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7章 一怒,乌云密布

碧云天的老板名周维清,是一个45岁左右的南方人,个子不高,颧骨高,眼窝深,小眼,精明无比。表面上他和哦呢陈没有什么联系,实际上,他是哦呢陈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也是哦呢陈最信任的智囊人物。
萧炎不肯认输,但他被朱虎压得死死的,一点反抗不得,还嘴硬:“你不知道你得罪的是谁?你以为绑了我还能离开郎市?实话告诉你,惹了我,惹了陈老大,你想离开郎市,先脱一层皮再说。”然后又换了一副口气,“朋友,不管是你哪个道上的,给我一个面子,对方给你多少钱,我加倍付,交个朋友。”
朱虎等人从容离开时光之心之后,发现了异常的萧炎的手下才救了萧炎,紧急送到了医院。经检查,他被灌下了一种国外的药水,可以让人意识不清,暂时失聪失明,但不会死,目前国内没有救治的技术,只有出国才有希望治愈,但医疗费用昂贵,据说要花费数百万美元。
同时,哦呢陈也有至少三分之一的势力都在碧云天和芳草地之中,因此,他在收到四处同时被人挑了场子的消息之后,盛怒之下,就又打电话给周维清和罗峰,让他们立刻派人去支援,务必要将敢捣乱的人全部留下,然后再好好算账。
芳草地对外公布的法人代表是罗峰,罗峰是一个干瘦的老头,表面上看不起眼,实际上他早在哦呢陈起家时就对哦呢陈有过不小的帮助,也是哦呢陈最信任最敬重的一个合作者。
……
但大跌眼镜也没有办法,夏想的高明之处在于调走了警察,没有警察出警,就算有人指证是谁谁砸了场子,又能怎样?现在市局的力量掌握在夏想手中,一个证据不足就可以不予立案,而且出手的人肯定都是外地人,今天不将他们留下,转眼就离开了郎市,上哪里去讨回公道?
报警之后,不出十分钟,警察就赶到了。出乎两人意料的是,警察一来不是几人,而是几十人,不但人人一脸严肃,还有不少人荷枪实弹,如临大敌。
按说三五成群的客人也不应该引起什么注意,大部分客人都是成群结伙,来洗浴中心的,很有少单人成行。但经验丰富的保安还是发现了不对,因为陆续进来的几拨客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步伐坚定,精神饱满,而且都气场十足,最主要的是,他们都十分年轻。
比当众打耳光更让人忍无可忍!
肯定大有来历,也肯定是有人幕后主使。两www.hetushu.com人都很冷静地向哦呢陈汇报了一下,然后报警。
哦呢陈心急如焚,一定要将打砸的人留下,才好和夏想对峙。他还有力量可以调动,不信不能把一群敢挑战他的权威的外地人留在郎市!
实际上哦呢陈的产业之中,基本上都有麻扬天的股份,但还是以碧云天和芳草地作为一个桥梁,麻扬天介入的程度最深,甚至可以说,两处洗浴中心,少说也有麻扬天的三分之一的股份。
警察上来后,先简单了解了情况之后,又和客人接触,只简单交谈了几句,就立刻放人,让所有的客人从容离开。周维清和罗峰当然不干,警察解释说对方是保密单位的军人,前来郎市执行特殊任务,被保安围攻耽误了他们的宝贵时间,幸亏他们还保持了理智,否则就算开枪杀人,打死也是白死。
朱虎嘿嘿一笑,一用力,就将萧炎提了起来,然后一翻手又将他双手反剪到背后,冷冷地说道:“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以前害过的人,他们都想加倍回报,我就来为他们做一件好事。”
不过因为两处产业利润丰厚,还是有不少人伺机作乱,因此哦呢陈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两地,防止随时出现的意外事件。
当然,麻扬天在哦呢陈涉足的其他行业,也有股份在内,不过碧云天和芳草地作为最直接的合作项目,又因为周维清、罗峰都和麻扬天关系密切的缘故,碧云天和芳草地的象征意义重大,相当于哦呢陈和麻扬天之间的友谊的见证。
夏想,我要杀了你!
地方上管不了他们,他们就算上了军事法庭,究竟是一个什么结果也不会对外公开,地方上也无权干涉,只能吃哑巴亏。警察还十分不耐地告诉周维清和罗峰,对方已经十分克制了,如果再多事,他们也不会拦着,随便对方把洗浴中心砸烂。
碧云天和芳草地名气不小,因此经常有来自京津的客人光临,再加上洗浴中心都是脱光了衣服洗澡,人一脱光,没有了衣服的衬托,没有了手表等一些外在的贵重物品的帮衬,人与人之间就平等了许多。许多非得靠一身名牌才有底气的腰缠万贯的富人,一身肥肉泡在水中,和旁边一个月收入不过几千元的一般人在一起,也显示不出高贵和不凡。
保安还没有来得及向上汇报他的发现,就出事了。
萧炎自恃力气无比,一翻手想翻开对方,不料对方的手好象铁hetushu.com铸的一样,纹丝不动,他就大吃一惊,好大的力气。
但碧云天和芳草地仗着人多势众,各出动一百多人围攻对方五十多人。一交手才发现,对方是硬茬,而且还是硬得跟铁板一样的硬茬。对方个个能以一抵三,他们人数才是对方的两倍,结果时间不长,就被对方打倒一片,关键是,对方出手既准又狠,被打中的人,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往往是一脚飞出,就有一人失去了战斗力。
毁人毁臂,断树断根!
萧炎带路,领客人到办公室交谈。客人也识趣,就一人前去,其他人全留下在大厅。
正在正常营业的郎市最大的洗浴中心,在被军队上的人打伤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保安力量之下,还要被警察继续检查卖淫嫖娼和毒品交易,简直就是骑到了哦呢陈的头上撒尿!
哦呢陈暴怒了,夏想,欺人太甚!他决定立刻展开一系列的报复行动!
萧炎见桌子上摆放整齐的现金,又见对方只带了四五个人,就放了心:“好,请贵客跟我来。”萧炎虽然身手一般,但他天生大力,寻常三五个人都打不过他。
再深究的话,哦呢陈也有点埋怨麻扬天自作主张非要制造一起车祸,现在倒好,无法收场了,惹得夏想一怒,郎市风云变色,路洪占不在郎市,古向国又不是一把手,现在的形势就是艾成文和夏想完全架空了古向国,麻扬天也是,干什么非要来一出车祸杀人?
哦呢陈的四处产业几乎同一时间,硝烟四起,都分别报警,却无一处出警。向来在郎市要风有风要雨有雨的哦呢陈,第一次感受到了四面楚歌的悲惨,也第一次体会到了专制的力量。
周维清和罗峰在郎市一向很受人尊重,上到市委领导,下到各局的头头,就是许多警察见了他们,也是点头哈腰地打招呼,何曾如现在一样受到警察的呵斥?两人都感觉大失颜面,面上无光,十分不快。
根本就是骑在他的头上打麻扬天的脸!
都是一些什么人?
不过对他来说,整个公司最关键的两个人物是周维清和罗峰,两个人都是卓越公司的股东,并且分别执掌了公司旗下两处较大的产业——碧云天和芳草地洗浴中心。周维清是碧云天的老总,罗峰是芳草地的总经理,如果说四小龙以及张伟等人是哦呢陈黑道上的最大依仗,那么周维清和罗峰两人就是哦呢陈在商业上的最大助力。
敢在碧云天、芳草地撒野?来错http://www.hetushu.com地方了!经理大喊一声,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无数打手蜂拥而来,就准备对客人大打出手,不料明明只有四五个客人,却忽然间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群人,粗粗一看,足有50人之多。
哦呢陈暴跳如雷,才知道夏想针对的不仅仅是他的几处舞厅,还有他两处最赚钱的洗浴中心,并且洗浴中心先打砸一顿,再让警察当面放人不说,还留下来继续以检查毒品交易为名,干涉他的正常营业。
当然,警察还是有的,只不过肯定有人特意交待不出他的警罢了。
哦呢陈心里清楚是夏想的手笔。
郎市,还是他的天下,至少目前他还不允许有人敢凌驾于他的权威之上。
同时,周维清也有京城方面的背景,和麻扬天也来往密切,也有生意上的合作。
基本上张伟、方云、洪全和萧炎是哦呢陈手下的四大金刚,论地位,比四小龙强了太多。四小龙只是纯粹的打手,是小兵,而以上四人算是他的中坚力量,是支柱,尽管几人还不足以参预到公司的决策层,除了萧炎拥有股份之外,其他三人只能算是核心第二层的人物,但却是哦呢陈手臂一样的关键力量,他们的折损,至少让哦呢陈的实力大降四分之一!
当然,他遇到的是朱虎,人称大力金刚士的朱虎,一人能抱起一头猪的朱虎!
只是……他慢慢冷静下来,又计算了一下得失,余建升还是不能放。余建升一放,必将牵出常国庆和麻扬天,必将引发更大的麻烦。
对方和他握手,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萧总,除了要20名处女之外,我还想有更高的要求,可不可以私下里谈谈?”
哦呢陈在办公室急得团团转,他几乎无法承受再有任何的一丁点损失了。张伟等人是他花了近十年时间才培养出来的亲信,一夜之间毁于一旦,怎能不让人痛心疾首?
他不知道的是,接下来,还有让他更头疼的事情发生,从而让他彻底对夏想从心底产生了畏惧心理。
他痛得满头大汗,朱虎却冷冷看了他一眼:“我他妈的最恨背地里使阴招的人了,萧炎,今天给你长个教训。”说话间,他捏住了萧炎的下巴,一错位,下巴就掉了,然后拿出了一瓶药水,全部倒在了萧炎的嘴里,“也让你尝尝慢性毒药的滋味,感觉感觉生不如死的痛苦。”
碧云天和芳草地两处洗浴中心,分别位于东南和西南,是郎市最繁华最豪华也是最高档的洗浴http://m•hetushu.com中心,装修奢华,一处金碧辉煌,一处巍然高大,俨然是郎市的两处标志性建筑,虽然对外宣称是京城和津城的投资,但业内人士都清楚是哦呢陈的产业。
夏想上次以暴制暴,手段干脆利落,就让他清楚夏想不但有政治智慧,也有铁血冷酷的一面,不好相与。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夏想简单直接到了打上门的地步,就让他大跌眼镜。
终于惊动了周维清和罗峰,两人虽然不在一处,但只看了一眼就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对方不是一般人,绝对是部队上的人,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
他的办公桌下面有一个机关,里面放着一把防身刺刀,伸手要拿的时候,对方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别动,老实点。”
萧炎大惊:“你是什么人?”
然而让他们更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神秘的打架客人在潇洒地离开之前,还连下狠手,当着他们和警察的面,十分嚣张地连废了刚才几个卖力的手下,警察假装没看见,还威胁想要动手还击的保安,明显偏向故意惹事的一方,就让周维清和罗峰怒不可遏!
哦呢陈怎能不心痛加气急败坏?
不,是暗下黑手和正面下手、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力量,让他在办公室中咆哮如雷,盛怒之下,甚至连金银茉莉也骂了一顿!
到了办公室,关上门之后,客人突然就变了脸色:“萧炎,比王八蛋还王八蛋的萧炎,就是你?”
一般就算有几十人的团伙也轻易不敢在碧云天和芳草地作乱,毕竟两处少说也各有百十人镇守,在哦呢陈看来,固若金汤。
事后,哦呢陈最终没有舍得花钱为萧炎医治,毕竟数百万美元代价太高了,不值得。可怜萧炎最终落了一个可悲的下场……
两人都已经洗白了,不但是郎市的纳税大户,还是正规的合法经营者。当然,谁都清楚凡是开洗浴中心的人,都不可能手脚干净得不带一点泥,洗浴中心又不是什么首善之地。
客人从容离开之后,警察却留了下来,差不多碧云天和芳草地各有50名警察镇守,提出根据客人的举报,碧云天和芳草地有卖淫嫖娼和毒品交易,警察要进行检查。
只不过让哦呢陈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一个电话打出,想再调兵遣将之时,却又收到了另一个让他血压升高、险些昏倒的消息——碧云天和芳草地被砸得稀烂,而且,而且出手的人据说是执行特殊任务的军人。被砸了之后还不算完,全市一半以www•hetushu.com上的警力都集中在了碧云天和芳草地。
哦呢陈心乱如麻,急得想跳脚,痛得想骂人。
被喂了药水的萧炎已经说不出话了,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碧云天和芳草地相距有四五公里远,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的事,而且出事的经过都大同小异——先是客人失手打落了水杯,服务员要求按原价赔偿,要价50元一只,说是从法国进口的水杯,客人不同意,要求经理出面。结果经理出面之后说是杯子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还要再加上运费和损耗,合250元一只。客人大怒,声称敢情当他们是二百五,然后就发生了纠纷。
今天碧云天和芳草地的客人都不少,一开始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后来有人注意到了异常,因为陆续有三五成群的客人光临,间隔时间也差不多是十分钟一拨,一拨有五六人左右。
所以,洗浴中心之中,发生打闹事件的时候不多。
事情却还没有完!
一般来洗浴中心的以中年男人居多,而且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体虚,脚浮,眼神散乱,而刚刚几拨客人,眼神内敛,精气神都完备,一看就不是经久风月场合的人物。
朱虎嘿嘿一笑,一用力,萧炎一声惨叫,手腕被拧断了!
哦呢陈第一次对夏想产生了强烈的报复的心理,甚至还有亲自开枪为夏想送行的念头。
朱虎还不解恨,临走前,又拧断了萧炎的另一只手。
狠,够狠,准,够准。21世纪什么最缺?是人才。夏想直接将他的得力助手干掉,完全就是动摇他的根基的做法。
哦呢陈的手在颤抖,夏想太狠了,摆明就是逼他就范,逼他退让,逼他主动交出余建升。夏想肯定也清楚,在全市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一家家盘查,不现实也不可能,所以他以暴制暴,先斩断他和警方之间的联系,再让人暗中出手,毁他的地盘,砸他的场子——实际上经济损失不多,损失最大的是几员干将全部折损。
周维清和罗峰两人,先是互通了电话,然后又分别向哦呢陈报告最新进展。
纠纷先从推搡开始,先是客人撞坏了房间内的花瓶,经理要求赔偿2500元,就终于惹怒了客人,然后客人就发作了,开始动手砸东西。
但不快也没有办法,前来的警察都是生面孔,他们一个也不认识。市局的以前的中坚力量,几乎被全部换了一遍,没有了官方力量的支持,确实让他们感觉到了举步维艰。
剩下的一半在追查余建升的下落,怪不得他的人报警没有人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