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9章 敲响丧钟,埋下炸弹

元明亮欲哭无泪,他已经没有时间了,因为他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民间募集,规定的还款期限到了,如果不还,他不被人撕碎才怪。而且民间募集资金的事情真要认真追究起来,是犯法的举动,判他一个无期徒刑还是轻的,说不定得枪毙。
付先锋算是猜对了,叶石生和范睿恒主动打电话给胡增周,向市委市政府传达省委省政府对大下马区战略的重视,确实是夏想的手笔!
达才集团此举,完全是要将长基商贸截留在下马区,完全要将现有的房价硬生生拉回到2500元以内。而在2500元的价位以下,元明亮别说赚钱了,还要赔一个血本无归——他最初收购的楼盘就在2300元以上,而后期收购的楼盘,更是在2800元以上。
夏想另有妙计和后招。
夏想和黄建军走出省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一出省委大院的大门,黄建军长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好意思地笑道:“现在才知道领导就是领导,在省委书记和省长面前,不但镇静自若,还侃侃而谈,真让我佩服到家了。我连大气都不敢出,您却没事儿人一样,领导,怎么练出来的本领?”
但夏想汇报的关于达才集团联合四家开发商投入巨资开发大下马区的战略,又让叶石生和范睿恒大感兴趣,并且都大加赞同。他们看到的不是平抑房价的作用,而是达才集团此举正好有利于叶石生届满之时的政绩,有利于范睿恒接任省委书记之时的政绩,对两人的前程极为有利,并且两年时间正好见到成效,两人都一致表示了支持和肯定,并且在夏想的说动之下,分别打了电话给胡增周,要求市委市政府务必全力为达才集团的举动开绿灯。
征服女人的方法有很多种,有些女人,也许男人只需要俊朗的外表就可以让她折服,但这样的女人多半是未经世事的小女孩。长大以后的成熟女人,知道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就是男人的外表。有些女人,需要强势去征服,因为她们喜欢强壮的有权势的男人,才能给她们安全感。但对于李沁一样的既有才华又有个性,并且又自强独立的女人,想让她完全折服,权势如浮云,金钱如浮云,强势也如浮云,只有人格魅力才能让她完完全全的倾心。
付先锋深深地看了元明亮一眼,心中也是无法挥去的挫败感,更有一种说不出来m•hetushu.com的耻辱和失落。夏想……他咬牙切齿地想,当年真应该让王大炮一下把他撞死才好,现在自己一个堂堂的市长,竟然被一个下属区的区委书记逼得无路可走,真是平生的奇耻大辱!
但惩罚坏人不一定非要自己动手,借刀杀人才是上好的手段。借谁的刀来处置谭广洪,和借谁之手来引爆四牛门,夏想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本来元明亮已经制定出针对远景集团降价促销措施,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实施之前,达才集团再次举起万亩生态住宅群的大旗,振臂一呼,不但打出了低价的旗号,还有天安房产、江山房产、南新房产和广厦房产附和,竟然是五家开发商联手,前所未有的联合局面,如同一座无法攀越的巨山,生生将元明亮的全盘计划彻底打乱。
元明亮确确实实乱了方寸,他坐在付先锋对面,大口大口地抽烟,心情沮丧到直想跳河。
付先锋又多看了元明亮几眼,心中忽然闪过一个连他自己都大吃一惊的念头……
夏想,真要置长基商贸于死地不可?
因为谭广洪负责奶粉添加剂的经手工作,也就是说,基本上他受杨国英重托,研究如何向奶粉之中添加蛋白精可以提高蛋白质的检测含量,可以提高零售价,可以和国外的奶粉一争高下,可以说是重任在肩。但无意中被肖老泉发现了真相,别的养殖工都没有好奇心,也不追问为什么,就肖老泉一把年纪了,不想好再干几年好好退休,偏偏要惹是生非,就让他心中大为恼火。
夏想刚回到家,还没有喝一口水,就意外地接到了付先锋的电话……
告别了黄建军,夏想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一路上电话不断,不但成达才亲自打来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孙现伟、萧伍、齐亚南和李沁都分别来电,一一汇报了新闻发布会的盛况。别人还好说,李沁汇报的时间最长,也最兴奋,言谈之中对夏想有说不完的赞叹和赞美之意。
基本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夏想的猜测大致相同,严格来讲,谭广洪在事件之中,并没有太大的过错,甚至连追究他的刑事责任的罪名都不够。不过非要给他罗列一个罪名的话,相信黄建军也能办到,但夏想的用意并不在此。
经过连夜审讯,在黄建军的强大攻势之下,谭广洪没有几个回合就交待了事情的始末。
对于黄建军hetushu.com的问题,夏想没有认真回答,只是笑了一笑:“现在的形势不允许我们再多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该是我们袖手旁观的时候了。”
如此一来,130亿元巨资全部套牢在下马区,除非等房价缓慢地理性的上涨,否则现在出手的话,别说有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利润,差不多要赔进去几十亿。
等风声一过,众人一见是雷声大雨点小,房价必然还会有报复性上涨。
对于本来在远景集团的重击之下,已经降温明显的销售数据,更是雪上加霜,市场一片萧条,几乎完全陷入了停顿之中!
肖老泉确实是被连哄带骗吓死的。
当然,肖老泉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死,也为不少人敲响了丧钟。
只能是纸上谈兵!
只可惜,烦恼和忧愁如影随形,如噬骨吸髓一般剧痛难忍。有所求,就必有所失。得到就幸福,失去就痛苦,是人类共有的特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幸福和痛苦,也不因职务的高低而有偏有向。
夏想就是!
在电话中,胡增周一点儿也没有客气地以命令式的口气说道:“刚才叶书记和范省长分别打来电话,就达才集团的万亩生态住宅群的投资做出指示,要求市委市政府全力配合达才集团,一路绿灯。尤其是叶书记对达才集团为国为民的做法大加赞赏,认为达才集团为全省的开发商做出了榜样,值得大力宣扬。而且叶书记早在下马区成立之初,就对大下马区的方案十分赞同,当时是陈风书记力排众议,采用了比较保守的方案。现在下马区的发展有目共睹,是该推行大下马区方案的时候了……”
甚至还有3000元以上价位收购的楼盘!
付先锋虽然还没有到想要跳河的地步,却对昨天跳河自杀的肖老泉深恶痛绝,正是因为肖老泉的跳河自杀,因为夏想将肖波和肖丽藏了起来,因为谭广洪被抓,他完全被转移了注意力,一直将精力放在了如何应对谭广洪的事件之上,却没有想到,夏想乘机抛出了达才集团这个大杀器。
关键还有,达才集团提出的大下马区的房地产战略,是最初在下马区规划之初的第一方案,可惜当时被陈风认为过于激进,过于贪大而压了下来。但在当时省委书记却是赞成的态度,叶石生的意见是,值得一试,可以在适当时候提出大下马区的概念,为下马区的发展再添一把火!
夏想向叶石生和和-图-书范睿恒提出的解决四牛集团的办法,其实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套路,并没有什么新意。但关键不是有没有新意,关键是获得了书记和省长的一致点头,就证明他的思路是正确的,是为领导分忧的最英明的决定。
夏想并不想在此时借谭广洪的事件大肆炒作,来逼付先锋就范,或是乘机将四牛集团的事件曝光。因为现在时机未到,他也不想将自己身陷其中,成为扎眼的导火索。当然,夏想也不是真心要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如此,也显得他太不会抓住时机了。
元明亮双手抱头,一脸痛苦的表情,长叹一声:“夏想算无遗漏,早就想好了万全之策,我们没有还手之力了。”
因为杨国英郑重其事地交待他,添加剂事件至关重要,不能有丝毫闪失。干得好,他以后在集团之中人可以稳步上升,干不好,就一辈子呆在养殖场算了。谭广洪就心中忐忑,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肖老泉而影响了自己的前途,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找肖老泉谈话,威逼加利诱,各种手段施尽,就是要敲死肖老泉向外透露的想法。
谭广洪逼死肖老泉,尽管在法律上找不到惩罚他的足够的证据,但夏想也不放过谭广洪这样的势利小人。逼死人命,罪恶滔天,不给他足够的惩罚不是夏想嫉恶如仇的性格。
下午达才集团的新闻发布会召开的消息,不胫而走,没多动就传遍了下马区的大街小巷,尤其是各大楼盘的销售中心,仿佛有人故意散播消息一样,差不多许多购房者都听说了达才集团又有重大举措出台,都停止了购房的脚步。
元明亮完全慌乱了,彻底慌神了,也在内心深处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恐慌。夏想,太厉害了,手笔太大了,手段太老辣了,手腕太让人无路可退了。
付先锋才知道夏想两条腿走路,早就埋下了伏笔,说不定叶石生和范睿恒的指示精神,还是在夏想的巧舌如簧之下才被他说动。
黄建军的思路也回到了案情上面:“领导,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把四牛集团的事情遮掩过去?”
在省委书记办公室呆了将近两个小时,黄建军今天也算是长了见识,以后就有了足够的资本和别人谈论省委书记和省长了。他是真心佩服夏想,在省委书记和省长面前,不但一点也不紧张,还条理清楚,思路清晰地将事情交待得一清二楚,赢得了两位领导的一致赞成,确实hetushu.com非常人可比。
夏想,在一系列事件之中的运筹帷幄,在一步步完成大局,指挥若定之后,终于让李沁体会到了什么是人格魅力的最高境界,什么的男人才是她心目之中最完美的男人。
夏想一笑置之,让李沁安心做好下一步的工作,现在就坐等下马区的各项工作收宫就可以了。李沁答应着,挂断电话的时候,大着胆子说了一句:“如果能早点认识您,该有多好。”
借势让达才集团的战略获得了省里一二把手的支持,夏想第一步计划完美成功,接下来,他又提出处理四牛事件的几点看法。
目前夏想的打算是,将谭广洪提交给市局,由市局进一步审理,其实也是给了付先锋一个直接经手的机会。夏想当然不是出于好心,因为许多时候,机会也有可能是陷阱。
谭广洪交到市局之后,付先锋不过问的话,他就不是付先锋,就不是市长了,他必然会不遗余力地保下谭广洪,并且会尽快将谭广洪捞出来。但有一点,在夏想的长远设想之中,谭广洪的命运,其中在他被抓的一刻,已经注定了是悲哀的下场。
怎么办?长基商贸的计划再失败的话,他真的没有一点颜面再见大伯和三叔了,还有赵小峰的利润怎么算?付先锋只觉眼前一片黑暗,恨不得用头撞墙来缓解烦恼。
“明天一早就将谭广洪转交给市局……”夏想做出了决定,“肖波和肖丽暂时还不能露面,继续让他们在宾馆中住着,派人照顾好他们的生活,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愿意换一份工作,会给他们安排一份满意的工作。”
在夏想进入到叶石生办公室半个小时后,范睿恒接到了叶石生的电话,来到了叶石生的办公室,在听取了夏想和黄建军关于肖老泉案件的汇报之后,也是紧锁双眉,满脸怒容,对谭广洪胆大包天到逼死人命的行径感到发指,同时,也为四牛集团暴露的严峻问题,而大感头疼。
不料付先锋刚刚和元明亮商议好了下一步的举动,他的想法是,就是拖,他也要拖上几个月,不信达才集团还能翻了天去,敢不听市政府的命令——谁知下午4点30分左右,他就接到了胡增周的电话。
换了是他,别说说服省委书记和省长了,就是平常的汇报工作恐怕也说不清楚。
付先锋接完胡增周的电话不久,就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听了片刻之后,一脸灰白地对元明亮说:“今天下午,夏想和图书出现在的叶石生的办公室,呆了一个多小时。据说,后来范睿恒也到了叶石生的办公室之中……”
夏想的提议再次得到了叶石生和范睿恒的一致赞成,两人再看夏想时的目光,甚至都有点热烈了。因为四牛集团出了大事,弄不好会影响到四牛集团的对外形象,两人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好如何妥善处理,而夏想的处理意见既顾全了大局,又照顾了四牛集团的形象,一举两得,让叶石生和范睿恒都暗暗称赞夏想深得领导的心思,果然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没想到他逼迫越紧,肖老泉越心思杂乱,越绝望。肖老泉为人善良,又性格软弱,认为接下来还会再受到谭广洪的排挤和压迫,只要他活着,就得不停地被谭广洪欺负,而且还连累了两个孩子。还有一点是,他实在受不了良心上的煎熬,天天看着有人在牛奶中添加东西,却敢怒不敢言,还被人任意欺凌,终于再也撑不下去了,为了求得良心上的心安,为了给家人一个安稳,为了不再受人任意欺压,肖老泉纵身一跃,用生命完成了最后的一次闪亮。
夏想并没有正面回答黄建军的问题,他和叶石生、范睿恒认识多年了,早就不存在在他们面前露怯的问题了,他和黄建军看待问题的出发点大相径庭,黄建军认为事情已经告一个段落了,实际上在夏想眼中,事情才刚刚开始。
黄建军还是不明白夏想的做法有什么高深之处,不明白就不明白好了,领导的心思和眼光,不是一般人能够看懂的,他也就没有多想。
为了让肖老泉彻底死心,谭广洪不但在发工资时找理由克扣了肖老泉的几百元奖金,还故意将肖老泉调离原来的岗位,安排他到不重要的部门先闲置一段时间,同时,还适当降低了肖波和肖丽的待遇,在最近一批涨工资的名单中,将肖波和肖丽划掉,就是要给肖老泉施加足够大的压力,让肖老泉识时务,知道谁才是真正决定他的命运的人。
夏想,何止狡猾如狐狸,简直是出神入化的手段,步步为营,又步步设防,不但声东击西,还环环相扣,不给人任何反击的机会。
下午突然抛出达才集团的新闻发布会之后,付先锋就立刻和元明亮聚到一起,商议对策。付先锋的应对之策是,达才集团再大张旗鼓地造势也无用,因为他担任市长,他就可以不批准万亩生态住宅群的立项,达才集团的战略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