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2章 乱象四起

简直就是一头猩猩冲进了人群之中,高喊“我的帅哥”式的搅局和胡闹,付先锋怒极反笑,打电话质问郑毅,结果却惹来郑毅语气不屑地反驳:“付市长,我是来燕市投资来了,而且还是10亿巨资,您应该十分欢迎才对,怎么会对我的投资不满?还有,我怎么定价是我的事情,是正常的企业行为,就算我赔钱卖,一套房子只卖5万,也是我的问题,我愿意陪钱玩,难道也犯法?”
即使是达才集团的山水相连城以低价入市也没有造成如此的轰动效应,远景集团在燕市百姓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赵康打了个哈哈:“元总,元先生,你从南方大老远地来到燕市,我作为半个燕市人,本来应该尽一尽地主之谊,不过燕市人太热情了,所以暂时还轮不到我来请你吃饭,如果到了京城,肯定我要做东的,天天请你吃饭也没有问题。”
范睿恒上次来电,态度严厉,语气公事公办,可能是觉得有点过头了,今天的来电,语气缓和了许多,也没有拿腔拿调,而是随和地说道:“夏想,小时建材厂的问题,你看着处理就可以了,怎么让各方满意就怎么来。实在不行,小时也会理解的……”
小时建材厂也不是没有任何反应,平白遭受了无妄之灾,严小时气极,邀请夏想和李涵到厂内视察,亲自将建材厂的排污水处理流程让区委书记和区长过目。经过处理的污水虽然达不到饮用水的标准,但大部分被小时建材厂用来浇灌了厂区内的花草,以及工厂附近的果园和植被,果园和菜园里面的植物都长势良好,没有一点受到染污的样子。
“卖你个大头鬼!”元明亮怒不可遏,大骂一声扔掉了电话。
随着郑毅和赵康两个搅局者进入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就更让消费者摸不清了头脑,这房价忽高忽低,也太难看懂了,到底该相信谁?一犹豫,许多买涨不买跌的人都打起了退堂鼓,认为可以再等等,说不定还会有转机,何必让人白赚一笔,谁的钱都来之不易。
谁让他是区长?
“敢情你是外交部发言人,说话还打官腔,呵呵……”赵康早年做外贸生意,耍赖、不认帐、脸厚心黑是基本功,再加上他的军人出身,心理素质非常人可比,对元明亮的质疑,早有心理准备,“元先生刚才没听懂我的话?那我就明说了,你可别生气。我的意思和图书是说,你一个外地人在燕市人生地不熟的,做事情的时候,还是要三思而后行才好。不过也幸亏是在燕市,要是在京城的话,在我的地盘,你刚才的话,可是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的。”
本来付先锋以为郑毅只是一个搅局者身份,根本不会对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没想到,郑毅的低价入市,还是给消费者带来了不小的心理期待,持币待购者持续增多,因为大家都在想,既然房价可以再低,为什么不再等等?
元明亮冷哼几声:“如果你觉得下黑手能逼我走,你就试试,看我怕不怕你。”
郑毅的搅局也起到了明显的降温作用,众大集团虽然不是房地产业的集团,但名气也不小,也让消费者产生了期待和好奇心理。
避而不答,是什么意思?元明亮一愣,盛怒之下没有听出赵康的言外之意,就又怒道:“赵康你别打马虎眼,如果你在错误的道路下越走越远,我们法庭上见!”
在当初签定收购协议时,就有附加条款规定,文泰房产在半年以内不得以文泰房产的名义开发新小区,更不能以文泰小区二期的名义对外销售,不成想,赵康视协议如无物,完全单方面撕毁了合同,自打嘴巴,不但以文泰房产的名义开发文泰小区二期,而且还以超低的起步价入市,简直就和当面打元明亮的耳光没有两样!
元明亮再看不出来赵康是诚心给他添堵他就太天真了,摆明了就是要明着摆他一道,他偏偏又拿赵康没办法。赵康的为人他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接触多少了解一些,半黑半白,能干正事也能下黑手的一个人,极难对付。做生意的人是求财,最怕的就是和赵康一样不按规矩出牌,而且还百无禁忌之人,这样的人对了脾气还成,不对脾气的话,他会总给你添乱,绝对能让你不得安生。
夏想在安慰了严小时和古玉之后,回到办公室,刚刚坐下,就接到了范睿恒的电话。
严小时还请来了省市两级技术监督局的技术人员,当场进行了提取和化验,结果表明,小时建材厂的污水各项指标完全正常,没有任何遗留物超标,和天上所下的雨水的清洁度相等。也就是说,如果小时建材厂的污水能够污染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就是天大的笑话了,除非四牛集团的养殖场不建在地球上,否则一下雨他们的牛就http://m.hetushu.com都得死!
差点没把付先锋气得暴跳如雷,郑毅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和他阴阳怪气地说话了,真是翻了天了!
如果说前面的几点还在情理之中的话,最后的补充就完全在众人的意料之外了,因为这是夏想第一次郑重其事地提出要为房地产热降温,尤其是在远景集团刚刚宣布斥巨资进军下马区房地产市场之际,个中内情,耐人寻味。
元明亮在盛怒之余又意识到一个问题,文泰房产所公布的文泰小区二期的地点,原本归南新和广厦房产两家所有,现有突然归了赵康,难道说私下里达成了交易?和所有开发商协定协议时,基本都有限制按期入市和不许开发同名小区的协议,也是元明亮为了更好地控制市场所想到的商业策略,其他开发商都严格执行了合同,只有赵康,以一副无赖的嘴脸,重新入市不说,还打着超低价的名义,根本就是故意和他作对。
远景集团巨大的号召力,再加上两个搅局者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演,将下马区原本平稳有序的房地产市场搅得天翻地覆,不见硝烟,但却是撕杀声一片,在看不到的地方,刀光剑影不说,还血光四溅。
只是现在,为时已晚!
元明亮本来50多岁的人,头发还乌黑发亮,但在远景集团召开记者发布会的当天,在收到各大楼盘汇总的销售数据之后,一夜未睡,一夜白头!
夏想最后强调指出,下马区下一阶段的任务依然是发展经济,但目前房价过高过热已经成为下马区经济腾飞的绊脚石,下马区不应该成为炒房者的天堂,要想办法平抑房价,为房地产过热降温。
付先锋逼得很紧,胡增周也数次打电话表示关注。别的不说,光是省市两级领导施加的压力,就让夏想大感头疼。人在官场,许多事情身不由己却又必须去做,夏想暗中已经让萧伍和黄建军寻找突破口了,可惜收效不大。
梅晓木作为技术人员,更是义愤填膺,对四牛集团的指责大加反驳,并且激愤之下,当场喝了经过处理的污水以示清白,并且愿意和四牛集团的技术人员当场对质,以他在国外留学的才学和他们摆事实讲道理。
好厉害的四牛集团,连堂堂的省长也要礼让三分,夏想也知道范睿恒顾虑的是什么,在燕省,如四牛集团一样的企业没有几家,身为省长不是怕得罪四牛集团,而是不想担www.hetushu.com当骂名,成为燕省的罪人。
夏想也隐隐有些发愁,四牛集团内部管理非常严格,不能说是铁板一块,至少现阶段他想要打入,可能性不大。四牛集团的局,只能从内部破解,外力很难破局,因为四牛集团在市委市政府很有市场,在省委省政府,暗中也有副省长撑腰,表面上,叶石生和范睿恒也都要维护四牛集团的利益。
贪图便宜者想等赵康和郑毅的新楼盘,而且赵康的法子更绝,直接以文泰小区二期的名义,但价格却低了数百元,完全走的是投机取巧的路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但不管怎样,有便宜就是好事,赵康的消息一出,文泰小区第一期的销售,立刻完全陷入了停顿之中。
李涵对付先锋也是十分不满,斗争是斗争,但伤及无辜就不好了。尽管平心而论,他也不能算是局外人,但李涵其实还是更愿意在付先锋和夏想之间,当成一个可以捞取一定政治利益,但又不需要和夏想撕破脸皮的右倾机会主义者。
夏想布置周密,李涵没有什么好补充的,而且四牛集团的事件也让他心中大不痛快。他也隐约猜到可能是付先锋的手笔,但付先锋一点也没有事先给他打个招呼,显然还是不把他放到眼里,就让他心中极为失落。而且付先锋的布局也没有把对他的前途的影响考虑在内,万一四牛集团的事情处理不力,不仅仅是夏想的领导责任,虽然四牛集团的养殖场是夏想拉来的项目,小时建材厂也是夏想的手笔,但夏想要负主要领导责任的话,他也会受到牵连。
“哈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下黑手了,元先生你太敏感了,做人不能太小心眼了,是不是?”赵康还装起了好人,“我的意思是,打官司的话一拖就是一两年,一两年,黄花菜早凉了,我的房子也卖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劝你还是稍安勿躁,消消气,当然,如果你肯出到2800元的价格,我的新楼盘也可以全部卖你……”
如果说远景集团的大手笔只是让付先锋坐立不安,让元明亮一夜白头,但两人却只是除了愤怒之外,别无他法的话,紧接着郑毅的举动就让付先锋哭笑不得,恨不恨抓住郑毅,在他油头粉面的脸上狠狠打上几个耳光。
眼下只有一条路可走,表面上一切按照官场的程序来,能拖就拖,因为四牛集团事件其实只是另一个战场,主http://www.hetushu.com战场依然是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而暗中还要按照他的思路走,能查多少是多少,最好能从四牛集团内部找到合作者,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理论永远有效,而且四牛集团职工众多,燕市之大,总有关系网上面的漏洞可以被他所用。
付先锋当然不知道郑毅底气十足、又不冷不热的腔调,是因为受了古玉的刺激,正被夏想的手段逼得无所适从的付先锋被郑毅一气,差点没有失控地骂娘,幸好最后关头还是忍住了,没有在郑毅面前露怯。
付先锋气急败坏,几乎每天都催促夏想尽快妥善处理四牛集团的问题。四牛集团也四下活动,到省里告状,惹得叶石生震怒,范睿恒发火,两人先后直接打电话给夏想,表示了对事态的严重关注,要求夏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维护四牛集团的利益,即使关闭小时建材厂也在所不惜!
“事情可能有点复杂,我正在查明真相,不能冤枉好人,但也不能放过坏人,请范省长放心,我一定会秉公处理。”夏想的态度还算周正,当然,至少表面上让范睿恒挑不出什么理儿。
得知消息时,元明亮正在喝水,一下呛个正着,咳嗽了半天,呛得满脸通红,气得脸色大变,伸手将手中的茶杯摔个粉碎,一向注意形象的他再也忍不住当众骂出了脏话:“我X,赵康是个什么玩意儿,出尔反尔,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同时,夏想安排纪委书记卞秀玲为排名第一的小组成员,也大有深意,显然是强烈的警告意味,警告某些人不要乘机添乱,否则说不定会有什么把柄落到纪委的手中,该下手时绝对不会手软。
第二天,远景集团隆重召开记者发布会,就远景集团即将开盘的几大项目大做宣传,称之为三年磨一剑的精心之作,绝对物超所值,值得期待和拥有。随着远景集团的造势,下马区现有楼盘的销售再度大幅降温,元明亮精心炒作到3500元以上的高价,遭遇了急速冰冻,下马区自成立以来,自房地产市场火爆以后,第一次出现大规模的持币待购浪潮。
元明亮又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听姜斌的话,说什么也不应该和赵康合作才对。
什么?元明亮血往上涌,差点没被气晕,原来刚才赵康所说的请他吃饭是威胁的意思,是警告他身为外地人,来到当地就得收敛一点,小心被人收拾?原来是对他人身威胁,是想动粗?真他妈m.hetushu.com的无赖、混帐加王八蛋!
既然付先锋无所不用其极,他也要采用一些必要的手段来反抗,同时,说不定时机成熟之时,借力打力,乘机引爆了四牛集团这颗杀伤力惊人的原子弹。
现在文泰小区一期工程卖到了3200元的价位,赵康故意以2300元开盘,根本就是对元明亮赤裸裸的讽刺和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元明亮当即打电话给赵康,要赵康给一个说法。
元明亮忧愁遍地,天天失眠。想降价,还怕产生雪崩效应。不降价,销售几乎陷入了停滞!
更让付先锋和元明亮想不到的是,紧接着,赵康又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郑重对外宣布,文泰房产将在文泰小区附近开发文泰小区二期住宅,因为有了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并且聘请了国外的成本控制专家,因此可以做到成本更低,价格更优惠,所以第二期住宅的起步价是2300元!
范睿恒也心里有数,夏想的立场也是偏向严小时。他担心的是夏想会因为和严小时的私人关系,并且因为照顾他的感受而偏袒严小时就不好了,他可不想让四牛集团的事件成为他的政治黑点,成为他问鼎省委书记宝座的障碍。
因为郑毅也不失时机地凑了热闹,也高调宣布众大集团正式进军燕市的房地产市场,在下马区的城西村兴建高尚住宅,主打节能、智能、时尚和品味的牌,而且是超低起价,仅仅2200元起。
尽管范睿恒和严小时之间有亲戚关系,但在面临着四牛集团的重压之下,范睿恒也不敢掉以轻心,唯恐落下骂名。四牛集团在全国有巨大的影响力,是全国奶制品协会的副会长,杨国英本人受到过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嘉奖,以上如果不算让范睿恒顾虑的理由的话,燕省工业底子薄弱,四牛集团是燕省为数不多的全国知名企业之一,就必须让他这个一省之长高看一眼,如果真是染污源真是小时建材厂的原因,务必要大义灭亲,将事态扼杀下萌芽状态,小时建材厂不管是搬还是关闭,总之一定要为四牛集团让路。
夏想婉言谢绝了梅晓木的壮举,政治上的事情,不是摆事实讲道理就能讲得清楚的,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既然四牛集团一口咬定根源出在小时建材厂身上,四牛集团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又自恃明星企业的身份,甚至连他想见杨国英一面都很难,因此,梅晓木出面不但无济于事,反而会落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