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6章 冲突,软硬兼施

夏想最大的收获是获得了李财源的完全信任,并且让李财源对他忠心耿耿,李财源将他所知道的郎市的一些内幕全部告诉了夏想。虽然只是一些表象,因为以李财源的级别,不可能接触到太多的深层次的东西,但李财源的聪明出乎夏想的想象,他非常善于分析和总结问题,从不少表象上得出的结论,如果让自己来分析,也相差不多。
两人被死死地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估计也是保安早就气不过,一出手就下了狠手。两人的手被背到背后,疼得直叫:“快来人,快来人帮忙。他妈的老子胳膊要断了,我一会儿非灭了你不可……”
“什么?”夏想大吃一惊,他亲自吩咐的事情,人民医院的院长敢公然违抗,还敢将病人扔到大街上,太嚣张了。
在外面围观的人群更是惊讶得大眼瞪小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还是假的?谁不知道老贼在郎市横行霸道,不可一世,从来没有服软过,据说他还有一次在酒后顶撞过艾书记,当时艾书记非常生气,但最后也没有拿他怎样。
老贼活了30多年了,在道上也混了快20年了,见识过的高官无数,夏想是第一个在面对围攻时还依然面不改色的副厅级官员。别的官员,别说面对围攻了,老贼还记得就有一次暗中威胁一个市委常委时,平常威风八面的人物,差点吓得尿了裤子!
夏想才没空理会小喽罗的叫嚣,直接问裴国栋:“裴院长,到底怎么回事?”
等令狐百追赶夏想的车绝尘而去之后,罗庆望着令狐百的汽车消失在远处,打出了一个电话。
夏想见好就收,起身就走,令狐百有气发不出,有话说不出,只好极不情愿地起身送夏想。夏想说得轻巧,实际上刚才所有班子成员除他之外,都认同了罗庆的提名,他再拦着,就是他不会做事了。
令狐百也听说过李财源的事情,见夏想为李财源的事情这么上心,就动了念头,想亲眼看看夏想会怎么处理,更想看看夏想怎么碰壁。郎市不是一个只凭一腔热血就能干出一番事业的地方,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汤化来跟在最后,暗暗摇头,夏市长真是年轻气盛,人民医院年年向大街上扔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管得完吗?而且人民医院还经常出医疗事故,治死人,多收费,60多住院的老头的收费单上还有切除卵巢的项目,要是这样的鸡毛蒜皮的小和图书事堂堂的常务副市长都事事亲为,非得累死不可。
事后才知道,有好几个人的手骨被打断,但并不严重,以后都会接上。不过据医生说,手法很专业,应该会一些武术,打得很准,用的是寸劲。
事情的起因,夏想也知道了来龙去脉,但现在不是彻底查清真相的时候,因为根据李财源的叙述,夏想知道他得罪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利益集团。
“行了,你是妒嫉人家比你有钱,我要是有一条金链子,我也戴脖子上。金闪闪的多有派头,晃瞎你的狗眼。”
“你敢?”
他一生打打杀杀虽然不象电影中的黑社会那么多,但挖挖绝户坟,敲敲寡妇门,调戏别人的女朋友,欺负几个老实人,等等,类似的坏事也干了不少,也就是仗着人多势众,仗着有人撑腰,他本身不会什么拳脚,胆子也不大,但人人都怕他,久而久之,也就自以为老子真是天下第一了。
话音刚落,忽啦啦从楼下跑下来十几个人,当前一人一把抓住了裴国栋的衣服:“让保安放手,裴院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有些人你惹不起,就别逞强。”
没发火,也没客气多少。
一转身冲手下一帮人挥挥手:“都散了,都散了,想让夏市长记住你们还是怎么着?都滚远点儿,以后夏市长走到哪里,都立刻让路,听到没有?”
不错,夏想的脸上没有丝毫怒气,反而是一脸淡淡的笑容,笑容中有轻视,有淡然,更有一种让他胆战心惊的笃定。
赶到人民医院的时候,见门前围满了人,水泄不通,许多人站在外面看不清楚,还掂着脚尖向里张望。人群议论纷纷,大部分是看热闹的旁观者,也有一部分是幸灾乐祸的围观者。
“……”
关键是,累死还落不了好。一没政绩,二不算成绩,还会被人耻笑为不务正业。
夏想早就看到保安已经在一旁准备就绪,迟迟没有动手,应该是还没有裴国栋的点头。裴国栋惹不起对方,不敢负责,那就由他来承担全部责任好了。
裴国栋一生救人无数,手术刀所指之处,开膛破肚,但真要让他打人,他却不会,就吓得说不出话来,用人一指夏想:“是,是夏,夏市长……”
完了,跟了这样的一个常务副市长,远不如瑞市长成熟稳重。郎市局势复杂,做不出成绩,但身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想要明哲保身还是很容易的。夏市长倒和-图-书好,先是在财政局敲打了艾书记的得力干将令狐百,现在又来人民医院为了李财源的老婆出头,呵斥院长裴国栋——裴院长当年亲自主刀救过古市长的儿子一命,是古市长的恩人,连古市长都尊敬三分,夏市长不顾不管,艾书记和古市长两头都得罪,以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了。
“征用?”夏想怒极反笑,“他们是哪个党政机关的?除了市委市政府之外,在郎市,还有人敢以征用的名义说话,我倒想知道,天下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
人群一阵混乱,有两个人言语不和打了起来,正好夏想赶到,就趁人群混乱之际,分开人群进了医院。
……
“太可怜了,正输着液就被赶了出来,人好象都昏迷了。”
其余的人上前,七手八脚就将保安打倒在地,将刚才的两人扶起来。两人从地上起来之后,大怒,拎起椅子就要砸向保安。
正轮圆了椅子准备打保安的坏小子一见老大一脸谄媚的笑容,惊讶得差点连下巴都在地上——下巴没掉,椅子却失手掉在了地上,巨大的声响吓了所有人一大跳。
汤化来摇头叹气,紧跟着夏想来到医院的大厅一看,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两个人耀武扬威地正在推一辆病床,床上的病人紧闭双眼,已然昏迷。一头白发的院长裴国栋死死护住病床,不让两人推走。两人也多少忌讳裴院长的德高望重,不敢硬来,却依然是不依不饶地想将病床推出大厅,还时不时调戏一下一手举手吊瓶的护士。
“真傻,戴一条粗金链子,跟栓某种动物的链子一样……”
“我就是摸个底,和同志们随意聊聊,只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市委的看法,常务副局长的人选最后敲定,还是由财政局自己决定,然后上报到市委。行了,今天就到这里,我还有个会要开,就不久留了……”
裴国栋对夏想的置疑,支支吾吾不肯明说,夏想就知道是裴国栋惹不起的人物,也没冲他发火:“先保持好病人,最低限度也要先放在大厅里,扔到马路上,你等着受处分好了!”
夏想从来不是逃避责任之人。
一个人晃悠悠过来,伸手想要推夏想:“你哪位?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就乱管?奉劝你一句话,多管闲事多吃屁!”
夏想要保护李财源,如果说仅仅是出于正义,或许有点自我拔高了,但夏想确实也是义愤填膺。当然他也有更深的http://www.hetushu.com考虑,将李财源拉在身边,他可以充当李财源的保护伞,同时,也让对方心惊胆战,会时刻担心旧事重提,但又因为自己的原因,投鼠忌器,不敢再公开拿李财源如何,肯定会在背后想方设法对李财源不利。
如果不是李财源足够聪明,现在躺在床上的就不仅仅是沈乐雪一人了,也许就是李财源一家人了。对方足够强大并且绝对心狠手辣,也是夏想从未遇到过的强大的对手。
只是在夏想才走出第一步之时,刚刚在财政局来了一手快刀斩乱麻,就有人已经对沈乐雪下了手,就让夏想极度愤怒。
“可不是,谁让她惹了厉害的人物?你没见刚才那个人有多凶?”
夏想掷地有声。
他顿时吓得一哆嗦,急忙放开裴国栋,还下意识地伸手抚平裴国栋衣服上的皱,转向夏想的时候,脸上好象变戏法一样,挤出一丝笑容:“夏,夏市长,怎么是您?我真不知道您也在,要是知道您在的话,我肯定立刻消失!”
李财源看到周围的看客,麻木不仁也就算了,还要窝里斗,真是让人悲哀。
在施展手段的过程之中,早晚会露出马脚,让夏想抓住。
夏想愤怒了:“你们是什么人?太无法无天,人都昏迷了人,你们想要害死人?”
李财源见状大吼一声,冲上前去推开两人,然后发疯一样护住了沈乐雪。沈乐雪虽然已经昏迷,但脸上却挂着泪水,还倔强地紧咬着嘴唇。
椅子掉在地上的坏小子还以为老贼是在演戏,就凑了过来:“老大,还拆不拆医院?”
李财源是一个相当有政治天赋的人,可惜的是,时运不济,既没有后台,又没有遇到一个赏识他的领导,还有一点,很不幸他的第一步仕途是在复杂的郎市,因此,一直没有太大作为。
好嘛,在明知他是副市长的前提之下,还敢如此放肆,一点也不当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一回事儿,果然嚣张无比!夏想扭头对裴国栋说道:“让医院的保安过来,把这两个人控制起来,出了天大的事情,我负责!”
没想到前些日子遇到夏想,不但让他见识了什么是拳脚功夫,还让他知道什么叫准确打击,什么叫狠绝。当时他差点被勒死!而夏想当时手持方向盘锁以一当十、面无惧色地被人围攻,还能镇静地还击,打伤不少人,就给他留下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李财源的悲剧的根源,夏想昨晚从李家出hetushu.com来,就知道了一个大概。知道归知道,想要彻底查明,还需要时间,而且事情过去了一年之久,恐怕许多证据都被消除了。
“凶是凶,可是人家也有钱,你看脖子上戴得金链子得值好几万吧?那么粗。”
旁边的两人被汤化来拦着,本来就心里十分不痛快,一听夏想的话又十分刺耳,就怒了,一把推开汤化来,就要强行将病人推出大厅。
众人一哄而散。
但往往是,和颜悦色的人如果没有威望,就会被人当成软弱可欺。而凶神恶煞之人,总能吓倒大部分人。
市长的名头确实够响,一句话说出,对方的手就立刻缩了回去,不过还是嘴硬:“夏市长?肯定是副市长了?一个副市长有什么了不起,就是古市长来了,也得让我们三分……”
夏想,第一次照面,就以一个挥舞着方向盘的姿势,给老贼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心理压力,让他从心底产生了恐惧。
夏市长是新上任的常务副市长,怎么就能让老贼怕成这个样子?
夏想在路上就拨通了人民医院院长裴国栋的电话。
裴国栋第一次见夏想,刚刚在电话里听到夏想十分不满的口气,心里对夏想也多少有点意见。不料一见本人,见夏想不但年轻,而且还轻声细语,就对他的印象又有所改观:“夏市长,本来我按照您的吩咐将沈乐雪安排到了特护病房,他们突然就冲进来,要将沈乐雪赶出去,因为他们有人要住院,要征用所有的特护病房。”
裴国栋被人抓住衣领,看着眼前的人目露凶光,心中发抖。
他当了一辈子医生,最不怕的是人,因为在他的手术刀上救人无数,再自诩为高贵的人,在他的刀下也是一样任他宰割。但他最怕的又是人,因为许多人穿上衣服之后,就不是人了。
一个会点拳脚功夫的人倒不会让老贼从内心深处惧怕,但一个人既会功夫又沉着冷静,而且还有狠绝冷辣的一面的话,就让他从心底冒出寒气了。而且如果此人不但年纪轻轻,还是郎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身份,综合在一起,就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汤化来再不情愿也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作为政府副秘书长陪同常务副市长外出,市长如果受了伤他安然无事,就算没人追究他的责任,他自己也清楚会在所有领导的心目中将他看扁。他向前迈出一步,挡在夏想的面前,一伸手打开对方伸来的手:“别www.hetushu.com动手动脚的,告诉你,他是新上任的夏市长!”
在他眼中,所有的高官都最怕什么?最怕死!越有权势的人,越惜命。所以拉拢一些高官,如果正常的手段行不通,用武力相威胁,一般百分之百成功。哦呢陈能在郎市气焰滔天,不仅仅是因为财大气粗,还因为他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不但暗中掌握了不少市委高官的隐私,还因为他手中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可以随时动用不法手段出击。
“老贼,原来又是你?”夏想一脸若有若无的笑容,“我说呢,要是别人也没有这么威风八面。你平常欺负欺负正常人也就行了,连病人也欺负,是不是太丢人了?”
再加上哦呢陈刻意交待要对夏想尽可能地礼让几分,两相结合下来,老贼一见夏想露面,立刻就露了怯,平生第一次服哦呢陈以外的人,而且还是口服心服。因为他脖子还隐隐作痛,就十分后悔今天怎么没出息又戴上了金链子。
裴国栋见夏市长亲自发话了,早就看不惯对方嚣张气焰的他也豪气大涨,喊道:“保护病人第一!”
他顾不上向令狐百多说什么,挥手告别财政局一帮人,急急向人民医院赶去。
“你再骂人,我打你!”
对方一听夏市长,顿时愣住,他一脸疑惑地转过头去,正好和一脸笑容的夏想迎面相对。
眼前的人要有多凶就有多凶,同样是人,差距真是巨大,有人如凶神恶煞一样,有人却是和颜悦色。相比之下,有天渊之别。
即使如此,李财源也凭借个人的才能和努力,当上了副市长的秘书,而且还眼见一步就能迈入正科时,却因为一件意外,将他所有的梦想打碎,并且差点毁掉他的整个家庭。
老贼是真怕了夏想了。
夏想走后,令狐百站在原地不动,愣了一会儿神,也不知道寻思什么,忽然转身吩咐:“立刻去人民医院!”
几名保安立刻就冲了过来,按住了两人。两人还不服气,一边激烈反抗,一边嚷道:“妈的,知道我们是谁吗?你们医院不想开了是不是?回头就拆了你们医院,让你们知道厉害!”
“拆……拆你妈的个头!滚!”老贼一抬脚,一脚就将坏小子踢出老远,还不解恨地冲手下吩咐,“替我给他按摩几下,妈的,真没眼色!”
报就报,看艾书记会批才怪。令狐百打定了主意。
刚到楼下,李财源接了一个电话,脸色大变:“夏市长,乐雪她被人民医院赶了出去,扔到了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