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4章 出手,另辟蹊径

“以死相拼是鲁莽的做法,人和人之间的过招,最终还是拼的智慧和计策,你不是没有头脑的人,听我的话,以后不要再做傻事,按照我的安排一步步来。”夏想适当敲打了一下李财源。
汤化来看了李财源一眼,见李财源纹丝不动,他就犹豫了一下,说道:“夏市长,郎市是一个年轻的城市,有活力,有潜力,您来郎市担任常务副市长,是一次重大的机遇和挑战,我相信以您的能力和……”
……
夏想此话可不是故作惊人之语,他两世的年龄加在一起,确实比汤化来还要大上几岁。
常书欣忙答应着去照办,不一会儿就回来交差:“怪了,李财源今天刚刚上班了,他一会儿就过来报道,不过还需要组织部交接一下手续,好象主管处长不在。”
“打电话让他立刻上班,再不上班,开除公职。”夏想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好嘛,请他当秘书,他还拿了架子了,我还是不是市委领导?”
“化来一直是瑞市长的对应副秘书长,他在市委时间不短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有数。”常书欣连忙回答,目光不经意落在涂筠身上,心中却想,涂市长越活越年轻了,都40岁了,身材还这么好,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她的丈夫经常出差在外,她天天好象都有滋润一样,也是怪事。
夏想不置可否,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令狐百45岁,一头花白头发,也不染黑,长相普通,一脸笑容透露出一股子亲切,不过亲切之中,又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傲然。也是,身为财政局长,有多少大小局长向他低头哈腰,甚至还有一些副市长也要向他说着好话,自然而然就养成了眼中无人的性格。
汤化来一走,李财源就站了起来,郑重其事地向夏想鞠躬:“谢谢领导,乐雪已经住进了人民医院,据医生说,还有治愈的可能。”
常书欣立刻照办,他不是不想为夏想服务,而是古向国为人一向细心,如果知道他天天为夏想服务,肯定会有不好的想法。实际上,他已经找好了对应夏想的副秘书长——汤化来。
“不用了。”古向国摆摆手,一脸严肃,“既然夏市长非要重用李财源,我们也要适当做出让步,夏市长在省委关系很深厚,一个秘书问题再闹得不愉快,也不合适。敲打李财源的事情,不用非得我们出面,也有人比我们还要着急。”www.hetushu.com
“手续以后再补,市委内部的调动,哪里有这么麻烦?”夏想很不耐烦地挥挥手,“对了老常,你也指定一个副秘书长对应我的工作,有事总找你,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常务副市长比其他副市长最大不同之处或者说彰显权力之处,不在于市长不在的时候,可以代替市长主持市政府的全面工作,而在于常务副市长主管财政,手中握有财权。政治上也和商业上有相通之处,谁管钱,谁就说了算。
夏想作为常务副市长,打个电话安排一个病人住院的权力还是有的,就算院长不给面子,他也指挥得动卫生局的局长,常务副市长不是一般副市长,平常要主持政府常务工作,就算不是分管的一摊子事情,也可以指手画脚。
“呵呵,好了,好了。”夏想很随意地笑了,虽然不明说汤化来说的全是废话,但两次打断他的话就已经暗中表示出了不满,“化来,我比你年轻几岁,但你可能不清楚,我的心理年龄比你还要大。”
令狐百摆出的阵势规格不低,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常务副市长主抓财政,向来要盯紧钱袋子,是常理,可以理解。上任常务副市长瑞根就采取了不少手段对他进行打压兼拉拢,也不知夏市长对他是什么态度?
下午3点多,夏想在汤化来和李财源的陪同下,一共两辆专车开进了郎市财政局。局长令狐百亲自带领全局党组成员,在楼下迎接夏想的到来。
夏想虽然并不清楚汤化来的所思所想,但从他的表情也能看出一二,也不明说,只是轻轻敲了敲桌子:“以后财源和化来要好好合作,共同做好手中的工作。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郎市的形势我也了解了一些,不过还不够深入,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就当面说出来,和我共过事的人都知道我的为人是,从来不会亏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今天来财政局,夏想就想试试能不能开好第一刀!
“化来,对于财源的生活作风问题造成的不好的影响,你是什么看法?”夏想依然是笑着发问,而且还是随意聊天的口吻。
汤化来心中苦涩,当着李财源的面问李财源的痛楚,夏市长是故意让他难堪,还是让李财源难堪?不过看到李财源不动声色的模样,他还是明白了一点,在夏市长办公室坐了半天了,李财源始终一言不发,而夏市长也只向他提问,应http://m•hetushu.com该是李财源已经表了忠心了,现在夏市长是想让他表态。
他的旁边,坐着李财源。
汤化来答应着,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迟疑了一下脚步,但最后还是没有停留,大步离去。夏想看了一眼汤化来消失的背影,一脸平静。
夏想点头:“一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以后用心工作就好了。还有,你平常也要多注意一下自身的安全,既然有人会陷害你一次,就不怕再有第二次。”
李财源人生遭遇大变,都是因为他的个性使然,也是他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夏想现在也明白了邱绪峰的用意,让李财源在他身边担任他的秘书,也是给李财源提供了保护伞,防止有人再对李财源暗下毒手。
汤化来一愣,夏市长不问现任的市长和副市长,却问卸任的瑞市长,是何用意?但不管领导是何用意,既然领导发问,就必须回答,他就想了一想,谨慎地说道:“瑞市长工作严谨,作风扎实,对人和蔼可亲,郎市市委所有人都非常尊重他……”
主要也是他不但和艾成文关系莫逆,他还有方方面面强硬的后台。本来去年市委就想调他去某县担任县委书记,他托了关系,最后没有去。一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哪有现在的位置吃香?而且他在郎市经营了十几年了,也不想动地方了,就在郎市养老好了。
夏想打断了汤化来的套话:“化来,你以前和瑞市长接触比较多,说说你对瑞市长的看法。”
所以当令狐百看到年轻的夏想从车上下来时,本来脚步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不过一看到夏想的年轻和随和的笑容,不由自主又收回了半步,太年轻了,年轻得让人生不起恭敬之心。
古向国一摆手,制止了常书欣再说下去,“对于夏想,还是要以防范、架空为主,他来路不明,背景复杂,如果在郎市好好呆着还行,如果想到处插手事情,就不能让他有好日子过。还有,汤化来对应夏想的工作,是不是可靠?”
知道归知道,他肯定不会说。
汤化来对于安排他对应夏想的工作,早在预料之中,因为在政府办公室之中,只有他还没有对应服务的副市长,而且他以前就是对应服务瑞根市长,再和夏市长对应,顺理成章。不过在他眼中,和德高望重的瑞市长相比,夏市长真是太年轻了,年轻得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汤化来的回答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夏想点点和-图-书头,一只手在桌子上轻轻敲动几下,正当汤化来以为夏想还有话要问时,夏想却突兀地问道:“好了,没事了,化来先去忙你的事情……对了,你安排一下,下午我去一趟市税务局视察工作。”
夏想端坐在椅子,看着坐在下首的汤化来,一脸若有若无的笑容。
不过当他看到坐在他身边落魄的李财源时,心理稍微平衡了一些。但随即又想到夏市长在市委中的处境,不上不下很尴尬,甚至无人可用不得不用李财源担任秘书时,他又难免心中郁闷,跟着夏市长,以后能有什么前途才怪。
常书欣从夏想办公室出来,在楼道中站了片刻,然后向右边走去。右边,是古向国的办公室。
第二天一上班,夏想就让常书欣安排李财源即日上任,担任他的秘书。常书欣为难地说:“李财源病了,还没有上班……”
他今年38岁了,比夏市长大了将近10岁,夏市长已经是副厅级,而且还是市委常委,而他只是副处,还只是政府办公室一名普通的秘书长,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常书欣敲门进去,见涂筠正好也好,就向两人汇报了一下夏想的情况:“古市长,涂市长,夏市长非要用李财源担任秘书,他是领导,我不好劝阻。”
“李财源不是请了病假了,怎么又回来上班了?”涂筠一脸惊讶。
汤化来下定了决心,反正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爱谁谁。
至少现在夏想已经能够感觉到,他古向国的心目中,他绝对比不了涂筠。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他还不如邵丁。
令狐百就暗暗摇头,也不知道夏市长哪里交了好运,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常务副市长。不过又一想,也许是他得罪了什么人,被扔到了郎市,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汤化来尴尬地一笑:“这事……这事是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就是财源不小心,没有处理好才闹大了,要是小心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尤其是他看到夏想年轻但却淡然笑意的脸庞,心中忽然一沉,下意识冒出一个念头:恐怕夏市长还不好糊弄,他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常务副市长,也不是什么官二代出身,虽然也有一个副省长的岳父,不过没听说过他的岳父在他升迁过程中起过什么重要的作用,肯定也是他个人能力突出。
但汤化来好象又不是瑞根的人,夏想直觉判断,汤化来行事圆滑,凡事都不愿承担责任,以哦http://m•hetushu•com呢陈的行事风格和瑞根的谨慎,汤化来即使有心,也顶多只能知道一点点瑞根的秘密。
夏想清楚一点,李财源和汤化来是现阶段和他走得最近的两个人,要么信任,要么提防,以郎市的现状来说,没有第三点选择,而且汤化来还是和前任常务副市长接触最密切的副秘书长,如果说他不知道一点瑞根的秘密,也不可能。
夏想伸手和令狐百握手:“令狐局长,财政工作是重中之重,所以我一上任就来财政局看望大家,也正好和大家认识认识,省得让大家觉得我不和大家走动,不想和大家处好关系。”
差不多整个郎市都知道,令狐百是郎市的财神爷,而且令狐百只听一个人的指挥,就是艾成文,拨款不拨款,也只认艾书记一个人的签名,古向国的批示也不大管用。
常书欣吓了一跳,夏市长上任一周多了,从来还没有发过火,今天一发火,也挺吓人,领导就是领导,都有不小的官威。
汤化来在政府办公室排名第三,对应夏想有点不合规矩,但排名第二的副秘书长石张于对应的是副市长涂筠,就是在瑞根担任常务副市长时也是如此,因此,常书欣还小心地向夏想解释了一番。
李财源就是一把打开关键之门的钥匙,现在钥匙已经在他手中了,不过具体能打开哪一把锁,夏想还没有完全清楚。
汤化来本来一直觉得夏想年轻,年轻就有年轻的不足,就是经验少爱听漂亮话,判断力差一些,不料几句话过后,虽然夏想没有刻意流露威严,更没有一脸严肃地打官腔,但他举重若轻的谈话风格,以及出人意料的转移话题的方式,还是给他带来了莫名的威严。
夏想的话是许诺,也是试探。
夏想知道,想让汤化来彻底倒向他,还需要一点时间。但要让令狐百向他靠拢,听他的指示,几乎没有可能。
汤化来38岁,很瘦,穿一件灰色上衣,显得衣服里面空荡荡的,他有点不太注意个人形象,胡子都没有刮干净,因为抽烟过多的缘故,牙很黄,右手的两根手指上面全是烟黑,估计都浸入了皮肤之中。
简短的欢迎仪式过后,夏想被令狐百迎进了会议室。对于令狐百所说要早早向他汇报工作的说法,夏想根本不信。令狐百和艾成文关系密切,来时的路上,李财源已经向夏想说明了情况。虽然汤化来没有插话,不过从他的表情上已经得出结论,他也认同李财源的说法。
和_图_书好李财源也足够聪明,尽管被人弄得灰头土脸,妻子还被人撞得差点残废,好歹还保住了性命,也保住了儿子不被恶人伤害。
不料夏想接下来又很直接地问了一句话,让他再一次发现他低估了夏想政治智慧。
“我也不清楚,今天一早他就自己来了。”常书欣小心翼翼地看了古向国一眼,见古向国没有表示,又说,“要不要再暗示他一下,让他再请病假休息一段时间?”
“还是领导英明。”常书欣不失时机拍了一记小小的马屁,又多说了一句,“我觉得夏市长人太年轻,才没几天,就因为李财源的事情发了火,还是有点沉不住气。古市长,在李财源的事情,是不是有点过于防范他了,他……”
虽然他看上去有点落魄,有点颓废,但在夏想眼中,李财源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他要帮他到底。
郎市……是个好地方呀。
夏想的话亲切而不失客气,令狐冲就紧紧握住夏想的手:“我已经准备好了相关材料,正准备到市委向夏市长汇报工作,没想到夏市长非常重视财政局的工作,第一次视察就来了财政局,是全局的荣幸。我代表局党组、全局所有工作人员,热烈欢迎夏市长的到来。”
转念又一想,就算夏想在省委有后台又能怎么着?问题是,郎市不少人不看省委的脸色,而且郎市不仅仅是政治上的强势就能决定一切,郎市还有一个哦呢陈!
常书欣是政府办秘书长,主要对应古向国的工作,夏想刚来,有事指挥他几次还可以,次数多了,他没意见,古向国还会有意见。
没有可能就得另辟蹊径,否则,一个掌握不了财政局又管不了人事的常务副市长,再和市长关系一般的话,说实话,有可能还不如一个一般副市长。
不如就不如,人都有一个远近亲疏,也有一个先来后到,而且还有一点,让别人尊重你,是争取来的,是靠实力赢来的,不是靠施舍来的。尽管他坐在了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之上,想要在市政府班子拥有一席之地,首先要拿出真本事出来,至少要做出一件让人信服的事情。
“请领导放心,我现在就是死,也要和他们抗争到底。”
郎市的局势……一想到郎市的现状,汤化来心中就是无比悲观,得过且过算了,谁也改变不了郎市的现状,夏市长想要有所作为,只能是碰得头破血流,最后狼狈收场。他就决定还采取和以前一样的工作态度,领导交待就去做,领导不说就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