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7章 祸心,引火烧身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有失控的迹象,古向国心中的底线也开始动摇了。
已经晚上9点了,小五应该已经得手了。一想到杨贝被小五死命地蹂躏,陈大头就觉得3000万也不那么肉疼了。他约了两个朋友,在家中喝酒,一边喝,一边等小五的电话。
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夏想是在作秀,是在故意掩盖他背后的手段,肯定在送走赵小峰之后,他也会前往京城或省城求助。不料,赵小峰一走,夏想就又在王蔷薇的盛情邀请下,视察了王蔷薇在五堂市的房地产项目。
陈大头痛恨杨贝,也痛恨魏红清,他知道魏红清和杨贝关系很好,不想现在两个人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要抢他的生意夺他的地盘,他就琢磨着在收拾了杨贝之后,再好好问候一下魏红清。
入夜的郎市,因为夏天的缘故,灯红酒绿,一片繁荣昌盛。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女人们,要么涂脂抹粉,要么衣着暴露,怪不得夏季历来是强奸案的高发期,许多强奸犯事后招供,不是他们性冲动,是女人太暴露太挑逗了。
他拿出电话就要打给小五,忽然就听到有人敲门:“陈总在家不?”
聪明、隐忍、大气,并且立场鲜明。
随后,夏想接见了赵小峰一行。
其实古向国埋怨归埋怨,也清楚哦呢陈的如意算盘如果得手的话,杨贝备受打击之后,也许就会从公众的视线之中消失,对于全美漆的崛起确实是重重一击。虽然手法恶毒了一些,不过也不失为一条行之有效的好办法。关键是,又失败了。
敢和他作对,在郎市,有胆量和他明目张胆地叫板的人,还没有!两个臭女人就敢跳出来打他的脸了,反了她们了。
哦呢陈的提议很实用,也正是古向国心中所想。放下电话,古向国又思前想后一番,觉得有必要亲自向范书记汇报工作,当面交流总比电话交谈更有诚意,也容易联络感情。
尹芝平怕吵醒了女儿,也是为了留路洪占安心地过夜,她就趁路洪占睡着之际,关了他的手机。
但现在不是埋怨和指责的时候,而是同心协力联手反击的时候,他就不等哦呢陈回答,又说:“陈大头已经被控制了,我也暂时插不上手了,只有等老路从市局内部想想办法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你在京城的安排,有没有消息传来?”
两人平常威风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一下就被打晕了,双腿打颤,hetushu•com再也牛气不起来了。
凌晨1点多,哦呢陈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其实也不能说是吵醒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
陪陈大头喝酒的两个人是陈大头公司的两名手下,他们多少还清醒一点,听到有人敲门,就警惕地问道:“是谁?陈总不在家。”
因此,市局的抓捕行动,路洪占一点也不知情,他的亲信怎么也联系不上他,急得跳脚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表理行使了局长权力,大摇大摆地连夜带人前往陈大头的家中。
倒退半年,哦呢陈也不用担心夏想能拿他如何,他自恃后台强硬,在郎市又是根深蒂固,不会也不可能有人有能力动摇了他的根本。但现在完全不同了,他心中竟然抑制不住恐慌,总觉得夏想在若无其事的外表之下,包藏着一颗想要将他赶尽杀绝的祸心。
赵小峰很清楚市场,也许是他因为赵泉新的失势而憋了一口气,非要赌上一把,考察完毕,就当场拍板决定投资。
古向国忧心忡忡,一夜未睡。
“妈的,这个老路真是色迷心窍,关键时刻靠不住,不是个东西。”古向国没有了市长风度,上来就是一通脏话,狠狠地将路洪占骂了一气,才说,“陈大头被抓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古向国去省里可不是汇报工作去了,而是联络感情,向范书记诉苦求助去了。经过综合对比,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就越来越觉得相比之下,还是夏想主持政府工作更有前景,因为夏市长不仅仅有政治手腕,他还有过人的商业头脑,能为郎市带来实际意义。
喝了七八分醉意的时候,还没有等来报喜的电话,他就有点急躁,一扬脖干了半瓶酒,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骂骂咧咧地说道:“不会一对狗男女勾搭成奸,弄个没完,又去开房了,妈的,老子真是亏大发了,又破了财,又戴了绿帽,都是什么事儿!”
就在古向国前往省城求援之时,夏想却浑然无事一样,先是主持召开了政府常务会议,部署了下半年的政府工作重点,提出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要注重保护环境,为子孙后代留一片碧水蓝天,又针对郎市的八大支柱产业的侧重点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对一些明显是夕阳产业的支柱产业尽量减少投资,保持现有的规模即可,不再新批相关的项目。
随后,警察风卷残云一样将现场收拾一番,然后将陈大头http://m.hetushu.com连同两人一起带走。带走两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不让他们给哦呢陈通风报信。
只是……陈大头被抓,影响太恶劣了,对占住漆的前景,绝对是灭顶之灾。
一边是夏想在郎市全心全力地工作,引进投资,视察工作,一边是古向国在省城足足有两天未回,不少人心中的天平开始向夏想倾斜,然而,第三天,忽然从省城传来两个惊人的消息,一好一坏,都和夏想有切身相关!
忽东忽西不是夏想抓不住重点,没有方向,是他故布迷阵,故意让别人找不到他的剑锋所指之处究竟在哪里。夏想太坏了,太精明了,他的手段也太层出不穷了。
夏想代表市政府和赵小峰签定了投资意向书。
哦呢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虽然这一次夏想出手,大概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手法,远不如上一次雷厉风行,但上次虽然来势汹涌,他心中不慌张,知道最终还会收场。
赵小峰以投资商的身份前来郎市,有意投资1.2亿在郎市兴建一座家具厂。家具产业是郎市的支柱产业之一,方兴未艾,前景广阔。夏想就代表市委市委政府对赵小峰的投资意向表示热烈欢迎,并且亲自陪同他考察了郎市的家具市场。
哦呢陈心里清楚,并不完全是因为夏想行事小心,而是夏想确实还算行得正站得直,女色方面不好说,或许是他没有发现,但在经济方面,夏想确实十分自律,没有任何经济问题可以拿来大做文章。
犯罪嫌疑人追悔莫及,一见之下哇哇呕吐,心理防线全线崩溃……
古向国刚走,陈大头被捕的消息就已经全面传播开来,顿时引发了郎市所有占住漆经销商的恐慌,短短几个小时内,占住漆的退货率大涨。
“嚷有什么用?”古向国没好气地呵斥哦呢陈,“还不是你干的好事?非要找人去强奸杨贝,人头猪脑,都什么时候了,还意外添乱,不是自己送把柄给别人?我说老陈,你平常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现在总出昏招?”
为郎市带来投资,就是为在座的每一个人带来实惠和政绩。每一笔投资都能带动郎市的经济向前迈步,都代表着大量的税收和就业,身为父母官,谁在内心深处没有自豪感?
不止日本总部大为震怒,就连郎市占住漆的内部,也是人心浮动,对今后的前景忧心忡忡。
陈大头知道今天晚上杨贝将会难逃一劫,他心中既有报复的www.hetushu•com快感,又有恶毒的猜测,希望小五能将杨贝狠狠地摧残一通。小五正是他从哦呢陈的手下中找到的一个外表干瘦但某方面能力超强的小伙子,因为他一个月收入不到2000元,其中1500元会花在找小姐身上,根本就是一个人形马达。
“怎么不在?我在家。”陈大头没想那么多,上前就去开门,他哪里会想到事发得会如此之快,刚将门打开一条缝,就从外面一涌而入几名便衣,其中两人将他双手背在后面,铐上了手铐。
退货还好说,主要是经销商纷纷弃占住漆而去,转投了全美漆的阵营才是最大的损失。对于一家企业来说,销售渠道最重要,因为只有有合理有序的销售渠道,才有全面铺货销向全国各地的通途,现在经销商纷纷离去,相当于堵死了销售之路。
他怎能安然入睡?
……
郎市作为华北最大的家具生产基地之一,生产的家具畅销国内,还远销海外。赵小峰投资家具业,可以说一笔风险投资,因为进入门槛高,市场虽然有前景,但打开销路不易。成,也许会大赚一笔。败,也许会血本无回。
“什么?”哦呢陈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他的亲哥陈大头再次被捕,一下就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情急之下,他也嚷了起来。
但此次却是不同,他总是心中惶恐,直觉告诉他,夏想可能下定了决心要将他连根拔起了,因为夏想的出手,忽东忽西,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反而更加心中没底。
一个巴掌拍不响,女人暴露,就是穿给男人看。但她们要的是男人的欣赏而不是入侵。但女人又不明白男人的心理,男人欣赏就是为了得到。
占住漆接连召开高层会议,一筹莫展,又向日本总部汇报情况,引起了日本总部的震惊!
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来一个死不认帐,但第二个没想到的是,艾成文下了狠手,直接绕过了路洪占,抓捕了陈大头。
抓捕陈大头,意义重大,一是造势,再次将哦呢陈逼到了风口浪尖之上,让他丢脸。二是陈大头是占住漆的大代理商,他的被捕,对占住漆的销售绝对会带来致命的负面影响。
夏想的沉稳,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热情,让市委不少人看在眼里,心中都暗暗敬佩。只斗争不建设的人只是政客,因为斗争带来的多半是破坏,不是成绩。会整人是本事,在革命年代还行得通,但在今天,在一切以经济建和图书设为中心的今天,只有斗争手腕,没有商业头脑的官员,只能是一个跛脚,走不稳也走不远。
基本经过几次经销商的波动,占住漆大概有二分之一的经销商坐地转为全美漆的经销商。所谓坐地转变,就是店面不变,位置不变,就是变了门面,换了牌子。现在全美漆正加班加点地施工,预计一个月后就可以正式投产,到时货源铺开的话,销量一上去,才是占住漆真正的巨痛之时。
单从商业的角度出发,夏想也足以称得上商业天才。
佐藤以前从来认为中国人没有什么头脑,尤其是中国的官员,最好应付,要么贪财,要么好色,往往一顿饭一吃,一个红包一塞就完全可以摆平。现在他在夏想身上再次体会到另一种中国人的力量,也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之林5000年不倒的根源所在。
陈大头大叫:“你们抓错人了,我是陈大头,是哦呢陈的哥哥。你们的头儿是谁,让他来见我。”他还一脸嚣张,又嘴里不干净地骂了几句。
古向国担任市长以来,虽然也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但他为了和艾成文争权夺利,为了巩固地位,扶持哦呢陈,在市政府加强个人权威,利用涂筠当急先锋,政治斗争有声有色,但经济建设上面的成绩,乏善可陈。
佐藤焦头烂额,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夏想的厉害之处。什么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夏想的手法就是。夏想不动声色,手段全部用在明处,不用任何阴招,就生生逼得在中国垄断了十几年之久的占住漆束手无策,还借势借力迅速炒红了全美漆,手腕之高,方法之妙,是他生平所仅见。
就在表理布置抓捕陈大头之时,路洪占还在尹芝平的家中,沉睡不起。也是,他年纪也不小了,经不起连番折腾了,但又贪图尹芝平的美色和能耐,就勉为其难地再接再厉,就难免劳累过度。
古向国其实也清楚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什么收获,他也是心焦了,想了一想,又说:“单纯地从生活作风上面下手,想扳倒夏想也不容易,顶多弄他一身脏,让他收手倒是有可能。主要也是夏想做事情太小心谨慎了,我们抓不住他的把柄。”
难道说,在这一次的持久战之中,艾书记要对夏市长支持到底了?
佐藤决定找夏想面谈,想当面认输,请求夏想放占住漆一马。如果占住漆在郎市没有了立足之地,对占住漆是巨大的损失,对郎市经济发展来说,也不是利好的消和*图*书息。
哦呢陈就说:“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利用当年下马区的事情大做文章,二是想办法从上面施压,能调走夏想最好,调不走,也要让他知道省里的领导对他不满。”
再说犯罪嫌疑人在市局还被关押审讯,在他被受害人指认时,当他看到受害人的相貌的第一眼——当时他是直接从后面将受害人扑倒,根本就没有看清长得什么样子——他连死的心都有了,因为爱害人表情呆滞,明显是一个智障女,智障就智障好了,还明显带有花痴的倾向,关键还有,她的相貌之丑,比起后世的凰妹有过之而无不及。
几名警察上前,一把抢过手机,摔个粉碎,又一人毫不客气地左右开弓,打了两人几个耳光,并且气势地说道:“接到群众举报,你们聚众赌博,酗酒闹事,现在拘留你们。”
电话一响,他就翻身起床,半夜时分,绿色的来电显示屏上,一串熟悉的号码正是古向国的私人手机。哦呢陈眼皮大跳,急忙接听了电话:“古市长,出了什么事?”
夏想的形象逐渐在众人的心目中,清晰并且明朗了许多。
第二天,他就借汇报工作的名义,驱车前往燕市而去。其实谁都清楚古向国是向省里求救去了,以前从来眼高过顶只看京城眼色不听省委指示的古向国,现在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向省委求援,此一时彼一时,也是颇有讽刺意味。
一只拳头重重地落在他的肚子上,痛得他弯下了腰,骂人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冷汗哗哗直流。另外两人见势不妙,都仗着有哦呢陈撑腰,上前要为陈大头出头,其中一人还拿出手机拍照,说是警察打人,他要发到网上。
……
哦呢陈已经安排专人到了京城,正在暗中下手调查肖佳,但毕竟时间还短,还没有明确的消息传来。
五堂市委书记伍晓明和夏想同为常委,从级别上讲相同,因此他是不是出面作陪都可以,基本上五堂市长出面陪同就不错了,但让人不解的是,不但五堂市长出面陪同,伍晓明也全程出面陪同了夏想的视察。人人都清楚伍晓明和艾成文之间的密切关系,伍晓明此举,大有深意,等于是向外界传递了一个十分明显的信号——艾书记和夏市长之间的关系,密切程度超出了大家的预料。
对杨贝可以性伤害,对魏红清就要抢走她的心肝宝贝——她的儿子。陈大头的想法是,找人暗中弄走魏红清的儿子,然后卖给人贩子,让魏红清精神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