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2章 敲打,矛盾间杂

随后,夏想就针对具体建材又发表了看法,指出可以适当选用其他国产品牌的油漆,不一定非要用本市的油漆,要经过综合比较再做出决定,不要因为盲目追求品牌而忽视了节约成本。
所有人看到的只是外表,至于雷岩私下里和夏想谈了些什么,外人自然并不知道。夏想却在和雷岩深谈之后得到了结论,吴家确实是要借投资油漆厂的机会,正式插手郎市事务了。
本来最近夏想的注意力被牵到了冷质方的身后事上面,但因为案件进展缓慢,他也正好加大了对大学城的监管力度以及对观光农业的支持力度,准备好好为郎市的经济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不想先是出王蔷薇的油漆事件,现在又出了立交桥事件,两件事件都直接和哦呢陈有关系,间接和佐藤有关系,占住漆的问题,再一次以一种多种交织的矛盾的形势,展现在夏想面前。
真人不露相,贪官也不露相。
“佐藤先生……”稍微斟酌了一下语句,夏想的口气散淡而疏离,“最近比较忙,抽不出时间,再说我想不出来我们之间有什么要会谈的必要!”
如果夏想没有什么原则性,反正又不涉及到他的个人利益,他抬抬手也就过去了。政府的钱,从来不缺少被有意无意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甚至是某些内幕工程瓜分的先例,但夏想不能容忍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说好听一点是官商结合的腐败工程,说难听一点就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性进行的高智商的经济犯罪!
如此,古向国的用心已经不言而喻了。
不用多久,顶多两年后,远景规划中的一条由京城通往台北的铁路将要兴建,正要穿过郎市的东部,也正好位于古向国提议中的兴建大型立交桥的地方。现在上马兴建,建成之后,铁路也差不多开始动工了,到时刚刚建成的立交桥就必须拆掉。
再有因为陈大头是占住漆的总代理商,夏想就清楚,他和佐藤之间的第一次会面,恐怕不会轻松。
第二天,夏想视察了大学城工地,指出,在建材的选用上,要本着实用为主的原则,尽量选用质优价廉的产品,不一定非要用名牌建材。毕竟大学城不是高档住宅和会议中心,以坚固、实惠至上。
艾成文表示也听说了此事,他还没有就此事进行深入的研究,初步看法是,有一定的可性行。夏想也没有m•hetushu.com向艾成文透露过多,而是含蓄地指出仓促上马可能会有不好的后果,劝说艾成文不要轻易做出支持的决定。
夏想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来到了艾成文的办公室,先就古向国提议的立交桥的问题和艾成文交换了意见。
柳先柄的态度很坚决,不比王闹还一副唯恐得罪夏想的态度,他十分慷慨地说道:“立交桥项目,必须上马,不上马不行。郎市马上就要成为大京城经济圈的试点城市了,连一座立交桥也没有,太有损郎市的形象了。我认为立交桥不但要建,而且还要尽快上马。”
大学城项目在市民之中的知名度极高,一举一动都受到不少人的关注。大学城项目破天荒没有采取占住漆,而且还是在夏市长的指示之下,高调地购进了一家国产品牌的油漆——正是在国内和占住漆竞争最激烈的国产品牌——就给许多人传递了一个含义复杂的信息,不少人纷纷猜测,难道说政府对占住漆的支持力度减弱了?风向改变了?
古向国气势上占上风,就是为了要压夏想一头,毕竟他是市长,同时,也是为了掩盖他的心虚。他以为夏想不清楚其中的内情,却不知道,夏想是什么人,夏想对建筑行业的门道很清,还有,他具有别人所没有的优势——前瞩性。
古向国当然清楚会议中心会比立交桥更有利于郎市的经济建设,但却不利于他的精明打算,所以对于陈智捷非常偏袒地向着夏想说话,反驳说道:“郎市确实有建造会议中心的远景规划,但会议中心是会议中心,立交桥是立交桥,不能因为上马会议中心,就不顾市民的出行方便。相比之下,立交桥对老百姓的实惠最大,也最能体现市政府为百姓做实事的决心。”
夏想之所以没有对艾成文直接明说古向国的动机,一是他只凭猜测就将古向国一下拍死,也不合适,二是他还要再向京城方面求证一下铁路的具体上马时间,是不是和他所知的一样。只有综合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才能验证古向国的用心。
别的副市长是否清楚,夏想不愿意去猜测,他清楚其中的门门道道,他就不能让古向国的计谋得逞。
平心而论,占住漆作为郎市引进的最大的一笔外资项目,理应受到市政府的礼遇,但礼遇不等同于低声下气。市政府渴望投和图书资是不假,投资却不是低头哈腰换来的,而是要双方自愿,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佐藤或许是在市政府其他人面前高姿态惯了,也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和夏想说话,就让夏想对他想要会谈的诚意,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朱睿乐正在喝水,“噗”的一下吐了一地,忙笑着摆手:“不好意思,呛了一下,武市长请继续发言。”
夏想见此情景,知道古向国决定孤注一掷要强行提交到常委会讨论了,古向国是市长,可以在政府常务会议上拍板决定,但立交桥是关系到郎市整体利益的大事,必须要经常委会讨论,他就双手一伸:“既然古市长坚持,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上常委会讨论好了。不过……”忽然语气一转折,他又轻描淡写地补充了一句,“我想事先提醒古市长一下,有些背后的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说到明面上比较好,藏在背后,反而会收到相反的效果。”
萧伍病好之后,就一直在郎市负责大学城项目的建设,准备立足大学城项目,然后扎根郎市。
佐藤也真能沉得住气,在夏想借大学城项目敲打了他之后,他愣是顶住了压力,还是没有亲自打电话过来,就让夏想也暗暗佩服日本人的死硬,好,硬撑是吗?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邵丁就及时附和了古向国的话:“我觉得古市长的提议还是非常符合郎市的现状的,随着私家车的普及,同时,涌入郎市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而且东开区一带,又有占住漆厂,人流十分密集,迫切需要一座立交桥缓解交通压力。我赞成古市长的提议,认为完全有必要上马一座立交桥。”
夏想也不耽搁,随即就向京城方面求证。他先是打电话问过了易向师,然后又打给了陈风——陈风已经正式到山城上任,但之前发改委的决定,他也是清楚得很——从两人口得到了一致的答案,不用多久,就会正式宣布由京城到台北的铁路立项。
至此,夏想更明白了一点,立交桥的上马,不但惠及哦呢陈和古向国,而且因为涉及到要采购大量油漆,还可以为占住漆带来丰厚的收入,真是一举三得的好手腕。
不得不说,武若岚的发言最有现实意义,也最具说服力,她的话音一落,就连古向国也微微面露惊讶之色,显然没有想到武若岚会有这么深刻的见解。
在郎市有可能新增一m•hetushu•com家油漆厂的消息传出之后,佐藤只坚持了一天,终于坐不住了,主动给夏想打来了第一个电话。
佐藤的中国话说得很流利,如果不是他自报家门,夏想一点也听不出来他是日本人。中国话说得流利是好事,但他的口气很有点生硬,第一次接触就给了夏想不太好的感观。
毕竟,政策上的变化,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钱要赚,但要赚得合情合理,并且还要没有后遗症,所以就要利用对政策的先知和敏感,在合理合法的范围之内,赚钱。
当然损失的是政府,是纳税人的钱,不是古向国的钱,也不是哦呢陈的钱。兴建的时候,政府会投入。等到拆迁的时候,政府会补助。进出之间,开发商不会有任何损失,还会赚得盆盈钵满。
吴才洋的话很有意思,既直接又含蓄,却并没有具体点明让他防范谁。但不管如何,吴家借油漆厂事件介入郎市,首先有矛盾冲突的就是古向国和哦呢陈!
多少年来,在郎市的在建工程,从来没有用过别的品牌的油漆,不管是政府投资还是企业行为,基本上不用占住漆就别想顺利竣工,有时甚至政府也会出面说服,无法说服,就在政策上控制,总之,郎市的所有建筑,只要需要外墙或内墙漆的地方,全是占住漆。
柳先柄气势十足,说话时配合着挥舞的手势,大有大将之风。
是一条稳赚不赔的官商结合之下的生财之道。
时间不等人,等铁道部的批文下来之后,所有人都清楚了有铁路穿过立交桥的话,他的用心就会昭然若揭,亮相于众目睽睽之下。现阶段消息还没有正式对外披露,但他已经通过特殊渠道得知了内情,所以才会打一个时间差,联手大赚一笔。
陈智捷发言说道:“我认为夏市长说得有道理,以燕市现在的规模,一共才两座立交桥,而且利用率很低,燕市市政府也在反思立交桥工程没有物尽其用,是面子工程。再结合燕省和国内其他城市的经验,以郎市目前的生产总值和人口密度来说,基本上建造一座立交桥就相当于摆设。我的意见是,不如将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去,比如兴建一座大型会议中心,也比一座立交桥更有实际意义。”
一是让夏想尽可能让吴若天的油漆厂开办成功,如果顺利上马,吴家欠他一个人情。二是告诫夏想,郎市一些人远比表面上和-图-书复杂,主要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很庞大,让夏想小心再小心。
王闹虽然赞同了古向国的意见,但也含蓄地向夏想释放了善意,就引来了古向国大含深意的目光。王闹急忙低下头,假装没看见。
“我觉得古市长的提议太仓促了,立交桥不是不能兴建,但不是现在。现在郎市规模还小,以后的发展是向东部倾斜还是向北部倾斜?现在还没有定论。再说大京城经济圈上马之后,省里对郎市的定位肯定会有所调整,现在就仓促上马立交桥,万一和省里的政策不符,岂不是在做无用功?”
“夏市长,您好,我是佐藤直一。”佐藤吐字是标准,但语气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十分僵硬,“我想和您谈谈,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
江山房产随后从南方一次性购进了上百万元的油漆,一路顺利地运到了郎市,顿时在郎市引起了轰动。
他必须要制止古向国的假公济私的行径!
萧伍现场表态,决定从南方的厂家购进一批国产油漆,响应夏市长提出的节约成本的号召。
“立交桥的项目经过了规划局专家的论证,不但切实可行,而且还十分有利于郎市的经济的发展,对提升郎市的整体形象,十分有用。夏市长太武断了,一口否定,不是讨论问题的态度。”古向国很不满地说道,颇有理直气壮的意味。
往往贪官都会有官面堂皇的一面,就夏想亲眼所见的贪官,以及后世不少落马之后被揭露的贪官,差不多个个道貌岸然,人前人后大讲特讲反腐倡廉,而且还要口口声声为国为民,等到落马之后,不但百姓不相信他是一个贪官、大贪官,就连平常一直在一起的同事也是十分惊讶。
晚上,哦呢陈再次打来电话邀请夏想赴宴,夏想再次拒绝。
朱睿乐明显的讥笑之意,柳先柄岂能看不出来?他想说什么,却又被武若岚的话打断了。
“古市长,兴建立交桥的建议不可行!”夏想也就单刀直入,直接提出了反对意见,“以郎市的规模,上一座大型立交桥是浪费人力物力,做不到物尽其用,我认为没有必要上马。”
唯一的输家就是市政府的财政收入。
一建一拆之间,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市政府的投资就会打了水漂,但有人会稳赚不赔,就是承建商。夏想甚至已经可以猜到,工程肯定会落到哦呢陈手中!
古向国大手一挥,市政府一把www.hetushu.com手的权威流露无余,显然是不想再给夏想等人发言的机会。
因为市政工程向来是政府投资,是政府行为,因此,花的是老百姓的钱。一进一出,初步估计要损失几个亿。
夏想的反对意见很直接,一点也没留情面,就让古向国脸面上有点挂不住。其实古向国不知道,夏想还是给他留了情面,没有直接说出他的用意,否则肯定会让他更是颜面扫地。
就算古向国真的没有私心杂念,只要铁路穿越城东而过,立交桥就不能上马,否则就是劳民伤财的工程。
古向国就决定充分发挥市长的权威,要强压夏想一头:“我看暂时就先这样,尽管有些同志有不同的意见,但还是请同志们以大局为重,不要只是一味地反对。有意见的同志就先保留一下意见,我的态度是,有些项目,必须上马,有反对的声音也要上。”
两天后,吴若天的代表雷岩从京城前来郎市,直接到夏想的办公室,正式向夏想提出有意在郎市兴办油漆厂。
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利益——一个郎市的经济收益还不被吴家放在眼里——而是有着深层次的政治企图,究竟剑指何处,夏想也不敢肯定,因为雷岩只是受吴才洋所托,特意向他交待了几句话。
尽管反对和质疑的声音不少,但古向国就是想抢时间先在政府班子达成共识,然后再提交常委会讨论,因为政府班子如果意见不统一,在常委会上讨论的时候会很尴尬,毕竟现在政府班子一共占了三个常委名额,分量很重。
“是的,确实如此。”王闹也及时表态,表示了赞成,“古市长和邵市长说得都很有道理,当然,夏市长的说法,从出发点也是好的……就我看来,立交桥还是有必要上马的。”
消息传出,一片哗然,就让市委市政府连同许多市民都纷纷猜测,夏市长此举,完全就是断绝占住漆后路的做法,步步紧逼!
政府会议结束后,古向国留下了王闹、柳先柄和邵丁,继续开会研究细节问题,夏想、陈智捷、朱睿乐和武若岚就都离开了会议室,政府班子明显分成了两派。
艾成文见夏想郑重其事地提出,也就表示要慎重对待此事。
武若岚不无鄙夷地看了柳先柄一眼,先是轻轻敲了敲桌子,等柳先柄扭头过来看向她的时候,她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柳市长,说话不要太大声了,会议室也不大,吵得耳朵嗡嗡响,容易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