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3章 巧手,周密之局

一瞬间,所有人都对夏想刮目相看,目光之中充满了热烈和敬佩。冷静、审时度势的发言,机锋妙语的转折,最后犹如神来之笔的介绍萧伍几人,布局之巧妙,安排之周密,都让众人叹为观止。
好一记响亮的耳光!
但符合郎市的利益,是符合为官者的利益,许多时候,官员和百姓的利益不一致,两者之间有巨大的鸿沟。官员和百姓之间脱节,不得不说是制度的悲哀。
夏想下台,哦呢陈也没有再上台讲话,茶会进入了分别交谈的阶段。别说,夏想抛出了巨资的诱饵,立刻吸引了在场不少商人的注意力,他们争相围住萧伍等人,都希望有资金落到自家身上。
夏想就是拿准了他不敢公开承认的软肋,借他举办的茶会之际,公开向郎市的黑恶势力宣战,也等于是在他的地盘上向他宣战,他凭什么?就凭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想在郎市打开一片天地?就凭他身边的四个人就想打败他在郎市经营了许多年的盘根错节的地下势力?
既然废了他的几个手下,仇已经结下了,矛盾已经公开化了,逃避不是夏想的风格。尽管他的性格大半还是绵里藏针多一些,但有时候也要冲冠一怒,才有震憾力。
“郎市连接京津,身在燕省,是优势,但也是劣势,容易让人这山望着那山高,更有人身在曹营心在汉,或者自恃有京城的后台,不把市委市政府放在眼里,甚至不把省委放在眼里,在此我要强调一句,中国没有黑社会的土壤,黑恶势力可以猖獗一时,但绝对不会猖獗一世!”
哦呢陈气归气,确实叹服夏想的口才。他平生最大的短处就是口才不行,好不容易现在不再因紧张而导致口吃,但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表演讲还是吃力,更不用说和夏想一样侃侃而谈并且言语机锋了。
不,是钢板,哦呢陈今天先是一脚踢到了钢板上,伤了几根脚指头,现在又被钢板当众砸了头,估计现在已经眼冒金星了。
夏想主动伸手:“李行长,你好。”
他愿以为夏想肯来,就算有挑衅之意,在他的地盘上,也多少要给他几分面子——再说郎市不给他哦呢陈面子的人,现在还没有——不想夏想当众打脸,直截了当地抨击黑恶势力,而他还在一旁赔着笑脸,相当于伸脸过去,主动让夏想打得啪啪之响。
晚上,夏想和李财源见了一面,得知一http://m.hetushu.com切安排妥当之后,大为放心,鼓励了李财源几句,又想起了什么,说了一句:“大学城项目现在归我管辖了,有些事情可以顺藤摸瓜了。”
本来说好下午宋一凡就回京城,夏想开车送她,不料宋一凡打了电话回学校,得知周一没有什么重要的课,她还没有玩够,不想回去。夏想拿她没法,谁让她人又小又古怪精灵,还又会撒娇,只好由她。
真是羡慕嫉妒恨。
众人都哈哈大笑,作为对夏想的热情回应。哦呢陈也在一旁满脸笑容,轻轻鼓掌,似乎是满心的欢喜,其实心中还是一阵冷笑,对夏想翻云覆雨的手段佩服之余,也是颇为不以为然。如果夏想真敢动了他的女儿,他就是拼了鱼死网破,也要让夏想交待在郎市。
夏想见效果达到,哈哈一笑:“如果在座的各位谁资金紧缺,需要寻找合作伙伴,眼前就是大好时机,不可错过。好了,我已经喧宾夺主了,就不再废话了,谢谢大家有耐心听我讲完,而且在期间没有一人借故上厕所,我很荣幸。”
哦呢陈有火发不出,心中郁闷之极。本来他今天的如意算盘是中午恐吓夏想,晚上拉拢夏想,在他巧妙的推手之下,夏想一惊一乍之后,再受到他的礼遇,肯定会乖乖的就范。不成想,夏想不但中午废了他的人,晚上又在茶会上反客为主,就让他只觉胸中十分憋闷,尽管心中还是轻视夏想,却又不得不佩服夏想此人,手段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
大京城经济圈的正式落成,日益逼近,作为环京城经济圈最近的郎市,有望首当其冲成为第一批试点城市,从先行者的角度考虑,放开农业上对转基因技术的限制,也部分符合郎市的利益。
对于郎市来说,上千万的投资就算不小的项目了,何况是10亿巨资。萧伍等人来自燕市,想要打开郎市的市场,就需要合伙人。
夏想坐在座位上,一脸笑意,看着萧伍等人被众人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中间,再看远处的哦呢陈假装一脸淡定,其实眼中怒火中烧,他暗暗一笑,好戏才刚刚开始,哦呢陈不要急,以后的路,还很长。
“我才没吃醋,尽胡说,我吃茶。”宋一凡脸一红,不好意思地松开夏想的胳膊,还真吃茶去了。
此时此刻众人才明白,刚才夏想所说的狠话,可不仅仅m.hetushu.com是说说而已,而是真刀真枪,以上几人的投资方向,全是哦呢陈涉及的行业,不言而喻,就是抢生意来了。
古向国讲话完毕,几名副市长不等夏想发言,就都纷纷附和,显然也是不承认夏想作为市政府之中二号人物的地位。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到金银茉莉的身上,见双姝一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另一人眨也不眨地盯着宋一凡,不觉好笑,对两人说道:“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分辨出来你们谁大谁小的办法……”
此话一出,如一枚重榜炸弹,直炸得在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夏想呵呵一笑:“好,有时间见个面,认识一下。”
李理忙双手握住夏想的手:“早就想认识夏市长,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有幸在内阁楼遇上,真是荣幸。”
哦呢陈确实眼冒金星,只差一点就吐血了。夏想步步逼近,明暗两手,一次反击就让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他在郎市纵横数年,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墙角。
客气几句之后,李理就和夏想交换了名片,然后告辞而去。他的分寸把握得很好,来去都不让觉得突兀,就给夏想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大意,大意了,尽管他也摸过夏想的底,自认对夏想还算了解一二,但也清楚夏想许多深层的秘密,他不可能知道得清楚。他也分析过夏想的性格,绵里藏针,多用迂回之策,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明白了一点,夏想此人,不可以常理度之,他还有大刀阔斧、直来直去的一面。
在郎市,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和夏想一样,既是市委的高官,又有强硬的手腕和权谋,更有强有力的经济班底,关键还有一点,不怕人身威胁,敢直面哦呢陈的黑手,确实是一块硬骨头。
他要跳进去就只有一个结果:套牢。
众人的目光随着夏想手指的方向望去——萧伍等人起身,冲众人点头致意,依次来到台前,规规矩矩地站在夏想身旁。
古向国一脸微笑,并不制止副市长们故意冷落夏想,而是冷眼旁观。夏想就知道,哦呢陈还手了,而且还是正面还手,意思是告诫他,暗中的较量先告一个段落,正面的政治倾扎,不过才刚刚开始!
虽然转基因问题搁置了,但古向国主持了政府工作会议,研究部署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会议上,古向国先是就郎市几大支柱产业的现状进行了总结,最后www.hetushu.com又着重指出,郎市农业大有可为,一定要紧抓每一个项目,不能放松,尤其是农业部专家在郎市考察之后,对郎市土地资源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郎市可以借助距离京津近的便利条件,积极推广新兴农业,发展房地产业,等等。
第二天一上班,就有两个突然的变故,一是涂筠要去京城出差,到农业部洽谈一个项目,二是艾成文要去京城开会,本来以为要有正面冲突的转基因技术的讨论,先搁置了下来,要等艾书记回来后再说。
10亿的巨额投资,虽然和哦呢陈庞大的产业相比不值一提,而且挤挤水份或许只有5亿左右,但如果有足够的政策扶植,还是能对哦呢陈在郎市的产业造成不小的冲击。关键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场资本狙击战,是要对哦呢陈形成政策上打击、经济上冲击,如果再有暗中狙击的包围之势,郎市,还真有可能上演一场大战。
李财源十分激动地说道:“太好了,我有一个老同学以前在大学城项目工作过,他了解一些情况。”
“是不是真的?别骗人。”金茉莉抢先说道,一脸好奇。她对今天夏想和爸爸之间的过招,虽然也清楚爸爸被夏想气得够呛,但她不是心思复杂之人,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
说话间,有一个人凑了过来,主动自我介绍:“夏市长,我叫李理,是郎市建行东安支行的行长。”
“上当?上什么当?”金茉莉还没有醒悟过来,却被银茉莉敲了一下脑壳,她和银茉莉虽然做不到心意相通,但也是彼此无比熟悉,一下就又想通了,“我明白了,原来夏市长就是故意发坏,好啊,我生气了。”
松手之时,哦呢陈发现手中多了一样东西,借着灯光一看,不由脸色大变——是惊仙居天字第一号雅间的房卡!
哦呢陈十分愠怒,但今天的局面是他自己造成的,有苦说不出。就算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今天夏想遇袭事件他是幕后黑手,但所有人都假装不知,他更不会公开承认。
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疼,真疼。丢人,丢大人!
但在现有的体制之下想要有所作为,又必须尽最大可能地适应体制。有人利用体制的漏洞为个人谋取福利,就有一心为民者同样利用体制的漏洞,为百姓谋福。
机会难得,夏想才不会错过,也不理会哦呢陈眼中的不满,还是依次介绍说道:和*图*书“这位是萧伍,燕市江山房产的总经理。这位是钟山,燕市江山娱乐公司的总经理。这位是柯林,燕市江山农业技术公司的总经理。这位是毛作天,燕市江山科贸公司总经理。几位燕市的贵宾来到郎市,准备投资郎市的房地产、娱乐、农产品开发和销售以及石油、烟草行业,总投资额不下于10亿!”
说狠话容易,做狠事却难。哦呢陈强压怒火,努力保持一脸平静地看了侃侃而谈的夏想一眼,心中却想,不出几天,你在市委就会遭遇到巨大的阻力,还有大学城项目也会让你焦头烂额,夏想夏市长,不要以为废了我几个人你就胜利了,我们之间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哦呢陈站在夏想身边,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不可遏制的怒意。
“哈哈……”
所有人都想当萧伍的合伙人,从天而降一笔巨资,人人得而求之。
金茉莉噘嘴、扭脸,给夏想一个后背,撒娇的意味一览无余。
不到30岁的常务副市长,手段和心智之高,让不少人暗暗吃惊,都不约而同地想,哦呢陈算是遇到了真正的强有力的对手了。
如果不是哦呢陈逼迫过紧,如果今天没有宋一凡受屈,夏想也不会在公开场合向哦呢陈宣战,但今天不管是哦呢陈约束手下不严,还是他的手下见色起义,自作主张污辱宋一凡,都让他怒不可遏,决定狠狠敲打一下哦呢陈。
她一撒娇,银茉莉气极,宋一凡也不干了,伸手抱过夏想的胳膊,一脸挑衅地看向金茉莉:“茉莉姐,你今年23岁了,怎么还没有男朋友,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对了,我正好认识一对双胞胎男生,介绍给你们姐妹正好。”
“他骗你的,你一开口就上当了,姐姐,你真笨。”银茉莉白了夏想一眼,眼中怒火熊熊。夏想逼得爸爸步步败退,她恨不得亲自上阵对付夏想,只可惜,她空有一腔怒火,却只能生生气而已,因为她也想不出来什么对付夏想的好办法。
建行的行长?夏想打量了李理一眼,见他年纪约35岁左右,人长得挺精神,个子挺高,乍一看,和方格长得有几分相似,不由让他心生好感。
当晚,宋一凡非不去宾馆,就睡在了夏想的床上。夏想无奈,只好睡了沙发。还好一晚上宋一凡没有折腾,睡得很香。只不过天亮之后在夏想上厕所的时候,迷糊之中忘了关门,被宋一凡推门进来,闹了个大红脸。
http://m•hetushu•com众人都以为夏想发言完毕,没想到夏想等众人笑完,伸手一指台下:“今天我要隆重向大家介绍几位来自燕市的朋友……”
“第三点,也是我体会最深的一点……”夏想忽然语气变得轻松起来,幽默地说道,“我非常羡慕陈总,他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别人想有一个千金都求不得,他却有一对如花似玉的千金。都说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少,我再想加上一句,不见到金茉银莉,不知道结婚太早。”
茶会风波让夏想一夜成名,当然不是家喻户晓的成名,而是在郎市的工商界之内,夏想的大名一夜之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同时让所有人都大感兴奋和期待的不仅仅是夏想和哦呢陈之间几乎已经摆到明面上的过节,而是萧伍几人放出了10亿投资的风声。
哦呢陈就更坚定了要继续攻坚夏想的决心,他相信凭借他的手腕和实力,终有一天,会让夏想败走郎市,或者,在他面前低头认输!
主要是夏想算计得太精明了,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他原以为夏想会站稳脚根,会有了班底之后才敢有所动作,万万没想到,夏想的反击犀利而让人目不暇接。
曲终人散的时候,哦呢陈送夏想一行到门口,他紧紧握住夏想的手:“今天本来想单独和您聊聊,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希望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和夏市长品茶会友。”
金茉莉见宋一凡有吃醋的意味,咯咯地又笑了:“小妹妹,你才多大就开始吃醋了,可不得了,以后得吃多少年的醋?还有,千万别吃夏市长的醋,以夏市长的风度,他走到哪里都是受人瞩目的中心,可是一个女人杀手。”
“茶之道,讲究的是心平气和,讲究的是顺其自然,时机一到,别说和陈总品茶会友了,就是把酒言欢也没有问题。只是现在郎市不太平静,我静不下心来好好品品陈总的好茶。等什么时候平静了,一定会和陈总坐一起,谈谈茶经。”
最后一句妙语,又将气氛转为热烈,现场再现热烈的掌声。
周日一天没什么事情,夏想就陪宋一凡到处走走转转,正好他也没有怎么逛过郎市,就带着她走遍了郎市的大街小巷。至于大学城的农民讨薪事件,夏想没有理会,他有意拖上一拖,因为他早就了解到大学城项目欠薪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没有新的资金注入的前提之下,三角债就是一个谁也解决不了的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