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9章 碰撞,人心激荡

古向国脸上有些挂不住,刚要开口解释,就听张樱籍又突然插话:“古市长,如果讲转基因的危害,我可以讲上几个小时,还可以告诉您有哪些农业部的专家在美国的转基因公司有股份,还有谁在转基因公司任职,是不是可以得出结论,农业部竭力推广转基因的专家,都有私心作祟?您如果因为夏市长和白处长以前有过过节就得出草率的结论,我还真想和您理论理论,辩论一个谁是谁非出来!”
“夏想同志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总是没事找事,挑起事端?”吕一可依然一脸威严,怒气不减。
夏想抛出的诱饵,有足够的诱惑力,让艾成文和古向国都不免为之心动。
就让古向国对夏想的不满上升到了临界点。
夏想也知道,唇枪舌剑解决不了问题,在利益面前,语言的力量太有限了,就算能够说得对方哑口无言,但因为有切身利益在内,对方也不会退让。
涂筠就轻笑一声:“滴滴涕是毒药,转基因技术是改良,怎么能相提并论?夏市长的举例没有可比性,也没有说服力……”她轻轻挥了挥手,驱散飘来的烟雾,不满地看了坐在她上首抽烟的路洪占一眼,又说,“我刚从农业部洽谈回来,和白处长进行了深入交流之后,达成了共识,农业部加大了投资力度,决定出资5000万在郎市进行试点推广,不但不花市政府一分钱,还要出钱出力出技术为符合推广条件的农民免费提供种子和技术支持,等于说平白得到了一笔投资,还不用承担任何风险。”
当然,语言的力量再有穿透力,再有鼓动性,也不如实际的利益更能打动人心。
“我可没有信口开河,而是有前车之鉴,比如我刚刚接手的大学城项目,烂尾了,还想让我再找到投资起死回生。现在我找来了远景集团的投资,涂市长却又想拒绝,我就不明白了,万一到时我为大学城项目也找到了新的投资,是不是涂市长还要反对?”
不少人都震惊了,好嘛,一上来就是有一个纪委书记和一个副书记给古向国来下马威,而且两人的气势都是咄咄逼人,不但完全是维护夏想的口气,而且还一点面子也没有给古向国留。堂堂的市长被人前后夹击,不用说,滋味肯定不好受。
古向国面露喜色,虽然他早就知道艾成文必定会支持,但亲口听他在常委会上说出,还是心中十分受用。能够亲眼看到夏想的惨败,也是一件让人心情和图书大好的好事。
夏想针锋相对:“那你一开始就说我反对农业部的试点推广是因为白处长,怎么就没有好好想一想我和白处长之间的过节和投资也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远景集团和威峰公司的投资,一个是观光农业,一个是有机作物和养殖基础,是打造绿色、天然的新兴农业,相比农业的转基因工程,不但口碑好,而且投资额度大,并且两家公司做出的承诺是,资金一次到位!”夏想将手中的资料一扔,声音不大,但惊得不少人眼皮跳了几跳,他又轻轻敲了敲材料,“部委的投资一向拖欠得厉害,说是5000万,经过层层克扣和盘剥,最后能到位4000万就不错了,而且还是分批分期到位,乐观估计,等所有的投资全部到位之后,说不定一年之后了。而如果是两家公司投资的话,一年之后,就有明显的效益了。招商引资,就是要引进投资力度大、见效快的项目,而不是拖拖拉拉的烂尾项目。”
“我反对农业部的项目,支持夏市长的提议。”刘一琳一向说话时和声细语,今天突然提高了八度,语气坚决地支持夏想。
“你……”涂筠被当场噎住,呛得说不出话来,“夏市长,你不要太狂妄了。”
“啪”的一声,吕一可真的拍了桌子,一脸怒容:“涂市长,今天讨论的是投资问题,不是夏想同志和什么白处长的过节问题。说到过节,你处处针对夏想同志,是不是和他有什么过节才让你总是故意刁难他?”
“我也支持夏市长的提议。”吕一可又恢复了儒雅的姿态,一脸和气地说道,“我老了,不过也想有一个幸福的晚年,也不想当小白鼠去吃什么转基因的粮食。”
夏想才来不久,就有了团结中间力量的迹象,让人不可小瞧。郎市的局势,本来就错综复杂,夏想平空杀入,不是火上浇油,就是乱上添乱。
在众人的印象中,吕一可一向不徐不疾,没有着急发火的时候,今天突然就说了一句狠话,而且明显是在为夏想出头,就让所有人都心思闪动,不得了,了不得,风向变了,原来的中间派,转向支持夏想了。
说穿了,还是有巨大的利益因素。
“还有,秦总理和付总理也通过不同的渠道,对试点推广表示了关注,他们对转基因技术的推广前景,也很乐观。”古向国及时抬出了两位重量级人物,就是要给在座的常委和-图-书施压。
涂筠急不可耐地反驳:“夏市长,你怎么就敢断定农业部的投资是烂尾项目?不要信口开河。”
涂筠的举动再一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她一下站起,以一副慷慨激昂的表情,对夏想发起了一通炮火猛烈的攻击!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了,下面讨论一下夏想同志的投资意向书。”艾成文出面打圆场,表面上是和颜悦色,实际上心中却是无比震惊。吕一可虽然资格最老,但很少有倚老卖老的时候,他在市委一向很有威望,今天却真的当众拍了桌子,可见是动了真怒。
大学城项目荒废了几年,一直是郎市市委市政府心中的痛,如果有新的投资注入,让大学城重新焕发活力,可以为郎市增光添彩不少。
夏想终于发言了,他先举起了双手,众人不解其意,却听他呵呵一笑说道:“转基因技术对人类的危害,现在还不好下定论,关于我和白处长之间的过节问题,古市长得出的结论也不公正,因为我和白处长之间没有过节,他的问题是燕市市委所下的结论,我们不要怀疑市委领导的公正和眼光。不过如果古市长非要说我是因为和白处长之间有矛盾才反对转基因技术在郎市的试点推广,我不解释也不反驳,就举双手告饶,请古市长嘴下留情。”
让所有人都大感惊讶的是,市委秘书长李晓亮也表态支持了夏想:“夏市长的提议更有远景,对郎市更有利益,我还是比较倾向于远景集团和威峰公司的投资。”
但他作为郎市的二号人物,涵养还是有的,还能隐忍得住,涂筠几次和夏想交锋,表面上占了上风,实际上还是处处受到牵制,自从夏想来到之后,束手束脚,再有京城之中惊心动魄的一幕一连吓得她失眠几天,就让她的怒火终于不可抑制地爆发了:“夏市长,虽然我不愿意恶意地猜测你为什么要阻止农业部的试点推广,但我认为在你不遗余力地反对背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不是真和白处长有关?”
“投资就是投资,能给郎市来到明显的效益,能拉动郎市经济的增长,就热烈欢迎,相反,什么长远影响,什么宣传意义,等等,都是虚的,讲一些大而空的东西落不到实惠,说破了天也是白说。谁投资额度大,我就支持谁。”让所有人都吃惊的是,一向喜欢最后发言,只投顺水人情票的军分区司令员田慧书,紧随路洪占其后,发言表态支持夏www•hetushu•com想。
艾成文忧心忡忡。
有趣,越来越有趣了,斗争扩大化了,连田慧书也加入战团了?而且还立场鲜明地表明了观点,少见,真是少见。
张樱籍一脸严肃地说道:“我看了一下农业部的试点推广,包括棉花、小麦和玉米,如果仅仅是棉花还可以尝试,小麦作为主粮,不适宜推广转基因,我反对。”
还好,古向国也有排头兵,涂筠就又及时出来解围:“吕书记年纪大了,不要动不动就发火,古市长刚才随口一说,不过是提醒个别同志不要感情用事而已,又不是指责什么。还有张书记也是,非要辩论什么转基因技术的危害,我们是政府官员,不是科学家,既然国家没有明令禁止,既然是农业部前来试点推广,就证明了转基因技术切实可行。”
谁不知道李晓亮一向紧跟艾成文的步伐,在艾成文反对之后,他还是支持的立场,就让所有人都大惑不解。一场转基因战争,再一次推动了郎市局势朝更复杂更隐蔽的方向发展。不能说常委们重新站队了,但夏想既有政治手腕,又有经济大旗,双管齐下之下,重新划分势力范围,早晚会在郎市打开局面。
是该表决的时候,刚才的交锋,古向国一系的人几乎全部发言表示了支持,夏想也团结了一批中间力量,基本上不分上下,此时,艾成文一派的立场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我哪里狂妄了?不过是就事论事,涂市长不要急躁,更不要无端攻击别人。”夏想不但一点也不生气,脸上又挂上一惯的若有若无的笑容,冷静应对涂筠的攻击,“远景集团投资观光农业,只是试水,如果成功的话,远景集团还有意再投资大学城项目。”
单纯地以投资的角度考虑,涂筠完败。
说完,夏想将手中的材料分发下去,刘一琳起身离座,主动替夏想分发一部分。她的举动落在众人眼中,所有人都心思浮动,暗暗心惊,先是吕一可,后是张樱籍,现在又有刘一琳,中间派力量的代表人物都有向夏想身边汇聚的趋势,没看出来,夏想年纪轻轻,还真有个人魅力。
涂筠和古向国脸色非常难看,两人都难以压抑怒气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想方设法阻止农业部的试点推广,不管是政治立场还是经济手法,无所不用其极,针对的目的十分明显。
涂筠顿时脸红了,可不是羞红,而是涨红:“吕书记,说话注意一点,我又没hetushu.com有得罪您,凭什么对我人身攻击?”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夏想,就看夏想的反击了。
材料分发到各人手中,只看了一眼,不少人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夏想早有准备,涂筠刚刚抛出5000万的投资,好嘛,夏想手中的两份投资意向书,一份1亿,一份8000万元,两者相加,是涂筠的3倍以上。
艾成文表明了支持的立场,基本上就相当于尘埃落定了,因为夏想几人的力量还不足以抗衡书记和市长的联手。
果然,艾成文本来正低头看夏想分发的资料,一听吕一可的话,忽然抬起头来,不敢相信地看了吕一可一眼,然后又大有深意地看了夏想一眼,随后又移开了目光。
艾成文不想推广也没有办法,他顶不住上头的压力,只好无奈地咳嗽一声:“综合比较下来,从长远来看,还是农业部的试点推广更有利于郎市的发展,我倾向于农业部的投资。”
夏想慢条斯理地拿出一叠材料,一边摆在面前,一边说道:“好,不讨论转基因技术的优劣,只单纯地从投资的角度考虑,只以郎市人民的利益为根本出发点,我的建议是,还是不要推广新兴农业的试点,因为5000万的投资太小了,而且还容易被老百姓骂娘。我手中有两份投资意向书,可以给同志们看一下,然后请大家说说看,哪个投资更有前瞩性,更有优势,更有利于郎市的兴农战略。”
军分区司令员田慧书也是反对转基因的立场,他的话干脆利索:“反对转基因,支持夏市长。”
才来了不到一个月的夏想,就获得了吕一可的支持,不简单。吕一可身为纪委书记,在市委的排名非常靠前,也资格最老,他的话,有时连艾成文也让着三分。
“从投资额度来说,当然是夏市长拉来的投资更有优势,但农业部的试点推广有宣传意义,不能简单地以投资来看待,我还是倾向于农业部的试点推广。”路洪占发言了,他说话的时候,微不可察地斜了夏想一眼,眼神中有恐惧和憎恨,显然,上次夏想废人事件,还是给他心理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不得不说,涂筠也有伶牙俐齿的一面,她的话也有几分鼓动性。
也是涂筠太过分了,就事论事,怎么能胡乱猜测给别人乱扣帽子?何况他还不是别人,他是夏想。
涂筠冷笑:“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古向国当然不好受,心头怒火,嘴中苦涩,却又不好当场发作。吕一http://m•hetushu.com可的老资格自不用说,真敢和他拍桌子,他还能拍还回去不成?张樱籍的话也在理,而且在书记办公会上,他也见识了张樱籍在转基因技术方面的了解程度,比他详细并且深刻多了,真要理论,他还真说不过他。
说实话,艾成文对转基因在郎市的推广,也是有抵触心理。他是市委书记,职责在身,要为全郎市人民负责,转基因的危害是没有定论,但转基因的发明国美国自己都不食用,全部出口到别的国家,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谁也不傻,但有些人明知有问题却视而不见,就是深层次的原因。
夏想也表明了立场:“我的态度还是不变,推广转基因技术是拿郎市人民的生命健康来做试验来了,我坚持反对。”
“投资大学城项目不在今天的议题之中,请夏市长不要岔开话题。”涂筠也算聪明,及时刹车,没有跳进夏想的陷阱,“闲话少说,我还是坚定支持农业部的试点推广。”
果然,两位副总理的关注,让常委会上顿时传出一片小声的议论之声。
夏想的话如一记重锤敲打在每一个人的心上,不管有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但确实还是让几人产生了一丝动摇。危害千秋的事情,真要做了,以后成了千古罪人,被孙子后代骂,岂不是成了秦桧?
亦庄亦谐的风趣顿时惹得众人一阵笑声,夏想算是成功地调动了气氛,随后他又说道:“说到转基因技术的危害,常委会确实不是深入探讨技术的场合,不过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想提醒一下同志们,当年曾经在我们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的滴滴涕,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曾经接触过,不管是作为农药还是杀虫剂,几乎人人都使用过。等科学发展到今天才发现,滴滴涕毒性极大,残留时间超过20年,就是说20年后还会有残留的毒性,还能对我们的身体造成巨大的危害!现在已经在陆续取缔滴滴涕的应用,可惜的是,发现滴滴涕的危害,人类足足花费了近百年时间!”
一句话又如一枚重磅炸弹,炸得人的耳朵嗡嗡直响,尤其是艾成文和古向国,两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向夏想,似乎不相信夏想所说的话。
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常委会即将上演一场激烈的碰撞。
形势对夏想很不利。
今天的会议,要的不是讨论转基因技术的优劣之处,而是农业部的试点推广能不能通过常委会的讨论。转基因技术再祸国殃民,能通过就是他的胜利,不能通过就是他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