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1章 当面一刀,背后一枪

夏想却是不卑不亢地说道:“是我的责任,我会承担。不过也不能只听信四牛集团的一面之词,我下午就会直接到养殖场实地查看,肯定会给市委市政府、给四牛集团一个满意的答案!”
果然,胡增周听了之后,脸色稍缓,点了点头:“一点小事还兴师动众,是不是有点过头了?还有,下马区的书记和区长都在这里,下马区谁在主持工作?牛重要,人更重要。”
“当然有了,水景园林住宅的开盘价是2600元起,两岸水榭花都的开盘价是2200元起!”元明亮的声音忽远忽近,透露着不安和绝望。
夏想,绝对是要以死相拼了?绝对是要不死不休了!
付先锋多少有点尴尬,只好咳嗽一声掩饰了一下,才说:“胡书记呀,刚才我没看清是您……是这样的,四牛集团建在下马区的养殖场出了点问题……”
回到区委,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夏想立刻通知所常委召开紧急会议,就四牛集团的养殖场的问题向众人进行了通报,并且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不允许有任何消息透露,谁走漏的风声,谁负全责!第二,即日起成立以他为组长的事故调查小组,副组长由李涵担任,小组成员包括纪委书记卞秀玲、常务副区长陈天宇和公安局长黄建军,立刻着手调查水源事件和养殖场物资失窃事件,限期破案。第三,不管是谁,只要有四牛集团养殖场事件的任何线索,都要第一时间向他汇报,只要有用,他都会记大功一件。要不惜一切代价解决四牛集团的问题。
付先锋更尴尬了,胡增周明显是不给他面子,他也就强硬地顶了一句:“我认为有必要加强一下基层领导对明星企业的重视程度,毕竟已经惊动了叶书记和范省长,事态很严重。”
说实话,夏想也不太懂一些专业术语,只是随意听听罢了,反正也是姑且听之。水是哪里来的都没有亲眼所见,就算里面有巨毒也不足为奇。当然他也不当面说出怀疑四牛集团的话来,否则不但有失身份,被四牛集团告上一状,就算有胡增周替他说话,也不好过关,四牛集团在省市两级都有太多的关系,省市主要领导不管出于什么考虑,肯定会千方百计地维护四牛集团的利益。
胡增周走后,付先锋脸色铁青,想发作又觉得太丢份了,想再训夏想几句,忽然又没词了,刚想挥手赶夏想走,反正等着夏m.hetushu.com想的还有一大摊子烂事,够他喝一壶了——不料还没有开口,电话又响了。
“保证?你的保证能管用?”付先锋似乎越说越气,在房间中转了几步,“啪”的一声拍了桌子,“夏想,你说说看,接下来你要怎么做才能让市委市政府放心?”
有一句话虽然不好听,但夏想也心里清楚,在省市一些领导的眼中,他这个区委书记的重要性,远不如一家四牛集团。四牛集团不可复制,但如果他下台,有成千上万的人可以接替他的位置。因此不管是不是付先锋故意使坏要陷害他,他也必须认真对待,不能有丝毫马虎。
不过临走的时候,夏想先和四牛集团的副总握手之后,最后又拍了拍一直陪同的看上去十分面嫩的技术人员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燕九,你的名字很不错,一下就让人记住了,不过你的工作很不尽心。作为技术人员,在养殖场刚建立的时候就应该检查水质,并且每周都要定期检验水源,怎么会在病死了十几头牛之后才发现是水源出了问题?是你太大意了,还是有别的客观原因?”
什么?付先锋只觉如同当头一棒,直打得他眼冒金星,身子一摇晃,差点没有站稳。勉强用一只手扶住桌子边沿才将将站住,随即胸中有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远景集团,欺人太甚!夏想,手段太狠!
好嘛,到底是燕省的明星企业,杨国英能量不小,一点小事就惊动了燕省的一二把手,真是了得。夏想有意无意看了胡增周一眼,见胡增周虽有怒意,但明显控制在理性的范围之内,就知道胡书记此来未必是兴师问罪,有可能是替他解围来了。
“我一定严肃查明事件的真相,如果确实水源是小时建材厂造成的染污,除了让小时建材厂向四牛集团赔礼道歉之外,还要赔偿四牛集团的全部经济损失,同时,我和李涵同志也会出面向四牛集团表示歉意,并且保证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夏想知道,眼前的一关必须要做出适当的让步,否则付先锋肯定会不依不饶。
“啪”的一声,付先锋重重地一拍桌子,吓了秘书一大跳,付先锋挥手赶走秘书,又将电话打给了元明亮:“我来想办法阻止远景集团的立项备案,你来想办法尽快稳定市场。”
“远景集团又有大动作了,天大的大动作!”元明亮的惊慌和错乱是付和*图*书先锋从未见过的六神无主,甚至还有一丝不知所措,“远景集团刚刚宣布,下马河全线通水提前到7月中旬……”
申批书上明白无误地写着,拟建游乐场、水景公园和码头,以及住宅小区,也就是说,市政府当时给远景集团批准的立项有极大的自主权,远景集团完全有权利更改在建项目,只需要向市政府备案,并且在下马区更改一下立项即可。
燕九显然是经验不足,场面上太嫩,被夏想一说立刻红了脸,忍了一下没忍住,还是下意识地看了旁边的副总一眼。
付先锋愣了:“提前通水是好事,你着急什么?”
副总就立刻一脸尴尬地将脸扭到一边。
付先锋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来电话号码,忽然就打了个激灵,是元明亮。
元明亮可能是太急的缘故,大喘气,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付先锋插了话,现在才缓过神儿来,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您听我说,付市长,远景集团提前通水可不是为了我们,是为了他们自己,因为远景集团同时还宣布,原定于在下马河两岸用来建造游乐场和码头的数百亩地皮,远景集团全部改建为住宅小区,并且同时还宣布将在水景公园之内投资10亿元打造燕省第一座全园林式绿化小区……”
付先锋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声,差点没有站稳,拿着电话的手甚至有点颤抖——太狠了,太意外了,远景集团的这一手太绝了,简直就是当面一刀,背后一枪!
“远景集团更改立项,市政府可以不批!”付先锋忽然意识到了一点,一下来了精神,“远景集团想建什么就建什么,以为下马区是他们的棋盘,想怎么下棋就怎么下棋,别想好事!当时市政府批准的立项,肯定是公园和游乐场,不能想改就改!”
最后技术人员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化验水,装在一个小玻璃瓶中让夏想和李涵过目。水质混浊,里面有轻微的杂质,看不出来有多不好,但技术人员一大堆专业术语,比如某某含量超标,某某重金属超标,等等,反正染污物的来源全部影射小时新型建材厂。
摆明了是给付先锋脸色看,二把手训斥的人,一把手亲自提出有事情要谈,谁都能看得出来是怎么一回事!
在下马区更改立项,肯定容易,因为夏想说了就算。向市政府备案,他也不好阻拦,就算阻拦,最后也能惊动胡增周出面,也可以顺利通过和*图*书。说到底,远景集团的举动,他无权干涉,也阻止不了!
手刚一举起,就听门一响,有人推门进来——因为房间内人比较多,夏想和李涵所站的位置正好挡着门口,付先锋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就不耐烦地说道:“谁让你进来的?门也不敲,怎么一点礼貌也没有?”
走到门口,胡增周又站住:“对了夏想,我还有点事情要找你,一会儿散会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夏想却没事人儿一样,仿佛远景集团的举动和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他下午就和李涵一起到四牛集团的养殖场进行了视察,从四牛集团只派出一个副总陪同,并且态度不冷不热可以得出结论,想要从养殖场正面得到证据,是不可能的,只有从侧面或者采用其他手段查明真相了。
他也一直提防着远景集团有什么意外的举动,因为远景集团有成功的先例,先森林公园后珍藏居和典藏苑的成功,他始终不敢稍忘,也认为远景集团早晚会有进军房地业。现在房地产是一块香饽饽,谁不乘机咬上一口,谁就是坐失良机了,以远景集团的实力和商业手段,肯定不会只疏通一个下马河。
还有不容忽视的号召力!
市场岂是说稳定就可以稳定的?远景集团的消息一公布,虽然达不到房价应声而落的惊人效果,但元明亮却体现到了市场热度迅速消退的痛苦——仅仅半天时间,咨询者和购房者锐减,而且有不少交了定金的客户纷纷打来电话,要求退房,一时之间,长基商贸控制之间的楼盘,一片萧索秋来之意,犹如一夜之间从盛夏进入了寒冬。
“哼!”付先锋冷哼一声,挥了挥手,准备打发走夏想和李涵,事情已经开局了,接下来有夏想忙得了,不弄他一个灰头土脸,也要让他狼狈不堪,还想有时间精力对付元明亮?休想!
胡增周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不置可否,转身就走。也是,市长好歹也是二把手,也有很大的自主权,有权力批评不尽职的区委书记和区长,书记也要在一定程度上维护市长的权威,否则市长的工作也没法开展。
动不动就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来压他,夏想也是颇感头疼,现在付先锋是市委副书记、市长,确实可以代表市委市政府。官场之上,最让人无奈的就是公报私仇,举着为国为民的大牌子行一己之私之事,让人明知他在大义凛然的背后,其实包藏的完和_图_书全是一颗私心,却又不得屈服于官场上的规矩——规矩大过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按规矩来,会被整个官场排斥在外。
付先锋足足呆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才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有没有公布开盘价?”
话说了出来,连付先锋自己都不相信他的自我安慰的观点,更不用说元明亮了。元明亮长叹一声:“被夏想耍了!夏想太狡猾了,太奸诈了,没想到远景集团最后来这么一手,真是失算,大大的失算!”
“先锋,四牛集团出什么问题了,怎么叶书记和范省长都打来电话过问,我都没办法答复他们!”进来是的胡增周,他一脸不满,也不知是对付先锋刚才无礼的不满,还是因为四牛集团的问题而不满。
夏想还是拿出了应有的严肃态度,先是代表下马区委区政府向四牛集团表示了歉意,提出一定要本着解决问题的精神来处理水源染污事件,同时,也要加强养殖场周围的治安管理,确保偷盗事件不再发生——尽管夏想暗中留意了养殖场的保安措施,发现防卫严密,别说外面的村民前来偷盗东西了,就是内贼也难以得手——但该说的话还是必须要说到明面上,毕竟他是区委书记,代表的是下马区的态度。
“什么事?”付先锋强自镇静,又多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微微低着头,脸色不变,不知何故心底掠过一丝寒意。
按照远景集团的开盘价,有可能平均价格就在2800元和2500元左右,生生将现在平均3500元的价格拉下来一大截,照此推算,长基商贸最后几笔生意,不但没钱可赚,甚至还要赔钱,远景集团此举,绝对是要将长基商贸的意图完全扼杀的致命一击!
夏想呵呵一笑,摆摆手,上车而去。
抓住了关键点,付先锋自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放下电话就让秘书去档案室查看当时的立项申批书。不多时秘书将申批书拿下,付先锋急急扫了几眼,就顿时一脸灰白地颓然坐回了椅子上。
付先锋此时才分出一丝精力,冲夏想和李涵挥了挥手:“你们先走……”等夏想和李涵走后,他又看了于四一眼,又挥手让于四也出去,才又重新对等候在电话另一端的元明亮又说,“远景集团的做法,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法子,我不信他们能坚持多久的低价,应该还和以前其他几家开发商一样,只是吸引眼球的开盘,以后会慢慢提高价www•hetushu•com格。”
夏想连忙点头:“是,是,我会让滕非同志密切注意新闻媒体记者的出没,发扬防水防盗防记者的精神,不允许有任何外地的记者到下马区进行采访,保证将事件控制在下马区的范围之内。”
尤其是森林公园的大获成功,远景集团之名在燕市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有水景公园的前景的吸引力和第一家园林式绿化小区的创意,许多不在乎多等一年的消费者,纷纷改弦易辙,决定购买远景集团的房子,还有人是为弥补没有买上珍藏居和典藏苑的遗憾,说什么也要非远景集团的住房不买。
“付市长,大事不好!”元明亮上来就是一句扑面而来的惊人的大喘气。
夏想,难道真是打不死压不垮砸不烂的铜碗豆?
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再现硝烟!
元明亮此时来电,难道又有意外发生了?他下意识地看了夏想一眼,也顾不上避开几人,就忙伸手接听了电话。
远景集团之威,果然非同小可!在燕市人民的心目之中,远景集团就是良心企业的代表,就是质量的代名词,信誉度之高,不亚于达才集团。
又请出了马霄来配合演戏?夏想心中暗笑,和他相比,付先锋才是最担心养殖场事件曝光的那个人,因为一旦死牛事件被新闻媒体披露,四牛集团的销量肯定锐减,受损失的是付先锋自己!没想到,付先锋还采取了里应外合的表演来给他施加足够多的压力,还真是用心良苦。
付先锋余怒未消地说道:“你现在就有必要立刻向四牛集团做出解释说明,我也替你向四牛集团打个招呼,看杨国英同志能不能消消气……夏想同志,事态很严重,不要掉以轻心,四牛集团甚至有意要将养殖场搬到常山县,如果真走到那一步,你就等着接受市委的训诫谈话吧!”
远景集团因为疏通下马河,当时陈风和胡增周执政时的市政府专门拨出了几百亩地皮,作为补偿,全是黄金地点,位于下马河两岸。远景集团也早早放出风声,说是要建造游乐场和水景公园,付先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等到远景集团突然抛出下马河全线通水日期延后之时,他就被夏想的虚晃一枪完全混淆了视线,以为远景集团在夏想手中最大的用处在于利用下马河的通水日期大做文章,没想到,万万没有想到,在最后关头,他被即将胜利的前景冲昏了头脑,没有意识到远景集团在房地业的巨大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