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7章 选择,两重后果

刘俊还以为是市委前来解决麻烦的人,见他们一脸不快,心想估计也是在生夏想的气,就忙迎上前去:“两位同志是?”然后用手一指夏想,“这位就是夏市长,夏市长面子大,我请不动,只好麻烦两位同志了。”
古向国心中隐隐担忧,真要是因为冷质方的意外死亡而翻船,也太窝囊太没用了,他就不由暗暗责怪冷质方行事不讲究策略,为什么非要和四个女人结婚并且都领了结婚证?骗就骗了,何必在意一个证件?现在好了,铁证如山,虽然人已经死了,但既然夏想遇上了,不死追烂打才怪。
……
早不来晚不来,夏想这个时候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刘俊心中的恐慌更大了:“我是……找我什么事?”
随后不久,余建升的常国庆被中纪委来人进行提审,在获得了大量证据之后,回去之后就上报了中央。
刘俊心中的恐慌难以言说,他也知道自己有事,一旦落到纪委手中,绝对跑不了。市纪委能在短短时间内出动人员前来元县抓他,从夏想打出电话,再到人员赶来,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而从燕市开到元县,至少也要40分钟。也就是说,书记办公会只用了半个小时就通过了抓他的决议。
此次夏想出手,苏功臣就多了一个心眼,准备事先预支给夏想一份人情,让夏想记在心上,以后肯定会加倍还他。主要也是刘俊的问题确实多多,早晚会出事,与其以后把查处刘俊的功劳拱手让人,还不如自己现在就拿到手,可以一举两得。
中央有关领导很快做出指示:“严肃党纪国纪,一查到底。”
年后不久,卫辛也来到了郎市,不再住在夏想的房间,而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并且布置得十分温馨。夏想去了之后就不得不惊讶命运的惯力还真是大得惊人,卫辛精心安置的小屋,和后世他和她同居时的布局,几乎完全一样,不管是沙发的摆放,还是床的位置,甚至是一些边角放置的花瓶,餐桌上的桌布图案,都无一不在提醒他卫辛是最爱他的女人的事实。
夏想还是难免生发感叹。
况且又是引人瞩目的京城市副市长。
苏功臣老奸巨猾,一向见缝插针惯了,一听胡增周的问题就知道想探究他对夏想的支持力度,就假装微一思索:“夏想同志在元县遇到的事态有多严重?”
一件小事,能闹出多大的动静?刘俊对夏想和-图-书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以前听说夏想很有政治智慧,今天一见夏想有点无理取闹的手段,刘俊就觉得以前的传闻夸大其词了。他相信岳明肯定已经和范省长打过招呼了,范省长应该已经做出相关指示了。
麻扬天一倒,已经赋闲在家的涂筠又受到了影响,她的事情被人重新提起,尽管没有对外公开,但燕省省委还是又给她一个双开的处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大学城项目重新注资开工,观光农业也要赶到春天来临之前,圈地兴建,开始平整场地。一年之计在于春,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
难道说,古市长有可能受到冷质方之死的牵连?
发火也就算了,古市长还经常走神,有时开会的时候,也会一下愣在当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喊几声才会清醒过来,就让人暗中嘀咕,到底古市长有了什么问题?
而随着麻扬天的落马,郎市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刘俊同志,市纪委接到举报,有关你的经济问题,需要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两人说完,不由分说就将刘俊一左一右夹在中间,“请吧。”
冷质方事件因为省委换届的原因,并没有对外公布,压了下来。谁也不敢在省委换届的当口找不自在。现在换届完成,该点燃的火焰,总要点燃。
不过也间接地让范睿恒对夏想的成见加深,尽管他也知道,夏想此举,一是为了向他示警,二来也是间接地让他不要再过多地插手余建升和常国庆的案件。但他还是在内心深处不太舒服,从此,与夏想渐行渐远。
其实夏想清楚,麻扬天案件之所以在如此快的时间之内就有了一个结果出来,其实是因为早在年前和过年时,已经在背后达成了一致。他也听到了风声,中央有关领导做出的指示精神是,就地免职,不追究刑事责任。
夏想想要撬动一方的利益,他总有无数势可以借,也是他能够看准时机果断出手的先决条件,换了别人,想成为一个关键的支点,也没有可能。
随后,崔向调往京城,任正部闲职,相当于直接告别了实权生涯,进入了半退休状态。梅升平接任省委副书记,马霄由宣传部长转任组织部长,新任宣传部长李丰由中央空降。
初七下午,夏想就回到了郎市,燕市问题所带来的后遗症,他已经不再关心,只留给需要暗中较量的和-图-书人去过招好了。
……
本以为满怀希望,还以为能够有一天再重入官场的涂筠,在受到麻扬天落马和她前途尽毁的两重打击之下,一急之下,住进了医院。
郎市市委将审理的结果以及相关材料,以及涉及到的所有人名,都上报了省委和中纪委。与此同时,中纪委又接到一份举报,以详实的证据列举了麻扬天的犯罪事实。
当前一人冷冷地问:“你是刘俊同志?”
胡增周一听就大为欣喜,苏功臣太上路了,不过他也知道,苏功臣不是看他的面子,因为他和苏功臣关系极其一般,苏功臣看的是夏想的面子。
迷雾不是案件本身,而是冷质方之死所引发的后果和连锁反应,还有冷质方死后,谁会接任法院院长一职,以及冷质方的身后事如何处理,又会将谁牵连在内?
苏功臣对夏想大有好感,因为有几次合作,两人还算默契,他也刚想听说了元县的事情,一听胡增周的话,就知道斗争已经上升到了政治层面,要涉及到了高层之间的博弈了,权衡了一下得失,他就一脸严肃地说道:“胡书记来得正好,我手头刚好有一份反映刘俊同志贪污受贿的材料,正要向您汇报一下……”
不过麻扬天是不会知道了,他将会在狱中度过他的余生了。
刘俊的心,沉到了谷底。
是该到省委活动活动的时候了,听后台说,范书记以后会是他在省委的最大依仗,此事,还得范书记出面,让冷质方人死为了,盖棺定论,不再追究身后事为上,如此,才能将冷质方的事情真相永远掩藏在黑暗之中,不见光明。
胡增周立刻明白了苏功臣的选择是因为夏想的怒气而定,就说:“比较严重。”
而且,今天还没有正式上班!
刘俊一脸灰白,怎么会?怎么可能?他垂头丧气地看了夏想一眼,心中多少明白是夏想的手笔,但还是不敢相信夏想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纪委出面,直接将他请走,这是何等惊人的能量?
新的指示精神,就为麻扬天的前途敲响了丧钟。或者可以说,是哦呢陈提供的证据,在关键时刻成为了压倒麻扬天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让麻扬天在过年期间走人情求关系的努力付诸东流,如果让他知道在紧要关头是哦呢陈出卖了他,也不知他会不会气得跳脚?
胡增周离开苏功臣的办公室,心中还疑惑不解,一直没听说苏功http://m•hetushu.com臣和夏想之间有多深的来往,今天一见,他对夏想的支持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大,难道说,他和夏想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协议?
和众人的猜测八九不离十的是,古向国在和夏想交手以来,从来没有过惊慌和失落的感觉,一直认为他始终还是胜券在握,即使夏想有一时的胜利,他的根基还很稳固,伤及不了根本。
但在夏想再次提交了哦呢陈提供的证据给中纪委之后,中纪委知道事件重大,再次提交到中央之后,有关领导才重新做了新的指示。
不但市民赞颂夏想的功绩,就连哦呢陈也佩服夏想尽心尽职的一面。虽然他也痛恨夏想害人的一面,但和别的官员不同的是,夏想做起实事和正事,也是很有一套。
完全就可以证明,市委出手的力度之大,根本就不给范睿恒插手的机会。
胡增周没有猜对,苏功臣确实没有和夏想私下里有什么协议达成,而是他相信夏想会记住他的好,会在适合时候给予丰厚的回报,因为他和夏想有过几次合作,夏想都完全履行了承诺。
3月中旬,叶石生正式调任京城,同时,中央宣布范睿恒担任省委书记,宋朝度担任省长,高晋周担任常务副省长,同时,谭国瑞副省长正式进入常委会,成为常委副省长。
一周后,麻扬天被正式批捕,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夏想也太能翻云覆雨了。
两人都不看夏想,目光直直盯着刘俊,看得他心里直发毛,心想难道出了什么差错了?
本来下一步就该对余建升和常国庆宣判了,但因为院长冷质方的意外死亡,为案件平白增加了一层迷雾。
夏想,手腕高超非凡,连麻扬天也能扳倒,果然是厉害角色,不能小瞧。郎市市委不少等着看夏想笑话的人,坐等夏想无法收场时的尴尬,没想到,真的一举让麻扬天落马了,就让众人都暗暗心惊,尽管不知道夏想是如何疏通了关系,收获了果实,但都知道,没有一定的手腕,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可能掀翻一位副部级的高官的。
中纪委震怒了,经过研究,当即决定双规麻扬天。
艾成文满面红光,对夏想的发言十分满意。古向国借故未来,但在听到夏想的讲话之后,一脸不满。
省委的人事调整一落幕,郎市被压下的葫芦,都开始依次显示出爆炸性的威力!
杨威的观光农业项目,也完成了初期规划和www.hetushu.com工作,确定了设计方案,并且初步完成了前期工作。郎市,在春天来临之际,展现了勃勃生机。
明白人都知道,在麻扬天和夏想的过招之中,最终以麻扬天的惨败而收场。夏想的重拳出击,还是击中了对方的要害,不但力度奇准,而且威力无比。
夏想也从侧面知道了范睿恒的反应,和他预料稍有偏差的是,范睿恒听到刘俊被市纪委双规之后,先是亲自打电话到市委过问了一下情况,得到了胡增周“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答复之后,他没有给出任何指示。
两天后,麻扬天就在开会的时候被直接带走。
涂筠以后想要东山再起,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了。
一系列繁忙而琐碎的工作安排妥当之后,大学城如期重新动工兴建。艾成文亲自参加了奠基仪式,盛赞夏想为郎市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夏想在随后的讲话中,着重指出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尤其是在艾书记的亲切关怀下,大学城才重新吸引了投资,起死回生。
但由于事情众多,夏想一直没有在卫辛的家中留宿,因为转眼到了3月份,郎市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随着省委的换届,开始浮上了水面。
刚拿起电话,就听到秘书在外面说道:“古市长,夏市长来汇报工作了。”
真是一个复杂人物,就让哦呢陈感慨万千。
几次合作之后,苏功臣就坚定地认为夏想是他所见过的盟友之中,最信守承诺,也最言而有信的人,完全值得信赖,一点也没有别的官僚的出尔反尔的毛病。
夏想在元县公安局坐了一个小时,期间,刘俊一直陪着他,虽然没说什么话,但场面上的礼貌必须有,所以刘俊只好硬着头皮陪。不过刘俊有耐心看到夏想失望的时候,他相信,夏想不会有什么收获。
由此,完成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
难道说,范省长也镇不住场了?
……
郎市市委,所有人都谨小慎微,不敢多说话,因为最近的氛围很奇怪,也很微妙,艾书记和古市长之间,矛盾加深,古市长不但近来一直没有笑脸,还经常无故发火。
古向国主意既定,就拿起电话,准备打给范睿恒——也是自范睿恒接任省委书记以后,他打出的第一个正式的汇报工作的电话。
未来的省委一把手的暗示,谁会不给面子?夏想,别硬撑了,最后没法收场的是你。
正当刘俊一副耐心十足、坐等夏想出丑的时候,突然就和-图-书从外面进来两个一脸严肃的人,一看他们板着脸、黑着面的形象,就知道他们来头不小。
一上班,夏想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事后,在常国庆事件的进展之上,也证实了夏想的猜测,范睿恒低调了许多,在京城方面有人出面让他向郎市施压的时候,他一口婉拒。
麻扬天被双规,震惊了京城市委市政府。
冷质方事件要放到最后,首先引爆的是余建升和常国庆案件。
也是间接地试探范睿恒,看范睿恒在从省长到省委书记的转变之上,有没有什么心态上的膨胀和扩张,谨防他走高成松的老路。
苏功臣也立刻点头:“刘俊同志的问题,也十分严重。”
刘俊事件产生的深远的影响,直到范睿恒上任省委书记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没有消除。就连夏想也没有想到,一个刘俊的倒台,让范睿恒心中留下了一丝阴影。
不管是冷质方之死,还是一直没有解决的余建升和常国庆案件,都该有一个结果出来了!
但冷质方的意外身死,并且遗留了棘手的后事,就让他第一次心惊胆战,因为冷质方贪污受贿的背后,他在其中也有摆脱不了的干系。如果夏想顺着冷质方的案子追查下去,冷质方经手的许多案件之中,都有他的影子,他不干净的手脚,肯定会或多或少留下脚印。
苏功臣来燕市时间不短了,还没有查处过什么大案要案,他也想往上升一升了,查处了刘俊,既可以卖夏想一个人情,又可以为自己赚一份政绩,何乐而不为?当然,他也清楚刘俊的后台是岳明,岳明的后台是范睿恒,但披露刘俊的问题是他身为纪委书记的职责所在,范睿恒能奈他何?况且他也看清楚了形势,此次查处刘俊,已经演变为燕省数名常委向范睿恒上任之前的一次示威。
不过胡增周还是好奇苏功臣的选择,为何毫不犹豫地支持夏想,就问:“苏书记,刘俊县长的问题,有多严重?”
古向国还真猜对了,夏想的出现,给他带来了一个让他既惊又恐的消息。
但夏想也清楚的是,范睿恒此次退让了一步,并不表明他立场不坚定,态度不强硬,也有可能是他故意示弱,当然,也不排除范睿恒认清了形势,知道在省委之中,还有不少反对的声音。
麻扬天的下场已经可以预料了,算是为夏想上一次兴师动众给出了完美的注脚,也让夏想在郎市市委之中的威望,上升到了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