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4章 初见,不欢而散

其实夏想的性子还是偏向绵里藏针,很能容忍一些人的无理和傲慢,但夏想的性格又有水一样的特性,遇圆则圆遇方则方,他在燕市和付先锋过招之时,多以虚实结合的手腕应对,但在郎市,面对哦呢陈的黑恶势力,除了正面打击之外,还有简直而直接的以暴制暴。
刚走到门口,因为走得过急,差点和一人撞个满怀,还没看清来人是谁,一股熟悉的幽香入鼻,夏想就蓦然一惊——是杨贝?
所以夏想才不会对佐藤假以颜色,更何况他知道佐藤的为人,知道他的阴暗心理。
夏想摆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先吃饭。”
夏想就又喝了第二杯。
完全就是间接地攻击占住漆的作派。
佐藤站了起来,弯腰点头:“夏市长,您好,鄙人佐藤直一,请多关照!”
上来就给夏想一个下马威,意思如果夏想再鼓吹上马另外的油漆厂项目,占住漆可能会收缩投资,或许将本该投向郎市的资金转投他处。因为占住漆在国内有好几家分厂,并非只有郎市一家。
无数对郎市市场虎视眈眈的其他品牌的油漆,在现在的情况之下,哪一个没有乘虚而入之心?说实话,佐藤心中确实产生了一丝恐慌,因为他找哦呢陈也好,找古向国也好,两人暂时都没有太好的应对之策,因为夏想一切都做在了明面上,而且还合情合理,一点也让人挑不出毛病。
“老爷子,有一件事情我想向您请教一下……”夏想的语气很恭敬。
夏想笑了:“佐藤先生,艾书记主持郎市的全面工作,我就不同了,有自己的分工,所以不是我对你有意见,而是我们之间有共同语言的地方不多。”
夏想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占住漆总部的决定,我不予评论。商人追究的是利润的最大化,所以如果你们评估郎市的经济前景不符合占住漆的长远发展,我认为市委市政府也不必勉强。在商业之中,人情是最没有价值的体现,所以我也不多说什么,再说,我和佐藤先生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人情可谈,你说是不是,陈总?”
哦呢陈以为夏想会发怒,不料夏想只是笑着摆了摆手,一脸轻松地说道:“三杯酒是小问题,只要佐藤先生敢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和你连喝三杯。”
会面地点安排在了凯撒酒店最富丽堂皇的包间,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陈大头也在场。
m.hetushu•com场之上的竞争,最为激烈,毕竟一把手,永远只有一个!
凡事宜合作不宜对抗,和在夏想的对抗之中吃过几次亏的哦呢陈,学聪明了,出于替陈大头考虑的出发点,同时也是为了他和佐藤之间一直密切的合作关系,他几次三番劝佐藤妥协,不要硬来。
夏想就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卫辛到底怎么了?她难道真的得了不治之症?虽然连若菡说了要亲自陪卫辛去美国,夏想心中还是有深深的内疚感,作为唯一一个两世都深爱他的女人,本来他刚刚下定了决心,今生要好好对待卫辛,不成想,天不作美,卫辛竟然得了不知之症,一个如此细心周到的完美女人,为什么上天对她如此不公?
佐藤干笑了一声:“夏市长公务繁忙,我一直不好意思去打扰您。您也可能对我有点意见,上次请陈总出面邀请了几次,您都不肯赏光。记得我请艾书记吃饭的时候,第二次,艾书记就赏脸了。”
而后的王蔷薇的工程也高调宣布采用了国产品牌,同时还有意无意地宣传国产品牌的油漆价廉物美,以后凡是她的工程,必定采用国产品牌的油漆,为国产品牌的崛起贡献一份力量。
显然,是对哦呢陈刚才所说的话,采取了不以为然的态度。
第三杯酒,夏想没有端起,一字一句地问道:“那么请佐藤先生告诉我,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魏红清的事情?”
陈大头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状态好了许多,他一见夏想,神色之间还多少有点不自然,有胆怯,有畏惧,还有一丝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果然是杨贝……面前站立的一脸凄容、双眼无助的女子,不是杨贝又能是谁?她退后几步,愣愣地看了夏想几眼:“夏……夏市长。”
得,等于什么也没有说话,夏想无奈笑了,等老爷子挂了电话,他才轻轻将电话放回原位,心中反而一片平静。
只不过过了两招,现在的场面就多少有点尴尬,夏想太极推拿的手腕也很高明,直接将球踢给了哦呢陈,就让佐藤对夏想又多了一层认识。
夏想知道她想直呼自己的名字,却终究还是没有喊出口。本来他也以为再见杨贝之时,还会心潮澎湃,不料人生之中的第二次意外相遇,他心中平静如水,只是微一点头,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杨贝,你好。”
未曾谋面,佐藤就已经感受到了和图书夏想刚柔并济的手段,他信奉的观点也是和气生财,也就接受了哦呢陈的建议,准备和夏想好好谈谈。
“有话就直说。”相比以前,老爷子的脾气是前所未有的好,“跟我就不用客气了。”
夏想平生第一次深深陷入了沮丧之中。
夏想冷笑一声:“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想办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更何况,自己伤害过的女人还对他一往情深。一个没有担待的男人,还想向我敬酒?还要和我面对面地谈条件,对不起,他不够资格!”
佐藤酒劲上涌:“好,没问题。”
步步惊心呀,夏想摇头,但人在官场之上,又必须站队,并且级别越高,越要旗帜鲜明。否则难逃无人提携的下场,要么随波逐流,要么逆流而上,总之在重大的选择面前,必须要用实际行动做出表示。
夏想不但避重就轻地直接略过了佐藤的话,还将球踢给了哦呢陈。
前几天,继大学城项目全面采用国产品牌的油漆之后,王蔷薇的几处工程,也顺利从南方运来了几车油漆——因为夏想一出手,风声大紧,哦呢陈就力劝佐藤及时收手,不要再暗中使坏,否则撞到了枪口上是自讨没趣——佐藤难得听了哦呢陈的劝,没再暗中阻挠。
佐藤端着酒的手举在空中,半晌都没有放下,他一脸惊愕,愣了足足有十几秒钟,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认识,我曾经的恋人。”
吴家的威名,并非只有虚名,而是有实打实的实力。
作为一名政府官员,不应该感情用事,对佐藤身为日本人的事实有什么成见,但有时还是难以压制骨子里的血性,一想起佐藤强奸了魏红清还死不承认的无赖嘴脸,夏想就有一种朝他扁脸上踹上一脚的冲动。
“我不明白的一点是,我在郎市怎么样才算通过了考验?要是让我打破郎市的平衡,打黑除恶,以一个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又不够分量。如果只是让我在郎市打开局面,现在郎市的局势,也算建立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但眼下来看,我的道路似乎还很长……矛盾就出来了,只谈经济建设不搞政治斗争,在郎市也行不通。双手都要抓的话,我又只是副职。”
夏想见他回答得爽快,也就陪他喝了第一杯,然后又问:“那你当时是不是真心喜欢她?”
夏想说完,站起身来:“陈总,我还有事,就不久留了。”说着,也不等哦http://www•hetushu•com呢陈开口,转发就走。
“哈哈。”老爷子开朗地笑了起来,“让你来郎市,你就安心呆下去就行了,哪里来的这么多杂七杂八的想法?胡思乱想可不好,影响正常的工作。好了,不说了,继续按照你自己的思路开展工作,等哪一天水到渠成了,你就知道前面会有一条什么样的金光大道了。”
佐藤本来站着向夏想敬酒,夏想此话一出,他一屁股坐回到座位上,双眼发直,不敢直视夏想的眼睛,低头半晌终于又说了一句:“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经销商就是销量的保证,是市场份额的保证,如果经销商的信心动摇,占住漆的根基就不稳了。
商人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不会做出任何赌气的举动。在商人的字典里,利润永远排在第一位,从来不会在利润面前做意气之争。
夏想直视佐藤的眼睛:“佐藤先生,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魏红清?”
前路看似一片迷茫,实际上还是露出一丝曙光,至少吴家的插手就让夏想明白了一些什么。郎市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正要转变成一个香饽饽了,不仅仅是经济利益上的纠葛,还有地缘政治的需要,或许更深层次的说,郎市就是高层斗争的缩影,胜负决定到以后的站队和归属。
哦呢陈的脸色立刻沉了下去,中国官员最讲究场面上的事情,最重身份和面子,别人敬酒,敬一杯是尊敬,一下气势汹汹地连敬三杯,就不是敬酒了,是挑衅。
夏想却清楚佐藤的威胁底气不足,郎市有其他地市所没有的便利条件,比如距离京津最近,比如成本低廉,相比占住漆在南方省份的工厂,郎市的生产基地成本控制得最好,利润也最高,同时销量也最大,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但与郎市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密不可分的。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影射夏想架子大。
夏想也不在意一些虚礼,他很客气地和哦呢陈握手,也和陈大头握手,最后在哦呢陈的介绍之下,才和佐藤握了握手。
本来佐藤很轻视夏想,并不认为夏想一个常务副市长能有什么本事让他犯难,不料夏想不动声色之间,侧面出手,就让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也是,夏想只是在正面提了一提油漆厂的事情,并没有再采取进一步行动,但风声已经传了出来,市场已经在第一时间给出了反应,占住漆的销量减少了百分之十hetushu•com左右!
倒也不是说真的减少了销量,而是经销商的提货不如以前积极了,显然,是夏想放出的风声,以及大学城项目和王蔷薇的工程成功打破了郎市工程必用占住漆的惯例,动摇了经销商的信心,相当于硬生生在占住漆的大本营撕开了一条裂缝。
就让佐藤大为恼火,也让哦呢陈十分不满。占住漆在郎市独霸多年,一家独大的局面一直没有丝毫动摇,夏想一出手,就让占住漆的形象在郎市市民的心目之中,有了不好的负面影响。
哦呢陈虽然也清楚不管是艾成文还是古向国,在占住漆的问题上,肯定是坚决维护的态度,不会和夏想持相同的看法,但夏想此人,不仅仅有政治头脑,还有商业手段,他如果一心想打破占住漆一家独大的局面,谁知道他会使出什么让人防不胜防的手段?
哦呢陈和佐藤交换了一下眼神,他见佐藤脸上隐隐有怒气,就用眼神暗示佐藤要止怒,不要发作。
不客气不行,尽管老爷子已经退了下来,但余威还在,听连若菡说,过年的时候,大大小小共有十余名省部级高官去看望老爷子,就证明了他的影响力还在,还有足够重的分量。
哦呢陈使了个眼色,陈大头忙起身礼送夏想。随后他对佐藤耳语一句,见佐藤没有反应,只好摇摇头,也起身要送夏想。
哦呢陈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其实心里也清楚此次会谈肯定不会轻松。
他快步如飞,也不理会身后的陈大头和哦呢陈的送行,对于陈大头,他谈不上什么厌恶,只是觉得他的形象有点过于猥琐了,配不上杨贝。话又说回来,世界上的婚姻有多少是般配的?他也不愿多想杨贝有什么难处和苦衷,路都是自己走的,怨不得别人。
情绪低落之下,对于哦呢陈再一次提出的见面的邀请,夏想一口答应下来,他倒要看看,佐藤到底还能有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哦呢陈见佐藤不听他的劝告,还想和夏想在正面过招,不由心中也是十分懊恼。佐藤此人,刚愎自用,而且有着强烈的民族优越感,认为日本人就是高中国人一等,有时连他也不喜欢他的傲慢自大,但不喜欢他的性格并不意味着不和他合作,他可以忍受佐藤的傲慢的态度,夏想却是眼里揉不下沙子的人。
佐藤倒是和夏想想象中差不多,个子不高,小眼睛,一脸精明和傲慢,见他进来,www.hetushu.com只是欠了欠身子,连站起来迎接都欠奉。
哦呢陈勉强笑了一笑:“夏市长和佐藤先生初次见面,还不太了解佐藤先生的为人,其实佐藤先生很好打交道,说不定也能和夏市长成为不错的朋友。”
日本人好酒,佐藤也不例外,几杯酒下肚,佐藤见夏想若无其事的样子,再也不提油漆事件引起的误会,他压在心中的火又发作了,“呼”地站了起来:“夏市长,我敬您三杯酒。”
两天后,连若菡回了京城,然后传回消息说,卫辛的病情国内不好确诊,需要到国外诊治。
日本人的彬彬有礼是一种养成的习惯,不一定代表他一定尊重你,夏想就笑着拍了拍佐藤的手:“佐藤先生,我来郎市快半年了,我们今天才见面,过程有点曲折和漫长。”
佐藤一边请夏想入座,一边就直接提出了今天会面的主题:“夏市长,占住漆是郎市唯一的优势产业,市政府应该大力扶持,并且想方设法扩大优势才对,而不是再引进一些不入流的厂家,搅乱市场,最后受到损害的还是郎市。总部对郎市以后的经济环境不太看好了,可能后继资金的追加就不乐观了……”
夏想一个人关在房间中沉思了许久。
夏想也没想到今天会闹成这样的结局,也不怪他发火,本来他就对佐藤没有什么好感,一见面,佐藤还十分傲慢,处处流露出优越感,再想到魏红清的凄惨生活,他的火就不可抑制地发作了。
佐藤之言,不过是吓唬没有见识的地方官员的常用的策略,在夏想面前,根本行不通。
杨贝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她知道,一句简简单单的“你好”从夏想嘴中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说出来,就意味着她和夏想之间隔着山隔着水,隔着天南地北。
大学城项目的影响力之广,不用宣传,就闹得满城皆知,就让有心人猜测占住漆肯定得罪了重要人物,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一方满意,肯定另一方就不会满意,世界永远是二元对立的世界,官场也是如此。尽管也有求同存异的时候,但总有在重大利益面前互不相让的时候。
佐藤倒满第二杯酒,一脸醉红:“是,我当时很喜欢她!”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在夏想的心里,还隔着两世的沧桑!
谈是谈,但佐藤对夏想不打招呼就对占住漆暗下黑手的做法还是十分不满,对夏想也就没有什么好气,所以一见面,还是想在气势上压夏想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