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8章 完成,尽在掌控

古向国清醒地意识到,龙孔保不住了,市局一批中间力量也有可能倒下,市局由此出现的空缺经重新填补之后,基本上路洪占一手掌握的核心力量估计会折损大半!
难道说,路洪占事件的引发,也有夏想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影子?真要如此的话,夏想也太神了,怎么可能看得如此长远?又怎么可能将事情算计得一丝不差?
至此,不管是艾成文还是古向国都一下明白了过来,敢情夏想早有安排,一步步推进,没有一步走错,也没有一着废棋,不但趁路洪占不在的时候奠定大局,将市局差点掀了个底朝天,而且还在调查组未来之前,就已经打好了伏笔,连后龙孔时代的接任人选都考虑好了,让人不敢相信他长远的谋划和惊人的眼光,他怎么就一定判定龙孔有问题?又怎么知道路洪占肯定会被省厅叫走训话?
书记办公会达成共识,提名历飞为郎市公安局副局长人选,上报省厅。有关龙孔案件,就由吕一可会同市检察院,继续深挖。
如果不是夏想——只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有回头路可走,古向国心中也不知是悔恨还是无奈,总之他很清楚,郎市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
古向国最后一个进来,他一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时落在他的身上,就让他一下感觉似乎被一股力量击中一样,差点迈不开脚步。压力,扑面而来的全是巨大的压力,路洪占被省厅一个电话召走,在他走后不到一个小时之内,龙孔招认,疤脸死亡,陈大头意外被抓,简直如走马灯一样,让人目不暇接,同时,又让人喘不过气来。
主要是要防止哦呢陈从中作梗,现在陈大头被抓,哦呢陈肯定抓狂,万一他再暗下黑手,孙现伟等人虽然也经历过大风大浪,但强龙难压地头蛇,来到郎市,还是以低调行事为好。
等古向国一说完,麻扬天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提高了八度:“看,早先听我的不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夏想就是一个刺头,留不得,行了,和上面沟通的事情我来做,然后我再派人去郎市动手,你只管负责善后就行了。向国,你最近太被动了,让我很失望,而且,有人比我还失望。”
艾成文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不过没有太明显的表露,只是不置可否地微微点了点头。
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任命,需要郎市市委和省公安厅共同认可,艾成文的意见是,在向省厅提交罢免龙孔和*图*书副局长的职务之时,就同时提交新任副局长人选。
夏想长出一口气,张樱籍的话表明了支持他的人选的立场,作为市委第三号人物,他在人事方面的发言权分量很重。
路洪占最终会有一个什么处分,现在郎市市委所有人都没有闲心理会,因为当天晚上,郎市又发生了一件惊人的大事……
古向国心里清楚艾成文的目的,是打时间差,是在路洪占还身在燕市无法回来之时,在路洪占身在风暴之中自顾不暇之际,好借机安插自己人进入市局,然后达到逐步控制市局的目的。
夏想以为古向国会谈及路洪占和龙孔的问题,不料他只是先扯了几句闲篇,然后话题一转,落到了大学城项目上面,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夏想重视大学城项目的投资,最好能在春天来临之前拉来投资,也好在开春之后,动工开建。
时至今日,夏想对张樱籍也是摸不太清楚立场,今天的书记办公会,他事先向刘一琳打了招呼,刘一琳也向张樱籍打了招呼,但张樱籍并没有给出应有的回应,也让他心中没底。
再看夏想时,古向国的目光阴沉,心思低沉,脑中一片混乱。
艾成文一脸痛心:“在郎市出现公安干警协助杀人犯逃跑的事情,我很痛心,我这个书记没有做好,很失职,应该向全市人民道歉。”表演完毕,他才又换了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我的态度很明确,不管是谁违法乱纪,都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向国,市局出了这么一档子大事,瞒是瞒不了的,我决定向省委上报,你有没有意见?”
一瞬间,古向国下定了决心,就听麻市长的吩咐,好好给夏想一个颜色瞧瞧,也让他知道收敛几分。万一发生了不可收拾的大事,反正也是麻市长的手笔,他也可以置身事外,推脱得一干二净。
但形势比人强,他现在还真提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想保龙孔,就必须在副局长的任命上做出适当的让步,不让步,对方就有可能死咬住龙孔不放,然后大做文章。
一定要将疤脸事件引发的问题控制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古向国打定了主意,最好事情到龙孔为止,向上不再追究。既能保住路洪占,又能一点也不动摇他的地位,至于龙孔是什么下场,也尽量争取宽大处理,不要一棒子打死才好。
恐怕这也是夏想精心策划此次事件的真正剑锋所指之处!
头疼,古向国m.hetushu.com下意识地想揉揉额头,忽然意识到在书记办会室做出如此举动,就是认输的表现,他的手就轻轻敲了一下额头,说道:“我赞成艾书记的意见,人选方面,我暂时没有合适的提名,就请艾书记费心好了。”
刘一琳忽然恍然大悟地说道:“省厅调查组于处长回燕市了,但还留下了历飞同志,历飞同志是下马区分局的副局长,是不是省厅有意暗示让历飞同志来郎市市局工作?”
厉害,厉害呀,一个30岁的年轻人,行事老辣,手腕高超,计策层出不穷,直逼得他没有还手之力,古向国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一瞬间竟然有了一丝胆怯的想法,难道他真斗不过一个常务副市长?难道他在郎市辛苦奠定的大好局面就真的毁于一旦?难道任由夏想一点点蚕食他的势力范围?
说完,艾成文一脸期待地看了张樱籍一眼,希望得到张樱籍的支持。
与此同时,有关路洪占的消息也传来一些风声,比如路洪占被马厅长骂了个狗血喷头,被省委宣传部点名批评,也被省委秘书长王鹏飞约谈,诫勉谈话,总之,路洪占在燕市灰头土脸,处处受到批评打击,背上了一个巨大而沉重的黑锅,而且看样子,一时半会还消除不了影响。
张樱籍在市委的立场很微妙,基本上他只支持符合他的立场的提案,颇有特立独行的味道,不和任何人走得过近,即使曾经和夏想有过联手的时候,也是当时夏想的提议符合他的原则。
古向国被吕一可顶了一句,换作以前,他才不会在意,但现在他在市委之中颇有形单影只的味道,举目四望,没有一个同盟。急先锋涂筠落马,主力军路洪占被省厅召走,现在的他,在书记办公会,孤军奋战。
古向国放下电话,呆呆地站了半晌,一脸灰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樱籍微微愣了愣,似乎在犹豫什么,他的目光先是落在夏想身上,随后又有意无意地看了刘一琳一眼,又沉默了小半会儿,似乎才下定决心一样:“岳关的资历还稍微浅了一些……主要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考虑到,现在路洪占同志还在省厅接受训话,再提拔本地的干警担任副局长,省厅未必会同意,主要是市局出了大事,让省厅对市局非常不满,而且可能还有信任方面的考量。我的意见是,先征询一下省厅的意见,先由省厅推举人选。”
在征求他的意见之和*图*书前,就已经定下了基调,摆明了就是不给他反对的选择,古向国心中有气,艾成文早就想拿市局开刀而找不到机会,现在机会摆在了面前他不痛下其手,他就不是政客了,但气归气,必须要端正态度,划清界限,摆正立场,就点头说道:“必须严惩,绝不能让郎市良好的治安环境被害群之马毁于一旦,我完全支持艾书记的决定。”
书记办公会定下绝不姑息、严惩当事人的基调之后,艾成文就又说道:“龙孔犯罪事实确凿,市委决定免去其市局副局长的职务,并且提请省厅批准,现在路洪占同志不在市局,市局事情繁多,再缺少一名副局长就更不利于开展工作,我的意见是,尽快落实新任副局长的人选,也好及时征求省厅的意见。”
古向国感到的却是心惊,夏想步步为营,没有一步错招,而且未雨绸缪,算无遗漏,他在心惊之余,第一次感到了一丝心寒。
夏想应付几句,没说成,也没说不成,心里清楚古向国此举还是想让大学城项目分散他的精力,虽然实际上大学城项目他已经做好了规划,随时可以提上日程——孙现伟、朱虎和李红江很快就会前来郎市,具体协商投资事宜,但他并不想事先向古向国透露,以免节外生枝。
关键还有,路洪占和他之间牵涉的方方面面的事情太多,只要路洪占开口,他就也有可能被拖下水,那么在一个疤脸事件在郎市引发的就不仅仅是市局的地震了,而将会是一场巨大的官场地震。
第二天,郎市市委就向省委、省纪委通报了龙孔案件的进展,同时,提名了历飞为郎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人选,当天下午就得到了省厅的答复,表示同意郎市市委的提名,由此,历飞担任郎市公安局副局长几成定局。
“路洪占同志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可不能随便指责。”古向国还是相当不满地反驳了一句,对吕一可没有真凭实据就指责一名常委表示了委婉的批评,“希望吕书记就事论事,不要针对个人。”
古向国就知道,龙孔一人承担全部责任,不能白承担,必须要尽最大努力保他。就算保不住,也要负责他的身后事,家人和亲人,都得他来照顾一二。
古向国一坐下,就开始开会,先由吕一可汇报了一下案件进展,初步查明,是龙孔策划了疤脸逃走事件,据他交待,是因为疤脸承诺事后给他500万人民币的好处,在他的和-图-书暗示下,先后有20余名民警为疤脸逃走提供了便利条件,同时有迹象表明,路洪占同志在事先也知情但没有阻止,也有主观上存在故意放走疤脸的嫌疑……
会后,古向国第一个走出会议室,到了办公室门口却又不进去,等夏想过来后说道:“夏想,来我办公室一趟。”
古向国此时心中确实有点后悔当初一时糊涂,听信了路洪占和哦呢陈策划的放走疤脸的计划,原本以为可以给夏想添乱,制造麻烦并且伺机让疤脸对付夏想,没想到事情最后闹到了不可收场的地步。当时他要是主意坚定听从京城方面的劝告,不打疤脸的主意,不同意路洪占的计划该有多好,只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艾成文和古向国对视一眼,一个眼中惊愕不解,一个眼中无奈郁闷。艾成文的心思是,得了,本来事情都是夏想一手操作,不让夏想的人进市局也说不过去,毕竟他是坐享其成,直接伸手将胜利果实据为己有,吃相也太难看了。
现在问题不在龙孔身上了,而在路洪占身上,他并不清楚吕一可和夏想手中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能不能动摇了路洪占的根本——路洪占才是重中之重,万一路洪占因为此事而翻了船,他在郎市真的将要独木难支了。
吕一可面无表情地看了古向国一眼:“向国同志,我是老纪委了,知道纪委工作的严肃性和保密性,不需要您的提醒。”
不,不能就此认输,他在郎市还大有可为,不能因为一个平空杀出的夏想就被打得落花流水。真要如此的话,不仅仅是事关颜面的问题,还关系到他在首长心目中的地位!
一个人四面楚歌的滋味不好受,古向国第一次体会到了失落的感觉,心中对夏想的怨恨又增多了几分。全是因为夏想的到来,才导致郎市的局势越来越有失控的迹象,现在他每见到夏想一次,心中的厌烦就会增加几分。
况且,看样子夏想是有备而来,他已经取得了张樱籍和刘一琳的支持,而且肯定省厅也支持历飞的提名,他就没有必要冒着既得罪夏想的风险,而岳关的提名又未必能获得省厅的认可,算了,放弃。
古向国想反驳吕一可几句,张了张嘴,又没有说出口,算了,不作无谓的口舌之争了,眼下如何妥善处理善后事宜才是正事。
沉思了片刻,又拨通了京城的电话:“麻市长,我向您汇报一下最新进展……”
言外之意也是说,路和-图-书洪占有没有问题,郎市纪委说了不算,得省纪委才能下结论。
主要也是他心存幻想,认为可以借刀杀人,让疤脸的逃脱可以为夏想带来心理压力,再等疤脸伤好之后,万一他找到了机会害了夏想,就可以一举两得了。万万没有想到,夏想的还击如此犀利,疤脸别说养好伤了,连门都没敢出就交待了,相当憋屈。
夏想口风挺严,基本上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说,望着夏想离去的背影,古向国心思一片杂乱,十分头疼,真不知道接下来的工作该如何开展。
吕一可继续发言:“根据纪委掌握的证据,龙孔同志在疤脸脱逃事件之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可以说,是龙孔一手策划了疤脸的脱逃,因此市纪委会向市委、省公安厅提议,免去龙孔的市公安党组成员、副局长的职务。其他涉案的20余名公安干警,也将根据情节轻重,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至于路洪占同志应有的领导责任,我会向省纪委和省公安厅提出相关建议……”说完,他的目光落在艾成文身上,“请艾书记说两句。”
古向国心中“咯噔”一下,千万不要将路洪占牵涉进去,万一将事件做大了,再加上他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万一因为疤脸事件彻底翻船就惨了,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路洪占。
夏想就及时接过了话头:“历飞同志年富力强,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同志,我在担任下马区委书记时,他在分局就做出了突出的成绩,省厅此次特意从下马分局把他抽调进了调查组,也是看中了他的个人能力,而且这一次能够破案,历飞同志功不可没,立下了汗马功劳。”
基本上严惩龙孔将所有涉案人员法办的基调,达成了一致意见,也是,故意放走重大杀人嫌疑犯,事态重大,谁也没有胆量隐瞒。不过让古向国暗中舒了一口气的是,龙孔虽然招供,但暂时还算识趣,一人承担了全部罪责,没有供出路洪占,更没有点出他名字,而且还聪明地说成收受了疤脸的贿赂,也算是留了后手。
艾成文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他和古向国搭班子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古向国有第一个回合就认输的时候,眼下古向国的神情疲惫而无奈,而且还无精打采,他心中就充满了满足感,不过表面上的文章必须做足,就还是一脸严肃地说道:“既然向国同志没有好的提名,好,我正好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就是东安分局副局长岳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