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7章 一张一驰

对于严小时无意中踢他一脚,夏想没有多想,直接就猜到应该是严小时踢错了。严小时虽然胆大,但毕竟有一段时间和她没有来往了,她在他面前也多了一丝拘束,应该不会当着几人的面,暗中有什么不雅的动作。
严小时见夏想答应得爽快,不由笑了:“夏书记果然是一心为公的好官,有您担任下马区委书记,是下马区人民的福气。”
李涵心中一惊,来到了夏想办公室,见夏想端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脸严肃,一见他进来就点头说道:“李区长,我们先统一一下思想,下马区的房价之高,已经严重到了危害下马区整体经济发展的地步了,因此有必要采取相应的措施平抑房价。江山房产是一家为国为民的良心企业,有意为下马区建造廉租房,报告交到了我手中,我个人认为是个不错的办法,值得推广。政府方面研究一下,如何对江山房产主动为政府排忧解难的做法给予一定的补偿……”
李涵走后,夏想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知道,付先锋一系的反扑绝对不会就此偃旗息鼓,肯定还有更厉害的后手。既然他已经选择了和元明亮对抗到底,不管元明亮背后站着的是付先锋,还是赵小峰,他都有足够的信心和他们周旋到底。
古玉的简单性格,也是夏想愿意和她呆在一起的初衷。和古玉在一起,夏想可以完全放松,不用多想太多的事情,只是单纯地在一起即可,简单而纯净。不象严小时,心思缜密,还另有想法,让他时刻有提防之心。
等元明亮将房子出手之后,房价再轰然下跌,对下马区经济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是惊人的。但现在房子还在元明亮手中之时,房价轰然下跌的话,对下马区的经济影响有限,但对元明亮却是致命一击,损失的只是元明亮带来的100多亿投资,而不是普通百姓的积蓄和燕市的银行。
要是平常,夏想一般事事都要听取李涵的意见,照顾李涵的情绪,但有些事情事关国计民生,事关下马区经济发展的大计,不容商量。而且现在李涵越来越坚定地和付先锋站在一起,只是为了维护元明亮的利益而无条件地暗中支持长基商贸,夏想就明白,该是拿出一把手的权威来压他一头的时候了。
对于严小时半真半假的夸奖,夏想毫不在意地一笑:“说这些见外的话就没有意思了,是不是?还和_图_书是说说有用的事情……最近有没有看望过范省长?”
于繁然故意停顿了片刻,才又看了付先锋一眼,接着说:“企业的行为只要在合法的范围之内,只要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只要不损害国家的利益,政府就不要去干涉。政府想要干涉企业的行为,是体制的倒退,同时也是个别人权力欲望的体现,是有些同志想要从中渔利,借机吃拿卡要……”
下马区度过眼前的一关之后,应该就会走向一条还算光明的大道,以后的发展,就理顺了,估计也不会再有大的波折和险阻了。只是,眼前的一关,会不会还增加额外的变数?
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顿时让几名中间派的副市长闭了嘴。得,何必因为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而惹祸上身,得罪了胡书记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他还是派了于四前往江山房产,以视察的名义进行刁难。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梅晓木脸一红,目光飘向了严小时。严小时假装没看到,对于梅晓木的感情,虽然她当时有言在先,说是如果梅晓木能攻克技术难题,她就考虑接受他的求爱,但真正事到临头之时才发现,感情的事情,还真的勉强不来。
和严小时微带幽怨的眼神不同的是,古玉的眼神,俏里带笑,斜斜地看了夏想一眼,紧抿着嘴唇,很含蓄很俏皮地笑。在古玉眼中,夏想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神采飞扬,精神饱满——她既没有严小时的多心,又没有严小时的心思缜密,只看到了夏想有意流露在外的一面,而看不到夏想隐藏在背后的另一面。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现在付先锋、李涵和元明亮,三人一心,只为了个人利益就要维护畸形的高房价,不管百姓死活,不管下马区的长远发展,只想从中大捞一笔,中饱私囊,夏想精心布局了这么久,事到临头,岂能有丝毫退缩?
原本以为担任了二把手,成了一市之长,肯定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想到,处处受阻,连一个小小的江山房产也拿不下,市长权威何在?付先锋无比郁闷。但人在官场,就得遵守规定,既然胡增周一把手都发话了,他不可能当一把手的权威不存在,只好挥挥手,无奈地散了会。
严小时要求政策上的倾斜,合情合理,下马区的政策方针就是扶植高新产业,小时新型建材厂是下马区名正言顺的第一m•hetushu.com家高新企业,理应得到区委区政府的支持,夏想就点头表示了同意:“直接提交一个报告送到我的办公室,我来批示一下。”
古玉吐了吐舌头:“技术难题好攻克,感情难题不好攻克……”
夏想难得在李涵面前慷慨激昂地真情流露一次,直说得李涵面露愧色,摇了摇头,想说什么,最终又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和付先锋紧急召开政府会议一样的是,李涵也准备召开政府会议,制定出针对江山房产的政策措施,不料他还没有下达命令,就接到了晁伟纲的电话,夏想请他到办公室去一趟。
中午下班后,夏想如约和古玉、严小时见了一面。
严小时请夏想吃饭的地方是在离小时新型建材厂不远处一家新开的酒店,名字叫香辣虾。夏想对吃什么没有太多的要求,客随主便,进了雅间分别落座之后,就让严小时随意安排就行。
只是于繁然慢条斯理地一句话,顿时让其余几名想要附和付先锋的副市长打消了念头:“下马区常务副区长陈天宇同志就江山房产的举动事先向我打过招呼,我还没有来得及向胡书记汇报,不过听天宇同志说,夏想同志已经向胡书记通过气了,胡书记的意见是……”
严小时一袭长裙,长发飘飘,一张精美如画的面容,确实有颠倒众生之姿。她化了淡妆,不细看绝对看不出来,双眼宛如秋水,脉脉含情,凝视着夏想略显黑瘦的脸庞。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不是夏想为官之道的一句口号而已,也是他必须遵循的信念,是他一生孜孜以求坚持的远大理想。理想远大,但必须从现实之中的一点一滴做起,从眼前的每一件小事做起,况且,和长基商贸的对决,不是小事,是天大的大事,关系着下马区百姓的血汗钱,关系着下马区经济的长远发展,关系到许多投资者的身家性命。
“我在下马区房价的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李涵深吸一口气,还是说出了心中真实的想法,“廉租房的做法不太可取,容易给消费者造成错觉,认为下马区的房价真的上涨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消费者如果信心不足的话,对下马区的经济也是不小的打击……”
梅晓木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有技术方面的才能,设计的新型建筑材料不但新颖实用,还有专利在手。投入量m.hetushu.com产之后,市场反应良好,严小时和古玉商量之后,就让梅晓木以技术入股,占小时新型建材厂百分之十的股份。
梅晓木的样子出乎夏想的意料,差点吓他一跳,只见梅晓木满脸沧桑,胡子丛生,双眼红赤,眼圈发黑,明显是操劳过度、睡眠不足的体现,夏想就关切地问道:“晓木,工作重要,身体更重要,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有点吓人呀……”
范睿恒最近的动向夏想也略知一二,但他所知道的只是表面,只是范睿恒想让他知道的部分,从严小时口中应该可以得出另外有用的消息。
于四就是上一次前往下马区参加追悼会的副市长,他在市政府排名中间,为人比较持重,付先锋上台之后,和付先锋走得比较近,算是付先锋信任的几名副市长之一。
“身为下马区的书记和区长,应当把普通百姓的利益放到第一位,要为了做到‘居者有其屋’而努力,安居乐业,只有安居才能乐业,而不是让下马区成为炒房者的天堂,成为游资的乐园。炒房者给下马区带不来任何实际利益,相反,还会损害下马区的长远发展。李区长,你担任县长和县委书记多年,和基层接触最多,知道老百姓一辈子辛辛苦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有一个温暖、温馨的家吗?谁不想在劳累了一天之后,回到温暖舒适的属于自己的房屋之中,消除一天的疲惫?而是在累死累活了一整天,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看到眼前的房子心里想的却是下个月的房贷还没有着落!不要让下马区的百姓连蜗牛都不如,好歹蜗牛生下来就有房子!”
但再忙,对夏想的感谢也要适当地表示一下,毕竟还是夏想帮了她的大忙,尽管她在内心深处更愿意认为,夏想不是在帮她,是在帮古玉,因为古玉的股份比重最大。但她是法人代表,该有的礼节也应该有。
和付先锋关系较近的两位副市长则赞同付先锋的提议,提出应该由市政府出面,对江山房产的行为进行约束,并且要对江山房产进行约谈。
夏想上来就没有给李涵留后路,直接就是统一思想的说法,是不容商量的口气。
严小时就及时岔开话题:“请夏书记入座,站在外面说话,太不礼貌了。”
古玉今天也难得地穿了一件连衣裙——古玉平常穿衣最是简单,怎么舒适怎么穿,从来不会刻意去打扮,向来和-图-书就是一副素面朝天的淡然模样——尽管是一身乳白带浅花的连衣裙,和古玉浅笑嫣然的面容相映成趣,犹如翡翠和白玉相配,相得益彰,令人耳目一新。
向京城跑得勤很正常,燕省离京城近,大小官员都向京城跑得勤。范睿恒跑得勤的话,显然是在运作省委书记的宝座。虽然一般来说叶石生走后,范睿恒有望顺理成章地接任,但政治上的事情风云突变的时候也不少,说不定会有愿望落空的时候。范睿恒可不想空欢喜一场,如果不能在燕省坐地转正,对他的政治生涯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不料一脚踢出,却感觉不对,踢在了夏想的腿上,严小时顿时粉脸一红,忙借喝茶的动作掩饰了一下,才说:“范省长最近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只是向京城方面跑得勤了一些,除此之外,就最关心范铮的终身大事了。”
付先锋气得脸色铁青。
“产能问题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大问题,自从文泰房产和天安房产主打智能和节能住宅之后,不少开发商都来厂子咨询和求购新型建材,除了燕市的开发商之外,京津以及省外的开发商,都有不少人前来咨询,前景十分看好。”严小时一本正经地向夏想介绍小时建材厂的现状,公事公办的样子,让人一点也不怀疑她的专业性和认真程度,完全是向上级领导汇报工作的口气,“小时建材厂现在需要扩建,需要招工,需要申请贷款,还请夏书记给予足够的政策上的扶植。”
在夏想的推动之下,严小时的小时新型建材厂刚刚生产出来的新型建材就被抢购一空,还供不应求,被文泰房产和天安房产争相购买,现在产能不足,严小时忙得不可开交,正在想方设法提高产能。
夏想赶到聚会地点的时候,严小时、古玉和梅晓木已经在门口迎接了。
另外还有一点,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夏想了,严小时心中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蔓延,心中也渐渐对夏想和古玉之间发生的事情看淡了许多。她也清楚其实她没有资格嫉妒或羡慕什么,夏想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任何承诺和表示,只是她一厢情愿地喜欢夏想而已。夏想和古玉之间,是无意中的有意也罢,是水到渠成之势也罢,总之都已经发生了,发生的事情也未必一定会有结果,顺其自然最好了。
他瘦了……严小时心中幽幽一声叹息,作为下马区的一把和图书手,挑起了下马区这样一个大担子,又是新区,千头万绪,再加上复杂而惨酷的政治斗争,男人就是难人的代名词,在百忙之余,还不忘小时建材厂的事情,确实不易。
严小时笑眯眯地看古玉,又说:“范铮喜欢古玉,不过古玉喜欢别人……”
梅晓木尴尬地一笑:“最近在攻克一个技术难题,一连三天三夜没有好好休息,马上就要出结果了,心里很紧张,应该过了这两天就好了。”
严小时心开意解,就主动提出和古玉一起请夏想吃饭,是为答谢之意。夏想欣然应允,并提出如果可能,请梅晓木一起坐坐也好。严小时迟疑一下,也没有反对。
一瞬间,严小时竟然莫名其妙的一阵心疼。
夏想直接打断了李涵的话:“李区长,难道你还不认为下马区的房价高得离谱吗?按两个人每人每月都收入1500元算,一个月能攒下2000元就不错了,现在房价每平方米高达3000元,而且还在涨个不停,两个人不吃不喝一个月的收入才买不到一平方米的房子,一套90平方米的住宅,要两个人不吃不喝10年才能买到!平常稍微花费一点,就要两个人20年的精力全部围绕一套房子而生活,你让老百姓一生只为了房子而活着,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严小时俏眼带笑,不经意看了古玉一眼,知道夏想是旁敲侧击打探范睿恒的动向,她就在桌下悄悄踢了古玉一下,意思是让古玉也说几句话,因为古玉一直低头不语,好象在想什么心事。
除此之外,他关心范铮的婚姻大事也是一个父亲应有的落脚点,范铮确实也该结婚了,只是,谁家女儿会成为现任省长、未来省委书记的儿媳?
夏想想起后世房价高到一定程度时,京城和上海等地,房价一度高达3万元每平方米,而当时当地的人均收入不到5000元!这是什么概念?就是普通人奋斗一生也找不到一处安身立命之所,也买不到一方遮风蔽雨的家。
李涵被夏想的口气惹得心中不快,书记是一把手不假,但也不能太独断专行了,一点也不打商量,直接就拍板,还要他这个区长有什么用?
因为,他有万全的准备。当然,也不排除付先锋突出杀招,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的情况出现。夏想凝望着窗外越来越茂盛的绿色,夏天的下马区,到底是一片繁荣还是在轰然倒塌之后一片衰败,胜负在此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