会被付先锋分出一两个重要的部门给他的人,因此,于繁然非常有必要和高海在政府班子里发出同一个声音,以便对付先锋形成有效的牵制。
“随时欢迎,只要我在市委,你就直接找我就行了。”胡增周等于给了夏想随时随地向他汇报工作的权力,也就是说,其他区县的一二把手想要见市长,必须要经秘书上报,市长心情好了才会见。夏想则不用,他可以在任何时候,直接敲开胡增周的大门。
胡增周显然也没有睡下,电话一接就通,他的声音十分清醒:“小夏,有什么动静?”他能猜夏想半夜打电话给他,肯定是为了燕市市长的人选问题,因为他也接到了京城来电,知道今晚京城在展开一场大博弈。
不过今天的场合不太适合深入谈论煤炭的升值的问题,再说元明亮的性格确实是如他所说,既然现在专注于房地产,就一心做好手中的工作再说。别人是干一行爱一行,他是炒一行爱一行。至于煤炭,则是远景规划了。
付先锋知道赵小峰的身份有很大的便利条件,他认识不少发改委和技术监督局的人,知道许多内幕消息,就笑道:“就知道你在操纵市场上面有一套,快说出来听听。”
等于是说,于繁然和李丁山、高海之间的关系,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付先锋却上了心,不时地低头沉思,显然是在思索什么,应该是赵小峰的关于奶粉的言论打动了他。
赵小峰也看出了元明亮对他有些不满,不过他既然得到了实惠,就应该有所表示才对,就主动敬元明亮一杯:“元先生,敬你一杯,一直听先锋说你有大才,今天一见,果然是少见的英才。”
赵小峰一脸自信的笑容:“我有一和-图-书个办法,可以保证提高国内品牌奶粉的销量……”
“领导,我刚刚和于市长、李秘书长、高市长吃过饭,他们对您接任书记表示由衷地高兴。”夏想上来就给胡增周送了一份大礼。
夏想客气几句,挂断了电话。看看时间,知道京城方面应该还是夜未央,晚一些时候估计还会有人给他打电话,他也就索性不睡了,坐在书房之中看书。
夏想笑了,胡增周在打探邱绪峰国家连夜回京的用意,他就稍微透露了一点实情:“邱部长临走的时候倒是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和梅部长见个面,到底是什么事情,他时间匆忙没有说,我也没有问。估计明天就知道了。明天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要去向您汇报一下工作。”
快挂电话时,邱绪峰才想起了一个细节,告诉了夏想:“付先锋应该是刚和谁喝过酒,他和我们见面的时候,身上有酒气。”
能有谁,肯定是和元明亮在同时运作什么,有元明亮出场的话,肯定和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有关。说起来,元明亮的动静才是夏想最关心的焦点。
政府班子里面,于繁然向来独立,高海是陈风的人,胡增周对他们的影响力有限。如果他担任书记之后,还是目前的局势的话,于繁然和高海即使不和付先锋保持一致,也和他关系疏远,他对政府班子的影响力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也是十分尴尬。
赵小峰冲元明亮说完煤炭,又转身向付先锋说起了奶制品行业:“先锋,国内现阶段奶制品行业的销售和利润,怎么样?”
元明亮摇头:“在手中的生意还没有成功之前,我一般不考虑太长远的下一步,以免分心。”
元明亮却非常关心转基因水稻的话题,不由多问了一句:“转基因对人体是不是有危害,现在科学家还没有定论,为什么就不能推广?”
付先锋摇摇头:“一般,利润空间不大,主要是现在国外奶粉进入了国内市场,对国内奶制品行业形成了不小的冲击。国外奶粉技术含量高,号称营养丰富,虽然售价高昂,但依然畅销,相比之下,国内奶粉物美价廉,但还是被抢夺了不少市场份额。”
赵小峰也清楚元明亮才是具体的主事者,付先锋只是幕后的主使人,两人之间是合作关系,不是隶属关系,惹急了元明亮,也不是合作的长久之道。
“算你聪明。”邱绪峰嘿嘿一笑,“你还真是一个妖孽,一猜就准,我都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