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8章 否决

夏想却一脸坦然,伸手接过电话,也没有避人,直接接通了电话:“您好,我是夏想。”
今天这是怎么了?众人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到底演的是哪一出?
在座的人都是官场的老油条,都知道上级面子必须给,就算不给,也要将事情办圆,让人无话可说。夏书记倒好,直接当着所有常委的面,一概反驳,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政府干涉企业行为,本来就是在当前的市场经济的形势下,是一种倒退。下马区是新区,要有新气象,市场怎么定位,市场怎么定价,市场怎么促销,是市场的事情,是企业行为,政府只能从政策层面指导,而不是具体就价格问题进行指导。下马区现在是省市的焦点,如果我们约谈开发商,就定价问题指手画脚,万一再出现一次‘录音门’事件,责任由谁为负?”
影响了他的大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不正之风的口子不能开,一开,就会成为决堤的大口,早晚会成为汪洋之势。就算叶石生因此对他印象不好,认为他不给堂堂的省委书记面子,他也要强行顶住压力,况且只是李涵抬出了叶石生,并没有叶石生的电话打来,夏想连这点承受能力也没有,他就不是夏想了!
果然,夏想直接就否定的李涵的提议,一点情面也没有留:“李区长的提议,我的看法是不太合适!”
晁伟纲看了一眼来电,小声地请m.hetushu.com示:“领导,是省委来电!”
夏想的理由足够充分,抛出了白战墨的“录音门”,一下就击中了所有人的软肋,就连李涵也是脸色大变,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天神,才又暗暗摇了摇头。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李涵可不想现在成为众人的中心,他现在有点四面楚歌的尴尬,又被众人目光一看,有的目光幸灾乐祸,有的目光充满质疑,有的目光不知所措,还有的目光是征询,李涵就感觉如芒在背,脸上发烧,平生第一次被逼到了几乎无路可退的境界。
李涵心想,失误,失误了,只听信了付先锋的一面之辞,又因为有了叶书记撑腰,他就想在下马区和夏想划清势力范围,没有细思事情的前因后果,却忘了令人谈之色变的“录音门”事件!
李涵的脸色就极不好看。
夏想就是不给李涵任何回旋的余地,因为李涵横插一手,手段非常恶劣,是曾经保守的燕市官僚常用的伎俩。当年,有民营企业家就曾经被地方政府生生逼得破产,还有的被一些警察无中生有诬陷,没有任何证据就关押了长达100天,造成了十分影响投资环境的恶性事件,导致燕市的招商引资工作长时间停滞不前,燕市一度被人称为“左市”,就是左倾保守主义的城市之意。
李涵将自己一方的几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心中长叹一声,夏想积威,果然hetushu.com不可动摇,只凭一拍桌子之威,就让他精心准备的计策付诸东流,形势一点也不容乐观。
夏想哪里的底气,在座的人都不清楚,夏想却心里有数。他清楚叶石生断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亲自打电话给他施压,付先锋更不会。叶石生是自恃身份,或者是叶石生根本就没有过多地关注什么下马区的房价问题,不过是李涵扯虎皮做文章罢了,而付先锋则是知道自己不会给他什么面子,更不会屈从他的压力,况且付先锋在市政府里面,也不是说一不二的地位!
夏书记哪里来的底气?
钱锦松是京城人,在京城有后台,此去岭南省,少则两年,多则三年,必定高进一步,迈入正省级的序列。岭南省历来是出高官的省份,说不定什么时候钱锦松摇身一变,调回京城之后就进了政治局。夏想呀夏想,还真是一个让人出人意料的家伙,没听说他和钱锦松有什么关系,钱锦松却这么给他面子,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夏书记,这件事情付书记也表示了严重关注,我们是不是要适当地讨论一下,或者至少形成一个没有约束力的决议出来,也好向上级领导有所交待。”慕允山抬出了付先锋,试图再向夏想施压,让夏想也适当做些让步才行,也好让李涵一系挽回一些面子。
夏想,好高明的计策,好直接的反驳手段,他刚抬出省委书记和付先锋,夏想先强势否决,和-图-书然后就先后有两任秘书长打来电话主动邀请他送行和迎接,真是天大的面子,比他空口无凭的说辞可是有效用多了。
离任的省委秘书长主动约他去送行,即将上任的省委秘书长主动请他来接程,省委人事变迁,对夏想的关系网不但没有丝毫的影响,反而让他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夏想就一口答应下来:“秘书长高就岭南省,我一定准时到省委为您送行。”
其实今天的事情也是事发突然,完全不是夏想的刻意安排,连夏想也大感意外,怎么今天总接到省委的电话,又是谁?
李涵的脸色就更差了,几乎要滴出水来。
夏想忙不迭答应:“一定,一定,王秘书长上任,我能出席迎接仪式,是我的荣幸。感谢秘书长的邀请,感谢领导的信任。”
话音未落,电话又响了,晁伟纲一脸难色,不过难色之中隐隐透露出得意:“领导,又是省委来电……”
第一次在常委会上的正面过招,夏想的强势和手段,直接就给李涵带来了不可低估的心理影响,导致他对夏想产生了既敬畏又摸不透底细的感觉。
原则问题不是讲面子的问题,夏想又恢复了一脸平静,却依然是目光坚定地说道:“叶书记如果真的关注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向他做出解释。市委方面,等人事问题落定之后,我也会亲自向市委书记、市长做出解释……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接通之后,还没说话,里面就传http://m.hetushu.com来了一个熟悉的略带南方口音的声音:“夏想,我是王鹏飞,现在在省委,明天正式履新,你方便不方便出面参加一下迎接仪式?”
在座诸位都愣了一愣,这么巧,这么快,难道是叶书记打来电话问罪来了?
别说李涵对夏想是敬畏的心理,在座的所有常委,都对夏想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得,夏想直接将责任全部揽在一人身上,敢作敢为,相当于省委书记和下任市长的面子都不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夏想会有如此强势,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的意见是,现在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秩序井然,企业行为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我们根本无权干涉,否则传了出来,以后的投资商会怎么看待下马区委区政府?这件事情没有讨论的必要!”夏想一锤定音,一点余地也没有留,完全否决。
再联想到夏想当年不动声色间就将白战墨斩落马上,现在担任了一把手,又难得地大发官威,谁还敢不识时务去捋虎须?省委书记是燕省的一把手,但省委书记也不可能一句话就免掉夏想,但夏想却可以在下马区,一句话就让他们难以开展工作。
不管李涵是不是抬出了叶石生,不管叶石生是不是高兴,夏想也要强硬顶上,不能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因为这件事情有了不好的开端,就有可能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到有利可图,可以利用手中权力操纵市场不说,还可以用来拿捏开发http://www.hetushu.com商,借机敛败,收受贿赂。
当然,大跌眼镜的是李涵一系,夏想一派的几个常委,都心中暗喜,心想夏书记真是厉害,离任的秘书长亲自出面相请,真给面子。也不知道夏书记还有什么隐性的关系没有公布,跟着他,看来是正确的选择。
众人听得清清楚楚,都暗暗吃惊,好嘛,省委秘书长钱锦松虽然即将离开燕省,对燕省没有了什么影响力,但他级别还在,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级别,堂堂的副省级高官亲自打来电话,邀请一位副厅级官员前去为他送行,个人意味还真是耐人寻味得很。
李涵还想再多说什么,突然,晁伟纲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晁伟纲的电话,就是夏想的电话,他在常委会上担任纪录员,有自知之明,可不敢打开自己的手机。
“夏书记,我是钱锦松。”电话里传来了钱锦松轻松并且略带喜悦的声音,“明天我离开燕省,你有时间的话,为我送行一程,怎么样?”
好一句“不太合适”,相当于一票否决。
“啪嗒”一声,正在假装漫不经心擦眼镜却在细心聆听夏想电话内容的李涵震惊之余,失手将眼镜掉在了桌子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夏想打完电话,冲众人抱歉地一笑:“我们继续开会……”
省委秘书长离任,亲自点名让一个区委书记相送,大有深意,夏想明白也是钱锦松想当着省市两级领导的面,抬他一抬,当作他曾经帮钱锦松引见邱家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