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3章 步步惊心

说到底,在究竟由谁来担任区委书记的问题上,江天和李涵的个人能力大小并不是考虑的重点,重点是,谁是谁的人,谁更倾向谁。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也是制度的无奈。
要是一般任命还好说,但此次任命事关重大,因为首先一把手没有明确表态,其次一把手抛出省委书记的特意关照,很明显就是要让大家给省委书记面子,但不少人还是有些为难,江天是陈风的前任秘书,他们和陈风关系不错。叶书记再是省委书记,在燕省也是来日不多了,而陈主任也许过不了多久,就是某一省的陈省长了。
六票支持,只差一票过半,而且此时胡增周还没有表态,形势对江天极其不利,李涵接任,几乎已成定局!
苏功臣一点头,将手中的手机递给胡增周,胡增周只看了一眼屏幕就一脸灰白,摆了摆手说道:“我和苏书记的意见是,江天同志更适合担任区委书记。”
只是……夏想可左右不了梅升平的决定,当然他也知道梅升平送他上任的理由应该不是真心话,或许他另有所图也未可知。
一周的时间,夏想该见的人都见过了,该说过的话也说过了,转眼到了14日,他已经在下马区完成了交接工作,打算今天休息一天,然后明天一早启程,却意外地接到了梅升平的电话——
走得好,一步可入正厅,从此正式迈进高官序列。走得不好,估计不用被高层看轻,就有可能被对手打败,败得没有翻身的机会。
等和夏想关系不错的众人都来了又走之后,以李涵为首的另一半常委,也都一一和夏想坐在一起,既是告别,又是叙旧,就算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也是互说祝福之话,都不想以后再见面之时,还记得当年的恩怨。
好一个见缝插针又见风使舵的人物!
李涵的不自在是因为他听到了夏想对他的不支持和不信任,心中有气。慕允山则是因为站错了队,本来和胡增周关系不错,却又投靠了付先锋的阵营,结果倒好,落了一个无人理会的下场,他就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话一出口,却被苏功臣不客气地打断了:“孙书记请先等一下,我有新情况要向胡书记汇报一下。”
不过,也有心中笃定之人,比如说高海,他就毫不犹豫地支持了江天:“我投江天一票。”干脆利索,不多说,不解释,说完之后,就一言不发了。
胡增周自然也含蓄地点出了苏功臣hetushu.com的临门一脚。
“走,现在动身去郎市!”
叶石生无奈一笑:“我懒得管了,升平向来特立独行惯了,随他去好了。夏想为下马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让他去郎市,省委和市委对他有点不公平,由一个省委组织部长送他上任,也算是省委给他的一份肯定。”
先是傅晓斌在夏想的办公室坐了半晌,出来后,长吁短叹一番,一脸不甘。
孙爱勇察言观色,知道胡增周是倾向于李涵的立场,但又好过于表露出来,只要他现在投下一票,李涵就铁定胜出了,那么就让他来替领导分忧好了……孙爱勇刚一张嘴:“我的意见是……”
叶石生也没有多说什么,摆了摆手,转移了话题:“夏想什么时候到郎市上任?”
叶石生向胡增周有过暗示,胡增周不能没有丝毫表示,反正如实地传达了省委书记的意见就可以了,至于在座常委是什么态度,就是他们各人的问题了。
如果说褚卫支持李涵的态度在意料之中的话,那么市委秘书长岳明也支持李涵,就多少让人有点吃惊了,岳明是范睿恒的人,怎么会也支持李涵?
一步生,一步死,官场之上,也是步步危机,步步惊心。
眼下所有常委之中,只有苏功臣和胡增周、孙爱勇没有表态了,一个是政法委书记,一个是市委一把手,还有一个是高配的区委书记,又是胡增周的嫡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就算苏功臣支持江天,江天也只有五票。
但不管胡增周对苏功臣再有意见,苏功臣可是纪委书记,是有相当独立性的纪委系统的一把手,而且据说苏功臣和省纪委书记李言弘关系不错,而且在中纪委也有关系,也让他不得不谨慎对待。党政干部,平常什么都好,只要被人抓住了贪污受贿,只要有生活作风问题,只要纪委一心追查,都落不了好去。
还真是官场之中从来不缺乏惊喜和奇迹,转眼风云变幻,李涵即将到手的区委书记宝座,瞬间易人——李涵知道他曾经距离区委书记的宝座如此之近,近到已经可以伸手触摸之时,却又突然被人一把推开,他绝对会欲哭无泪。
别说他了,胡增周还差点动了肝火,不为苏功臣在关键时刻的横插一手,而是为李涵做事情粗手大脚不注意收敛而大光其火。幸亏他留待最后一刻才表态,还真是走对了一步,否则他早早表态支持李涵的话,和图书苏功臣再最后抛出李涵收受长基商贸贿赂的事情,他将无地自容!
……
随后是陈天宇、卞秀玲、黄建军、庄青云,依次走进了夏想的办公室,人人都是一脸无奈和惋惜。但除了服从组织安排,别无他法。
至少,夏想让大部分人感觉到了只要肯干,只要肯努力,就有出头的一天,而不是在一个私心极重、任人唯亲的一把手的领导之上,只让少数人有利益可得,而让大部分人感到上进无门。
除了李涵和慕允山见到夏想有点稍微不自在之外,其他人倒是说笑自如。
众人都看了于繁然一眼,心中一惊,以前担任常务副市长时还不觉得于繁然有多果断,升了市长果然大不相同,刚才的意见肯定了江天否定了李涵,力度之大,出人意料。
胡增周顿时脸色大变:“有十足把握?”
夏想倒也没有劝慰众人什么,官场之上聚聚散散很正常,何况他此去郎市,虽然在外界看来是平调,而且是副职,不如现在的区委一把手,但他肩付重任,清楚地知道在下马区的考验已经顺利完成,郎市的磨练,是他能不能走出一条官场通途的前提。
尽管在座的常委都是老官场了,但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了。苏功臣到底给胡书记看了什么,在李涵已经占据了优势之时,突然就转变了立场,转向支持了江天。
组织部的结论是,江天同志工作经验丰富,年富力强,适合领导年轻的下马区。
胡增周迟疑一下,没有具体表态:“同志们可以就两位同志的提名,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对于李涵同志……咳咳,叶书记比较关心,不过叶书记又说,他只是比较看好李涵同志,并不干涉市委的决定。”
“经过协商,定于11月15日。”胡增周察言观色,见叶石生略过苏功臣不提,心中猜测难道叶书记不记恨苏功臣?不过念头也是一闪而过,就又落到了夏想履新的事情上面,“听说,梅部长要亲自陪同夏想去郎市?”
夏想在位的时候,也许有不少人觉得他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好之处,但一听到他即将离任,再对比接任者,以及想到夏书记走后的下马区的局势,不少人才发觉,不知不觉之中,夏书记已经成了一杆标杆,一面旗帜,是人人心目中的理想的领导形象。
两天后,市委召开常委会议,就下马区委下一任书记人选问题,进行讨论和表决。
其实现在结果已经www.hetushu•com出来了,只差最后胡增周拍板总结了。
只可惜,好领导却要走了,在下马区经济走向正规,局势趋于稳定之时,就让不少人对夏想打抱不平,认为是被人摘了桃子,是被上级领导过河拆桥了。
只此一出戏,演不好,就会让一二把手对他产生非常不好的印象,甚至有可能还会心生厌恶,尤其是在郎市市委眼光过高,对省委也有时不放在眼里的情况之下,夏想高调走马上任,也许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
江天通过市委提名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省委,叶石生听了之后,一脸平静,眼中怒气一闪而过,对胡增周说道:“我尊重市委的决定。”
得,见好就收,反正从本心上讲,胡增周也不太想让李涵主持下马区的全面工作,李涵没有大刀阔斧的开拓精神,他担任了书记,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孙爱勇吃惊归吃惊,反应倒快,立刻附和说道:“我也支持江天同志担任下马区委书记!”
还真是一个随心所欲的组织部长,官场规矩大如天,尤其是组织部,梅升平倒好,找个理由就亲自陪同夏想去上任,在官场风气十分保守的燕省,他绝对是特立独行的第一人。
胡增周没有再说什么,他对叶石生的态度捉摸不透。他也清楚,省委组织部长送夏想上任,风光是风光了,却不利于夏想在郎市开展工作,还有可能让郎市市委产生抵触心理,作为省委书记,对郎市的情况清楚得很,却故意略过不提,也不知叶石生究竟是何用意?
他现在还没有最后拿定主意,实际上,没有主意就已经是倾向于李涵的立场。当然,如果在座常委是一面倒地支持江天,他也会从善如流。
江天到目前为止,才有四票支持。
“没什么意思。”苏功臣翻了一下眼睛,从眼中射出两道寒光,“不想让你犯错误而已,是好心,孙书记千万不要误会。等你明白了事情真相之后,肯定会感谢我。”
说完,也不理会孙爱勇的不满,起身来到胡增周身边,俯身下去,小声冲胡增周说了几句话。
夏想是难得的好领导,好书记,公正、客观,差不多也做到了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不贪财,不明显地偏向,许多人在官场中混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夏想一样清廉并且埋头肯干的书记。
公安局长孙定国见无人发言,他才粗着嗓子说道:“我还是投江天一票好了,李涵同志年和图书纪大了一些,下马区不好治理,需要年轻人。年轻人不但身体好,也有新思路。”
但愿他的想法被省委书记否决,否则,省委组织部长亲自送夏想上任,不是给他壮行去了,而是把他架到火上烤,因为郎市市委说不定会认为他狐假虎威,扯虎皮作文章,抬出了省委组织部长,人还没有上任,却先立威来了。
岳明不理会众人的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书记调离,区长接任,符合一般规律,我还是投李涵同志一票好了。”
再有恩怨,也许以后就没有可能一起共事了,不一起共事,就不存在利益纠纷,好说好散,也留一份人情。
孙爱勇一句噎在了嗓子里,十分不快地说道:“苏书记,您早不说晚不说,非要抢我的话说,是什么意思?”
慕允山情绪十分低落,也怨不得别人,路是自己选的,后悔也没用了。
嗡……
不管是从陈风的角度出发,还是因为夏想的原因,高海没有任何理由选择李涵。省委书记点名的人选也不一定非要支持不可,叶石生也不会因为谁反对李涵的任命,就对谁打击报复。
夏想不是完人,也有他信赖和亲近的人,但他也能做到宽容和包容,对待大部分下属也能做到耐心和细心,并且也提拔了几名不是他的嫡系的下级,就让所有人看到了希望。
“组织部的意见,也是倾向于江天同志。”邱绪峰随即很有分量地说一句,身为组织部长,他的意见能影响不少中间摇摆派。
太吃惊了,太突然了。
随后,政法委书记陈玉龙、宣传部长回永义、副市长于四——高海接任常务副市长之后,副市长于四也顺序递进,进入了常委会——以及军分区司令员王延龙都相续投票支持李涵。
但梅升平就是梅升平,不给夏想解释和劝说的机会,一摆手,转身扬长而去,留下夏想和邱绪峰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欺老莫欺少,一个是老去的省委书记,一个是未来的一方大员,心中的天平还真不好倾斜。
再换一个书记的话,肯定不如夏书记。而且众人也都听到了传闻,说是李涵会接任书记。李区长的为人,老成有余,开拓不足,主要是没有夏书记的朝气和活力,以上不是最主要的不足的话,李区长还不如夏书记待人接物平易近人。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和领导走得很近,所以大部分人的心目之中,不求领导对自己特殊照顾,只求领导有公正心,hetushu.com奖励上进,惩罚人浮于事者,至少要做到让制度公平,给每一个人有上升的机会和空间。
孙爱勇张大了嘴巴,怎么还有临时起意变卦的事情?胡增从开始时的犹豫,到现在的毅然而坚定地支持江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否则,不可能在临门一脚之时,又收回了脚,还将球踢进另一侧的球门。
李涵两票支持了。
随后想到现在已经是11月初了,夏想在下马区时间不多了,也该和夏想坐坐了,为他送行,也叮嘱他几句……
市委副书记褚卫提名李涵接任区委书记,组织部长邱绪峰提名安县县委书记江天为区委书记人选,邱绪峰抛出议题之后,先是就两人的简历向与会众人做了详细说明,并将组织部的考察意见提供给在座的常委参考。
组织部谈话过后,夏想将要离任的消息就完全传播开来,人人皆知。许多原本还不相信夏想会离开下马区的区委大小官员,都对消息感到震惊和不解,夏书记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突然调走了?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副书记褚卫清了清嗓子:“我个人认为李涵同志更了解下马区的各项工作,他接任书记顺理成章,更有利于下马区的平稳有序的发展。”
“江天同志比较适合担任下马区书记,从江天同志接手安县之后,带领安县的经济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就可以得出结论,江天同志善于做好善后工作,现在下马区的问题,就需要一个有大局观并且有能力带领下马区平稳过度的一把手,我的意见是,李涵同志年纪大了一些,做一些辅助工作更好。”于繁然的发言直接、有力,一是一,二是二,毫不含糊,显然也有借此次常委会立威的意思。
官场上,一步错也许会遗憾终身。跟错了付先锋,以后想在市委落了好没有可能了,胡增周不乘机对他打击报复就不错了。
市北区委书记孙爱勇的一票,肯定紧跟胡增周,他之所以还没有表态,就是想再看看胡增周是什么意见。
不够级别和层次的人,看不透事情背后的原因。清楚事情真相的,又不敢多说什么。下马区自从传出夏想即将离任的消息之后,不能说是全体黯然,也可以说是大部分人心有不舍。
苏功臣也是,早不说,晚不说,非要留到最后一刻,摆明了是既得便宜,又是对他的权威的挑战,是告诉他,以后有些事情要事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否则他这个纪委书记可不是吃干饭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