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8章 内幕,紧锣密鼓

一边说,路洪占一边流露出自得的神色。有了马厅长的赏识,他不但站得更稳了,而且还有望再升一步。真要在全省推广他的理论,他的仕途就更宽广了。
夏想伸手请路洪占入座:“路书记先请坐,正好有事找你。”
坏了,涂筠真的事发了?
夏想没有理会路洪占的挑衅,反而是艾成文淡淡地说了一句:“不止英成同志一个人在审讯,还有表理同志也参予审案,我的意见是,洪占同志就放放手,让表理和英成去审理,有时也要讲究避嫌,是不是?”
一定不能让杨彬继续开口,不能让他再乱说下去,路洪占打定了主意,他和古向国、涂筠之间,有共同的利益,是一条船上的人,涂筠落水,就算不至于翻船,也会溅他一身水,让他和古向国有可能受到不小的冲击。
一散会,路洪占就急急找到涂筠商议对策。
涂筠一听就慌了神,违规贷款的问题,真要细查,她确实手脚不干净。而且听路洪占所说,吕一可参加了会议,但并没有透露纪委方面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就更让她心中没底了,急得团团转。
后面几人说了一些什么,路洪占心思恍惚,没太听清,后来听到艾成文让他发表意见时,他才定了定神:“艾书记,杨彬被抓有点蹊跷,需要我回市局再好好审理一下,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另外我个人对英成同志能否办好这件案件表示怀疑。”
面对三位市委重量级人物的变脸和不堪捉摸的表情,路洪占要是以前或许还能底气十足,不以为然,但自从他见识过夏想的手段之后,始终在内心深处对夏想有一种难言的畏惧心理,此时,心中的强烈的不安尤甚,他一颗焦躁不安的急欲要回市局的心突然就安静了许多,就老实地坐在了最下首,只看了艾成文一眼,然后低头不语。
好一手软刀子杀人,路洪占心急如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市委一把手和纪委书记都在等候,他再托大,也不敢转身走人,只好无比郁闷地跟随夏想前往书记办公室。其实路洪占心里也猜到了大概,夏想此举,就是故意要将他拖住,好让英成可以在市局从容展开手脚。
路洪占急着回去亲自提审杨彬,唯恐落在英成手中,不好再暗中布置,但夏想是常务副市长,在市委排名比他靠前,有问题发问,他又必须听着,就忙说:“昨天就上报了,听说马hetushu.com厅长当时就过目了,还做出了批示,表示要向全省推广。”
路洪占心里“咯噔”一声。
如果他在市局,说什么也不能让杨彬案件办成刑事案件,只以普通的肇事逃逸处理,也判不了几年。现在夏想和艾成文的意图很明显,将他拖在市委,让英成在市局加紧审问杨彬,要办成铁案,让杨彬翻不了身!
艾成文冲夏想微一点头,就说:“同志们都到齐了,现在就开会。说一下保密要求,此次会议涉及到一位副市长的名誉问题,我希望所有人都严守秘密,不许对外透露半句!”
艾成文继续向下说:“根据杨彬落网之后的供词,他也指证了涂筠在违规贷款之中,利用副市长的权力,亲自出面施压迫使李理同志违规放贷,李理同志愿意提供人证和物证,同时,杨彬还承认一年前他受人指使开车撞伤李财源同志的妻子沈乐雪,有故意杀人的嫌疑。”
夏想,太厉害了,杨彬是一条串连的线索,他一招供,牵连出来的不仅是涂筠,还有古向国。但现在古向国被牵绊在省政府,鞭长莫及,涂筠虽然回来郎市,但已经没有了原先的威望,毕竟还顶着一顶生活作风问题的大帽子,夏想现在又获得了艾成文的支持,对了,还有吕一可,摆出的完全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阵势!
路洪占在公安系统多年,知道大部分公安系统以外的官员,在侦查和破案方面和他一比,差了太远,就连古向国和艾成文也对公安系统的许多内部手段顶多一知半解,因此许多案子在他的操纵之下,可以随心所欲,想黑就白不了,想白,也黑不了,即使是艾成文过问的案子,只要不符合他的利益,他也可以指鹿为马。
古向国在回来的路上,也没闲着,电话直接打给了中院的院长冷质方。冷质方和古向国交情莫匿,接到古国向电话之后,对古向国的要求一口答应:“向国放心好了,案件只要到了我手里,绝对过不了关。”
不过路洪占才不会认输,不提他在省委和京城都有后台,就是他自认在郎市经营多年,谁也别想在郎市公安局挑战他的权威,现在夏想和艾成文可以借开会为由将他绊住,等他回到市局之后,一样可以再重新提审杨彬,再翻供或是毁灭证据,也不是一件难事!
虽然有表理和英成两位副局长和他不和,但路www.hetushu•com洪占在市局经营多年,大部分中层以及基层的干警,都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他的话在市局一言九鼎,绝对不打折扣。就算表理和英成有足够的证据,他也有把握在后期让杨彬翻供!
路洪占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路洪占却不坐:“不坐了,我要急着回局里过问一下杨彬的案情,事关重大,我必须亲自审理。”
路洪占又坐回座位:“我保留意见。”嘴上说得愤慨,心中却明白一点,因为夏想的原因,英成和表理一向也是不和,现在居然联手对付他了,郎市的局势越来越复杂了。古市长的会,开得还真不是时候。
随后,涂筠急忙和古向国通了电话。
到底夏想和英成怎么走近了?英成又掌握了杨彬多少的证据?杨彬又能透露多少真相?路洪占心中没底,又十分担忧。因为他也知道杨彬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一旦暴露出来,会是一枚威力无比的炸弹。
夏想回到办公室,刚一坐下,路洪占就敲门进来,他非常不满地说道:“夏市长,英成抓住了杨彬,不向我汇报,不让我接手,说是您支持他,是怎么一回事?……”
路洪占差点没被夏想噎住,他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有大案要绕过他,背后还有艾书记和吕一可的支持,夏想到底摆的什么龙门阵?
艾成文随即也表示了谢意:“谢谢同志们配合工作……”说着,他又拿出一份材料,“据吕书记收到的可靠的举报材料,涂筠同志在大学城项目之中,曾经经手过一笔3000万元的违规贷款,在发放贷款的过程中,涂筠同志有违纪现象,建行东安支行的行长李理同志,已经向纪委递交了举报材料……”
路洪占本来心中还因为他的理论得到了马厅长的赏识,而沾沾自喜,但因为杨彬事件的突然爆发,仔细一分析,就让他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浇下,一下凉到了脚心——碰头会有吕一可出面就意味到不会有好结果,因为如涂筠一样的党政干部,通常都是纪委先掌握了证据之后,才会进入法律程序。
晚了,现在还想回去从中作梗?就让英成好好审讯杨彬,路洪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市委开会好了,夏想冲路洪占摆摆手,意思是让他稍安勿躁,然后拿起电话打给了艾成文:“艾书记,路书记在我的办公室……好,已经准备好了?我和路书记马http://www.hetushu•com上过去。”
艾成文微一停顿,看向了吕一可。
路洪占急了:“先不要开碰头会了,我要先回市局亲自提审了杨彬,有了直接证据之后,再向艾书记详细汇报进展。”
对于法院来说,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可以直接来一个暂不受理!古向国稍微放宽了心,条条大路都已经封死,夏想,还能有什么办法?
邵丁的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也看了出来夏想此次抓住了涂筠的把柄,绝对不会轻易放手。本来他也是怒气高涨,一瞬间却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事实,如果涂筠此次被打落尘埃,郎市就又空缺出一个常委的名额,必然要从副市长之中递进一人,他是排名仅次于涂筠的副市长……
哼,一个英成就想在市局如何如何,休想!市局还是他的天下,谁也别想打进桩子。就算打进了桩子,他也有办法让桩子烂掉,不起作用。
古向国的会议还有一天才结束,一听事情竟然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顿时又惊又怒,先是安慰了涂筠几句,让她立刻和京城方面联系,让常国庆做好善后工作,同时又要求路洪占务必要争取到主动权,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杨彬的案件的主动权掌握在英成手中。
真是夏想?路洪占偷眼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还是一脸凝重,正在细心聆听艾成文的发言,似乎一点也清楚事情的内情一样,就让他难免再次产生怀疑,难道不是夏想?
古向国出差未回,涂筠威望大减,他又被拖在市委,市局之中,英成却在提审杨彬……一瞬间路洪占心中明白了什么,原来对方的布局早就展开了,现在才引发出来,正是杨彬落网的缘故。
也正是因为他的能量和本事,才让古向国成为郎市实际上的一把手,更是因为他的大伞的庇护,哦呢陈才得以在郎市日益壮大,有了现在的呼风唤雨的势力,一切的一切,全部利益于他对手中权力出神入化的运用。
怎么可能是夏想?他又没有在公安系统呆过,怎么会有这么环环相扣的手段?但不是他又能是谁?郎市的平衡艾成文来了之后都没能打破,只有在夏想上任之后,才事件不断,郎市的局势有隐隐失控的危险!
想了一想,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又一个电话打到了京城……
但问题是,杨彬的失踪和落网,以及涂筠被人在常委会上泼了一头脏水,一切都来得突然而和-图-书神秘,难道说,一切的一切都是夏想在暗中布局,早就等待着今天的引爆?
路洪占一下就站了起来:“艾书记,您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避嫌,难道是说我和案件也有牵扯?”
直到今天,在杨彬事件之上,路洪占第一次感受到了正面的威胁。不错,是有一个人手腕一样高超,不管是布局还是策划,处处能先人一步,还能紧紧抓住他的脉门,让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路洪占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夏想一眼,意思是英成就算抓住了杨彬,但我不承认他的审理结果,再重新提审,你能有什么办法?
夏想才不会放路洪占走,他要的就是先稳住路洪占,给英成审讯杨彬腾出时间:“路书记,听说你的理论已经上报到了省厅?”
而且路洪占还有后手,他一个电话打到了检察院——检察院作为公诉机关,权力极大——也有他的关系,他的想法是,万一杨彬的案子做成了铁案,在公诉环节,也可以让检察院在起诉的时候,适当做一些手脚。
再联想到夏想在古向国刚一出差,就行使了常务副市长的权力,先是在全市狠狠清查了哦呢陈的产业,正面向哦呢陈宣战,然后又彻查大学城项目的违规贷款,目的明确,步伐坚定,完全就是打击哦呢陈的嚣张气焰、树立威望并且直指涂筠不干净的手脚。
吕一可插话说道:“举报材料真实有效。”
车祸,既可以判成交通肇事,是民事案件,又可以判成故意杀人,如果司机认识被害人并且有主观杀人意图的话,就是严重的刑事案件了。两者之间差别之大,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就在古向国返回郎市的同时,路洪占回到市局,要求接手杨彬案件的审讯工作,被表理和英成联合强硬的拒绝,因为有书记办公室的会议在先,路洪占没有强行以局长的权势压人,而是表面上退让了一步,又暗中安排自己人做好妥善准备。
艾成文语气不善,明显对路洪占的反应过激表示不满。
路洪占更清楚的是,万一杨彬最后被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提出公诉,为了求生,杨彬指不定会乱咬一气,到时不管是涂筠还是古向国,估计杨彬都有可能把他所知道的秘密全部说出来,尽管路洪占并不是十分了解杨彬到底知道多少内幕,但也清楚杨彬身为中间人的角色,身上确实背负了太多的秘密。
放下电话,夏想伸手拉开门:“艾书记和-图-书和吕书记在等我们,走,一起去。”
放下电话后,古向国就向省领导说明情况,要求提前返回郎市,省领导同意了。
杨彬在涂筠被泼了一身脏水之时意外失踪,现在突然现身,又被英成抢先抓获,如果说只是巧合,路洪占打死也不相信。想想他在郎市经营许多年,除了一直派人四处寻找杨彬的下落之外,还有哦呢陈的地下势力也一直暗中协助,结果还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就让他暗暗心惊,如果幕后黑手真是夏想的话,夏想的能量和布局也太惊人了。
书记办公会一共四人参加,艾成文、吕一可、夏想和路洪占。一进门,路洪占就感觉一股冷峻扑面而来,艾成文一脸严肃,吕一可也一改平常的儒雅和随意,也是一脸凝重,本来脸上挂着淡笑的夏想进来之后,也是脸色一沉。
路洪占对于夏想一明一暗的双管齐下,暗中精妙布局,明面上和艾成文联手,又还可以借助吕一可之势,终于感到了心惊肉跳。厉害,果然是平生仅见的高手,既有谋局的大局观,又有挖坑的小手段,夏想,真是一个极难对付的对手。
夏想很干脆地一口承认:“不错,不止是我在支持英成,还有艾书记、吕书记也支持,因为涉及到一件大案,需要保密。”
难道说,夏想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难道说,涂筠保不住了?路洪占在迈进书记办公室的一瞬间,心中忽然就升腾起强烈的不祥的预感。
也不对,不是古市长的会开得不是时候,是对方下手的时机挑得真是时候。
最后会议达成共识,路洪占暂时不参预案件的审理,只负责全面的统筹工作,等于是摆明了要将路洪占搬到一边。路洪占不同意也没办法,艾成文一开口,吕一可和夏想都随声附和,他一个人独力难支。
夏想只问了一句,就没有再给路洪占继续炫耀的机会,而是继续说道:“关于杨彬案件的问题,刚才我和艾书记、吕书记通了气,艾书记提议召开一个碰头会研究一下……”
众人都配合得微一点头,一把手的权威有时还是不容置疑的。
是呀,不但惊人,而且还让人难以置信。
艾成文一脸不悦:“洪占同志最近脾气挺大,动不动就发火,要端正一下态度!你和案件有没有牵扯,表理和英成同志审讯之后,会上报市纪委,自有定论。因为其中牵涉到涂筠同志,而你和涂筠同志关系一向不错,避嫌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