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7章 加紧布局

不见也好,相见不如怀恋。其实对于杨贝,夏想是既不怀恋也不想相见,就如天上的浮云,偶而飘过,只带给地面一片阴凉,迅即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想点头表示了感谢:“有可能我以后会和赵小峰有冲突,先了解一下他的为人,也好做到知己知彼。”
“赵小峰的为人,我也不是说是很了解,不过对于他,我多少有一点自己的看法。”陈风没有多问夏想想要了解赵小峰的原因,谨慎地说道,“赵小峰不好对付,表面上爽直,其实凡事爱斤斤计较,我可不是背后说人坏话,呵呵,非要给赵小峰下了一个结论的话,是睚眦必报。”
发改委是大部委,是历来最容易出高官的地方。当然发改委在民间的名声一直不好,给人的感觉除了会涨价会从百姓的口袋中掏钱之外,没干过什么正事。但从政治的角度来说,是一个不错的跳板。
陈风摇头:“上头不说,提也没提,我自然不好去问。应该还没有定下来,但既然市长的事情告一段落,秘书长的人选应该也八九不离十了,但没有风声传出来,应该是还差最后一个程序。”
陈风愣了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卢渊源的提议?”
胡增周的意思是,只要有人提议,他进入省委常委会之后,会对李丁山的任命投赞成票。
想起米萱,就想起了在坝县的青葱岁月,夏想就不免有些感慨。他就是在坝县和曹殊黧之间建立了感情基础,也正是在坝县,认识了愿意跟他厮守一生的连若菡。
夏想点头,也没有隐瞒陈风:“岳父可能要去西省了……”
想起杨贝,夏想的思绪就有点飘远,恍惚之间不由自主地想,也不知杨贝去了哪里,今生还有没有缘份再次相见?
当然付先锋后台比胡增周强硬,有强大的家族势力撑腰,势必要比胡增周的时代更想发出市政府班子的强有力的声音,但很不幸的是,政府班子并不团结,不但不团结,还有不小的制衡。
夏想还是问了出来:“陈书记,有没有省委秘书长人选的消息?”
“注意点身体,别太累着了。”黧丫头先是关心地问了一句,又说,“爸爸来电话了,说是他的事情有了眉目,想再最后征询一下你的意见。”
得,梅升平是得了便宜又卖乖,吴才洋此次输得极惨,有心情和梅升平说话才怪了。关键是,吴才洋回京之后的第一次重要布局以失hetushu.com败而告终,对他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应该也会让他在政治局之中的威望大减。
“下任市长人选,您心目中有没有最合适的人?”夏想笑着跳过陈风过渡以后的去向,毕竟还有些遥远,现在提及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陈风静静地听了片刻,然后恭敬地说了一句:“是,我支持组织上的决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但在2009年开始,西省开始整顿煤炭市场,一场声势浩大的小煤矿重组运动轰轰烈烈地进行。按照西省当时的整合方案,至2010年底,全省矿井总数将由2598座压缩到1000座,煤炭企业数量将从目前的2200个锐减至100个左右。此举意味着,文商在西省投资的几百家中小煤矿将被兼并或被关闭,炒煤团或将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你的问题太多了,无可奉告。”陈风开了一句玩笑,脸上还是挂着满意的笑容,显然他对新职还算满意,虽然是副主任,但却享受正部级待遇,而且在发改委副主任的位置上过渡一下,也是好事,起码履历上好看了许多。
只是在此次省委秘书长的事件之上,为什么吴老爷子一直是保持了沉默,难道他看不出来吴家会因为一个并不起眼的省委秘书长一职,而最终会导致四面楚歌?
夏想蓦然想到了当初吴老爷子出手打压他之时,安插了于繁然到了燕市担任了常务副市长的一着妙棋,难道吴老爷子目光深远,早就看到了付先锋想要谋求燕市市长的宝座,所以才提前安排于繁然下来,以常务副市长的身份来给付先锋制造难题?
有一步迈入副省的机会还是不要错过好了,再等以后,事情就不好说了,况且在西省有邢端台和卢渊源,曹永国的处境也不会太差。为官之人,有时好的位置和级别不可两全,能占一样就先得手一样再说。
陈风到了发改委,夏想估计下一步会外放担任省长,直接在发改委扶正的可能性不大。以陈风在地方的政绩,他更适合在地方上执政,而不是在发改委熬资历。
尽管文州资金杀入西省的煤炭市场,最早可以上溯到80年代末,但直到2003年开始,才陆续有巨资注入,鼎盛时期一直持续到2009年,约有逾2400座各类煤矿由文商经营,占西省中小煤矿的60%左右,年产煤炭8000万吨,在西省煤m.hetushu.com炭行业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夏想并不知道元明亮的合伙人攀丙义已经盯上了西省的煤炭资源,准备大肆进军西省,准备炒煤。游资炒煤也和夏想以前所在的时空真实发生的炒煤事件如出一辙,当时有500亿文州的资金在西省,分布在大大小小500家的企业之中。
“赵小峰……您认识不?”夏想忽然想了元明亮和赵小峰的会面,心想也许陈风知道赵小峰的为人。
沉思片刻,胡增周摇头笑了:“想不起来,呵呵,还来了一手哑谜,有意思,算了,不和他们捉迷藏了,11个地市,一个个猜太累了,谁有那个闲心思,反正就是两天的事情了。”
“去你的,曹殊君现在对你崇拜得不行,你还嫌弃他?他虽然有点懒惰,有点赖皮,但总体上还说得过去,不天天给你惹是生非就不错了。”黧丫头呵呵一笑,她的声音还如以前一样轻灵,让人遐想,“你还想要小姨子,真会做梦,老实交待,是不是想起了米萱?”
政治上的事情果然有意思,有时久拖不决,有时又雷厉风行,全看各方博弈的决心和能量了。
同样在坝县,再次相遇他的前女友杨贝。
燕市的局势,很复杂,既有本土势力,比如李丁山和高海,又有外来力量,比如胡增周。更有家族势力,比如付先锋和于繁然,除了胡增周下一步接任了书记之后,高配了省委常委,在市委拥有了绝对权威之外,付先锋想要在燕市说一不二,还差了很远,上,要受到胡增周的牵制。下,要受到于繁然、高海和李丁山的制约,而且向来燕市市长政绩难出,却又容易被压制,胡增周就是一个先例。
“你呀你,倒是考虑得长久,到底是一家人,替永国想得还真够周全的。”陈风笑着用手点了点夏想,“从执政风格和能力上讲,确实是永国最合适,但你说得也对,永国担任市长也有许多不利的地方,大的方面我就不说了,容易让付先锋下绊子了,等等,确实是麻烦事,就是小的方面,也会落人口实。毕竟岳父是市长,女婿是下辖区的区委书记,就很尴尬。这种情况在国内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如果永国真的担任了市长,你恐怕必须要为他让路才行。”
陈风只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就顿时一脸严肃。夏想见状想回避,陈风一摆手,示意夏想坐着就行,他伸手接通了www.hetushu•com电话。
“好,我会给爸打个电话的,放心好了。”
如果让夏想知道了攀丙义已经筹集了巨资正准备大举杀入西省的煤炭市场,他肯定会提醒曹永国,要提前做到防范措施,抢先一步制定出相关的政策法规。
夏想还真问对了,陈风竟然真认识赵小峰:“认识,打过几次交道,关系不是很熟,也能说上话,怎么了,你有事找他帮忙?”
夏想就又回到了刚才的疑问之上,为什么吴老爷子会对吴才洋的这一次逆势而上的举动,没有一点劝阻的意思?
夏想就又和陈风说了半天话,看看时间,正惊讶现在已经到了下午,京城方面怎么还没有消息传出之时,突然,陈风的电话响了。
“我说了不算,所以,不提也罢。”陈风叹了一口气,“增周担任书记,对你来说是好事,对燕市来说,也是一次平稳的交接,中央达成了一致。燕市市长……表面上看付先锋最适合接任,实际上我还是希望能空降过来一人——有一个人最合适不过了,他是谁,你心里有数。”
米萱?黧丫头在章程市的表姐?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米萱的消息了,黧丫头不提,夏想还真忘了她。
夏想就对吴老爷子的高瞻远瞩更加佩服了一层。
根据西省的补偿政策核算,一座价值上亿的煤矿补偿费用不超过5000万元,而且还不会一次性返回给企业。仅此一项,炒煤团的500亿投资一夜之间缩水百分之五十以上。
“邱家的省委秘书长人选,到底是谁?”夏想还是没有猜透邱家的用意。
曹殊黧也清楚最近一段时间夏想忙得不可开交,主要是人事变动问题牵动了方方面面的神经,也事关夏想的切身利益,她也理解。
陈风点头:“政治上许多事情都是妥协的产物,你也不用气馁,付先锋就是当上了市长,他也不能为所欲为,我也相信你的能力能够解决难题。”表面上安慰夏想,他心中还是有些感慨,夏想真正是成熟了,也初步具备了一个政治家的气度。连他都没有想到付先锋担任市长的事情会这么快定下来,夏想却是一点也不急躁,如果换了他放在夏想目前的处境上,必然会难以心安。
不是有事找他帮忙,而是说不定以后有他会找自己麻烦,夏想呵呵一笑:“想了解一下他的为人。”
“呵呵,邢端台和卢渊源在燕省的时候就不太和,到了西省,估计两人还是各hetushu.com自为政。他也下得一手好棋,让永国过去,明显是想让永国当他的桥梁。说不定端台还是从你的身上想到的灵感……去西省也不错,至少有端台和渊源的照顾,永国不会受到排挤。”陈风久经官场,许多事情也是一想就透。
也许还真是如此!
好快,夏想暗暗感叹,三家联手果然威力不小,家族的势力还是不容小觑!
夏想明白黧丫头的意思,是让他好好当官,堂堂正正地做人,因为曹家的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就等于全部交给他了。
夏想当然也不是一点也没有受到触动,他心中也是起了一丝波澜。许多时候想象是一回事儿,事情落实之后,又是另外一种情景了。付先锋担任市长,对他来说绝对弊大于利,但不是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他就算再头疼再沮丧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坦然面对。
况且他实际上早就想到了有这一天。
陈风“哦”了一声,又提醒了一句:“和赵小峰过招要小心一些,据我了解,他有时候比付先锋还更难对付。”
“爸要是去了西省,离我们就更远了,你肩膀上的担子就更重了。”黧丫头又提醒了夏想一句。
不料梅升平哈哈一笑:“难得你猜不到一次,我就更不能告诉你了,就闷你两天好了。”
夏想呵呵一笑:“举贤不避亲,我也知道岳父的资历够了,他也担任过燕市的常务副市长,是最合适的人选,但现在燕市市长的人选已经惊动了太多人了,位置不好坐了,现在几家也拼得头破血流,岳父再来凑这个热闹,当不上,可能会被人惦记。当上了,更成了靶子。”
“别人娶个媳妇带个小姨子,我倒好,娶个媳妇还要搭上一个小舅子,真是赔本的生意。”夏想嘿嘿一笑,逗了逗黧丫头。
“我估计副书记可能会从外地调进,现在燕市没有太合适的人选。按说丁山有点希望,但他资历还是浅了一点,当年从正处直接提到了正厅,跨越有点大……不过倒是可以到省里活动活动,副书记的人选,省委有权决定。我也可以声援一下丁山。”
夏想摇头:“不是,是邢端台。”
晚上,夏想打电话给曹殊黧,告诉她不回去吃饭了,他有应酬。夏想必须加紧布局了,将付先锋担任市长带来的负面影响,尽可能地降到最低。
怎么都这样?夏想对着挂断的手机无奈一笑,好象能难住他的难题,就让邱绪峰和梅升平多开心一样!http://m.hetushu.com
夏想见时间差不多了,陈风毕竟是市委书记,他不能占用市委一把手的时间太长了,就提出了告辞:“等您离开燕市之前,我多请您吃几顿饭,省得下次我去京城,您会假装不认识我。”
一句玩笑话让陈风哈哈大笑:“我就怕你不去京城看我,我一走,就人走茶凉了……”
夏想重生之前,重组行动还在进行之中。尽管文州所在的江曲省向西省提出严重抗议,西省却依然严格执行政策,许多炒煤团的投资血本无归。
陈风也是知道夏想行事一向慎重,不会无缘无故地提问,也不会闲着没事议论别人的是非,再加上他和夏想之间数年的交情,也就没有隐瞒什么,如实相告。
夏想想了一想,也略过省委秘书的人选问题:“胡市长,付先锋接任了市长之后,燕市就又空缺出来一个副书记的位置……”
放下电话,陈风转身来到夏想面前,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对你来说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付先锋接任市长,上面已经点了头。”
夏想明白,胡增周是示好的意思,也是对他和李丁山的一种肯定,他就点头说道:“谢谢胡市长的关照,我会和秘书长好好商量一下。”
笑着从陈风办公室出来,夏想见天色还早,就准备到胡增周的办公室再坐一坐。刚走几步,手机响了,是梅升平来电。
夏想到了胡增周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汇报了一下下马区最近的工作安排,然后又说到了陈风的去向,胡增周照例表示了高兴,说到了付先锋担任市长,以及秘书长的人选有可能在燕市或燕省之中就地提拔,胡增周也是有些讶然:“有可能会是哪一个市委书记,我想想……”
在和付先锋交手的过程中,他不能总是被动应战,但也不想主动挑起事端,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编织好关系网,一旦付先锋想要动他,关系网一经发动,就能让付先锋作茧自缚,如此,就达到了夏想想要达成的效果。
陈风以为夏想会沮丧,不料夏想只是淡淡一笑:“付先锋对于燕市市长的宝座,是志在必得,他能拿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付先锋当市长,邱家拿下了省委秘书长,吴家双手空空,事情已经敲定了。”梅升平声音之中透露着轻松,“我刚才看到吴才洋了,他一脸铁青,怒气冲冲地走了,我难得主动冲他打招呼,他没理,太没礼貌了,呵呵,回头你告诉他一声,就说梅升平对他有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