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5章 开场,无风起浪

哦呢陈刚刚劝完佐藤,杨贝的事情又闹得他肝火两旺,头疼上火。因为法院就离婚一事进行调解,陈大头听取了哦呢陈的建议,退了一步,提出最多可以接受划分三分之一的财产给杨贝,再多的话,坚决不给。杨贝不肯让步,拿出了医院的验伤报告,指责陈大头实施家庭暴力,并且还有市妇联的同志现场证明,陈大头确实酗酒成性,并且有暴力倾向。
“哥,答应杨贝的要求,尽快和她办清手续,钱也划给她,一分也不欠她的。”
头疼呀头疼,古向国还真不知道该拿夏想怎么办?关键是,夏想最狡猾的地方在于,他不让你抓住他的狐狸尾巴,就算你知道他是幕后主使,但你没有真凭实据,一点也奈何不了他。
哦呢陈痛心疾首,才知道平常软弱可欺的杨贝,真要发作时,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毫无疑问,肯定是夏想在背后鼓动杨贝。
到底是真正的开局,还是只是夏想的虚晃一枪?哦呢陈一时犹豫不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杨贝的问题,是动用各种手段将杨贝拖死,还是破财消灾,离婚分家产了事?
因为哦呢陈一直提防夏想对古向国的动手,不知道会从哪里引发,所以凡事他都多了一个心眼。但也正是因此,才让他事事束手束脚,不敢放手一搏,唯恐中了夏想的计。现在倒好,先是杨贝离婚,又有王蔷薇出面搅局,到底哪一出戏是序幕,哪一出戏是开场?
给,不就是3000万吗?又不是3个亿30个亿,没什么大不了的。哦呢陈猛然下定了决心,挥手让金银茉莉出去,然后给陈大头打了一个电话。
古向国除了懊恼还是懊恼,夏想没有直接向他出手是让他喜忧参半的一面,另一面,夏想通过杨贝离婚案再次触动了哦呢陈的敏感的神经,又利用全美漆撬动了占住漆的利益,郎市的局势再一次复杂得让人眼花缭乱,同时也让人看不清夏想到底包藏着什么样的祸心?
尽管王蔷薇的话似乎很真诚,但听在哦呢陈的耳中,就是赤裸裸的炫耀和讽刺!因为他在五堂市也刚刚拿到一块地皮,准备上马一处20栋高层的小区,没想到,王蔷薇居然和江山房产联手,要撬他身为郎市房地产老大的墙角!
“……”电话一端沉默了十几秒有余,才又轻轻地说了一句,“事态严重到了这种程度?”
陈大头一下明白了什么:“找个人办了她?”
再加上以前的流失,差不多有接近三分之一的www.hetushu.com占住漆的经销商被全美漆成功策反。
哦呢陈心烦意乱,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江山房产?不正是投资大学城的来自燕市的房地产公司吗?很明显,其中又有夏想的影子,难道说,又是夏想计划的一部分?
陈大头气得暴跳如雷,哦呢陈也是火冒三丈,但哦呢陈毕竟见多识广,他冷静下来一想,杨贝离婚官司的背后,也许隐藏着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
一个男人,连男人的基本功能都丧失了,还威风个毛?男人的威风一是体现在权力上面,二是体现在美女上面,缺一不可。
形势对陈大头极其不利。
他就一把摔了电话:“王蔷薇,别得意得太早了,陈某以后必有厚报奉还!”
“如果近期京城的那个部委有空缺,看能不能调我入京,我想沉寂两年,好好学习一下理论知识。”古向国艰难地说出了心中所想,又犹豫一下,又补充说道,“或者是哪个地市有了空缺,调夏想过去担任市长,也有利于郎市经济工作的开展。”
简直是开玩笑,根本就是瞎胡闹!
古向国被夏想虚虚实实的手法逼迫得左右为难,恨不得揪住夏想的领子问个明白——你到底还要不要出手?
由此,全美漆没有花费一分广告费用,在还没有正式投产之前,已经声名远扬,在国内打出了响亮的名气,不管是不是关注建材的人士,都因为郎市的一出异彩纷呈的大戏而知道了全美油漆。
全美创造了业内奇迹,可以说是一举成名天下知。
怎么办,难道要抢在夏想前面出手?古向国犹豫不定,他手中也有夏想一些不光彩的证据,但不足以对夏想致命一击,万一夏想知难而退,不再准备对他出手了,他再主动挑事,岂非自讨没趣?
但不给杨贝又不行,杨贝真的撕破了脸皮公布了陈大头的隐私,陈大头颜面扫地,他也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陈氏两兄弟,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地位,都成了成功人士,再被人揭开以前的伤疤,一个是性无能,一个是结巴,那么他在郎市多年苦心经营的形象将会毁于一旦!
但全美油漆的招商工作只进行了三天时间,差不多就拉走了原占住漆五分之一的经销商,关键是,全美借助了占住漆费时多年才建立的市场渠道,虽然只拉来了不成气候的一部分的经销商,但也直接接手了占住漆的销售网络,至少要比占住漆少走三年以上的弯路。
对于佐藤的和_图_书施压,古向国只能耐心相劝,并且细心地解释一番,却没有拿出任何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事情都在合理合法的范围之内,他身为市长,必须要维护一个表面上的客观公正的立场,难道说他能以市政府的名义,严令禁止经销商转投全美漆的阵营?开玩笑,他敢这么说,夏想就敢到省委告他一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到底夏想的杀手锏在哪里,什么时候出招?古向国在房间中来回踱步,思来想去时,忽然房门被人推开,秘书刘林岩气喘吁吁地说道:“古市长,不好了,出大事了!”
哦呢陈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气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现在,他被杨贝气得满地打转,看谁都不顺眼。就连金银茉莉在一旁和声细气地说话,听在他的耳中,也是无比烦躁。
哦呢陈本来一头黑发是他最引以为豪的地方,自从上一次被夏想逼得一夜白头之后,今天,再一次被一个弱小的女人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当他的手无意中抓了一把头发,却发现手中竟然多了数十根落发时,差点吓得惊叫起来。
最毒莫过妇人心!
别说哦呢陈大惑不解,就连古向国也是十分郁闷,他天天时刻紧崩了一根弦,就等夏想出手,同时也在暗中打听焦电案件的进展。得到的消息却是,焦电一案,表理、英成和历飞,都收手不理了,目前没有人跟进,等于是再次搁置了。而表理和以前一样,整天在机关之中处理日常琐事,很少外出。英成和历飞也各伺其职,并没有异常举动。
好一对狗男女!
古向国一脸灰白地放下电话,他知道,眼前的一关必须挺过,否则,他在首长心目中的位置就会一落千丈。
“哦,又有什么想法了?”
太戏剧化了,太经典了,手腕太高明了。
怪事了,夏想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难道他想拿杨贝离婚案和王蔷薇抢占哦呢陈地盘一类的小事,来折腾起什么大风大浪?
一周后,杨贝离婚案再次不公开开庭,陈大头做出让步,划分名下全部资产的一半到杨贝名下,杨贝共分得财产3200余万元!
如果说杨贝担任全美油漆总代理的事情,只给市民增加了谈资的话,对于占住漆,却是致命一击!
但夏想不管是开玩笑还是瞎胡闹,他不直接出手,就让古向国时刻提心吊胆,很不好受,就好象一个裤裆漏风的人,走路的时候要一刻不松地捂紧裤裆,谨防走光,不但心理压力大,身体也受不了http://m.hetushu.com
不管杨贝的背后是不是站着夏想——没有证据,古向国也一心认定肯定是夏想的主意——有一点他必须承认,夏想的手段完全符合市场规律,虽然也有投机取巧的嫌疑,但也不得不说,无懈可击!
仅仅在消息公布24个小时之后,许多占住漆的中底层经销商纷纷转投到全美漆阵营之中,迅速和杨贝签定了供销协议,短短一天之内,占住漆的经销商损失了四分之一。
不料首长却又呵呵地笑了:“向国,本职工作要做,必要的斗争也要面对。好了,我还要开会,就这样。”
仅仅过了两天后,杨贝注册成立贝祥商贸有限公司,以3000万元的代理费用,和全美油漆签定了总代协议,成为全美油漆授权的国内唯一的总代理。
要知道,陈大头可是占住漆的华北地区总代理,陈大头的前妻拿着离婚之后分得的财产,全部注入全美油漆,成为全美油漆的国内总代理,不说代理费用是不是过高,也不说前景如何,只是整个事件的象征意义,以及事件背后的猫腻和故事,就足够让人浮想联翩,足以让人猜测上三天三夜也琢磨不透。
“我和江山房产刚刚洽谈成功一笔项目,就是联合在一起在五堂市拿到了一块地皮,用来投资房地产。您也清楚,我在房地产上面没有太多的经验,而且资金也有点困难,如果陈总感兴趣的话,我愿意将我手中的项目和您共享,有钱大家赚……”
哦呢陈也是被杨贝的事情牵扯了精力,一下没有醒悟过来王蔷薇的真实意图,还傻乎乎地问道:“哦,先说说是什么项目。”
哦呢陈一脸阴沉,一阵冷笑:“想从陈家空手套白狼拿走3000万元,不付出巨大的代价,岂不是显得陈氏兄弟太无能了?”
陈大头却不同意一半家产给杨贝,还咬牙切齿地说见到杨贝,非要将她打死不可。
陈大头当时正在和几个朋友吃午饭,消息传来,他当场愣住,然后发疯一样掀翻了桌子,破口大骂杨贝是忘恩负义的婊子,无情无义,当面一套,背后一刀。
“可是……”陈大头哪里甘心,“一个贱女人,我养了她这么多年,别说给我生孩子了,我连玩都没有玩过她,还要给她3000万,她他娘的太沾便宜了,就是包一个大明星,也不值这么多钱。”
“陈总,我想和您商量一个事情……”声音很温柔,但温柔之中,透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姿态。
直气得佐藤和-图-书大骂夏想面厚心黑,甚至还扬言要以日本武士的精神和夏想决斗。哦呢陈虽然也是腹背受敌,但他毕竟比佐藤更深谙国内的官场形势,反而劝佐藤息怒,凡事从长计议为好。
消息一经传出,顿时轰动了整个郎市!
简直就是一出不可思议的人间喜剧。
当然要出手,仅仅几天后,夏想就用另外的举动回答了古向国。
“话不能这么说,陈总,郎市是大家的郎市,有生意就要大家做,是不是?也正好我有一个项目想和您合作,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也不全是,我也是从郎市的大局出发,不想因为我和夏想同志之间的理念不和而影响了郎市的经济建设……”其实古向国的真实的出发点是想在首长面前博取同情分,能挪开夏想最好,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
时值7月,盛夏,全美油漆在郎市的工程已经初具雏形,厂房和围墙大体建成,开始了诚招代理商和经销商的前期工作。全美油漆给出了十分诱人的优惠条件,对代理商的扶植力度,比占住漆多了数倍有余,相比之下,占住漆所有的加盟条件,都成了苛刻的代名词。
哦呢陈发怒了,王蔷薇乘虚而入,让他怒不可遏,本想气势汹汹直接找王蔷薇面谈,不料王蔷薇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同时,还十分响亮地打了占住漆一个实实在在的耳光。
“哈哈哈哈。”王蔷薇的娇笑肆无忌惮地传入到哦呢陈的耳中,就让他终于隐忍不住,扬手摔碎了心爱的水晶镇尺。
……
哦呢陈和夏想交手几次,却是知道,夏想出手,向来有出人意料之处,所以他很是担心如果在杨贝离婚官司上面投入了太多的精力,会中了夏想的计,让夏想从侧面入手,损害他的利益。
哦呢陈的反应比陈大头更激烈,他先呆了半晌,然后一下站起,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差点摔倒在地,随后就被人送进了医院,经医生检查之后得出结论,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差点引发心肌梗塞,换句话说,差点没被杨贝气死!
何苦来哉!
已经不能用当面打脸来形容了,完全可以说是杨贝当着全郎市人民的面,直接在陈大头和哦呢陈的脸上,狠狠地吐了一口。
佐藤差点没有气得连哦呢陈也一起骂了,先是打电话臭骂了一顿陈大头,嘲讽他连老婆管不住,不是一个男人,随后他又打电话给古向国,向古向国叫屈,说是占住漆在郎市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如果市委市政府没有给一个说法的话,占住漆不www.hetushu.com排除搬离郎市的可能。
哦呢陈的担心不无道理,就在他还没有决定是否快刀斩乱麻之时,风雨再起——王蔷薇突然出手,分别从石油、烟草、电力从几个行业抢走了几笔本来属于他的几个项目,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亿元!
王蔷薇哪里是诚意合作来了,根本就是打脸来了。
全美油漆的条件一经抛出,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尽管占住漆在之前就已经加大了对经销商的扶植力度,但因为陈大头作为总代理,享受了多年高额利润的幸福生活,他才不肯让手中的好处拱手相让给下游的经销商,还严格控制着利润率,因此,不少占住漆的经销商都纷纷改弦易张,转投到全美油漆的阵营。
不过还好,转投过来的经销商大部分是经营不善的一小部分,大部分占住漆的经销商还是持观望的态度,毕竟事关重大,谁也不肯冒险将鸡蛋全部放到一个还不算牢固的新篮子里面。
“是,话是这么说,但现在形势不允许再拖下去了,否则很容易节外生枝。”哦呢陈比陈大头更痛心,陈大头能有今天,全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而且陈大头没有后代,所有的家产其实最终还要归他,所以杨贝拿走3000万,和从他身上割肉,没有两样,“我的意思是,先和杨贝划清界限,然后她再出了什么事情,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难道只有最后一条道路可走了?古向国突然下定了决心,放下佐藤的电话后,直接又打给了京城。
家事最难理清,也最让人头疼。哦呢陈现在体会到了被麻烦缠身的痛苦,陈大头的一半财产,少说也有3000万以上,真的拱手送给杨贝,别说陈大头能气得疯掉,他也会肉疼得要死。
最让哦呢陈恼火的是,杨贝也不知哪根筋不对,胆子比以前大了许多,还敢主动给他打来电话,威胁说如果再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如果陈大头不能尽人事的隐私传遍郎市的大街小巷,别说陈大头不能抬头,就是哦呢陈也没法在郎市耀武扬威了。
可恶,太可恶。王蔷薇得了便宜又卖乖,刚挤掉他的几笔生意,还拿出和江山房产的合作来羞辱他,真以为他虎落平阳了?他还是哦呢陈,还有雄厚的实力和根基,不是任人欺凌的小人物!
哦呢陈气不打一处:“王总,吃想不要太难看了,小心噎死!”
水晶镇尺击中了落地窗,生生将玻璃击出一个触目惊心的裂痕。
“首长,我有两个不成熟的建议,您看,我是不是向您汇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