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3章 出错,风雨大作

夏想也将古向国的举动尽收眼底,心中不知是鄙夷还是惋惜。警车事件,是不是古向国暗中指使已经无关紧要了,杨明没死,杨服震惊,相信杨服已经清醒地认为到了一个严峻的事实,就是有人不想让杨明开口,想杀人灭口。
好消息!
消息表面上看和郎市的形势没有关点关系,但夏想心里清楚得很,是中央领导间接地表示对范睿恒的不满。范睿恒刚刚接任省委书记不久,就在中央的经济会议上被不点名批评,面子丢大发了。
天亮时,市局的后援将五辆警车以及七八名受伤的干警全部接回了郎市,治疗的治疗,归队的归队,几个受了轻伤的干警说什么也不肯住院,轻伤不下火线,要求立刻前往沿线村庄排查,捉拿凶手。
美国政治之中,也从来不乏金钱攻势和人情。
但现在他没有忍住,抱着怀中的司机,泪如雨下。司机名叫王小六,一个长相普通一生平凡的年轻人,但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说了一句令在场众人无不动容的话:“英局,我能死在执行任务的途中,算不算英雄?”
不满就不满好了,明哲保身才是上上之策,况且路洪占现在确实有点心灰意冷。另外也是因为尹芝平太缠人了,都说温柔乡英雄冢,路洪占不是英雄,却是有正常需求的男人,他不认为他目前的选择有什么不妥。
天大的好消息!
卫辛放水洗澡,温热的水滑过她富有弹性的青春的肌肤,她轻轻抚摸,心中荡漾的是无尽的甜蜜。看着镜中的胴体青春而美好,我见犹怜,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完美,弹性、滑腻、白晳,灯光一照,闪烁的是一个女人20多年的精华和光芒。
古向国垂头丧气也就可以理解了,他肯定也想到了后果的严重性。
女人一生,所求无非就是一个有情郎。在她心中,富贵和权力都是烟云,只有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天,也是永恒。
意外,就突然发生了!
一切平息下来之后,英成满脸鲜血也顾不上擦,回头一看,杨明已经昏迷过来,陪他一起的两名干警也是一人重伤,一人轻伤。
英成还好,幸好系了安全带,否则估计就交待了。胸口一吸气就钻心地疼,应该是肋骨断了。他咬牙推开了车门,夜幕之中看不分明,但依稀可见五辆汽车挤在一起,已经不成样子了,最前面的汽车最惨,三箱车差不和_图_书多被撞成了两箱,里面的干警估计凶多吉少了。
路洪占和历飞一起出发去调查取证,并且联合京城警方,协同行动。
王小六已经没有了回音,他的血已经流尽,身体正在冰凉。
英成满脸是血,面目狰狞,强忍怒火,指挥疏通现场。不用想他也知道暗下黑手的人是谁,但对手的高明之处在于没有留下一点证据,深更半夜,人也早就跑远了——但不能就这样算了,天一亮就立刻调集大量人手,沿立交桥周围10公里之内的村庄,逐一排查,势必要找出真凶,讨回公道。
更有细心人发现,仿佛只是一转眼之间,古向国就衰老了许多,神色落寞,眼神空洞,神不守舍。
押送杨明的车队一共五辆车,杨明坐在最中间的一辆,由英成亲自陪同。五辆车,一共15名干警,可谓声势浩大,警备森严,都是英成信得过的手下,也可以说全是郎市市局的精英。
但到底是谁的手脚?路洪占心里也在嘀咕,是古向国和哦呢陈,还是哦呢陈在京城的后台?
8点多,古向国才接到消息,知道市局出了大事,就赶到了市局。在看到艾成文和夏想都黑着眼圈,一脸疲惫,就知道他们一夜未睡,再注意到市局大部分人对他不友善的眼光和疏离的态度,他就知道,他被边缘化了。
还不算完,后面的车也收势不住,狠狠地追了尾,又将英成的车向前顶进了十几米有余。
夏想明白了艾成文的言外之意,此举证明艾成文对古向国的厌恶,已经到了顶点。
一到市局,一见草木皆兵的架势,他的脑子一下就懵了。在得知了事情经过之后,路洪占吓得差点站立不稳,忙不迭地痛斥幕后黑手,以表明他的清白——实际上此次事件还真与他无关,他最近太迷尹芝平了,沉醉在温柔乡中无法自拔,无心市局的工作,几次婉拒了古向国共商大计的邀请。
一上班,关于郎市警察遇袭的消息就传遍了郎市,闹得满城皆知。以前,郎市的市民对警察没有什么好印象,认为警察都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但此次事件流传开来,有关王小六临死之前想成为英雄的遗言被有心人特意传开,就让市民对警察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少人自发前往医院看望受伤的干警。
五辆车连撞,撞击声不绝于耳,现场更是惨不忍睹。
……
也惹得古向国对m.hetushu•com他十分不满。
消息传到郎市市局,正在等候的夏想和历飞听到之后,当即震怒了。
“出了什么事儿?”艾成文一下清醒了,睡意全无,立刻起床,“夏想,快说清楚。”
很强势很霸道的一句话,直接烙印在卫辛的心中,让她柔情似水,等夏想走了半晌,她还呆立原地未动,痴了一样,一脸沉迷。
古向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全面支持,自始至终不怎么说话,他的表现落在有心人眼中,就多了许多猜测。
他才25岁,正是花样年华,而且打算年底结婚,在他的人生正要揭开崭新的一页时,谁能料到竟然会丧命于此?英成干了一辈子警察,也见多了生离死别,更有和他情同手足的同事被敌人一刀捅中要害,死在他的怀中的悲伤时刻,当时他只有义愤,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夏想很清楚古向国在焦电案件之中陷得有多深!
不好,出事了!
路洪占实际上是从尹芝平的床上被人揪来的,市局出了大事,不通知古向国还勉强说得过去,不通知市局一把手就太不符合规矩了,因此表理还是让人联系了路洪占。通知的时候,没有直接告诉路洪占是什么事情,路洪占还不大情愿,磨磨蹭蹭了半天才来到市局。
夏想知道卫辛是给他台阶下,就将她揽在怀中,用力抱了一抱:“好好休息,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女人。”
艾成文有早睡的习惯,他刚刚入睡就被吵醒,颇不耐烦,一看是市局的电话,也没想到是夏想,就没好气地说道:“什么事情非要半夜打来电话?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杨明的遣返是大事,夏想就想立刻动身去接应一下,亲眼见到杨明他才心安。卫辛看出了夏想有要事要办,就又含羞穿上衣服,柔声说道:“我忽然有点不舒服了,今天就不给你了。你有事先忙好了,我先睡下。”
卫辛的心思,夏想不能全部了知,也能知道大概。在这个世上,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卫辛的伤悲和柔情,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卫辛的爱是怎样的绻缱。
因为在关键时刻,两名干警都舍生忘死将杨明压在身下,保护了杨明。
……头车损失最惨重,当场死亡两人,重伤一人。事后英成才从抢救过来的干警口中得知,在被击中的一瞬间,王小六强忍巨痛,拼死将车猛打方向,让出大半个车身,否则后面的连hetushu.com撞损失将会更加惨重,说不定还会当场再死亡数人。但也正是王小六的拼死一让,头车撞在了桥墩之上,才导致他和副驾驶全部被震伤内脏,不治身亡,也因此让后车的连撞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杨明是焦电案件中最关键的人物,他不亲口认罪,焦电案就无法彻底翻案。杨明顺利遣返回国,相当于终于打开了古向国的毁灭之门。
除了警察受伤之外,杨明也受了不轻的伤,还在昏迷不醒。对手出手,不顾及杨明的死活,可见也是乱了阵脚,要孤注一掷了。好在据医生说,杨明伤势不太严重,而杨明身边的两名干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内脏出血,还有骨折,估计要住院很久。
听完夏想的汇报,艾成文也是拍案而起:“太嚣张了,太过分了。我马上赶到市局……立刻抽调人手前去支援,要确保现场公安干警的安全。”又一停顿,他又不无暗示地强调了一句,“暂时先不惊动古市长了。”
一个市长被边缘化是很可悲的事情,古向国心中大不痛快。
“艾书记,出了点意外……”夏想的语气很沉痛,“不乐观地讲,会有两三名警察因公殉职。”
高速公路上的车速一般在120公里左右,迎面投来一块拇指大小的石块,就有可能穿透玻璃,将驾驶员当场击昏。但投掷事件一般发生在白天,晚上很少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英成兴奋之下只顾着匆忙赶路,就忘记了吩咐车辆在路过黑三角的时候减速。
夏想也不顾已经深夜,立刻向艾成文汇报了情况。
英成大惊,电光火花之间,来不及吩咐司机紧急避让,就眼睁睁看着前面汽车的后尾越来越近,随后“嘭”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一股巨大的惯性让英成向前一栽,一头撞在仪表盘上,顿时头破血流。
第二天,又有一条隐性的消息通过非正规渠道传到郎市市委,在中央一次内部的经济会议上,中央领导不点名批评燕省的经济政策过于保守,不够大胆,步子太小,不符合燕省和京城城建立大京城经济圈的定位……
好高明的一招,英成心中怒火熊熊,同时,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如果他稍微细心一点,也不会酿成如此重大的惨案。虽然说也是对手太歹毒,手段让人防不胜防,但也有他疏忽的因素在内。
丢面子还是小事,中央领导的不满通过会议的方式传达出hetushu•com来,比起直接在电话里痛骂范睿恒一顿要严重多了,等于是直接警告范睿恒,再有下次,就没有含蓄的批评了,有可能就是公开点名了。
燕省,风声大作。
市委紧急会议一致通过决议,对受伤的公安干警表示慰问,并且要求市局切实做好安抚和善后工作,对于因公殉职的干警,全市通报表彰,同时支持市局向省厅拟申报王小六同志为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的提议。
杨明能够顺利得以遣返,还是得益于连若菡在美国上层社会之中的人缘,否则,以美国的傲慢,随便一个政治避难的借口就能将杨明滞留,一拖就有可能拖上十年八年。幸好连若菡的公司在美国颇具影响力,并且资助了一名参议员的竞选,最终走通了上层路线。
驾驶员半边脸浸在血泊之中,他年轻的脸庞有恐惧有不甘,众人七手八脚地帮他止血,只可惜,依然血流如注,眼见他是不行了。
英成出发后,和历飞约定每五分钟汇报一次情况,半个小时内,一切正常,此时车队已经出了京城地界,进入了郎市的管辖范围。
相信此次事件之后,杨明一旦醒来,审讯工作将会不费吹灰之力,不但焦电案件真相大白指日可待,恐怕还会牵连出古向国更多的幕后见不得阳光的事情。所以是不是古向国所为已经不重要了,杨家,肯定认为是古向国下的黑手。
晚上10点多,京城国际机场,杨明被遣返回国,垂头丧气地被英成带人押上郎市的警车,连夜赶回郎市。此时,夏想和历飞还在市局坐镇。京城离郎市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作为焦电案件中最关键的一环,遣返杨明,夏想在幕后做了大量的工作,也让连若菡牺牲了不少宝贵的时间,现在只差一步就可以顺利移交到郎市了,为山九仞不能功亏一篑!
因为立交桥距离高速公路有一定的高度,想翻越上去追拿凶手有一定的难度,主要也是15名干警,死的死伤的伤,已经基本上失去了战争力。
不过此时,他无心于男女之间的感情纠葛,和历飞碰了头,详细了解了事情经过,知道一切顺利之后,总算放了心。
……
事情的发生和英成猜测得一样,最前面的一辆警车被三块石子击中,其中一块直接穿透了挡风玻璃,打在了驾驶员的左脸之上,而且很不幸的是,正将驾驶员的动脉打断。
艾成文来到郎市时间不短了,第和-图-书一次被感动地流下了眼泪,亲自扶着英成送他到了医院。
一系列的命令传达下去,表理也被叫来了市局,路洪占是最后一个赶到的市局领导,他来到的时候,艾成文和夏想已经部署完毕,基本没他什么事儿了。
五辆车一字排开,间距200米左右,英成坐在副驾驶座上,正和夏想通话,说是一切正常,话音刚落,就听到前面传来一声闷响,紧接就是刺耳的刹车声,就在英成的一颗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之时,又一声巨大的撞击的声响传来。
不痛快也没有办法,就连艾成文对他也是淡淡的态度,只说了几句,艾成文就提议立刻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古向国没有理由反对。
此次意外损失惨重,事后清点,当场死亡两人,重伤五人,轻伤七人,几乎人人都挂了彩。英成一直身先士卒不肯下场,最后支撑到郎市之后,一脸是血地向艾成文和夏想汇报了情况,还没有说完就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强忍胸中的怒火——英成知道,多半遭人暗算了,也是他疏忽大意了,忘了一是减速,二是将车队打散——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了,他急忙大声召集还可以活动的干警,封锁现场,通报市局,同时自我救助。
在京城至郎市的高速之上,有一座横跨高速公路的立交桥,以前经常有不良少年站在桥上向下面的过往车辆投掷石块,曾经造成过车毁人亡的重大惨案,此地因为呈三角形,就被司机们形象地称之为死亡黑三角!
见阵势不对,路洪占到了市局之后,先摘清了自己,就提也没提通知古向国的事情,他就知道,古向国已经被边缘化了,他没有必要再自讨没趣。
中央领导的批评,得到了与会不少国家领导人的认同。
整个市局都愤怒了,连路洪占也激起了火气,亲自带队前往沿途排查。但因为沿途有十几个村庄,有的归郎市,有的归京城,就由郎市市局出面和京城市局协调,立刻得到了京城方面的积极响应。
“算!”英成斩钉截铁地回答王小六,“你就是我心中最让人敬重的英雄。”
路洪占也是明白人,也知道一下和古向国划清界限也不可能,但他也敏锐地发现了古向国可能要倒台的迹象,再加上确实被夏想打压怕了,又有了新的寄托,心气就不高了,几方面的综合因素之下,他就在夏想和古向国最后的过招之中,没有出什么力。
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