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2章 报复,雷霆一怒

霸道越野车比沃尔沃高大威猛多了,还是被沃尔沃撞得原地打转,差点翻车。沃尔沃收势不住,又向后连撞两车,最后一下撞在路边的一辆公交车上,才算停了下来。
混凝土里面如果掺杂了速凝剂,一旦倒出,几分钟之内就会凝固。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将一罐混凝土全部浇铸在沃尔沃车上的话,短短时间内,沃尔沃汽车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混凝土柱,凝固之后,就是神仙也救不了车里两人的命。
夏想一拳打在墙上,回头看着他他的班底,齐亚南紧握双拳,孙现伟双眼冒火,朱虎原地打转,直想打人,李红江背着双手,眉头紧锁,他知道,所有人都愤怒了,都在失控的边缘。
毛作天立刻照办。
此时,混凝土搅拌车已经将一车的混凝土全部泄在了马路正中,司机也不管善后,跳车而逃。
一系列的阴错阳差凑在一起,就造成今天纷乱的局面,也导致一场大战的提前上演。
英成的电话及时打了过来,经过调查取证,混凝土搅拌车是从租赁设备的公司租来的,司机用的是假身份证,但走访了现场的目击者,并且联网取证之后,初步判定司机是当年京城外投的司机,名叫余建升,随后,英成将余建升的照片传真给了夏想。
萧伍及时逃出了生天,却有一辆小奥拓因为紧跟在搅拌车的后面,被一部分混凝土埋在里面,遭受了灭顶之灾,片刻之后就被凝固在混凝土之中,眼见里面的人是活不成了。
郎市,全城戒备!
“开会!”夏想下达了命令,所有人都紧跟其后,来到医院临时准备的会议室中。几人向夏想交待了已经组织了力量前来郎市,以及善后的一系列的安排,夏想沉吟片刻:“兄弟们来到之后,立刻全市摸底排查,务必要抓住司机,要活的。警察不一定能抓住人,但警察可以正面给对手重创!”
怎么办?人群已经有了躁动,人群之中有人大喊:“冲到项目部,抢东西去,抢一个赚一个。”
毛作天是萧伍从燕市带来了三个身手不凡的兄弟之一,他今天陪同萧伍和卫辛去考察市场,萧伍和卫辛的车在前面,他的车在后面,相距不过100米。
没想到麻扬天还真会挑时机,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在他昨天刚和夏想没有谈拢之后,突然发难,夏想百分之百会认为是他下的黑手,而且麻扬天下手也太狠了一点,哪里是报废汽车的做法?根本就是报废人命的狠手和*图*书
……
历飞领命而去,夏想又交待了李财源一声,让他在现场继续负责维持秩序,然后夏想亲自开车,让司机坐在一旁,风驰电掣地朝现场开去。
李财源和汤化来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市长匆忙离去,他们一边维持秩序,一边打探消息,在得知了事情真相之后,李财源和汤化来惊讶得目瞪口呆,对方太嚣张太张狂也太歹毒了,分明是想害死夏市长,真是狂妄到无法无天了。
都是实打实拼出的江山,谁怕谁?
夏想调动了班底的力量之后,才想起他现在还在解决民工工资问题的现场,就对雁永良说道:“永良,我是郎市的常务副市长夏想,你信得过我的话,现在带人先回去,工资问题,半个月之内一定解决,过年前,会让所有的工人兄弟有钱回家。”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红灯,萧伍停在最前面,他的左侧是一辆混凝土搅拌车,车上的水泥罐还在不停地转动,以保持混凝土的活性。搅拌车的牌照被泥土掩盖看不清楚,毛作天只看了一眼,也没在意。他一直在建筑市场呆了多年,知道许多工程车经常挡住牌照,也没有多想。
是哦呢陈?夏想胸中的怒火几乎要将胸膛冲开,他大声喊过历飞:“立即通知英局和表局,全市干警出动,封锁道路,追捕逃逸的司机!”
好一个萧伍,关键时刻做出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眼见混凝土滚滚而下,落在了前车盖上,他急速倒车,也不管后面是什么情况,一脚油门踩死,汽车狂吼一声,前轮冒烟,原地打转数圈,才“吱”的一声巨响,汽车猛然迅速倒退,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狠狠地撞在了后面一辆霸道上面。
扔下一句话后,夏想转身就走,他现在明白了一点,今天的事件绝对是有人精心策划针对他的手笔,因为萧伍开的是他的车,很显然,对方要的是他的命。
夏想一直沉稳有度,很少有失态和慌乱的时候,但今天他的大脑一瞬间一片空白,萧伍是他前生今世的兄弟,卫辛是他最难以割舍的亲人,两人同时出事,就如一刀刺在夏想的心脏之上,让他短暂的失神之后,心中一下升腾起万丈怒火。
夏想不发狂才怪!
那么今天的聚众讨薪事件,也有可能是哦呢陈一手策划的?两人见外面聚在一起的人群还没有散去,而且因为警察的撤离,慢慢有了失控的迹象,不由心急如焚。http://www•hetushu•com他们没有处理群体事件的经验,知道工人一旦失控,打砸抢还是轻的,说不定还会出人命。
夏想认识老古时间不短了,第一次正面提出要借用他的力量,而且一开口就让老古吃惊不小……
夏想到了医院,李红江、齐亚南和孙现伟、朱虎都已经赶来了,人民医院院长裴国栋算是夏想的旧识了,早就安排了萧伍和卫辛住了特护病房,并且亲自为两人诊治。
历飞听了事件的经过之后,也是义愤填膺,才知道郎市之地,果然比起燕市凶险无数,不过却更激起了他的血性,跟着夏市长就是有干劲,男人,就应该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眼见人群就要暴动的时候,一个人跳到了高处,大喊起来:“我是雁永良,大家都听我说一句。我刚才打电话到燕市,问了一个工程队,他们说夏书记当年在燕市,是所有工人兄弟心目中最好的干部,他的话,一句顶十句。刚才在我们中间的人就是当年的夏书记现在的夏市长,夏市长说了,过年前,保证人人拿到工资回家过年。谁不相信我的话,谁在燕市有认识的工程队,打电话一问就知道了。”
哦呢陈!
什么?
夏想的班底第一次在燕市以外分工合作,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即将要郎市掀起满城风雨。
不是哦呢陈又能是谁?
所有人都对夏想的承诺,深信不疑。
艾成文听到消息后,无比震怒,当即下令要求全市所有干警,第一时间封锁所有道路,排查犯罪嫌疑人,并且限期破案。如果不能抓获司机,相关领导引咎辞职。
工人散去之势无法挽留,留在工人之中的哦呢陈的人见大势已去,就打电话向哦呢陈汇报情况,承认今天的策动失败。
夏想心中一遍又一遍念到哦呢陈的名字,心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不打到他痛,不打到他怕,他就不会死心,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限,就会不断地连下黑手。
表理坐镇市局,全面指挥。历飞亲自带队到各个路口设点,英成在现场调查取证,整个市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高速运转起来。
因为对方车大,而且转弯的角度很刁钻,开的又是霸道车,萧伍只好刹车让行,不料搅拌车将萧伍别死之后,却又突然停住,然后车上的水泥罐突然倒转,一倒转,水泥罐中的混凝土就倾泄而出,直朝萧伍的车上汹涌而至。
雁永良在夏想刚才一系列的命令发出之后,和_图_书就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一般人,一听他是常务副市长,就有点不相信地问道:“夏市长说话算话?”
司机名叫余建升,一直跟着常国庆,是常国庆最信任的亲信,他对常国庆的话言听计从……得手之后,也没有来得及看身后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就急忙弃车而逃。
孙现伟几人在燕市横行惯了,什么时候怕过别人?一个哦呢陈,就算在郎市再势力庞大,也架不住孙现伟、李红江和齐亚南的联合出手,几人虽然口头答应了夏想,却都憋了一股气,都不信邪不服输,心里却想着要和哦呢来一次硬碰硬!
车祸事件是麻扬天的手笔,他自然清楚,因为麻扬天事先向他透露过一点口风,说要给夏想一点颜色尝尝,少说也要让夏想的汽车报废,人受点伤,让他以后出门担惊受怕,肯定就会老实一点收敛不少。哦呢陈不置可否,既不赞成也不反对,因为他有他的手段,不想再和夏想硬碰硬了,只想在背后下点黑手,让夏想就算知道是他,也有火发不出。
夏想发怒了,平生从未有过的怒意在胸中高涨,他当即吩咐毛作天:“立刻通知钟山和柯林,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尽一切可能保护萧伍和卫辛的安全!”
人群停止了躁动,不少人拨出了电话。几分钟,所有拨出电话的人都肃然起敬,开始向周围的人说起夏想在工人之间的威望。
夏想赶到现场的时候,萧伍和卫辛已经被人救走,送往了人民医院。看到现场沃尔沃汽车的惨状,以及被埋在混凝土之下的奥拓车,他的心情无比沉重。如果萧伍有一丝的慌乱,如果他处理不及时,今天被埋在混凝土之中的就是沃尔沃,就是萧伍和卫辛。
不出十分钟,聚集在一起的全部工人,一哄而散,没有一人再留下来闹事。口碑的力量如此巨大,尤其是工人之间口耳相传的事迹,犹如一股春风,立刻吹散了工人心中的疑虑。
哦呢陈却无心关注今天工人的闹事事件,本来他想今天乘机给夏想添乱,弄一起工人的群体事件,最好再有人受伤什么的,夏想就名声大损了——他也是从以前的一些事件中得到了灵感——利用工人闹事,在拆迁中乱中取利,也是他一惯的手段,没想到,工人没有闹起事情,反而意外发生了一起不该发生的车祸。
毛作天陪萧伍去了医院,柯林和钟山留下来等候夏想,也是一心保护夏想的安危。夏想在现场呆立了半晌,一言不发,所有和-图-书人都不敢近前一步,就连处理事故的交警也清楚眼前的人正是对市局大部分干警掌控生死大权的夏市长,此时的夏市长如一头怒狮,谁也不敢上去自讨没趣。
无比歹毒的杀人招数,而且,还可以以交通事故推卸大部分责任,甚至司机有可能连死刑都判不了!
孙现伟本来还要洗浴中心泡澡,和一个湘妹子调情,一听萧伍出了大事,顿时大怒:“妈的,敢动萧伍兄弟,老子不整死他!”
而夏想在前往市委的途中,又一个电话打给了老古,他决定,要以此为契机,打到哦呢陈跳脚,打到他痛不可言,他才会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
哦呢陈不由暗暗腹诽麻扬天虽然心狠手辣,但还是有点笨,居然还害错了人。
正好李红江、孙现伟和朱虎、齐亚南等人还在,夏想就又一个电话打给了孙现伟:“现伟,立刻组织全部力量待命,同时从燕市再调几十人前来郎市。”
夏想的双眼几乎要喷了火来,哦呢陈,欺人太甚。
司机是京城来人,是常国庆的亲信。本来麻扬天也是想教训一下夏想,他身为国家干部,也没有胆量敢明目张胆害死夏想,但具体执行的常国庆却因为痛恨夏想害了涂筠,并且还让他被迫东躲西藏如丧家之太一样,他新仇旧仇一起算,有好机会不能错过,就吩咐司机要弄死夏想。
一时之间,从郎市到燕市,热线不断,风声大紧。
夏想来到特护病房,见平常生龙活虎的萧伍紧闭双眼,昏迷不醒,不由心如刀割。随便他又来到卫辛的病房,见卫辛脸色惨白,平常生动活泼的表情消失不见,只见她紧抿嘴唇,眉头微皱,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就让夏想回想起卫辛的好,更是心痛难忍。
夏想将照片复印了几百份,交给了孙现伟:“兄弟们来到之后,全体出动,全市暗访,务必找到凶手。找到之后,不要硬来,郎市的黑势力肯定会提供保护伞,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绝对会窒息而死!
再万一是他开车,他将会葬身在混凝土之中!
夏想慷慨地说道:“你可以一个电话打到燕市,随便哪一个工地上有熟人,问一问他们,当年下马区的夏想有没有对工人兄弟说过一句假话!”
又过了片刻,英成赶到了,夏想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用手一指现场,就带领几人迅速离去,前往医院看望萧伍和卫辛。英成会意,知道夏想是将善后事宜交他处理的意思,就立刻接手了现场指挥权。
是该出和图书手斩断哦呢陈的黑手了,夏想下定了决心,如果从正面没有足够的证据动摇哦呢陈的基业,如果萧伍和卫辛任何一人有什么不测,他决定组织力量,来一个以暴制暴,以黑吃黑的形势,直接将哦呢陈的地下势力,一网打尽,直接让他全部覆灭!
萧伍虽然逃过一难,但后退的时候因为撞击力过猛,尤其是最后和公交车的相撞,因为公交车正在行驶,两种速度加在一起,撞击力惊人,当即将萧伍和卫辛都震得昏迷不醒!
哦呢陈先是给麻扬天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十分钟之后,又放下电话打给了古向国,在和古向国又说了十几分钟之后,又依次打了郎市几名关系过硬的常委,在安排好一切防护措施之后,才又让老贼立刻行动起来,召集最精干的力量组织起来,协助司机逃出郎市的天罗地网。
“出了什么事?”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
不少干警是新上任的中坚力量,刚上来就遇到了一件大案,都打起精神,纷纷请缨要求带队查案。一时之间,整个郎市再次处处设岗,不少路口还有警察荷枪实弹严防死守,郎市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李红江大怒,一个电话打到燕市,要求立刻组织20人的人手前来郎市。朱虎更是暴跳如雷,让江山房产所有的精干力量,立刻前来郎市。齐亚南和李沁还稍微保持了一丝理智,除了调兵遣将之外,两人又紧急筹备了500万的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当即起身,立刻联系李红江、齐亚南和朱虎,要求几人全部出动,组织精兵强将,立刻来郎市支援。
但现在不是不满的时候,应该好好想想如何承受夏想的怒火——现在的夏想今非昔比,已经掌控了市局的大半力量,他的雷霆一怒,会有几分威力?
夏想一到,所有人都围在他的周围,不发一言,只等他发话。
绿灯一变,萧伍起步之后,直行,而在他左侧的搅拌车突然强行右转——右转车本该在萧伍的车的右道,位于左道却右转,完全是视交通规则于无物。
消息传到哦呢陈耳中,就让他一下呆立当场,心中大叫不好。
阴错阳差之下,哦呢陈知道他必定会被当成替罪羊,但又没法解释,他在郎市的许多生意都有麻扬天的股份,他又不能埋怨麻扬天什么。麻扬天直接从京城派人来插手郎市的事情,也是对他能力的质疑,而且古向国也事先没有告诉他是想置夏想于死地,也让他心中十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