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7章 公报私仇

于繁然疏散了沿途的村庄之后,及时返回了水库指挥部,他要近距离观察一下泄洪的场景,再看看有没有工作没有到位的地方。付先锋在外面指挥布置,他就到了房间,无意中发现了桌子上有一张地图,走近一看是燕市的地形图,再仔细一看,上面用红笔标注了两处爆破地点,每一处爆破地点的水流和流向都另有标注。
黄晓明摆摆手,当前一步冲到指挥部中,将一张图纸铺在桌子上,用手一指地图的最上角:“有三个方案泄洪。第一个是炸掉闸门,麻烦事就是闸门一炸,水库的水就会流得一干二净,等雨停之后,再重新修复闸门,再等水库重新蓄水,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
不料付先锋欣喜的念头刚起,就突然听到地崩山裂的一声巨响,差点没把他吓得坐在地上。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就听到远处传来呼啸而且尖锐的声响,犹如万马奔腾,又如排山倒海,一瞬间,付先锋的脸色都白了,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怎……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黄晓明微一抬头,无奈一笑:“有什么用?我得罪市长了,事情过后,南山水库管理处绝对没有我的地方了,我肯定得走人了。”
这一句话问得极没有素养,又没有水平,但没有人顾得上理他,虽然他是市长,但轰隆隆的响声震得脚下摇晃,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冲出外面,要亲眼见见到底发生了什么巨变。
打电话过去,于繁然和高海都说,至少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完全疏散完毕,照此下去,半个小时后,水位有可能再上涨到三分之二的水位线上,万分紧急。
太恐怖了,太吓人了,付先锋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大自然的威力,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万全的准备?哪里有什么万全之策?夏想无奈一笑,只好再次打起精神,立刻召开全体会议,商议对策。然而当夏想召集众人,拿出地形图一看之时,顿时大吃一惊:洪水绕过四牛集团的养殖场之后,首先冲击的地点,竟然是现在正在抽水的地方!
“第二个方案是,炸开西边的大坝,让洪水流向西部平原,否则等水库的水量到了一定程度,有可能会全坝崩溃。”黄晓明用手一指西面。
于繁然一开始没有上心,只看了一眼,就转身要走,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就又折身返回,再定睛一看,才发现两次标注的地点,水流最先到达燕市的冲击点完全不同,一处是四牛的养www.hetushu.com殖场,一处是下马河。
啊?付先锋吓得一哆嗦,一直不离手的对讲机一下掉在地上。对讲机在地上弹跳一下,仿佛奋不顾身的跳水运动员一样,纵身一跃,跳进了南山水库之中。在巨浪翻腾之中,连一朵浪花都没有溅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是古代,是杀头之罪。就是现在,他一旦干了这种事,不出两个月,他的市长前途就会玩完,谁保也没用,以后会不会重新启用?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不会!
话音刚落,就有人跌跌撞撞从外面闯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山洪爆发了!”
付先锋立刻否决了这个方案:“不行,水库一个月没有水,燕市人民吃什么?如果我让燕市300万人没水吃,燕市就会陷入混乱之中。”他不敢说出来的更深层的担忧是,就算还有一点水量可以勉强供应燕市,但无法支援京城的话,他也会被中央领导批评得找不到北。
糟糕,大事不好!
夏想很清楚南山水库的处境,南北皆山,向西则是革命圣地,只有向东泄洪一条路可走,只是他也没有料到,南山水库会突然间山洪爆发,危急到了必须炸坝泄洪的程度。
为燕市分忧,为南山水库着想,顾全大局的牺牲,这些大道理夏想也懂,也能理解,他唯一担心的是,如果明天雨过天晴还好,如果再有大到暴雨的话,下马河就真吃不消了。
好在气象台的预报说,今天晚上就阴转多云了,明天应该是晴好天气,就让夏想松了一口气了,基本连同他在内所有下马区的党政领导都疲惫到了极点,有人排洪,有人动员群众,有人稳定民心,总之,人人都累得筋疲力尽,没有一刻空闲。
等南山水库的洪水到达燕市之后,首当其冲先到达下马区,以现在抽水的速度,再过几个小时,下马河的河水就能降低一半,即使洪水来袭,也应该可以应付了。
“没办法了,早先放水的话,也没有现在的险情了。”黄晓明不知道从哪里又跑了过来,才不顾付先锋的市长面子,“付市长,早知现在,何必当初?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了,赶紧逃命要紧,再晚了,大坝一垮,您堂堂的市长淹死在南山水库,也成了一件特大新闻了。”
他又唯恐他的计算有误,又叫来黄晓明,将他的想法一说,黄晓明拿来计算尺,比划半天说道:“理论上付市长的想法是正确的,但也不排除意外出现。http://m.hetushu•com但从技术上是讲得通的……”
而且最让他宽慰的一点是,雨势减小了不少,大雨已经转成了中雨。
半个小时后,水位上涨到了水库设计容量的三分之一处,此时放眼望去,南山水库比平常之时大了三倍有余,烟波浩荡,一望无际,而几条水龙依然汹涌不止,犹如大型水坝开闸放水之时一样壮观。
黄晓明果然厉害,敢当面讽刺市长,以后他这个南山水库的技术员,是别想干了。
付先锋连连摇头,又否决了黄晓明的第二个方案。
付先锋再也兴不起赌博之心了,脚下不远处就波涛翻腾,转眼间好象就能将他吞没一样,巴结中央领导?先保了小命要紧,他忙大手一挥:“放水,赶紧放水!”
付先锋只犹豫了片刻,心中暗暗有了决定。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他也急了,事情千巧万巧,只要落到他身上,万分之一的巧合就是百分之百的不幸了。
于繁然和高海坚定地一点头,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夏想,情况有点不妙,付市长在泄洪口上有点偏向,你要小心再次引发下马河的水位暴涨……”于繁然自然和夏想一心,不想看到夏想因为一条下马河而在下马区翻船。他就将他了解的情况客观地告诉了夏想,供夏想参考。他相信以夏想的智慧,一点就透,应该明白付先锋的用心。
没有办法的办法,也顾不了太多了,万一决口了,恐怕损失会更惨重。
付先锋一看,黄晓明手指的不远处,就是革命圣地。向西泄洪,数公里的距离,水势顺流而下,几十分钟就能将革命圣地冲成一片泽国。想到每年中央头几号人物都要到革命圣地来参观,而且燕市还专门修建了上等的公路通向革命圣地,向革命圣地排洪?付先锋头上只有一个脑袋!
付先锋紧紧盯着地图不放,将燕市的地形图仔细研究了数遍,忽然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南山水库的洪水奔向燕市之后,首当其冲的就是下马区,而位于下马区最西北端的四牛集团的养殖场,更是第一波洪水到达之地。
付先锋脸色铁青,但他不懂技术,又见水库的负责人都眼巴巴地看着黄晓明,知道黄晓明是水库管理站最权威的技术人员,就只好耐着性子问:“晓明同志,现在不是说风凉话的时候,现在都迫在眉睫了,你拿出一个方案出来,为了南山水库的安危,为了燕市人民的生命水库……”
hetushu.com先锋坚持己见,谁的话都不听,直接否决了于繁然和高海的意见。而且让他大感欣慰的是,天一亮,特大暴雨如期而至,但暴雨一直下到9点,眼见雨势减弱之时,水库还是安然无恙,蓄水量却增加了不少,他就不免心中暗喜——赌对了,今后想不发达就难了……
他现在也清楚地认识到了目前的局势,真的和黄晓明所说的一样,无路可退!南面和北面是大山,想要炸开大山是天方夜谭,西面是革命圣地,想都不用想,眼下只有东面一条路可走,让汹涌的洪水冲向燕市!
付先锋倒吸一口凉气。
下马河的河水在上午11点左右,已经回归到了正常的水位,夏想总算小睡了片刻,又吃了一点东西,恢复了一点精神。之前他已经接到了南山水库要泄洪的通知,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南山水库距离燕市20公里,水再大,经过20公里的泄洪,平均到几十平方公里的田野之中,积水也不会太深。尽管从南山水库到燕市之间并非一马平川,但基本上全是平原地带,而且中间地广人稀,也算是一个排洪的好办法。
没想到才一个小时后,水位就已经上升到了二分之一的水位线,此时再看南山水库,犹如大海一样波澜壮阔,站在大坝之上,感受到人类的渺小和大自然的威力,让人不由自主地心升敬畏之意。
即使付先锋不懂水利,不是技术人员,他也能看得出来,轰轰的巨响之中,数条水龙以气吞山河之势注水,说话的工夫,水位上涨了半米有余。
南山水库距离燕市20公里,中间是山路和村庄,村庄不多,只有两三个,两个小时就可以疏散完毕,而且20公里的广袤原野正好可以化解洪水的冲击力,当然,村庄的损失会很惨重,但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
正当夏想稍微松了一口气,准备让大家轮流休息一下,12点多,他又意外接到了于繁然的电话。
下马河全线告急,他也心里清楚。再看到眼前的地形图,心里明白了几分。眼睛一扫,见周围无人,只有黄晓明一人低头在画图,他就凑向前去,递过一支烟:“晓明同志,你的业务很熟练,是个不错的同志。”
水库呈漏斗型,越向上水面越宽,同时,水流汇聚的动能就越大,换言之,如果决口,冲击之力就越惊人。
水库管理处的负责人惊慌了,声音颤抖地说道:“付,付,付市长,再不开闸放水就来不及了,南山和*图*书水库的水闸设计偏小,放水量有限,山洪一泄,排水量赶不上泄水量,会有冲垮大坝的危险!”
养殖场是四牛集团的命脉所在,也事关付先锋自己的切身利益,他不得不慎重行事。
夏想谢过了于繁然,对于繁然在关键时刻的提醒,心中感动。付先锋的做法隐晦而且让人无法察觉,如果不是于繁然的细心,高海在场的话,有可能也发现不了其中的端倪。
付先锋又要来一份燕市详细地形图,和黄晓明坐在一起研究如何将损失降到最低。尽管他对黄晓明大为满,觉得黄晓明有点恃才傲物的性格,就象杨修。付先锋就忍了一忍,暂时将自己当成了曹操。正是用人之际,先度过眼前难关再说。
付先锋失去了刚才的镇静和指挥若定,所谓的领导风度和一言而决的气度都全然不见,剩下的只有无助和绝望。
燕市的地势是西北向东南倾斜,南山水库一旦决口,洪水冲击之势,20公里的距离,也用不了多久。但愿20公里的广袤原野可以将洪水之势化解分散,到了燕市,只形成一股威力不大的水流就好了。
不过……付先锋忽然眼睛一亮,他用比划了一下南山水库到燕市的距离,忽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决口向东北稍微倾斜一点,水流首当其冲的是四牛的养殖场。但如果稍微向东南倾斜,水流冲击到燕市,首先会注入到燕市西部的下马河!
付先锋一阵心惊肉跳,急忙退后几步,唯恐他也一不小心就掉到水库之中。
付先锋暗叫可惜,但又没有办法,百年一遇的大雨没能成为他百年难遇的机遇,真是时不我待。
一个小时后,水位上涨到近四分之三的水位线,爆破工作已经就位,付先锋已经让人通知了下马区,做好迎接洪水的准备。但并没有详细说明洪水量会有多大,最先到达的地点是哪里。
付先锋是不是有公报私仇的心理夏想不愿去恶意猜测,却能清楚付先锋力保四牛集团的用心。但现在不是指责他的时候,也不是想法和他作对的时候,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再一次保卫下马河!
再有一个半小时,等人群全部疏散之后,水位绝对可以上涨到二分之一处,将是南山水库建成以来,历史上蓄水量最多的一次,只可惜,一声巨响之后,将会奔流一空,白白浪费掉。如果能全部留下,当成送给京城的礼物,该是多大的一份政绩。
付先锋一瞬间下定了决心,拍了板:“向东泄洪,立刻和图书疏散沿途村庄的百姓。繁然,你负责公路两侧的安全,高海,你负责带人疏散村庄,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
黄晓明只是技术人员,他不考虑大局,不管大坝的开口偏向的不同,造成的损失会有多大的不同。
黄晓明愣一了愣,咧嘴一笑:“于市长,您想知道什么,就问我,我能说的,肯定都会说。”
政治污点太大了,捅的不是马蜂窝,是最高层的眼睛。最高层不愤怒才怪!
什么?在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付先锋顿时觉得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本来他站着,一下又坐到了椅子上,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怎么会山洪爆发了?”
付先锋心跳加紧,尽管他也清楚下马河也是全线告急,事关下马区10万百姓的安危,但下马河是夏想政绩之河,是下马区的经济之河,而养殖场却是四牛集团的根本,如果有可能的话,谁都愿意动摇别人的根本,不愿意让自己的利益受到一点点的损害。
付先锋也顾不上指责别人失礼,也跟在人后来到屋外一看,只见远山之上,一块块巨石缓慢而沉重地脱落,然后落到水库之中,激起大片大片的浪花。
下马河?他猛然打了一个激灵,知道今天付先锋全权指挥抗洪之时,特意下令将水泵全部调来了南山水库。虽然说一直没有派上用场,但谁也不能指责市长的考虑周全的一面。他却是心里清楚,付先锋有借机刁难夏想的意思。
因为于繁然刚放下电话,高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正式通知夏想,南山水库已经炸坝放水,让下马区做好万全的准备!
“我倒可以给你安排工作岗位,以你的才华,需要你的地方有很多。”于繁然一脸试探的微笑。
黄晓明似乎早就料到付先锋的选择一样,用手一指东面:“最后一个方案,炸开东面的大坝,向燕市泄洪!”
负责人领命而去,不出十分钟又匆匆返回,一脸惊恐,到了付先锋面前,腿一软,竟然坐在了地上:“付市长,大事不好,刚才一块巨石正卡在闸门上,现在闸门提不起来了。”
当然,还有因此带来的严重后果而引发的连锁反应,也是让他心底一片寒意。
在巨石脱落之后,从巨石后面涌出巨龙一样的洪水,源源不断地灌注到水库之中,在十几条水龙的注入之下,水库的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慢地上升。照此下去,不出几个小时,水库的蓄水别说达到三分之一容量了,估计到不了下午,就能达到全部容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