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6章 恶梦,如影随形

有一次他和一帮人对打,对方人多势众,打到最后,他体力不支,眼见就要落败之时,就拨出了枪。对方以为他不敢开枪,照样要动手,他就一枪一个,将对方5个人全部打倒。
方云脸色一变:“你是什么人?”当年他年轻气盛的时候,和一帮京城帮的人火拼,慌乱之中抓住一个过路的老头,用他当挡箭牌,结果老头被子弹打中,终身残废。
因为对方的语气很和善,也透露着一丝恭敬,洪全就情急之下没有多想,点头承认:“不错,是我,请问你们是……”
……
方云屏住了呼吸,心中一凉,对方完全知道他的底细,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客人,他将手伸到背后,暗暗地将手枪握在手中:“朋友,哪条道上的?找方某是复仇还是替别人消灾?”
手下人都知道他如果紧闭大门,肯定是有要事在办,不宜闯入,所以才会打电话给他。他就打了回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电话已经无人接听。
当然,上述讽刺的话是他用来嘲讽王蔷薇的九号公馆的。
表面上看萧炎手中没有什么人命,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但他的初恋情人后来得了不治之症,虽然经医生检查证明是被下了慢性毒药,但最后人死之后,还是不了了之。
萧炎一下睡意全无,100万虽然也算大手笔,但还不至于让他惊讶万分,让他惊讶的是,时光之心很久没有团购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刮的是什么风,怎么吹来一位有品味的大玩家?
方云倒在地上,还不肯认输,一伸手又拨出一把刀,扬手就要扔出,就见眼前一物飞来,躲闪不及,正击中面门,只打得他满脸开花,疼痛难忍。
他大惊失色,没看出来对方也是玩枪高手!
所以圈中有人就编了一句顺口溜:“宁可得罪王八蛋,不能得罪萧炎。”意思当然是,萧炎比王八蛋还王八蛋。
萧炎赶到大厅的时候,见一个农民模样的人坐在沙发之上,浑身上下透露出暴发户的庸俗。微微一皱眉,他上前主动伸手:“你好,我是时光之心的经理萧炎。”
对方一共三个人,当前一人一摆手,两个人就架住了洪全的胳膊,洪全正要大叫,就被人捂住了口鼻,鼻子里传来刺激性的气味,他顿时大惊,是乙醚。
两拨客人似乎互不认识,上楼之后,各要了一个包间,出手也算大方。就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忽然就起了冲突,然后两拨客人互不相让,先是hetushu.com骂,后来就动手打了起来,劝也劝不住……
电话里传来接待经理急促的声音:“萧总,刚来了一名客人,要求提供20名20岁以下的处女,对方一次性拿出了100万的现金……”
说是少女集中营一点也不为过。
洪全戴一副无框眼镜,人长得很白净,说话也很斯文,逢人三分笑。但如果以为他好说话是好心人就大错特错了,洪全是真正的斯文禽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他最恰当不过——人面兽心。
玫瑰之约的负责人名叫洪全,和历史上的洪秀全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却有着和洪秀全一样的理想壮志,就是想用一种理论武装所有的黑社会,将所有的手下洗脑,进行有系统地培训,当组织壮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漂白,成为一个商业帝国的特有的企业文化。
今天大雪,时光之心庄园的客人就明显减少。萧炎闲来无事,就听了一首小曲,又找人按摩了一番,就准备早早睡下。他用脑过度,不比方云和张伟一些用体力过度的人精力过盛,用脑过度容易伤神,一伤神,就爱犯困。
哦呢陈有一帮忠心耿耿的手下,夏想也有一帮出生入死的班底。如果论单打独斗,夏想的班底或许不是哦呢陈手下的对手,只可惜,论谋略,论布局,论大局观和借势借力,哦呢陈与夏想相比,还是棋差一着。
时光之心的大当家名叫萧炎,今年38岁,是哦呢陈核心决策层的人物之一,也是卓越公司的副总之一,在卓越公司拥有股份和一定的发言权。
被他骗过的女人,有为他流产而终身不能生育的,有为他跳楼自杀的,也有因为私情败露被老公抛弃之后,再来找他,被他赶走之后投河自尽的,几十个女人当中,死掉了有三五个,精神有问题的有两三个,他都不以为意,还认为一个女人如果长得漂亮但智商不高的话,分明生下来就是专门让聪明的男人用来骗财骗色的。
还没有睡下,就被一个电话惊醒,是一个生意对手打来的电话,向他求饶,因为生意对手的生意被他用了阴招,被逼得无路可走了,就向他提出了交换条件。
当前一人突兀地问了一句:“你是洪全洪经理?”
后面的事情,在方云的记忆中就成了永久的梦魇。刚刚看上去象小孩子打架一样的两拨客人,变成一拨,对他和他的手下大下狠手,尤其对他下手最狠,而且对和_图_书方显然是行家,知道怎么打人打不死但能打残废。
和唯美时光的遭遇相同的是,花好月圆的人打电话报警,一样等了半天不见出警。事后他们才知道警力都用在了更重要的地方,而且,他们甚至庆幸幸好警察没来,否则还会被警察再打上第二遍!
……
方云的枪法极准,每一枪都打在了对方的膝盖之上,让对方留下了终身残疾。
第一拨客人来的时候,门童还有些纳闷,怎么来的人不但面孔很生,而且举止很怪异,走路的姿势歪歪斜斜的?不过也只是一想,并未在意,来舞厅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只要有钱赚,管对方是不是长得好看?
对方话音刚落,方云迅速退后一步,一下拨出手枪,大喝一声:“动手!”
20名处女不好找,但也不是太难的事情,难的是对方品味够刁,不但全要处女,还要求20岁以下,就有一定的难度了。难度越高,萧炎越兴奋,当即起身:“等着,我马上就到。”
还有几个曾经得罪过了萧炎的人,要么离奇地家破人亡,要么突然就被人翻出了陈年旧帐,最终破产倒闭,明眼人都知道是萧炎暗中使坏。
不得不说,哦呢陈也很有识人用人之明,让他的手下都做到了人尽其用,也是哦呢陈能在郎市坐大并且呼风唤雨的重要原因之一。不但要他本人有才能有手腕,还要有一帮忠心耿耿的手下。
城北有一处占地面积极广的庄园,名叫时光之心,私下里郎市以及京津两地的色道中人都称之为少女之心。因为时光之心之内,不管是坐台还是出台的小姐,甚至端盘子的服务员,都是漂亮、年轻的女大学生,没有一人超过22岁。
事后门童追悔莫及,一时放松了警惕,却没有事先向方云预警,否则说不定还能避免一场惨案的发生。
出事了?洪全心中莫名地慌乱起来,忙穿上裤子戴上眼镜——他高度近视,不戴眼镜看不清路,也不理会床上懒洋洋的女人的勾引,推门出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洪全失踪之后,大概一周之后又有了消息,不过他却是直接到公安局投案自首,将他几年来骗财骗色的全部犯罪事实都一五一十地交待一清,最后被判了无期徒刑。至于他为什么要自首,是良心发现,还是被迫?就无人知道内情了。
方云平常为人十分低调,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低调是一种假装,其实他骨子里最傲,为人http://m.hetushu•com也最嚣张,因为他总是随身携带一把手枪,不怒则已,一怒就会拨枪相向。
第二拨客人让门童感到诧异的是,虽然面孔很生,但却做出了和他很熟一样,热情地拍他的肩膀,还问好,顺手又塞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小费,就让他惊讶之余,不免受宠若惊,不禁心想,多来几个认错人的客人多好,多赚一点小费。
方云在昏迷之前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他一生打伤打残许多人,现在对方不管是哪路来的人,要的不是他的命,就是也要将他打得残废,难道真是报应?
也是因为他枪法极好,平常又沉稳,镇得住场,又不是十分好色,而且人长得又威风,所以哦呢陈才让方云镇守花好月圆,毕竟前来花好月圆的都是头面人物。
萧炎为人冷峻,走路的时候,左顾右盼,威风八面。他早年在南方下海,先赚后赔,后来差一点被仇家打死,哦呢陈出面救了他,他就死心塌地跟了哦呢陈,也为哦呢陈立下了汗马功劳。
“都不是。”为首者轻轻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方云面前晃了晃,“只为了伸张正义!”
方云以为打得多激烈,比如遍地鲜血,露出白骨的断腿,掉在地上的几截手指,等等,不料一看,两拨客人嚷得挺凶,推得挺欢,就是蜻蜓点水,你碰我一下,我捅了一下,和小孩子打架差不多。
跟随方云前来的四五个人“哄”的一声就要冲上前去,忽然另一拨客人动了,他们一动手,方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一边,就听见一声轻微的枪响,手一麻,就发现手上多了一个血洞,手中的枪就把持不住,掉到了地上。
萧炎不知道的是,今天,他还真的遭遇了平生最大的恶梦。
洪全也喜欢女人,不过和张伟、方云的用强不一样的是,他用骗。他虽然很有钱,但还是喜欢骗财骗色,曾经骗过不下几十个女人,让她们人财两空。有女教师,有女警察,有女护士,还有女记者,总之,他的目标是各行各业的女人都骗一个遍。
洪全一出门就感觉不对,因为外面一片混乱,而且他还嗅到了烟火的气息,着火了?洪全大惊,舞厅是人流密集之地,最怕发生火灾。
但方云就是方云,手被击中,也顾不上捡枪,转身就想逃跑。刚一迈步,腿一麻,腿上又中了一枪。对方不但枪法高超,又加了消音器,乘着混乱之际,几乎听不到枪响。
萧炎是一个趁你病要你命的角色,对对方www.hetushu.com可怜巴巴地求饶,没有一丝恻隐之心:“一口价,100万,马总决定了再给我电话。”
就算她不肯出来卖,只要被洪全看上,他也能够施展各种手段先突破对方的防线,让对方不能自拔,然后就会沦落为哦呢陈的赚钱工具——这也是哦呢陈非常看重洪全,并且让他负责玫瑰之约的根本原因。
玫瑰之约虽然不如唯美时光赚钱,也不如花好月圆上档次,但因为周围临近高校的缘故,前来消费的女大学生不少,就有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哦呢陈的地下产业,需要大量的女人,漂亮女人,年轻的漂亮女人,从女大学生之中物色是最好的途径。不管是爱慕虚荣的女大学生,还是为生活所迫的女大学生,只要她们肯出来卖,就是地下产业滚滚财源的来源。
楼下,一片混乱。其实没有着火,只是不知道哪里冒了烟,等众人发现没险情时,却不知道,洪全已经被人乘乱带走。
刚躺下不久,还没有入睡之时,电话又响了。萧炎最烦在将睡未睡之时被人打扰,一看来电又是时光之心内部的电话,就不耐烦地接听了:“什么事?”
时光之心离九号公馆不算太远,是哦呢陈专门为了抗衡九号公馆而成立的一处风月场所。和唯美时光、花好月圆以及玫瑰之约三家单纯的舞厅不同的是,时光之心既有舞厅,又有休闲娱乐的场所,既有可以直接开房睡觉的包间,又有可以培养情调的茶室,用哦呢陈的原话来说,是一处“既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好地方。
萧炎早年家境不错,家道中落之后,被女朋友毫不留情地抛弃,从此他性情大变,无比痛恨女人,也由此造就了他孤僻、异常的性格,身边也没有一个女人。
他从三楼下楼,刚到拐弯处,就见几个人匆匆上楼,一见不认识,他就多问了一句:“你们是谁?楼上是办公室,不允许客人上去。”
马总气急:“萧总,希望你别做恶梦!”
再加上夏想本身站得正行得直,又是堂堂正正的政府官员,因此在此次战役之中,一下就击中了哦呢陈的七寸!
当年的洪秀全就是凭借偷来的一些西方的似是而非的宗教理念,组建所谓的太平天国,其实无非是为了满足他的个人私欲而人为规定了一些洗脑的规章而已。洪全是大学毕业,有文化有头脑,又有商业手段,他是哦呢陈所有最器重的手下之中,唯一的一个大学生,也是第二层核心之中,唯一一个除hetushu.com了照管生意场所之外,还可以进入哦呢陈决策层的人。
与此同时,位于城西的玫瑰之约也遭遇了开业以来的第一次重创!
洪全真正杀人放火的事情没有干过,但利用商业的聪明再加上黑势力的帮助,挤兑得不少同行家破人亡的事情没少干,因此,在哦呢陈的卓越公司内部,他有狗头军师之称。
今晚大雪,洪全最喜欢雨雪天找女人发泄,他正在办公室和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卖命地翻滚时,电话响了,他正在紧要关头,就没有接,直到完事之后才心满意足拍了拍女人的肥臀,然后起身一看来电是玫瑰之约的内部电话,不由心中一惊。
两拨客人加在一起一共有十几人,为首的两人就停了下来,其中一人上下打量了方云一眼,问道:“方云?你就是当年一枪打得一个老头半身不遂的方云?”
“放心,我每天都睡得很香,心安理得的人,不会做恶梦。”萧炎哈哈一笑,挂断了电话,又摇头说了一句,“自取其辱。”
方云平常可不会如此大方,因为今天哦呢陈特意交待,要尽可能地低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他才耐住性子劝架。
时光之心尽管有和九号公馆抗衡之意,但还是没有抢走多少九号公馆的生意,两者的定位还是大相径庭。九号公馆多是高官权贵,玩是的情调和暧昧。时常之心来往的多是斯文禽兽,人前西装革履,人后恶虎扑食。
只是让哦呢陈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大雪的夜晚,他的最可靠的手下,最中坚的力量,转眼之间折损大半,让他肉疼加心疼,差点没有气得发疯,直想找夏想拼命。
被称为马总的人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起来:“我1000万的产业,你上来只给100万,打发叫花子也要有诚意才行,萧总!”
方云笑了,哪里是打架,根本就是有钱人喝多了,想装大头蒜又没有真本事,就只好雷声大雨点小的虚张声势,他就呵呵一笑:“诸位,我是这里的经理方云,听我一劝,各退一步,我每个包间送10瓶啤酒,怎么样?”
来人没回答方云的问题,继续说:“你就是当年犯事之后流窜到牛城,被一个朋友收留,最后糟塌了人家女儿打断了男人双腿的方云?”
萧炎轻描淡写地一说:“是你求我,不是我在求你。对不起,马总,我困了,要先睡了。”
洪全没少用乙醚迷奸女人,自然对乙醚的气息格外熟悉,想要挣扎,只是没有对方力气大,片刻之后就人事不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