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5章 麻烦,不请自来

孙秘是麻市长的亲信,得罪不起,胡国立忙到孙秘面前,耳语几句,孙秘脸色一变,看了夏想几眼,就又来到麻帆面前,小声说了几句什么,麻帆忽然大声嚷道:“不行,我不管他是谁,就得抓了。”
麻帆当着他的面想动手动脚,夏想岂能容他放肆?在郎市四小龙想对宋一凡无礼,就被他一怒之下废了手脚,麻帆虽然不是大恶之徒,也不能容他对宋一凡有半点侵犯,夏想轻一抬手,就将麻帆的手挡到了一边。
官二代富二代怪不得成器者寥寥无几,都是被特权思想害了。开始是害人,最后反而会害了自己。
麻扬天在京城市政府排名虽然不是很靠前,但他的分管一些重要的分工,负责建设、轨道交通建设等方面的工作,大权在握,尤其是在京城之地,建设和交通建设是重中之重,动辄数十亿上百亿的工程,都掌握在麻扬天手中,麻扬天也是京城的实权人物。
麻帆哪里想到夏想这么厉害,摔倒在地之后,气得哇哇直叫,一下又看到了夏想的车牌,大喊:“你是郎市的,好小子,我记下你牌照了,回头让我姨好好整治你。告诉你,我姨是郎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有了冰山一角,涂筠的整个关系网暴露在他视线之内,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夏想不慌不忙地拿过郎市人民政府的工作证,递给胡国立,胡国立一见上面的国徽标志,就心中一跳,等打开一看,差点没有拿住——他不是被想的级别吓到了,副厅级的官员在京城确实一抓一大把,他是被夏想的年轻给吓到了——他今年35岁了,才是处级,而且还是走了不少门路的关系。
警车停下之下,从四辆车上面下来七八名警察,还有一人是秘书打扮,戴无框眼镜,脸上刮得干干净净,长得十分机灵,他一下车就来到麻帆面前,一脸关切:“麻少,出了什么大事?谁胆大包天敢惹你?”
涂筠虽然为人强势,但她也有有城府的一面,在后台是谁的问题上面,一直讳莫如深。今天算是无心插柳的收获,一个死缠烂打追求宋一凡的坏小子,竟然是涂筠的外甥,如此,涂筠的底线就在夏想面前露出了冰山一角。
其实以夏想的脾气,才懒得和麻帆较真,在他眼中,麻帆再不可一世,也不过是一个半大小子,和他一般见识,有点丢份,而且显得他好象欺负小孩子一样。
夏想在一旁m.hetushu•com看得连连发笑,好歹麻帆也是堂堂的副市长的儿子,怎么跟一个小丑一样?不但颠倒黑白,还撒波打闹,一点家教都没有。
与他相比,麻帆身为京城副市长的儿子,在京城横着走路,也完全可以理解了。
麻帆锁紧了门:“有种你上来?我呸,一个乡巴佬还敢来京城撒野,知不知道什么叫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娘的,等一下给你松松骨,让你享受一下京城人民的热情的服务。”他嘟嚷着骂人也就算了,还出言不逊地威胁宋一凡,“宋一凡,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否则,就算你爸是副省长,我也有办法让你乖乖地听话。”
涂筠在京城有后台,夏想清楚这一点,但并不是十分清楚她的后台到底是谁。政治上事情,有时不是一是一二是二那么简单,有些人会故弄玄虚,隐瞒不说真正的后台。有些人会天天将他的后台是谁挂在嘴边,人与人不同,也就形成了形形色色的官场文化和官场众生相。
胡国立揉了揉眼睛,才敢确信他没有看错,夏想,确实是29岁的副市长,就让他后背冒出了不少冷汗,好险,如果问也不问就把人抓走,别看夏想只是郎市的副市长,但他毕竟是副厅级干部,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之下,官员的特权不容侵犯,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在内。况且他这么年轻就是高官,没有后台和来历?打死胡国立他也不信。
到底是副市长的秘书,颐指气使的样子,一看就是习惯了发号使令,张口抓人,眼皮都不抬一下,仿佛夏想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路人甲。
警察立刻向前来到夏想面前,还好京城的警察多少有点见识,见夏想一脸镇静,他身边的女孩也是丝毫不见慌乱,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场中的一切,为首的警察名叫胡国立,他迟疑了一下,做出了一个让他事后庆幸了一辈子的决定:“同志,请出示证件。”
尽管刚才宋一凡的话有点过头了,夏想听了也有点脸红耳热,不过现在不是解释说明的时候,既然麻帆主动找上门了,就一次性解决好了,省得宋一凡再被他纠缠个没完。而且说实话,夏想也很不喜欢麻帆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拽样。
“新入学的时候,大家都要上台自我介绍。一个男生上台,他大声说:‘我叫尤勇,我来自京城,我爱下棋。’他刚下台,就轮到一个女生上去,女生红着脸m.hetushu•com,声音特别小,好象蚊子叫一样:‘我叫夏棋,我来自燕市,我喜欢游泳。’结果全班哄堂大笑……”
不等麻帆近身,他一脚飞出就踢中了麻帆的手腕,将他手中电棍踢飞,然后顺势一推,麻帆就后退几步,一屁股摔到在地。
夏想见他一脸得意的变态模样,心想看来在正戏上场之前,要先在京城和涂筠过一招了。
胡国立立刻将证件还回夏想,还下意识地敬了一个礼:“打扰了,夏市长,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解释一下发生的事情经过,好不好?”语气很恭敬,态度很客气。
还是真贼心不死,夏想大怒:“麻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远离宋一凡,否则,就算你爸是副市长,我也有办法让你乖乖地低头。”
夏想说话之时,语气之严厉,眼神之冷峻,让麻帆不由自主吓得一缩脖子:“我才不怕你……”
被称为孙叔的孙秘用手一指夏想,吩咐警察:“先抓起来,随便弄一个治安问题,拘留了再说。”
麻帆打完电话,还故意打开车窗:“哈哈,你等着,一会儿就有给你颜色看了。我真可怜你,开一辆破奥迪就敢来京城耍横?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跑还来得及,不过跑得了人跑不了车,你惹了我,今天就等着被好好修理一顿吧。”
夏想见他态度尚可,也就配合他的工作,简单一说,又强调了一句:“胡队长,我建议你置身事外,要不就会惹祸上身,和收益相比,肯定是损失大。”
麻帆打电话搬救兵,夏想也不闲着,也拿出了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他今天前来京城可是孤身一人,可不能吃了眼前亏。
作为一个注定身败名裂的人物,他的儿子还在耀武扬威,真是可笑加可怜。
夏想可从来不是软柿子。
只可惜,他怎么生了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儿子?
不过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麻帆别看年纪不大,人挺坏,伸手从车里拿出一个电棍,拿电棍的时候,不小心带出来不少东西,有春药和避孕套等东西,就让夏想顿时为之一惊并且愤怒,看他车上都随时带着的东西,不一定祸害了多少个女孩了。
夏想的话就让胡国立更加断定,今天的事情,是神仙打架,他是凡人,离得近了,除了遭殃之外,绝对没有一点好处。
孙秘见胡国立不抓人,急了:“老胡,怎么还不动手?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快抓了他,替麻和-图-书少解气。”
原来涂筠还有一层京城副市长的关系!
夏想愕然,一凡妹妹果然长大了,说话也越来越犀利了,直让他无言以对。
夏想愣住了,还真是冤家路窄,郎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只有一人——涂筠。麻帆又口口声声说是他的姨,不是涂筠又能是谁?
小男生轻蔑地笑了笑,一张嘴就将口香糖吐到了夏想的奥迪车上,他围着奥迪车转了一圈,然后一脚踢在门上:“开一辆破奥迪,也好意思和我说话?郎市的牌照,原来是土包子一个,也配来京城?告诉你,我就叫麻帆,所以从来不怕麻烦。”
夏想一把把他扔到一边:“挪开你的破车,别挡我的路。”
又来到宋一凡面前,嬉皮笑脸地说道:“一凡妹妹,他是谁?告诉我,他要是纠缠你了,我立马让他滚蛋。”
到了北大,才上午9点多。夏想开进校园,看到身边三三两两的学子,不由生发感慨,大学时光最让人留恋,不知不觉,他离开大学已经七八年了,再看一脸稚气的学子,不由摇头笑道:“和你们相比,我还真是老了。”
话音刚落,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法拉利跑车紧紧贴着夏想的车停下,离车门不过10公分,完全是堵死去路的嚣张停法。
“什么?”麻帆瞪大了眼睛,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都和他发生了……天啊,连你也不纯了,北大还有纯洁的女生吗?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宋一凡,我跟你没完。”
他不光说,还动手,从车上拿过一把甩棍,冲着夏想的奥迪车就是一顿乱砸!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响声,回头一看,数辆警车呼啸而至,显然,是麻帆的救兵到了。夏想原以为麻帆是请动了涂筠,没想到叫来的却是警察。
京城副市长麻扬天是麻帆的爸爸?
夏想一抬脚,“咚”的一声踢在车门上:“有种下来,躲在车上算什么好汉?”
夏想也不拦着,冷眼旁观,就又听到远处有汽车驶来,他扭头一看,笑了,涂筠终于来了。
宋一凡却不理会夏想的感慨,也不知道她怎么胡思乱想的,忽然不高兴了:“真是的,我身上青了好几块,晚上一帮八卦的舍友肯定会问七问八,说不定还要问我有没有失身,烦死了。”
麻帆说完,伸出电棍就朝夏想捅来。
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才让他在事后没有受到牵连,在麻扬天倒台之后,算是逃过一难,没有受到连累。
但每个人和图书都是在张狂之时,不知道自己最终的下场是什么,麻帆现在就怒火中烧,恨不得将夏想打倒在地,狠狠踩上几脚才解气。夏想竟然得手了他最喜欢的宋一凡,就让他有一种被人戴了绿帽子的羞辱感,尽管宋一凡根本没有正眼瞧过他,在他眼中,宋一凡就是他的女人,谁也不能动一根手指头。
麻扬天在京城权势再大,他也就是副部级,说不入夏想之眼是夏想托大,但夏想还真不认为麻扬天是一号人物。因为别人他或许不清楚,但麻扬天他却记得此人,两年后,麻扬天被双规,后来不久,麻扬天被燕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了一审法院的死缓判决。
“放尊重一点,我再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对小凡无礼,再有什么不安分的举动,你绝对会后悔!”夏想也护短,为了宋一凡,他还真成了最护短的大哥哥了。
夏想没送宋一凡到宿舍楼前,他停好车,拉开车门,宋一凡却不肯下车,赖着不动:“我不想上学了,要不,我转学好了,麻帆他真的好麻烦。”
夏想笑了:“我先办事,等回来后再来学校看你,然后帮你解决麻烦。”
郎市离京城实在是近,一上高速没多久,京城就在望了。一路上宋一凡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尽说一些学校趣事,还给夏想讲了不少笑话,其中一个还真让夏想笑了半天。
麻帆打开电棍,火花直闪:“怎么着,服不服?”一边威胁夏想,一边冲宋一凡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敢随便就和别人上床,宋一凡,看在你爸是副省长的面子上,我饶你一次,但这个男人今天死定了。动了我的女人,妈的,不收拾你一顿,你不知道我有多大的来历。告诉你小子,你要倒霉了,知道我爸是谁不?我爸是京城副市长!”
杨彬被他换掉之后,暂时没有领导使用,就留在了司机班随时被人使唤。
麻帆伸手就要抓宋一凡的胳膊。
讲完之后,宋一凡摇着夏想的胳膊:“夏哥哥,夏棋和你一个姓,你认不认识她?一个特别温柔特别细心的小女生,走路都轻手轻脚的。”
麻帆差点又摔一个跟头,他知道动手的话他不是夏想的对手,就一下钻到车内,关紧车门不再出来,在里面打起了电话。反正他的车紧贴着夏想的车,他不动,夏想就走不了。
夏想刚刚收拾了哦呢陈的四小龙,没想到好久没来京城,一来就又遇到了麻烦,不由苦笑,最近真是不顺,人人见了他都www.hetushu•com想收拾他,好象他真是软柿子一样。
麻帆被夏想抓住,还一点也不服软:“有种你别走,我马上叫人过来,不收拾死你才怪。在京城你还敢跟我叫板,你算老几?我姨也正好在京城,一会儿就让她过来,看你还敢不敢跟我横?”
夏想自从步入官场之后,就再也没人叫他“小子”了,今天头一次被一个黄毛小子叫了一声小子,不由笑了:“我是谁你管不着,我倒想警告你,以后没事别烦小凡,否则,你就会给自己惹来麻烦。”心里却想,自己和十八九的小年轻一比,不是大叔也是一脸老相了,还有人没眼色叫他小子,难道他现在还真这么年轻?
麻帆一见救兵到齐,就又唬着脸从车上下来:“孙叔,就是他,郎市来的一个乡巴佬,长得跟大叔一样,还泡女大学生,一看就不是一个好人。赶紧抓了他,关他十天半个月,看他老实不老实。”说着说着,他忽然咧嘴大哭,“他不是个东西,他把我的女朋友骗走了,我不活了……”
一看共出动了四辆警车,到底是副市长的儿子,威风不小,想起曾经在某北方海滨城市任职的红二代,他对外宣称他的儿子和平民一样,从不出动警力护送,实际上每次上学都是秘书出面,兼警车开道和护送,是低调的威风八面。
不提涂筠还好,一提涂筠,夏想本想简单教训麻帆一顿了事,心中就又立刻改变了主意,他上前一步,一把拎住麻帆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少在我面前嚣张,麻帆,我郑重警告你,以后离宋一凡远一点,否则,别说你姨是副市长,不管她是谁,她都保不了你。”
宋一凡哼了一声,有夏想撑腰,她嘻嘻一笑,抱住了夏想胳膊:“他……是我男朋友,我这两天一直和他住在一起,怎么样?麻帆,我很讨厌你,你知不知道?我的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行不行?”
一个十分瘦弱,穿着宽大的牛仔,头上几缕头发染黄,脚上耐克,手上名表,嘴里还咀嚼着口香糖,打扮很新潮却多少有点痞气的男生,靠着车门,斜着眼睛,一脸不满和不屑地看着夏想:“你谁呀?你怎么把宋一凡骗走了?小子,告诉你,宋一凡是我女朋友,你碰她一根手指头,我跟你没完。”
吃过早饭,夏想开车和宋一凡一起前往京城——他的司机已经更换,由杨彬换成了李永,一个忠厚老实的中年人,他还算满意。不过去京城也有私事在内,就没带司机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