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3章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夏想轻笑一声:“见外了不是?她是付先先,不需要你特殊照顾,安排她去跑销售就可以了。”
付先先伸手背起她的随身小包,从里面翻出一串钥匙:“走,跟我走,反正你也要自己住宾馆,还要花钱。我有房子住,闲着也是闲着,跟我去睡得了。”
夏想确实有点吃惊,看付先先的样子不象在开玩笑,笑问:“还是为了梅晓木?”他自然清楚付先先到小时的厂子上班,可不是为了赚钱,她不缺钱,也不会在乎上班赚的几分几毛,除了梅晓木,他猜不出来严小时的厂子有什么让付先先感兴趣之处。
刚吃了两口,就顿时愣住了,因为他听了出来,电话是付先锋打来的——他不是刻意要听付先先的电话,但付先先显然没有见外,说话时一点也没有避讳他的意思……
夏想听出了严小时话中的阴阳怪气,也没理会:“有一个人想去建材厂工作,看你能不能安排一下?”
如果说付先先让赵小峰有所顾虑的话,夏想就让他心存顾忌了!因为夏想和邱、梅、吴三家都有错综复杂的关系,而且听父亲说,夏想好象还深受总理的赏识,如果他因为花小朵的事情和夏想起了直接的纠纷,事情一旦闹大,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烧了?夏想伸手一摸,还真是,额头烫得吓人。他忙扶住付先先:“我送你去医院。”
赵小峰的心思以及他如何善后,夏想不清楚也不操心,因为他现在和付先先一边品尝烤鸭的美味,一边听付先先和他谈条件。
说是再见,两人并肩出了酒店大门,付先先正要去取车,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一下就倒在夏想肩膀上,满脸通红地说道:“不好了,我可能发烧了……你摸摸我的头?”
还未交手,如果先有把柄在对手手中,才是蠢材。再有他也听闻过夏想和付先先之间似乎有暧昧关系的传闻,今天一见,果不其然,付先先还亲热地喂夏想口香糖,就更让他坐实夏想和付先先之间果然有男女关系的猜测,想到付先锋还口口声声说是付先先和夏想之间是清白的,他就不免好笑。付先锋和夏想势同水火,没想到他妹妹成了夏想的情人,付先锋肯定心里不好受,就想吃了不消化的东西一样。
不管付先锋会是什么态度了,眼下还是先和付先先和平分手为好,虽然她言语挑逗,夏想却www.hetushu•com对一夜情什么的不感兴趣,摆摆手说:“不是吃亏不吃亏的问题,是原则问题,好了,再次感谢付先先小姐今天的帮助,以后到了燕市找我,我再请你吃饭。”
夏想还没有怎么吃上几口烤鸭,虽然先前和梅晓琳一起吃过了饭,但折腾了一圈也累了,正好就趁机埋头再吃上几口。
夏想取上车,扶付先先坐好,然后发动了汽车,按照她所说的地点,一路疾驶而去。
“你烦不烦?谁告诉你我和夏想在一起了?好,就算我和他在一起,关你什么事?行,你说在一起就在一起好了,是,我们正在吃饭,吃饭后就去开房,在京城酒店1218房间,欢迎前来参观学习!”
夏想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肖佳极少深夜来电,而且今天他刚刚和她通过电话,一般情况下,她更不会打来电话找他,除非有紧急事情!
有付先先出面就不同了,顺利解决了惨案之后,还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就让夏想心情十分轻松,饶有兴趣地看着付先先很没形象的吃相,笑着等她开口。
小时建材厂古玉的股份最多,如果严小时不答应,通过古玉出面,肯定也可以,但夏想不想和严小时之间的关系闹僵,严小时在他和高建远的争斗之时,在他的利用之下,相当于暗中帮了他不少忙,事后她没有记恨他,他就对她的大度记在心间。
夏想摇摇头,还真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刚才嘻嘻哈哈,转眼就进入了梦乡,真是简单得让人无语。
付先先挂断了电话,气呼呼地说道:“付先锋真是烦人,象一只苍蝇一样。你说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基因不纯正的哥哥?我都怀疑他和我是不是一奶同胞。”
付先先的话是不是信口开河夏想不置可否,他需要还的是人情,不是付先先到底能不能为厂子带来什么利益。当然他也相信,如果付先先真的用心去做业务,肯定会有销路。
巧合加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从抱狗女打电话时喊出“小峰”,再到汽车来后,没有任何动静就原路返回,再到付先锋现在打来电话质问付先先和谁在一起,一切的一切表明,不可能巧合有另外一个“小峰”既认识付先先又认识付先锋,并且知道他是谁!
“我不懂技术,我可以负责销售。凭我的能力和关系,一年为厂子带来几千和*图*书万的销售额不在话下。”付先先年纪估计在23岁左右,但样子显小,和曹殊黧似乎一直长不大的小女孩面相不同的是,她的面相好象16岁的小女生一样,而且不经意间总露出小女孩式的好奇,但她的胸部又十分汹涌,就让夏想一下想起了后世发明了一个词语:童颜巨乳。
“不用了,老毛病了,有时一激动,再加上一喝酒,就会短暂地发烧一会儿,过一会儿烧就退了,不打紧。你送我送回家就行了,我现在开不了车了。”付先先的样子不象是假装,脚步也有点虚浮,双眼还有点迷离。
付先先究竟为了什么原因才去小时建材厂上班,夏想并不是十分关心,他也清楚付先先不会有什么阴谋,以她的性格,别说她没有阴谋,就算有,也逃不过严小时的眼睛。既然她提了出来,他就要给她一个面子,帮她一个忙,作为对她今天帮忙的回报,也值得他打一个电话。
今天付先先的表现,改变了他对她以往开放、新潮的看法,原来她也有嫉恶如仇的一面,虽然多少有点爱搞恶作剧的恶趣味,但不管如何,刚才确实是帮了他的大忙,否则不管请谁出面,知道他是因为一个女人和一条狗而引发的惨案,也不是十分光彩。
严小时的电话一打就通,她的声音不冷不热,直截了当地问道:“夏书记,这么晚打来电话,是公事还是私事?有什么指示精神?”
嘲笑了付先锋之后,赵小峰当机立断,决定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转身走人了事。和大事相比,花小朵再受到宠爱,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女人,总有玩腻的一天。
“行,没问题,让他直接来找我就行了……”严小时的爽快出乎夏想意料,她一停顿,又问,“是男是女?是夏书记的什么关系,需要我照顾到什么程度?还请您说个明白,否则我领会错了领导意图,到时惹了领导不高兴,就是我的罪过了。”
“我试一试,不敢保证。”夏想心里没底,自从他和古玉的关系有了突破之后,自从去年大雪之时视察了小时建材厂以后,他和严小时之间似乎有渐行渐远之势,因为严小时很长一段时间来和他联系很少,确切地讲,是极少,几个月来,好象没有打过一次电话。
夏想还以为还有下文,不料付先先一句话说完,就闭了嘴,然后就等他回答。
夏想嘴上说得轻http://m•hetushu.com松,心里却十分沉重,以他对丛枫儿的了解,也清楚丛枫儿的为人不是不靠谱的性格,她很有心机,做事情也极有分寸,肯定不会无缘无故不回去,更不会关机!
付先先得意地一笑:“你是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怕?难道跟我上床,你还吃亏?真没胆子。就是郑毅也比你色胆大,为了泡我,就将赵小峰和元明亮的交易内幕全部抖落出来了。不过我没看上他……”
“我想到小时新型建材厂上班。”付先先一抹嘴巴,又喝了一口饮料,才说,“怎么样,吃惊吧?”
尽管夏想还不清楚赵小峰和元明亮之间有什么交易,但他知道,元明亮和赵小峰之间的会面,只要是涉及到长基商贸的业务,只要涉及到下马区,赵小峰不会听不到他的名字。
夏想忙说:“我还要见一个朋友,就不麻烦你了。谢谢你出手帮了我一次,还给我提供了重要的信息。”付先先是出于什么考虑给他信息,他没有过多地猜测,以付先先随心所欲的性格,不能以常理度之。
夏想差点一口饭喷出来。
“不好了,丛枫儿不见了。”肖佳有些慌乱地说道,“她晚上出去逛街,说好了10点前回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枫儿说话一向算数,从来没有失约过一次。我不放心,打她的电话,竟然是关机了。她一个人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人不回来手机又打不通,肯定是出事了。”
原以为付先先一会儿会好一点,没想到她斜斜地靠在椅子上,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夏想先是一愣,随即会心地笑了,30亿的巨资,赵小峰也陷在了下马区,肯定是付先锋拉他下水的。赵小峰也真有钱,一出手就是30亿。不过元明亮也够小气的,才给他28%的回报率,说明元明亮对下马区的局势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不再是盲目乐观了。
这话挺有歧义,付先先说完之后才又笑着摆摆手:“你非要往歪里想我也没办法,不过今天我没情趣,不会主动挑逗你,你很安全。当然万一你想勾引我,能成功的话,我也不反对。”
“没有了。”夏想也懒得猜测严小时不冷不热的态度是为了什么,随即挂断了电话。
天色渐晚,夏想见和付先先之间的事情谈完,就说:“不早了,我们也该说再见了。”
付先先的一句话为夏想完全解开了疑惑:“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和图书诉付先锋是我说的,元明亮和赵小峰会面是付先锋牵的头,赵小峰给了元明亮30亿当成投资,具体做什么我不清楚,反正赵小峰要求的回报率是28%……”
“我在吃饭,怎么了?放心,没和别人上床,就算和别人上床,也不一定非是夏想,天下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大街上男人多的是!”
从付先先的消息中,夏想就更加断定刚才的抱狗女是赵小峰小三的事实了,等回头给梅晓琳打个电话,借她之手查清和她同住一家小区的抱狗女姓甚名谁,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夏想微微一想:“你先别急,把丛枫儿手机号码给我,我来联系一下她。正好我在京城,你就不用操心了,好好休息。”
“出什么事情了?”夏想上来就急急问道。
原来事情还是坏在了郑毅身上,夏想暗笑,如果让付先锋知道是郑毅走露了消息,估计也会恼羞成怒,然后再知道是郑毅贪图付先先美貌,对付先先有所企图才主动透露,应该更会暴跳如雷,最后他知道了到底还是付先先告诉了自己内情,也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来到了付先先的住宅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夏想刚要叫醒她,忽然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是肖佳来电。
付先先嘻嘻一笑,也是摆了摆手:“行了,别找理由了,你怕我就是怕我,别说拿原则问题来说事。男人在美女面前,没有几个有原则的,都是一样的德性。你今天是喝酒不多,喝多了,酒壮色胆,说不定就主动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不走了。算了,你不跟我睡,我也不勉强了,再见。”
夏想拿出电话,又问了一句:“你学的是什么专业?”
夏想一脸微笑:“你说,我听。”
“猜对了一半。”付先先伸手拿过纸巾擦嘴上的油,由于过于用力,让她的娇艳红唇更加夺人眼目。
赵小峰不是怕夏想,而是不想有任何把柄被夏想发现。因为他研究过夏想和白战墨之间的交手,知道夏想善于从小处入手,抓住对手的极小的一个漏洞,然后顺藤摸瓜将对手打垮。
“你管我和谁在一起?”
难道说,元明亮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动?
怎么是夏想?怎么可能是夏想?!
“面子不小,谢谢领导。”付先先嘻嘻一笑,假模假样冲夏想一抱拳,正要说些什么,忽然电话响了,她一见来电号码,就冲夏想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他禁声。
付先m•hetushu.com先的嘴唇非常性感,有一种诱人的完美弧度。在夏想看来,让她整个人显得最有迷人风情的部位,就是她的嘴唇。
打了花小朵之后,赵小峰命令收队走人,走到外面,又有点后悔刚才下手太重了,就又花了十几万买了一堆礼物送了过去,才算哄得美人破涕为笑。
别说打断付先先的腿了,就是把付先先的腿碰破一层皮,也指不定以后付家会秋后算帐。
不想花小朵不同意就这么算了,非要打断夏想和付先先的双腿,为她的宝贝狗报仇。赵小峰火了,扬手打了花小朵一个耳光:“打断他们两个人的腿?打断容易,接上难!别说你吃不了兜着走,就是我也没法收场!”
“今天我美人救英雄的事情就算了,算我免费奉献,不算人情,你也别记在心上,就当是我上次送你烤鸭却又被我吃掉的补偿好了,我们要谈的事情,另有交换条件……”付先先也没有什么吃相,别说淑女了,连夏想都不如,弄得满手油,满嘴油,跟个小孩一样,身上还沾了不少油星。
“……”电话一端沉默了小片刻,呼吸急促了几下,又恢复了平静,“可以,请转告她,欢迎她加盟小时新型建材厂!……请问夏书记,还有什么事吗?”
虽然他和夏想之间还没有交集,也许没有成为对手的可能性,但因为他有了投资在元明亮手中,而且听付先锋所说有可能因为投资问题和夏想有冲突,因此,他也将夏想当成了潜在的对手。
赵小峰清楚,和夏想斗,要斗在明处,背后下黑手打断腿这样的手段,不是他这个身份的人该做的事情。还有付先先的腿也不是谁都能碰的,他和付先锋合作归合作,他看不起付先锋是一回事儿,但必须尊重付先锋身后的势力则是另外一回事。他的老子一届之后就会退个干干净净,付家不但还朝中有人,地方上也有盘根错节的关系。
因此,赵小峰坐在车上犹豫片刻,正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难题时,是不是派人下去把男的抓走,教训一顿了事?他不下车,付先先也不会知道他在车内,只是当他定睛一看,看清站在付先先旁边的人正是夏想之时,顿时大吃一惊!
夏想笑了笑,没有接话,心中却闪过一丝明悟。付先先和他在一起,付先锋立刻就知道了消息,从侧面验证了他的猜测,抱狗女还真是赵小峰的小三,当时在车中没有下来的人,还真是赵小峰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