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1章 风起,前仆后继

主要是有女性在场,刘一琳不但年轻,还颇有气质和女人味,就连艾成文也有点坐不住了,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张樱籍也站了起来,目光冷峻地看了张锐涛一眼,他的话更直接更犀利:“锐涛同志,不管你是受人指使,还是自作主张,反正今天的事情,你必须拿出姿态给市委和夏想同志一个交待。我的建议是别等吕书记上报省纪委了,你自己引咎辞职好了。”
冷质方意外身亡之后,四位夫人大闹市局的一幕,不少人都有所耳闻,而且有关冷质方身后财产超过千万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人人皆知了。冷质方死后也有半年时间了,尽管上面的指示精神是继续追查,但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结论,就让不少人觉得冷质方事件肯定还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不了了之。没想到,就在几乎所有人都遗忘了冷质方的时候,突然,就有了新的流言。
倒是夏想始终一脸平静地看着画面,不动声色。
古向国慌了,急忙打电话给路洪占,要求路洪占随时掌握市局的所有动向,不让表理、英成和历飞继续坐大,不料路洪占的回答更让古向国气急败坏。
昨天还见夏市长生龙活虎,今天怎么就请了病假,到底是什么原因?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都以为夏想是在装病,不料夏市长真的坐车去了京城的医院疗养。
张锐涛满头大汗,他更奇怪为什么哦呢陈说得十分肯定,里面绝对有夏想的不雅视频,放出来之后竟然成了日本艺术片?此时画面还在播放,躺在床上的女人一下站了起来,他的眼睛都直了,我的娘咧,原来她不是别人的老婆,而是苍井空老师!
夏想的话,暗示的意味明显,省委领导是不是知道,全在在场的人是不是透露消息。同时更有强烈的质疑,警示艾成文,以后凡是想暗下黑手的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否则容易引发无法收拾的后果。
古向国的情人徐姗姗和冷质方的四夫人徐丽丽是亲姐妹,他和冷质方被人称为连襟,显然说明了一点,就是他有小蜜的事实已经被有心人查得一清二楚了。
“是呀。”夏想漫不经心地插话说道,“幸亏艾书记持重,要是直接上报了省委,让省委领导看到了,整个郎市市委的脸就都丢尽了。现在虽然省委领导没有亲眼看到,但万一走漏了消息,让省委领导知道了郎市市委集体观看日本色情片,就丢人和_图_书丢大发了。”
艾成文被三位常委甩在当场,再有度量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了,也终于发作出来:“向国,关于张锐涛同志如何处理的问题,你是什么意思?”他的语气十分不善,是在埋怨古向国故意挑起事端不说,还弄得一地鸡毛,无法收场。
当然,心中的怒火还是无法压制,他取出光盘,扬手扔到了张锐涛的脸上,大怒:“张锐涛,你向夏市长道歉,然后向市委做出书面检讨。”说着,他又看向了吕一可,“一可同志,市委建议张锐涛同志停职反省,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说完,张樱籍冲艾成文微一点头,又大有深意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也是转身离去。
夏想请到了假,也离开了书记办公室。今天的闹剧,比他想象中更精彩,也来得更有戏剧性。他也没有想到艾成文会急不可耐地邀请一干常委到书记办公室组织观看,更没有想到,杨贝也有恶趣味的一面,竟然拿了一份日本的AV影片来唬人。
焦电事件的背后隐藏着太多的秘密,古向国也有具体参预其中,他很清楚焦电的清白,真正的杀人凶手就是杨明,当时杨服上门求他保住杨明一条小命,他拿了杨服不少好处,碍于情面,就答应了下来。为了嫁祸给焦电,他和冷质方密谋了多次,还暗中指使路洪占在侦查阶段伪造证据,又在检察院公诉阶段做了手脚,最后在冷质方主审之时,判了焦电死刑。
突然,画面一变,男人又站了起来,开始脱裤子。至此,刘一琳终于忍不住了:“算了,不要再看下去了。”
吕一可差点笑出声来,谁闲得无聊,闹出这么一场好戏上演?好嘛,郎市几名重量级人物,会聚在书记办公室之中,集体观看色情片,传了出去,不让省委笑掉大牙?要是传到外面,说不定还会乱传郎市市委集体淫乱。
刘一琳实在忍不住了,想笑又觉得笑点太冷了,就夺门而去:“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要忙,没有时间胡扯!”
再看夏想不动如松的表情,犹如妖孽一样的镇静,他心中打了一个冷战,难道说事件的背后,也有夏想的手段,或者说,自始至终都是夏想故意设的一个局?
艾成文尽管是书记,是一把手,但还是惊吓出了一身冷汗。流言就是流言,明明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传了出去说不定就成了市委组织郎市主要党政领导集体观http://www.hetushu.com看色情片,真要是传到了省委和中央领导耳中,他这个市委书记能不能再当下去还要两说,挪挪地方就是轻的,直接警告处分也不是没有可能!
正当众人都大惑不解的时候,夏想上午刚走,下午就在市委之中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流言蜚语,这一次处在风头浪尖的人物是冷质方!
第二天,郎市市委传来两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市纪委副书记张锐涛因为个人原因向省委、省纪委提出辞职。如果说大部分人都隐隐猜到张锐涛辞职背后的事件真相的话,随后夏想请了病假休养一周的消息一经传出,就顿时在市委引起了更大的议论。
对于吕一可的问题,张樱籍一点也不恼,反倒一脸轻松地呵呵一笑:“日本人当色情是艺术,他们拍的色情片子在国内都称之为AV片子,不少人都看过,锐涛同志珍藏一些AV影片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拿出来在书记办公会上播放,就是胡闹了。”
张锐涛无地自容,低下头,冷汗直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古向国又气又怒。
会议室内,落针可听,寂静得惊人,就更听得画面上的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声音靡靡入声,淫乱不堪。
现在政府班子事务繁忙,夏市长真能放下手中的权力,安心去休养?怪事,天大的怪事。
冷质方究竟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他不清楚,但他清楚,冷质方至少贪污了4000万元以上,其中大部分都是受害者的血泪和生命!
“有!”吕一可也是一脸怒气,“啪”的一声一拍桌子,“我会向省纪委建议免去张锐涛同志市纪委副书记的职务,开除党籍和公职。”有好机会不能错过,能乘机搬开张锐涛这个绊脚石,吕一可才不会手软。
艾成文脸色极为难看,今天的会议开得十分糟糕,让他书记的威望大减。先是刘一琳不等散会就自行离去,又有吕一可丝毫不给他面子,摆明了要绕过他直接上报省纪委,就是要不置张锐涛死地誓不罢休的姿态,他身为郎市一把手,基本上颜面大失。
夏想还是一脸平静,只是不慌不忙地说了一句:“锐涛同志,有些个人的爱好就不要拿到大庭广众之下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艾书记和古市长公务繁忙,没有那么时间和你一样可以欣赏日本的艺术片。”
此事被人旧事重提,而且还故意散布出了流言,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已经http://www.hetushu.com掌控了主要证据。
“古市长,现在市局都在乱说您和冷质方是连襟。”
……焦电是被冤枉的,是屈打成招,现在有人替焦电翻案,而且听说省高院也介入了案件,准备重新审理。更让人期待或不安的是,传闻市局已经重新掌控了证据,可以证明焦电的清白,杀人凶手另有其人。
古向国一脸灰白,无比沮丧,心情极度失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居然不是夏想,哦呢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古向国气得七窍生烟,艾成文变脸之快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转眼间就摆出了一副关怀夏想并且直接将他晾到一边的姿态,过河拆桥也要留一点情面才好,但气归气,他也没有办法,艾成文是一把手,一些小事他可以一言而定,别人再反驳就是不识趣了,况且今天他当缩头乌龟还来不及,哪里还想在请假的小事上阻挠?
但不管幕后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的情景是,必须要牺牲掉张锐涛了,否则,事情无法收场!
吕一可明知故问:“什么是AV片?张书记给解释解释。”
“画面中的人到底是不是夏市长,现在还不能肯定,一定要确定清楚之后才能下结论。刘部长,你作为一名女同志,可以回避一下。”古向国及时向刘一琳释放了善意的一面,用意很明显,就是如果她对夏想完全失望之后,可以向他靠拢。
张樱籍本来一直紧绷着脸,等看到画面之中一闪,露出了一个十分经典的镜头时,他忽然一脸放松,欣慰地笑了,微笑之余,还不忘大有深意地看了夏想一眼,眼神之中流露出戏谑的神色。
艾成文虽然也有看艺术片的经历,但可能经验没有张樱籍丰富,听张樱籍直接点明了是什么片子,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关上电脑屏幕,用手指着张锐涛的鼻子:“张锐涛同志,你必须向在座的市委领导说个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因为一个焦电的翻案而引出了许多以前的冤假错案,冷质方人死之后,顶多是身败名裂,但势必会将他牵涉在内,只要查实有三起人命案子与他有关,他就不仅仅是身败名裂那么简单了,肯定就是一败涂地了,而且还有可能沦为阶下囚。
古向国就只有点头的份儿。
古向国惊吓出了一身冷汗。
刘一琳背过脸去,因为害羞,尽管裸体男没有全部露出身体,也让她感到十分不适——不是夏想,就让她大大舒http://m.hetushu.com了一口气,心中还是有些不解,她什么时候对夏想的关心,已经超越了一个普通同事的程度?
他当年经手的时候,基本上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想要直接将脏水泼到了他的身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利用此事拉他下马,更是没有可能,哪怕就是最后焦电翻案,查到他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最后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警告处分。
刘一琳一咬牙:“算了,我不亲眼看到他是谁,也不甘心。”她的话中,就有了一丝赌气的口气在内。
男人终于脱光了衣服,扑在了女人身上,并且开始撕扯女人的衣服。撕到一半的时候,裸体男转过身来,终于让所有人看清了他的正脸——长得确实挺象夏想,但也只能说是挺象,绝对不是本人,就和某日本人体艺术片之中有一个男艺人长得和毕老爷差不多一样,甚至可以说有七分相象。
古向国在听到流言之后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加错愕,第二反应就是暗叫不好,立刻意识到了夏想请病假的原因不是故意拿捏市委市政府,也不是撂挑子耍脾气,而是有意置身事外,要利用焦电事件,掀起一阵大风大浪了。
他又羞又怒,再看张锐涛只知道低头不说话,他能猜到张锐涛着了别人的道,但现在是他抽身而出的好机会,张锐涛只能是牺牲品了。
流言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不得而知,就如风起于青萍之末,反正流言一起,就让市委不少人大吃一惊!
“艾书记,我要请假一周。”夏想脸色不变,让人看不出他的心理变化,“身体不太舒服,又被人诬陷,心理压力很大,希望艾书记和古市长批准。”
只见画面中的男人一下脱掉了上衣,一把抱住了女人,然后用力地亲了起来。女人也热烈地回应着男人,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场面之香艳,镜头之开放,让郎市的主要党政领导都觉得脸上发烧,耳朵发痒。
吕一可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他年纪大了,老成了许多,不好意思说出口,但张樱籍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在画面之中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说出一串日语之后,他拍案而起,怒气冲冲地说道:“张锐涛,你干的好事!你弄一张色情光盘、日本的AV片放给艾书记和古市长,还胡说八道说成是夏市长的不雅视频,你到底还有没有党性?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艾成文也是一脸失望,歉意地看了夏想一眼,他很清m.hetushu.com楚的一点是,他今天失算了,而且还是大大的失算,不但得罪了夏想,还闹了一出大大的乌龙。
夏想回应了张樱籍的眼神,不过还是一脸严肃,仿佛在欣赏什么艺术片一样。
至于杨贝是如何骗取了哦呢陈和陈大头的信任,让他们相信是他和杨贝的床上肉戏,杨贝没有多说,夏想也没有多问。他和杨贝之间,还是保持恰当的距离为好。不过对于杨贝和魏红清答应了加入全美油漆,也让他大感欣慰。
但古向国担心的是连锁反应。
艾成文以为夏想真是心理压力过大而请假,眼下的形势也确实有必要给夏想放一个长假,让他调整一下,就一口答应下来:“好,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市委会还给你一个公正。好好休息一下也不错,市委批准你的请假……对了,向国同志没什么意见吧?”
艾成文和古向国如何善后,夏想不再操心,他请假一周,其实身体和心理都健康得很,没有任何的不适,之所以请假,是因为有要事要做。
但就算有九分相象,也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事实,画面上的男人,不是夏想!
古向国的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不敢和张锐涛目光对视,唯恐让人怀疑他和张锐涛串通一气来整治夏想。他心中将哦呢陈骂了不下几十遍,痛恨哦呢陈办事不力,差点让他也陷进去,成为笑柄。
张樱籍不由强忍住笑,暗暗腹诽夏想,得,以后谁也别想对夏想下黑手,他黑人的手段与众不同,你以为挖坑让他往下跳,还美滋滋的以为黑了他,等落地之后才发现,原来折腾了半天,你为他挖的坑,最后都成了自己的陷阱。
案子因为距离现在时间还不长,而且当时还轰动一时,所以不少人都记得焦电杀人案。当时案件一波三折,先判死刑又改判死缓,又加上涉及到了杨服,几乎郎市人都知道当年的焦电和杨萌的先情人后仇人的离奇故事。
都是因为古向国和张锐涛……艾成文盛怒之下,就更迁怒于两人。
流言关乎的不是冷质方贪污受贿,而是一起冤假错案。
然后就是男人一下将女人扑倒在床上的镜头,两人在床上滚在一起,虽然身上的衣服还在,但场面肉色生香,让人看了,眼热心跳。
吕一可扔下一句狠话,直接拂袖而去,不给张锐涛任何辩白的机会,也不给艾成文打圆场的机会,态度很坚定,就是对今天的事情,对所有人表示不满,包括艾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