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2章 阴私,稳步推进

……
夏想暗暗赞叹,设计此地的人是一个极有设计天赋的人才,能够平空制造出一座土山,又能充分利用地势的优势,在平原地带营造出和周围环境隔绝的一处闹中取静的九号公馆,确实有大智慧,和远景集团的森林公园有异曲同工之妙。
夏想没有想到,王蔷薇刚一见面,就如此直白!
人工制造山势,又有依山建造之美,小山不高,正好将建筑群半遮半掩,更得欲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之美,平白增加了无数神秘的氛围。
夏想本想继续九号公馆是谁设计的话题,不料王蔷薇却又转移了话题:“夏市长,您一定想知道我是怎么从哦呢陈手中,虎口拔牙抢来了几百亩地皮,然后建造了九号公馆……”
夏想一脸笑意:“在郎市,有两个人必须认识,一个是哦呢陈,一个是王蔷薇。今天能和王总见面,我也是十分高兴。又让王总亲自迎接,更是深感荣幸。”
汤化来直觉认为,夏想肯重用李财源,不在意他以前有生活作风问题的处分,肯定是李财源向夏想交了底,他也是一直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有意问个明白。
而许多时候,机会,往往却只有一次。
感觉汽车平稳行驶了不到十分钟,似乎是绕着卓越小区行进了一圈之后,就感觉地势明显升高,似乎是在上坡爬行。又过了五分钟,车停了,夏想下车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他已经站在了九号公馆的后门。
杨彬去了涂筠办公室的事情,李财源和汤化来正在谈话,没有发现,市委大楼空空荡荡,吃饭的吃饭走了,应酬的应酬去了,也无人发现,不过无巧不巧的是,正从楼上下来的吕一可下来之后,大步朝夏想的办公室而去,正好路过涂筠的办公室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脚步似乎放慢了一下,随后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就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
不用说,她是九号公馆的真正主人、郎市有名的交际花王蔷薇了。
说实话赵小峰心中确实忐忑不安,生怕夏想真会不给他面子。他和夏想之间毕竟连朋友也算不上,还在初步试探阶段,冒然就为夏想引荐王蔷薇,也不知道夏想是不是愿意认识她?
李财源愣了一愣,就摇头苦笑了一下:“不是我不肯说,是夏市长说了,时机不到,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一定给您交给底,行不行?”
还有在工作之时,夏想和涂筠之间也产生了不大不小的矛盾,涂筠十分http://m.hetushu.com强势地要求按照她的意见执行,夏想没有坚持,在政府常务会议上,适当做出了让步,落在其他人眼中,夏想在政府班子之中,就是完全处于弱势地位了。
此后两天之内,夏想一直比较繁忙,先是和艾成文交谈了一次,出乎意外的是,艾成文对他的态度还算可以,并没有对他插手财政局的人事问题而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含蓄地点了一点,言外之意是让夏想尽可能多向他汇报工作。
九号公馆的正门可以驶入汽车,而后门却不允许汽车开入,司机将车开走之后,紧闭的仿古的铁门打开,赵小峰从里面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
尽管对夏想早有耳闻,但真见面时,她还是对夏想的年轻和英俊大为惊讶。作为一名周旋在高官权贵之间的交际花,见多了大腹便便和肥头大耳之辈,也清楚在副厅级别,还是以40岁左右者居多,并且无一不是中年贪婪男人,如夏想一样俊朗而年轻,且没有污浊之气的副厅级官员,且还是大权在握的常务副厅长,她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李财源淡薄地看了杨彬一眼:“不知道。”连一句解释都欠奉。
……
李财源和汤化来对视一眼,哈哈一笑。
王蔷薇是个能人,深谙心理学,九号公馆的成功,并非偶然,而是经过精明的商业眼光审视之后的杰作。如果完全出自王蔷薇的手笔,她也确实不是等闲之辈。
一问一答,明显是给杨彬好看。杨彬立刻换了一副模样:“两位领导,我就是随便发发牢骚,您可千万别让夏市长换了我,我已经被开除过一次了,再被夏市长给开了,我连饭都吃不上了。回头我请两位领导好吃好喝好招待,成不?”
快中午的时候,夏想准备回市委吃饭,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以为是哪家公司的老总之流要请他吃饭,就让李财源替他接听了电话。
汤化来也没勉强,摆摆手:“小事,我就是随口一问,可没有打探你的隐私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以你的为人和做事风格,不象是有前手没后手的人。而且据我的观察,就算你弄大了别人的肚子,也肯定有办法不让女人闹事……”
不得不说,自从上次和刘一琳吃过一顿深入交谈的晚饭之后,夏想和刘一琳之间就多了一丝默契,虽然还没有达到同盟的程度,但关系还是小进了一步。
汤化来摆摆手:“夏市长的用意是,和-图-书留杨彬在身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派上用场。”
王蔷薇的大名,夏想早已知道,她是和哦呢陈并列的郎市两大人物之一,不过哦呢陈是大名鼎鼎,而王蔷薇是低调而神秘,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王蔷薇说话时柔声细语,非常悦耳,让人听了十分受用。夏想心想,一个女人想要成为可以在上层社会如鱼得水的交际花,并非长得漂亮就能行得通,还要有出色的交际手腕,还要有过人的八面玲珑的本领。此外,还要有一个基本的条件就是,说话声音不一定如播音员一样动听,但一定要清脆悦耳,否则一个说话声音十分难听的人,不会给人留下初次的良好印象。
夏想并不在意一时的胜负,何况他的目光并不局限于政府班子之内,而是在整个市委。涂筠的强势,恐怕还有对他担任了常务副市长的不满,因为瑞根退下,正常顺序应该是她递补成为常务副市长,却被夏想空降过来,挡了她的路。
因为上一次长基商贸事件,一向高高在上的赵小峰,一直自以为高夏想一等的赵小峰,不知不觉中在夏想面前已经放低了姿态,和夏想平等交往了。
涂筠一开门见是杨彬,吓了一跳:“不是说过不让你来我的办公室,你到底怎么回事?”
王蔷薇的成功,也与她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密不可分。
涂筠脸色一变:“杨彬,你……”
李财源嘿嘿一笑,及时转移了话题:“杨彬这个人,还是没有长进,留他在夏市长身边,终究是个麻烦,要不,让夏市长换了他?”
赵小峰先和夏想握了握手,简单寒暄几句,就为夏想引荐了王蔷薇:“王美如女士对你十分仰慕,一直想认识你却不得门路,正好和我无意中说起,我就自作主张为你引荐一下,夏市长,不会不给面子吧?”
甚至某些方面的思路,还有所超越。
就在两人说话的工夫,杨彬也趁中午都去吃饭的间隙,悄悄上了楼,而且还东张西望,唯恐别人发现他一样。他上到楼上,却没有前往古向国的办公室,而是轻轻敲响了涂筠的办公室的门。
夏想很忙,忙得没有时间和涂筠计较,他随后又在汤化来和李财源的陪同之下,视察了卓越公司的卓越小区商住两用小区,以及位于旁边的九号公馆。
赵小峰见夏想答应得挺爽快,就高兴地说道:“我派人到市委接你。”
赵小峰出现了?夏想伸手接过电话:“赵总还没有回京?”
和*图*书常务副市长想换司机,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问题不大,就看领导什么时候要换司机了。”汤化来最近和李财源接触一多,也对李财源多了一些了解,感觉他不象是不靠谱的有生活作风问题的人,两人之间跟随夏想久了,也多了一些默契出来。
杨彬不服气地嘟嚷了一句:“就问了一句,换来一顿埋怨,司机这活儿,真不好干。”
杨彬从门缝挤了进去:“我有情况要汇报,涂……市……长。”他故意拉长了声调。
赵小峰打了个哈哈:“不再见夏市长一面,哪里能安心回去?正好今天有一个朋友也想认识你一下,方便的话,中午一起坐坐?”
才气?夏想一愣,隐隐猜到了王蔷薇的暗示,难道说,九号公馆的设计,出自她的手笔?果真如此的话,王蔷薇何止是有才气,简直是才华横溢。
可以理解,女人嘛,再是高官也难免感情用事,且让她一让又何妨?
刘一琳提供的消息就算不是独家,也是十分珍贵,因为李财源和汤化来都不知道九号公馆的幕后主人是谁,就以为真是邓肯。两人对王蔷薇的评价惊人的一致: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在郎市的知名度很高,但她具体在郎市做些什么,和谁关系密切,两人都说不上来。
和艾成文会谈不久,古向国也找他谈了一次话。和艾成文明显有拉拢的态度相比,古向国依然是十分冷淡,不但冷淡,还大有冷落之意,言谈之中对他插手财政局的人事问题,不轻不重地敲打了几句。
李财源说了几句话之后,捂住话筒向夏想请示:“夏市长,对方说是您京城的老朋友,想请您吃饭……”
“我没在市委,你让司机来卓越小区好了。”
卓越小区和九号公馆紧紧相邻,与高楼林立的卓越小区相比,九号公馆的设计就颇具匠心了。人工建造的坡度不大的土山,山上树木成群,远远望去,甚至有世外桃源的味道。掩饰在树林之间,是一片片红砖绿瓦的仿古建筑,飞檐翘角,层层叠叠,营造出壮观的气势和中国古建筑特有的飞动轻快的韵味。
夏想没有让李财源和汤化来作陪,让他们和司机杨彬一起回市委。杨彬虽然是夏想的司机,夏想一般出门必用公车,因为他没有将自己的车从燕市开来,但基本上事事避着杨彬,杨彬也觉察到了夏想对他不太信任。
还真让刘一琳说对了,夏想确实又小小地吃惊了一次!
汤化来也挺反感杨彬,更和图书是没有好话:“领导的事情,不要乱打听。该你知道的,领导不会背着你。不该你知道的,就算听到看到也要烂在肚子里,能做到只做不说,才是好司机。”
吕一可见夏想不在,就和李财源、汤化来随意说了几句话,又转身走了。
到了市委,杨彬去停车,李财源和汤化来上楼。到了楼上,汤化来特意来到李财源的办公室,先是坐下说了几句闲话,就话题一转:“财源,你能不能说说上次闹得挺大的生活作风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夏想说是视察,其实并没有通知哦呢陈,也没有兴师动众,只让李财源和汤化来陪同,三人一车,轻车简从,只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
……夏想自然更不知道市委中发生的一幕,他在原地等候了片刻,赵小峰派来的专车赶到了,是一辆加长的林肯车,车牌是京城牌照。
女人和男人一样,都对有难度但难度又不是特别高的事物有征服欲,尤其是自恃过高又有资本的人,往往以攀越一座又一座高山为乐。夏想,就是王蔷薇视线范围之内,一座全新的高山。
况且他此次来郎市,经过一番明里暗里的考察之下,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他想要在郎市打开局面,和夏想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夏想向前一步,等王蔷薇伸手之后,才和她轻轻一握——王蔷薇的手柔软、娇小,而且还有一点,冰凉得吓人。
夏想想了一想,也觉得有必要和赵小峰再好好谈谈,就答应了:“地点?”
王蔷薇先开口说话,她一笑,双眼就眯在一起,倒是说不出来的喜相:“夏市长,您好,久闻您的大名,能和您认识,是我的荣幸。早在您还在下马区的时候,我就对您非常钦佩。没想到您能来郎市上任,我就想,如果连这么好的认识夏市长的机会都错过的话,就太失败了。所以我心中惶恐不安,不知道小女子无才无德,是否入得了夏市长之眼?”
李财源没理杨彬,直接问汤化来:“秘书长,我有一个亲戚刚从部队上转业,驾驶技术过硬,什么时候夏市长想换司机了,您看不能向领导推荐一下?”
而且对于刘一琳曾经提过一次王蔷薇在郎市一夜成名的事情,李财源和汤化来都一点也不清楚,看两人一脸愕然的表情,好象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件事情一样——夏想明白了一点,刘一琳并未说谎,而是王蔷薇的一夜成名只局限在一定层次之内。
杨彬丝毫不怕涂筠的变脸:和_图_书“你不是让我监视夏想的行踪?他今天去了九号公馆,在外面观望了半天,后来接了一个电话,好象是有人请他吃饭,具体是谁,我没听到……”
王蔷薇只是微微一笑:“我和陈总无法相比,陈总大气,我只是一个稍微有点才气的小女子罢了。”
在郎市有一半以上的车是京城牌照,所以从牌照上判断不出是哪里的车。夏想也懒得去猜,坐在了后面,任由司机开车拉他去约定地点——他也没问去哪里。
夏想只看了一眼就在心中喟叹,真是一个奇女子。
她说不上有多漂亮,微微下勾的鼻子以及脸型,依然可以得出她是混血儿的结论。但她长得绝对十分耐看,不是一般的耐看,也不能简单地用第二眼美女来形容,总之,她就象一朵与众不同的蔷薇花,有流落风尘之美,却又有出尘飘荡之意。
九号公馆的主人竟然是王蔷薇?由此可以得知,哦呢陈和王蔷薇之间,必有纠葛。
以李财源和汤化来的级别,还不够资格知道内情。
回去的路上,杨彬试探地问了一句:“夏市长要和谁见面?神神秘秘的。”
夏想故意一点哦呢陈的名字,就是要看王蔷薇的反应。
800亩的地皮,如果在郊外的原野之中,不会显得有多大,但在市区之中,一眼望去,只见住宅成群,确实规模不小。
卓越小区没有什么可看之处,夏想的本意就是要实地参观一下九号公馆,一看之下果然名不虚传。在郎市能有这样的一处高官权贵的聚会之处,离京津之地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确实很适合两地的显贵前来相聚,既可以不在当地被人关注,又可以很方便地来去自如。
赵小峰的身后,款款走来一位素静的女子。女子一身素衣,不灰不白的颜色,又素面朝天,显得脸庞极为干净,尽管她已经有30多岁年纪,但只看她的面容的话,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王蔷薇的普通话字正腔圆,记得刘一琳说过,她早先是从津城过来郎市的,她的口音可没有一点津城的方言,夏想可是清楚津城人没多少能说得这么标准的普通话,就证明了一点,王蔷薇并非是津城人。
夏想虽然不会失礼地盯住王蔷薇看,不过初次见面,再加上他确实心中好奇,还是不免多看了王蔷薇几眼。王蔷薇也不回避夏想的目光,也是大胆地和夏想对视,她的目光之中有惊讶和审视,也有好奇。
只一个照面,王蔷薇就心中升腾起强烈的征服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