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5章 真假,事态扩大

项目部暖气不足,开着暖风取暖,夏想坐在里面,和李理说了半天话。汤化来就按照李理所指出的重点部分,从帐目中查到了3000万贷款的纪录。
李财源和汤化来却是清楚,戏,演足了,也就是说,远景集团和市政府基本上达成了一致,远景集团原则上同意投资大学城,投资额高达10亿,但对其中3000万的贷款的债权拒不接受。
华新社记者来访也出乎夏想的意外,当然让他更惊讶的是路洪占的过激反应,竟然抓了记者,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是一时头晕还是认为在郎市的一亩三分地上,他可以为所欲为。
当然,更深层次的想法是,上次和李理会面,夏想手中已经初步掌握了涂筠协同常国庆骗贷的证据,不过证据不是很确凿,而且不一定能一招致敌,他就和李理商议,暂时按兵不动,等等再说。
内参不仅供省委领导查阅,还会经过筛选让中央领导过目,万一一不小心让哪个中央领导看到,一个批示下来,涂筠的事件就算是假的也只能当真了。
以10亿巨额投资来让市政府承担3000万不良贷款,可以预见的是,古向国绝对会一口答应。但李财源和汤化来更清楚的是,夏想肯定不会答应。
李理既然投靠了夏想,就已经唯夏想马首是瞻,听从夏想安排,将证据藏好,就等夏想一声令下就随时抛出。
一点就透,杨威比夏想想象中还要机智几分,夏想大喜:“好,你回京城也安全不少,替我向赵总问好。”
回市委的路上,艾成文不解地问夏想:“夏想啊,我本想找你去解围的,因为你和顾社长认识,没想到,你还帮着老路说话,是个什么意思?”
夏想饶有兴趣地看了杨威一眼,他早就看出杨威为人机警,并不完全是赵小峰的代言人的身份,今天一见果不其然,刚才一番话,不但有用,而且还有大用。
如果整个建筑群都竣工的话,大学城连成一片,还真是郎市一景,只可惜现在一半落成,一半断壁残垣,无声地向世人宣告盲目投资的失败的教训。
或者说,有一个吸血的利益团伙。
杨威说了一句很意味深长的话:“其实我和赵总也是合作关系,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夏市长的行事风格和为人。”
夏想得知,华新社记者名叫罗霸道,名气很霸气,人长得却很文青,不过自有一股傲气,端坐在椅子,目不斜视,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www.hetushu.com思。
夏想现在认清了郎市的局势,知道现阶段和艾成文联手是最好的选择,也就没有隐瞒:“艾书记,您就等着看一出好戏好了,保证精彩!”
僵持就僵持好了,又不是他的麻烦,夏想不想插手此事,虽然艾成文抬出了顾曾,估计也是知道他和顾曾关系不错,但艾成文开口,不是路洪占开口,他没有必要主动出面替路洪占解决麻烦,就说:“我和远景集团的副总约好,现在就前往大学城项目彻查资金,估计投资商已经等急了……”
夏想笑笑没有说话,艾成文是真生气了,也好,就让书记好好批评一下路洪占也好,谁让路洪占该抓的人不抓,不抓的人乱抓。
只要她有所异动,就是不打自招的时候。
艾书记还是控制不了大局,夏想来到之后,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不由心中生发了感慨。有古向国作为依仗,有哦呢陈的背后支持,路洪占并不怕性格有些绵软的艾成文。
杨威的速度挺快,夏想等人刚到大学城,他就赶到了。一见到夏想,杨威就凑向前来,小声说道:“夏市长,我有情况要汇报。”
在场有不少市政府的随行人员,都亲眼目睹了刚才夏想和闪连据理力争的一幕,没有人怀疑夏想站在市政府的立场之上,为政府着想而争取利益最大化的出发点。
两方争执不下,没有就3000万贷款归谁承担达成一致,夏想也没勉强,提出回市政府继续开会研究,彻查3000万贷款的最终流向,再给远景集团一个交待,闪连同意了。
“夏市长一定在调查京城外投的资金问题,我有一个消息或许会有参考价值。”杨威会心地一笑,“京城外企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大学城,虽然最后以失败落幕,但外投申请破产之后,常国庆摇身一变,又在京城重新注册成立京城对外投资有限公司,现在承接了京城不少大工程,有交通工程,有建筑工程,都是麻市长亲自批示的……”
其实平心而论,夏想并不想介入到什么记者采访事件,他的事情正在按步就班地进行之中,只等时机成熟时先在市委树立威望才最重要,实在不想再被一件小事分心,不料当他听了路洪占一番高论之后,忽然意识到,华新社事件,也可以大做文章!
盲目投资之中,既有领导贪图政绩的高大全的因素作祟,也有在施工之中层层盘剥或是吃拿卡要所致,每一和*图*书个失败的投资背后,基本上都有一帮蛀虫。
“你抓了华新社的记者,郎市已经面上无光了。刚才燕省分社的顾社长已经亲自打电话给我,如果再不放人,就将事情直接捅到省委宣传部,省委宣传部再解决不了,直接上报华新社总部,你要想清楚后果。”
杨威立刻明白了夏想的暗示,点头说道:“郎市的有机基地的建设,就拜托夏市长从中周旋了,我现在就回京城,看能不能深挖一些线索。就等夏市长在大学城查到了什么,京城方面就会及时配合。”
“问题是,一开始路洪占不同意放人,很强硬,后来他答应放人了,人家又不肯走了,非让路洪占向他道歉,路洪占又拉不下脸面,现在僵持不下。”
夏想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对路洪占的理论表示了赞赏:“路书记的理论很高明,让我有豁然开朗的认识,这个双起理论不但适合在全市推广,估计就是省厅马厅长也会十分欣赏,说不定马厅长听到之后,还会向全省公安系统推广……”
艾成文的语气很焦急,肯定出现了不可控制的局面,夏想还是有必要露面,不为替路洪占解围,也要给艾成文面子,毕竟在郎市的地盘上出现了记者被抓的事情,没面子的是一把手。
“我已经想到所有的后果了,艾书记,您就听我一句,不签字不能放……”路洪占口气恭敬,但仍然没有让步的迹象。
李财源和汤化来对视一眼,心中想的却是一样,终于跟对了人,以后不愁在郎市没有地位了。等夏市长在郎市完全打开了局面,他们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华新社的记者采访的是涂筠生活作风问题,副市长有生活作风问题,各地肯定捂盖子,不让任何新闻记者采访。华新社的记者是透过何种渠道得知先不用追究,但让华新社记者了解到情况之后,采写了稿件就不再是内部事件了,因为涂筠事件在没有省纪委得出结论和省委决定对她处分之前,肯定不会让任何新闻媒体报道,但华新社记者的特权是,可以写成内参。
“我们不是新闻记者,不懂如何颠倒是非地写文章,但我们不是不懂政治,可以采用政治手段对付新闻记者。因为政治上我们没有驾驭权,但如果把政治变成法制,就是我们的强项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将普通问题变成法制问题,把法制问题变成案子,咱们搞了这些年案子,他新闻记者行吗?搞新闻,http://www.hetushu•com公安机关没有主动权。搞政治,公安机关只有一半的主动权。但只要进入法制轨道,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要把事件变成案子,他不但没有了主动,他就是观众了。”
路洪占的声音很倔强,虽然不如艾成文的声音气势,但却是不服软的态度:“艾书记,记者不签字,就不能放。万一他出去后报道了涂市长的事情,会给郎市的脸上抹黑,您也面上无光。”
远景集团的条件不算苛刻,从商业的角度考虑,任何开发商接受烂尾工程时,都希望政府承担大部分债务,当然是外债越少越好。不过远景集团不接受3000万贷款的提议,夏想表示不能接受,因为贷款债务清楚,完全用在了基础建设之上,不能作为债权不明的欠债。
好一个“双起”论,夏想没想到路洪占还真有一套,对付新闻记者竟然上升到了理论高度,还说不懂颠倒是非?他颠倒是非、操作政治的手段才是一流!
如果说杨彬是一根关键之线的线头,是导火索的作用,他一开口,就相当于点燃了火药桶,那么李理手中的证据就是第二波炸弹,能起到火上浇油的效果,而杨威提供的线索,则是可以由涂筠事件而引爆到京城,连带将涂筠的京城后台也能炸伤的第三波炸弹。
“清楚,当然清楚。”李财源和汤化来都明白今天前来大学城的着眼点在哪里,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明白,就不是夏想的亲信了。
大学城位于郎市东安区,占地面积2000多亩,为开放式的庭院型建筑,一眼望去,颇有气势。正门是仿造凯旋门的样式,还算气势宏伟,只不过当看到一半在建的大楼烂尾停工时,确实是让人心里不太舒服。
夏想见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就准备动身回市委,刚上车,就接到了艾成文的电话,艾成文的语气很急促:“夏市长,你最好立刻来市局一趟,出了点状况。”
路洪占原以为夏想会竭力反对,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赞成的态度,让他大喜过望,不过转念一想又有点怀疑夏想的用意:“夏市长和马厅长也熟悉?”
夏想也没有拿出什么视察的派头,直接让人将帐目拿出,就由随行人员查帐。尽管他也知道从帐目上不可能查出什么问题,估计早就做平了,但样子还是要做足。
刚进市局大门,一上楼,就听到了艾成文拍桌子的声音:“老路,我再说一遍,你的态度要不得!”
不过事情和图书暂时和他无关,他也就不再关心,不料艾成文在打完电话之后,又一脸疑问地问道:“夏市长,事情有点棘手,好象是华新社驻燕省分社的记者。对方被抓之后,已经通知了燕省总部,顾社长一个电话打到了宣传部,要求立刻放人。”
“不算太熟,就是有过几面之缘。马厅长以前在担任副厅长的时候,有一年即将提拔为厅长时,被新闻记者曝光了一件以前的案子,他受到了连累,就又压了两年才提上去。”夏想点到为止,相信路洪占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是马厅长对新闻媒体也没有好感。
“放人,当然应该放人了,华新社的记者可得罪不起。”夏想顺水推舟地说道。
路洪占态度很坚决,即使在艾成文的要求之下,也不肯答应,就让艾成文大为气恼,无奈之下只好让夏想前来,看能否解决僵局。
查帐完毕之后,闪连作为远景集团的代表,对项目不清、许多资金流向不明以及债权混乱情况,提出了看法,并且对3000万贷款提出了置疑,开出的条件是,只认可大学城项目拖欠的民工工资和材料款等欠债,对于贷款和一些债权不清的债务,概不接受,要求政府自行承担,否则远景集团不予投资。
夏想回头吩咐李财源和汤化来:“你们两个先回市委,整理好今天的情况汇总,重点落在什么地方,你们也清楚了?”
夏想听出了端倪,事情的来龙去脉暂且不论,路洪占果然强硬,敢顶住市委书记的压力,坚决不放华新社的记者,不是他疯了,也不是他故意和艾成文过不去,而是他维护涂筠的心情过于迫切。
夏想带领众人来到大学城项目部——尽管大学城已经停工了很久,但市政府设立的项目部还在正常运转,常务副市长的到来,让整个项目部一片忙乱。
又是一着欲擒故纵之计,夏市长的政治智慧果然厉害,想必一笔10亿元的巨额投资,肯定会在市政府掀起不小的冲击,关键是,投资是不是真的到位还未可知,但却将焦点完全落在了3000万元的贷款上面。
路洪占同意放人,但要求记者必须签署一份保密协议,答应不写成内参或新闻稿件,否则错抓不错放,不信一个记者还能抗过民主专政?
夏想想了一想,笑了:“不错,消息很及时,很有用,如果能在京城再多查实一些,就可以在关键时刻增加不少威力。”
是有意向他靠拢了?夏想没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http://www•hetushu•com,杨威也笑着回应一下,转身离去。看他毫不拖泥带水的举动,夏想暗暗赞赏,他身边可用之人太少了,如果杨威可用的话,也不失为一大助力。
艾成文见夏想无意出面,也没勉强,就说:“好,你先忙你的事情,我去看看问题到底怎么处理才好。这个老路,做事情就爱毛躁,不批评不行了。”
实际上项目部已经没有什么重要人员了,只有几个无所事事的工作人员每天都来坐班,接接电话,打扫一下卫生什么的,几个工作人员也都是20出头的年轻女孩,有两个长得还算眉清目秀,估计都是市委哪个头头的亲戚。
之所以叫上李理随同,夏想就是要正面表明,给休养在家的涂筠制造压力。古向国不在,杨彬失踪,涂筠现在如惊弓之鸟,巨大的压力之下,她或许会承受不了而做出不同寻常的举动。
夏想满意地点点头,对司机说道:“去市局。”
闪连继续提出异议,说是3000万的贷款是在大学城项目已经申请破产之后贷款成功,一分也没有投入到基础建设之后,而且资金流向不明,有被人侵吞的可能,只简单注明是偿还了农民工的工资,却没有相关收据,应该计入不明债务。
夏想见他一脸神秘,就随同他走开几步,离人群保持了一定距离,笑道:“很神秘,是什么情况?”
没想到,夏想暗暗惊喜,没想到杨威及时提供了一个关键线索,他原先认为杨威可堪大用的结论,显然是正确的。
路洪占摆出了一副汇报工作的姿态,态度很端正:“如何对付新闻记者,根据我多年在公安系统的工作经验,总结了一套准则,叫做‘双起’——意思就是,凡是新闻媒体歪曲事实真相攻击市委市政府或是公安机关和民警的,就以单位的名义起诉当事报社和记者本人。如果报道中提及民警个人,且造成后果的,民警拿着证据到法院起诉记者,相关部门和民警所在单位要支持和协助……这就叫‘双起’!”
走到半路上,夏想又接到了杨威的电话。杨威提出有重要情况要反映,希望和夏市长见上一面。夏想犹豫一下,就让他也到大学城,杨威高兴地答应了。
夏想随后就和李财源、汤化来一起,约好李理和远景集团京城方面的副总闪边,再加上数名市政府工作人员,一行十几人开向大学城。
夏想只是在旁边观察了几眼,也没有和罗霸道说话,就和艾成文、路洪占一起到了办公室商量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