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6章 缓缓解开的谜底

……
杜同国上了车,打了电话约好了朋友,又拿好了鱼杆、遮阳伞和马扎,开车出了市区。还没有到和朋友约好的汇合地点时,手机响了。
顾曾就伸手拿起了电话:“你好,我是顾曾。”
杜同国迫不及待地答应了下来,一点也没有他平常和人说话时要故意拿捏一下的腔调:“没问题,领导发话,立刻照办!”
“嗯……”叶石生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大感欣慰,在闹得风雨满城的情况之下,在他最生夏想气的时候,夏想第一时间向他汇报工作,给他带来的心理满足感还是极大,让他心中的气顿时消了大半,暗夸夏想真是一个会办事的年轻人,让他消气的手段也运用得十分纯熟,“好吧,你过来就是了。”
“还没有来得及,事情刚刚有了结果,我就第一时间向您请示来了。”
今天杜同国事情不多,处理完几篇稿子传回总部之后,下午就没事了,就准备约上两三朋友,到郊外的池塘钓鱼。杜同国不爱吃鱼,钓鱼纯属自娱自乐,而且他钩上来之后,临走之前还会放掉,被人欢称放生站长。杜同国也对鱼塘老板有言在先,他钓的鱼,已经付过款了,放生之后,单独放到一个池塘养着,不许再让别人钓走,否则他就曝光鱼塘老板的鱼塘是无证经营。
是不是最后能得到一个副国级的待遇,叶石生也看开了,他相信他的努力中央领导看得见,也心中有数,与其跑关系求人情,不如踏实做好手中的事情,等大京城经济圈上马之后,还能不算是他的政绩?有了这份政绩,如果他再没有上升的资本的话,中央拿什么来为全国各省做出表率?
麻秋知道叶石生为什么生气,所以没有直接说出来名字,故意打了个埋伏,就是为了给叶书记一个惊喜。
但即使如此,夏想今天的失踪的手段也玩得太大发了一些,让他心中有气要生。正是因为觉得他和夏想之间应该有一定的默契,否则他身为省委书记,又不是直接管辖夏想,有烦恼让市委去操心好了,用不着他多管闲事。夏想瞒过了所有人不要紧,对他也有所隐瞒,就让他不免火大。
和夏想安步当车、镇静自若相比的是,黄建军紧张得满头冒汗,双腿发抖,不安地跟在夏想后面,又紧张又刺激又兴奋。开玩笑,如果不是夏想,他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的局长,别说见到www.hetushu.com省委书记了,平常连市委书记也难得见上一面,就是想见市局一把手孙定国,也得排队。现在就要亲自面见全省第一人了,可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干部,能不紧张才怪?
夏书记?全燕省姓夏的书记不少,但在秋爰眼中,却只有一人,他就是夏想!
……
“有没有向增周同志汇报?”叶石生还是余怒未消,又问了一句。
今天上午在社里处理了一些日常事务,顾曾中午向来要午休片刻,否则下午就没有精神。下午2点,他准时醒来,正准备召开一个重要会议,电话突兀地响了。离开会不到5分钟时间了,他犹豫着要不要接,担心有什么无所谓的事情影响他开会的情绪。换了平常他犹豫一下也不会接听,今天也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就认为来电非常重要,不接不行。
对于夏想当年的帮助,顾曾铭记在心,不敢忘记,时刻惦记着有朝一日,机会合适的话,一定要回报当年夏想的援手之恩。只可惜,从上次事件之后,他和夏想之间一直来往不多,而且夏想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能帮上手,就让他一直引为憾事。
……
叶石生果然先是一愣,随即一脸喜色:“快,快接进来。”
麻秋猜测的,只是冰山一角,也只是夏想向叶书记透露的真相的一小部分,是夏想庞大的布局之中,只能公开的部分,不能公开的内幕,却也通过了一个极其罕见的超大型新闻发布会,间接而含蓄地对外公布了……
想通了之后,叶石生反而轻松了许多了,也不纠结于是走是留的问题,安下心来处理好燕省的事务,对于和付家之间的关系,也看淡了不少。现在四大家族各有势力介入燕省,他想起和夏想在成达才之处的会面,夏想含蓄地说出了四大家族之间的联系和制约,和任何一家走得过近,必然引起其他三家的警惕和反感,说不定还会得不偿失。
经过上次和夏想、成达才的会面,叶石生已经完全打消了前往京城迈进副国级闲职然后养老的想法,有所为有所不为,他要在省委书记的位置上干到届满,如此,才对得起自己几十年的官场生涯,才对得起自己想在燕省大展宏图并且留下名声的心愿。
“同国,下午是你的休息时间,不想接电话是不是?”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又轻松hetushu.com的声音,是夏想,他还是老样子没变,语气随意而亲切。
下午3点,叶石生在听完宋朝度的工作汇报之后,送走了宋朝度,站在窗前,望向窗外,窗外绿意昂然,夏日阳光大好。但叶石生心情却十分不好,甚至可以说,很差。因为夏想的突然失踪,因为四牛集团的向省委诉苦。
麻秋心中十分欣慰,见到夏想笃定的笑容和平稳的步伐,他知道,第一,他没有白替夏想暗中圆场,第二,夏想就是夏想,虽然今天的事情似乎做得有点过分,不太靠谱,但他肯定有后手可以从容收场,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让叶书记满意只是其一,估计夏想还会拿出让叶书记大为震惊的内幕消息出来。
杜同国正在开车,顿时一脚急刹车站住,引来后面喇叭声一片,他也顾不上理会,急忙靠边停车:“夏书记,怎么是您?我不认识您的新电话,所以一直没接……有事您吩咐!”
不提麻秋的小小的心思,却说叶石生一脸笑意地接起的电话,只“喂”了一声,又立刻一脸严肃和冷峻:“夏想,你到底怎么一回事儿?还有没有一点组织性和纪律性?”
杜同国也知道一般下午找他的电话,都没有什么正事,他一般就上午办公,熟悉的人都清楚,都会上午来电。不熟悉的人下午来电,他一般也是看人办事。
杜同国现在结婚生子,在燕市的生活还算富足,他对自己目前的处境也十分满意。父亲在坝县退休了,故土难离,不愿意来燕市养老,他也没有勉强。虽然他现在不算有钱人,但也有房有车,小有权力,也算是成功一族了。
即使如此,叶石生在得知养殖场是夏想一手促成才建在下马区的事实后,对于夏想在四牛集团的病牛事件之中所采取的消极态度,而大为不满,甚至还隐隐有一丝怒气,夏想平常不是有前手没后手的人,怎么在四牛事件上,和以前的所作所为判若两人?
作为省委书记,要的就是在燕省掌控一切的感觉。谁也不想在发生了重大事件之后,省委书记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那他这个省委书记就当得太失败了。
“是夏想。”麻秋微眯着眼睛,脸上隐隐有笑意。
说来也怪,叶石生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反正就是觉得和夏想很谈得来,夏想的话,总能说他到的心里去,让他听上去十分受用,也乐hetushu.com意接受。
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建在下马区的具体经过,叶石生听取了秘书麻秋的汇报。麻秋倒没有夸大其词,一向对夏想印象还算不错的他,很客观地陈述了夏想在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建在下马区的过程中所起的主导积极作用,并没有过多的添油加醋,也没有乘机在言论之中向不利于夏想的方向引导。
半个小时后,夏想出现在的叶石生的办公室,和他随行的,还有区公安局长黄建军。
夏想就是杜同国理想中的最好的朋友和最优秀的官员。
叶石生没心情接电话,不耐烦地摆摆手:“说我正在开会。”
夏想是下马区的一把手,是副厅级干部,不是什么大小明星,犯不着玩失踪。就算有什么难处,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直接来找他就是,用不着情绪化地做出出格的事情,就让叶石生对夏想的有点大失水准的做法颇为不满,而且还对夏想政治智慧看低了一眼。
这个夏想,还是没把他放在心上嘛?叶石生将文件扔到了一边,微微愣了一会儿神儿,忽然又被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抬头一看,是秘书麻秋将门推开,小声地请示:“领导,有电话找……”
如果说仅仅是夏想的消极态度还不让叶石生大感生气的话,今天一早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事件发生之后,夏想却玩起了失踪,就让他大光其火,认为夏想是有意逃避责任,是故意给人难堪。究竟是给谁难堪,给谁脸色看,他倒还不至于认为夏想是有意针对他。
不是有没有时间的问题,是夏想有事,杜同国必须出面帮忙的问题,况且对他来说,是求之不得地和夏想接近的好机会。
杜同国当即回了朋友不再去钓鱼,立刻又发动了他认识的所有国家级报社驻燕省的记者站的媒体朋友,短短十几分钟内就召集了十几人,大家汇合在一起,浩浩荡荡地前往夏想指定的地点而去。
……
最近两个月来,和夏想之间的联系不多,大家都忙,夏想又不是小气并且喜欢挑理的人,并非和他密切联系的人他才会帮忙,杜同国知道,就算他一年半载不和夏想联系,但一旦有事相求,夏想肯定会欣然出手。
麻秋心里有数,他早晚要外放,谋个副厅或正厅的实职,而叶石生也终将退下或离开燕省,以夏想在燕省和燕市的关系网,提前和夏想处好关系不但非常有必要,而且还是当hetushu.com务之急。
四牛集团是燕省举足轻重的一家大型集团,不仅是利税大户,还关乎着燕省的形象。因为燕省在全国有影响的企业不多,四牛集团作为全国同行业的十强企业之一,为燕省的名牌战略增光添彩了不少,也是因为四牛集团,才让全国知名品牌极少的燕省多少挽了一些脸面。
麻秋含蓄地一笑,转身出去,心想以后得有机会找夏想说道说道,自己帮了他,得让他记住自己的好,才不枉自己的用心。
当然,如果非要和夏想相比的话,杜同国自知还相差甚远。但杜同国对夏想只有衷心的佩服,没有一点羡慕嫉妒恨。因为夏想的才能他确实自叹不如,而且夏想对他帮助很多,而夏想对他却没有要求任何回报,他就对夏想除了佩服之外,还更有感激。
“顾社长好,我是夏想……”话筒里传来了夏想久违的声音……
夏想和黄建军走进了省委书记的办公室,路过麻秋的前面时,夏想不忘冲麻秋点了点头,说了一句:“麻秘书,有空一起坐坐。”
麻秋不亏是燕省第一秘,眼光也很毒辣——在夏想进到叶石生办公室不久,就听到叶石生怒不可遏地拍桌子的声音,随后声音又小了下去,具体谈了一些,麻秋听不到,又不敢刻意去听。但他知道,有些人要倒霉了。
对于叶书记劈头盖脸的批评,夏想完全接受:“叶书记批评得是,我向您认错,确实是我做得不好,不过也是事发突然,而且事关四牛集团的声誉,必须谨慎处理,所以我才藏了一藏,就是不想受到外界的干扰,现在事实真相基本上已经弄清,我想向您当面汇报一下,您的意思是……”
生了一会儿闷气,叶石生又坐回到办公桌前,随手拿出一份文件看了几眼。是一份内参,是中央关于成立大京城经济圈的专家论证意见。不少专家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观点,基本上赞成者多,反对者少,熟悉内参流程的叶石生心里清楚,中央传达这份内参的用意是提前打打预防针,一般说来,大京城经济圈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半年到一年之间,绝对会形成正式文件并且推广实施。
放下电话,秋爰睡意全无,立刻紧张起来,一连串地电话打了出去,将她手中最精干的班底组织起来,整装待命!
叶石生也心里清楚夏想和付先锋之间的明争暗斗,但斗争再激烈,也要按照规矩来,毕m.hetushu.com竟官场中人,要遵循官场之上约定俗成的规定,不能肆意妄为。
看了看来电,不认识,就犹豫了一下没有接听。不料电话打个不停,自动断了之后,又拨了过来,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杜同国就恼了,求人办事还这么不懂礼貌,太二了,他接听了电话,很不客气地说了一句:“哪位?”
下午3点30分,付先锋办公桌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是李涵打来的电话。李涵的声音和电话铃声一样急促,一样迫切:“付,付市长,达才集团正在豪门酒店召开记者发布会……”
四牛集团牛气冲天,是因为他们确实有资本,有向省委讲条件的底气。
达才集团的宣传部负责人语气急促地告诉秋爰,达才集团有一项重大的决定要宣布,希望秋爰组织省台最强有力的班底前去采访。秋爰本想拒绝,达才集团一向自恃业内老大的身份,一向对新闻媒体比较苛刻不说,还出手小气,她才懒得亲自出面,但对方一句话就立刻让她改变了主意:“嗯,刚才忘了说,是夏书记特意叮嘱我要亲自打电话给您的……”
夏想呵呵一笑:“不要客气,是我有事要请你帮忙,请你来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同时发动你所有新闻界内的朋友,越多新闻媒体的朋友越好,怎么样,有没有时间帮忙?”
杜同国自从因为上一次燕省晚报事件受到连累,从燕省晚报出来之后,成功进入中青报驻燕省记者站当记者。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现在终于坐到了站长的位置,可谓春风得意,比当年在燕省晚报时的处境不可同日而语,算是终于扬眉吐气了。
省委,省委书记办公室。
当然从另一个意义来讲,脱离了燕省宣传部的控制范围,马霄对他没有了什么约束力,是让顾曾最大感欣慰的事情。毕竟作为媒体人,如果被省委宣传部长看不顺眼,在燕省还想有大的发展无疑是痴人说梦,幸好有李丁山出面,有夏想帮忙,他才在去了京城之后,本来不抱太大的希望,没想到还是经夏想的点睛之手的点拨,惊喜地打开了一道成功之门。
顾曾数年前在夏想的帮助下,在邱绪峰的引荐下,结识了华新社的副社长,从而如愿以偿担任了华新社驻燕省分社的副社长。一年前,原社长调回总部任职,他顺利接任了社长,和以前在燕省晚报的副总编的职务相比,又更进一步不说,还有了更好的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