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6章 第一阶段:釜底抽薪

三天后,一份数据汇总到了元明亮的办公桌上,远景集团的消息一宣布,销量应声下降了10个百分点!
李沁知道夏想的真正目的是套牢长基商贸的资金,是平抑房价,是稳定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正常秩序,广厦房产也好,南新房产也好,包括达才集团和江山房产,从长基商贸手中赚取的利润,只是正常商业手段,没有任何投机取巧之处,但从长远来看,还是要走正常的销售渠道才是发展根本,只是眼下招势用老,长基商贸已经完全坐大,夏想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来对付长基商贸?
两家新开盘的小区,以极低的风险和丰厚的利润率,一转手就卖给了元明亮,差一点高兴得数钱数到手抽筋。李沁和齐亚南也预计到楼盘会赚钱,却没有想到,利润空间如此巨大,而且元明亮也如此爽快,就让两人对夏想英明的决定和睿智的眼光大为叹服。
好厉害的一手釜底抽薪之计!
元明亮才知道夏想不是没有后招,只是在等候一个时机而已。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夏想的后招如此狠毒,直接就是抽刀断水的手法。
李沁原以为两处小区先低价入市,再高价上扬,就算被元明亮收购,也不会如此之快,也不会是这么高的价格,不成想,文泰房产搅局者的身份还挺有效用,当然,也许有另外的原因不得而知,总之,比原先预期的效果要好上不少。
因为现在下马区的房价越是涨得厉害,抢购者越多。买涨不买跌永远是消费者盲目心理之中无法改变的一种盲从的消费理念,而且因为下马区房价异常的上涨,已经惊动了京津两地的投资商,不少外地的客户也是闻风而动,都纷纷前来下马区打探行情,伺机出手。
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崩溃,对燕市成立下马新区的打击,对下马区长远发展的打击,对他本人前途的打击,都有着深刻而长远的负面影响。付先锋用心歹毒,一举数得,既不管百姓的死活,又想在席卷利润之后,在他的履历上抹黑一笑,夏想岂能坐以待毙?
“就先等等,看国外专家来了怎么下结论,草率行事,容易贻笑大方,万一国外专家来了之后,得出的结论和远景集团的技术人员的结论一样,岂不是让市政府面上无光?”
付先锋气得脸红脖子粗,坐在办公室生闷气,却又不能拿夏想怎样。坐了几分钟,才想hetushu.com起四牛集团的养殖场的问题也该有着落了,怎么办一件小事要这么久?他不免有些来气,拿起电话又拨给了杨国英。在和杨国英通了一通电话,付先锋终于感觉到气顺了许多,就想他的反击也应该能给夏想带来足够的麻烦了。
6月中旬,下马区的房价节节升高,起价升到2900以上,一般楼层一般户型的售价已经平均达到了3200元左右。民众高呼房价暴力上涨,超过了居民的承受能力。
元明亮踌躇满志,认为他的计划天衣无缝,夏想现在已经无计可施了,而且和夏想有关系的几家开发商也赚到了钱,他也算暨得利益者,何必再无事生非?
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还有齐亚南和李沁。
“付市长,我是高晋周。”高晋周身为常委副省长,虽然和付先锋同为副省级,但付先锋权限范围小,只是相当于享受副省级待遇,而高晋周却是名正言顺的省领导,因此他的声音虽然淡淡的,却有一股命令的味道,“远景集团本着科学施工的精神,是为下马区为燕市负责的态度,市政府方面不应该干涉企业的正常经营思路。”
下马区委区政府面对外界的置疑,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区委书记夏想拒绝新闻媒体的采访,区长李涵倒是出面接受了市台的采访,提出市场经济时代,政府不便出面干涉房价,一切都是企业行为,房价过高,自然有市场自行调节。下马区是新区,又有唯一的城内河下马河,房价呈井喷式上涨有其客观原因,区委区政府正在密切关注房价问题。
但在置疑声中,房价仍然涨势不断,一周后,房价超过3000元大关,此时,燕市的平均工资仅仅1200元左右。
元明亮怒不可遏地将办公桌上面的一个水晶镇台摔个粉碎,然后拨通了付先锋的电话。
元明亮沾沾自喜,费尽心机历尽艰辛,终于将房价炒到了他的心理价位,接下来就是平稳有序的抛售手中的房源了。当然,不可能做出大范围抛售的举动,否则容易引起市场的反弹。抛售的策略元明亮已经想好,先是将手中的好楼层好户型不再捂盘,分批分阶段地卖给真正的消费者,估计在两个月的时间之内,差不多就能将所有的好户型销售一空。
高海听夏想的口气十分轻松,也就放了心,将付先锋的指示传达给了远景集团。不料远景集团hetushu•com的答复也很强硬,要本着安全第一的态度施工,如果市政府非要强行进行施工,一旦出现任何重大的安全事故,远景集团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时机……终于等到了。
夏想只出了一招,元明亮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付先锋出面也没有摆平,他就难免心焦。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元明亮认为有必要让赵小峰出面向夏想试着施压,与此同时,他也考虑到了利用手中现有的10多亿资金,哪怕给夏想分成一两个亿,只要能让他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只要夏想让步,一切都好商量。
如果仅仅是高晋周出面,副省长的面子他可以不给,但远景集团一明一暗,已经将事情摆到了明面上,在抬出高晋周的同时,还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分明是不留后路的做法。付先锋也知道远景集团在市委市政府里面,支持者众多,也确实为燕市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他还真奈何不了远景集团!
其实在房地产市场兴盛的初期,只要有关系,空手套白狼的赚钱也时有发生。不要说齐亚南本身就实力雄厚,就是许多没实力但有关系的开发商,利用人情就批来了地皮,然后贷款盖楼,再找人购房套现,成功地华丽转身,完成了一次借鸡生蛋的赚取财富的神话。也就是夏想担任了下马区委书记,他严格控制空手套白狼、官商勾结的事情的发生,否则,下马区也能一夜之间制造出来无数个千万富翁。
江山房产的举动如一块10亿吨的巨石投入到下马河之中,顿时激起滔天巨浪!
江山房产的消息公布之时,元明亮刚刚和赵小峰通完电话。赵小峰给他的建议是,找夏想面谈,夏想肯让步最好——夏想也肯定会让步,每个人都有筹码,夏想也不例外,弄清夏想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万一夏想说什么也不肯让步,就直接将江山房产的江山如画小区收购了事,不就是10个亿吗?能有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同时,下马河的全线通水,也是投资者、购房者对下马区的最大期待,尤其是投资者,一心认定只有下马河的全线通水才能提升房价,现在好了,突然就推迟了全线通水的时期,立刻就让许多购房投资者放缓了前来下马区投资的脚步,都决定再观望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付先锋强忍住气:“高省长,远景集团的决定不利于下马区经济的发展www.hetushu.com,我向他们施压,也是出于大局的考虑。”
只是让元明亮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天后,江山房产又对外宣布,鉴于下马区飞速上涨的房价超出了居民的收入水平,江山房产本着为百姓做实事的精神,决定响应区委区政府的号召,投资10亿元兴建500亩廉租房小区,不出售,只以低价对外出租。
办公厅工作人员将情况汇报给高海,高海就向付先锋做出了详细说明。付先锋勃然大怒,当着高海的面拍了桌子,要高海立刻通报远景集团,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不管投入多少人力物力,一定要按期完工工程,否则市政府有权更换开发商!
说来说去,李涵没有一句话重点落在下马区委区政府会不会采取行政手段来平抑房价,只是含糊其辞地做了简单的官话说明。
付先锋坐不住了,李涵坐不住了,元明亮坐不住了——
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了各方轰动。
6月底,房价超过3500元大关,好楼层好户型更是接近4000元,百姓惊呼燕市的房价直逼京城!
难道是远景集团?
任何李沁如何追问夏想,夏想却从不正面回答,而且夏想总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若无其事地视察下马区的各处工程,慰问工人,还关心小时新型建材厂的销售情况,过问众大集团在下马区的已经上马的配件厂的进展,等等,仿佛一点也不将长基商贸即将引爆的炸弹担忧。
7月5日,远景集团突然对外宣布,原定于提前到7月中旬全线通水的下马河,因为遇到工程难题,工期不得不延后,大概要到10月才有可能完工!
夏想,真有你的,手腕强硬,有明有暗,不但高明,而且让人无懈可击,真是欺人太甚!
当然,惊喜过后,就是另一层担忧,现在下马区的楼盘基本上都在长基商贸的掌握之中,夏想还有什么后备手段能够制止元明亮的为所欲为?
坐在办公室里,透过明亮的玻璃望向窗外,见窗外柳暗花明,下马河河水浩荡,两岸柳树成阴,游人如织,夏想心中还是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下马区经过一年的发展,现在初具规模,有了欣欣向荣的景象。
齐亚南没有李沁想得长远,只觉得非常容易就大赚了一笔,才知道房地产业的利润之丰厚,简直可以用暴利来形容,比起酒店业的利润,有天渊之别。
但当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东美西丽小区的www.hetushu.com销售中心时,看到销售中心人流如潮的景象,还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好一个厉害的元明亮,如果不是他早有提防,虚高的房价过后,下马区的盛况将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是遍地狼籍,一片衰败,狂热退后,甚至不少人会撤离下马区,到时下马区将会成为一座空城。
夏想郑重其事地拿起了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行动!”
因为江山房产的消息一宣布,下马区房地产火爆的市场,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效果十分明显,降温的程度惊人!
等好的户型销售得差不多之时,最后手中还有三分之一的不好的户型,就组织员工,采取雇人排队、雇人虚假购房,然后骗取银行贷款的手段,将最后的一批房源全部抛售,反正以后也不还贷了,银行直接收回房子就是了。
但远景集团还是没有给他面子,第二天就召开记者发布会,对外声明因为地质条件十分复杂,停工半月,请国外专家前来实地考证,重新设计通水方案之后,再重新开工。
很明显,远景集团抬出了高晋周来压付先锋一头。
因为孙现伟的小区被元明亮收购了,平白就赚到了足够多的利润,资金回笼之快,风险之低,简直可以用抢钱来比喻,孙现伟就高兴得忘乎所以,对夏想再一次佩服得五体投地。
付先锋认为燕市是北方干旱少雨的城市,不会有暴雨等洪涝灾害,就算有,百年一遇就能让他遇上了?不管了,如期完工比什么都重要,他就拍了板:“克服困难,排除万难,如期完工!”
挂断高晋周的电话,付先锋只觉一股恶气憋在胸中无法发泄,差点气得又要摔东西,又想起自己现在是市长的身份,忍了忍,还是没有将手中的派克钢笔摔出去。
可以说赵小峰的建议是最稳妥最安全的建议,元明亮情知付先锋暂时在表面上拿夏想没办法,虽然付先锋好象也准备了背地的手段,但还差了点火候,他就决定出面和夏想进行最后的谈判。
付先锋再次立刻召开市政府工作会议,就江山房产的举动进行讨论,商议市政府是否要采取相应的措施,是否应该制定相关的政策,严格约束开发商的行为,不能随意以企业行为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
高海并不清楚其中的猫腻,不是十分了解下马河事关元明亮的生死大计,事关夏想和付先锋之间的过招,不过他也清楚远景集团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一转身就先向http://m•hetushu•com夏想转告了付先锋的态度。
夏想正在办公室开会,接到高海的电话之后,笑了:“谢谢高叔叔的电话,我心里有数了。这事您也不用为难,只管传达下去就行了,有什么难题,远景集团自有办法解决。”
常务副市长于繁然和副市长高海异口同声表示反对政府干涉企业正常的商业行为,江山房产是燕市的一家老牌的房地产开发商,在燕市有着多年的开发经验,在下马区成立伊始就为下马区的拆迁和回迁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一直是和政府合作密切、关系良好的典范企业……况且江山房产投资廉租房是为政府解忧为百姓着想为出发点,市政府应当大力提倡和嘉奖才对。
国内各地,不乏有新城建成空城的先例,既有先例,就更不缺少后来者。下马区既然由他主持工作,就不能任由元明亮宰割,成为付先锋借机敛败和同时打压他的工具。
下马河的全线通水,对下马区意义重大,不仅预告着下马区成为名符其实的内城河之区,也因此会全面带动下马区旅游事业的起步。正是因为下马河还没有全线通水,现在沿河两岸,还有许多游船码头没有正式开工建设,只等全线通水之时,码头、水景公园、大型游乐场,等等,才会纷纷开工,掀起下马区新一轮的建设热潮。
下午,市政府的质疑的电话就打到了远景集团的总部,负责下马河疏通工程的技术工程师正是卫辛的追求者管新望,他耐心而细致地向市政府办公厅的来电做出解释,说是在疏通到西部山区一段河段时,发现了有地下河,必须将下马河和地下河之间做出隔绝措施,否则有多少水也能漏个一干二净。因为下马河的河水本来就是引的燕门水库的水,燕门水库供应全燕市人的饮用水,一个地水河,就将能燕市人民的生命水库的水全部流空!
7月的燕市,步入了盛夏。和鲜花争相比美的是各色美女的长短裙,裙裾飞扬,姹紫嫣红,令人赏心悦目。有经济学家论证,美女的裙子的长短可以反映社会经济的发展速度,尽管夏想并没有刻意留意下马河两岸的美女的长腿,但也多少发现了今年燕市的美女的裙子较之以前要短一些。
付先锋还想强势压下,市长就是市长,和以前的市委副书记的职务不可同日而语,他召开政府工作会议,准备派出工作小组赶赴远景集团施工队进行监督施工,会议还没有结束时,就接到了省委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