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5章 正反两面

至于严小时……就让她随风而去了好,现在他和严小时之间联系渐少,差不多一个月也没有一次电话,关系淡薄了许多,也许终于有一天,会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夏想借助过肖佳的资本力量,也借助过连若菡远景集团的资金实力,但还从来没有动用过连若菡在美国公司的雄厚资金,现在,他决定要展示一下令人恐怖的美元攻势!
他得罪的黑道势力太多了。
哦呢陈最近听到的全是不好的消息,若非他心性坚韧,不用等到最后时刻就自己先崩溃了。
古玉另当别论,算是意外之中的美丽错误。而卫辛则是真正的情非得已,让夏想没得选择。他不收容卫辛的爱,将会是他一生最大的罪责。
每天的损失都以数十万计,而且还要持续15天!难道真到了出面到京城向首长求助的程度?
夏想嘿嘿地笑了几声:“哦呢陈在京城的产业不少,还有他控股的一些上市公司,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利用资金操作他的上市公司的股票,等机会合适的时候,一举收购,有没有可行性?”
很不幸,哦呢陈从夏想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成为垫脚石,是他成就了夏想在人生道路上的质的飞跃。
自从艾成文和古向国上任以来,郎市还没有举行过一次声势浩大全市范围内的打黄扫非的行动,今天,在市委一次重要会议上,由常务副市长夏想提议,市委书记艾成文支持,市委副书记张樱籍、市纪委书记吕一可双手赞成,以及其他常委纷纷热烈响应的一面倒的态势之下,市长古向国等数名常委反对的声音就显得十分微弱而不成气候,最后通过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次为期十五天的“打黄扫非”的重点行动,旨在清除郎市的污垢,还郎市一片蓝天。
他见识了太多无耻的男人,知道男人的贪婪和邪恶,金银茉莉太漂亮了,有多少男人对她们垂涎三尺,不用想都知道,更何况他见多了社会的阴暗面,就知道如果失去了他的保护,金银茉莉的下场就……
好在不管是杨明还是崔建,生命都已经没有大碍了,醒来只是早晚的问题。也正好趁现在的空隙,好好梳理一下哦呢陈旗下的产业,该查封的查封,该清理的清理,该收购的,管他恶意还是善意,一律收购。
夏想哈哈哈哈大笑三声,放下了电话。
红颜薄命?夏想不愿意多想。一对人人怜惜的姐妹花,但在名利场中,更多的男人是想霸占,而不和*图*书是欣赏。
对于金银茉莉这一对姐妹花,夏想还真没有任何不安分的想法。诚然作为男人,骨子里都有姐妹花的隐私的想法,夏想也有。但对于金银茉莉,他更多是哀其不幸,美则美矣,但因为是哦呢陈的女儿的缘故,注定不会有太好的结局。
夏想的力量,比他想象中强大了无数倍!
连绵的雨多半不是大雨,而是小雨。所谓淫雨纷飞,阴雨天气,气候温凉,最是舒适,就最容易引人酒足饭饱思淫欲。因此,连绵的雨天,为哦呢陈的洗浴中心、舞厅以及各个娱乐场所,带来了极好的生意。
端坐在办公室之内,望向窗外连绵不断的牛毛细雨,夏想的心中渐渐透出一丝光亮。尽管说来现在的形势不容乐观,崔建在京城的医院仍在昏迷不醒,中毒不轻,杨明也在郎市的医院,深度昏迷,对手的策略很奏效,确实阻挠了案件的进程,现在案件暂时陷入了僵局之中。
与以往半遮半露不肯提及哦呢陈不同的是,此次会议,着重指出重点打击对象就是哦呢陈的产业。哦呢陈终于在郎市的市委常委会上,被堂而皇之地抬到桌面上进行讨论,丝毫没有讳疾忌医,就让许多人都看清了一个事实,形势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了,或者说,作为哦呢陈最大的后台的古向国,在市委的发言的声音已经非常微弱了。
“去你的,色狼。”连若菡呸了一口,“我就是想让你配合一下,要生一个女儿,是正常的床上运动,不是单纯的那个,你可别想歪了。”
沉闷的阴雨天气阻挡不了人们八卦的热情和好奇的心情,因为所有郎市市民忽然惊奇地发现,电视新闻中,突然就多了不少意味深长的镜头,比如古市长出现的时候比以前少了许多,而且就算出场,和以前侃侃而谈的古市长不一样的是,现在的古市长,一脸严肃,话不多,肢体语言也少,类似于一个木偶。
不少看向古向国时的目光就都写满了同情和可怜,古向国大势已去,就连最坚定的追随者路洪占也和他背道而驰了,他怎么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难得在紧张的对峙之中,还有一次放松的轻松时刻,夏想心情大好,对连若菡也更多了感怀。
但连若菡始终认为夏想不向她开口用钱,是对她见外的表现。一个女人深爱一个男人的时候,愿意将自己的一切与他共享。但男人都有自尊,不轻易向女人www•hetushu•com开口借钱。不过男人在自己老婆面前,不会在金钱上面有什么不好意思,因此,夏想一开口,就让连若菡心花怒放。
连若菡早些时候给过夏想一张500万的银行卡,夏想只用来买过一辆车,还是在连若菡的强迫之下,现在卡还在他的手中,里面的钱,还是以前的数额,从未动过。也是夏想在金钱方面从不在意,也看得开。
死了倒没有什么,活了50多岁,也够本了。但两个女儿怎么办?女儿是父亲的贴心棉袄,哦呢陈对别人最是心狠手辣,对两个女儿却最是关爱体贴,唯恐她们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更不能忍受一些龌龊的男人对她们做出不堪设想的事情。
不是要耍狠吗?好,看谁狠!
8月下旬的郎市,连绵多雨。
郎市不是一个多雨的城市,向来是夏季炎热而干燥,冬天干燥而寒冷,但今天夏季有点反常,经常阴雨连绵,动不动就是连阴天,雨,一下就是两三天不停。
……在夏想的设想中,对哦呢陈的最后的清剿,不仅仅是政治层面上的一场打黄扫非那么简单,还有经济层面上的包抄和收购。
哦呢陈说不后悔那是假的,但他天生又是不服输的性格,做过的事情也不愿回头。
哦呢陈不想认输,不仅仅是他纵横黑白两道十余年,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庞大的商业帝国坐拥数十亿财富,而是他很清楚的一点是,他和古向国大不相同。古向国就算倒台,也可以保命。他如果失去了一切,就算不被判处死刑,也会被仇家杀掉。
“人情债……”夏想知道连若菡想要的是什么,就嘿嘿地假装正经地笑了,“肉偿!”
如果说以上的打压还能让哦呢陈沉得住气,认为还可以硬撑一段时间的话,不知从哪里突然刮起一股不见来路的巨风,开始操纵他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就让他完全慌了神……
只可惜,突如其来的一场为期半个月的“打黄扫非”的重点整治行动,惊醒了哦呢陈的美梦!
哦呢陈体会到了比古向国更悲惨的境界,古向国虽然四面楚歌,哪怕只有死路一条,也知道是怎么死的,他倒好,比四面楚歌更厉害的十面埋伏,让他不知道敌人是谁,藏在何处,目的何在,而且敌人不但无比强大,还十分熟悉资本市场的运作手法,让他防不胜防并且无力反击。
哦呢陈自以为能以暴力制止杨明和崔建开口,他却忘了,夏想不仅仅是政治上已经成熟,在www.hetushu.com经济上,更拥有强大的实力,毫不夸张地说,以夏想背后掌控的资本,一口吞掉哦呢陈的全部产业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夏想不会这么做,以资金之间的硬碰硬的硬拼,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是不明智的小孩子过家家式的行为,他想要的是在合理合法的手段之下,蚕食哦呢陈的产业,斩断哦呢陈的利益链。
对于上市公司的收购和吞并,夏想不是很懂,就只是简单一提,留下难题给连若菡去解决。
和夏想关于金银茉莉的看法惊人的相似的是,哦呢陈坐在办公室里,看到对面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还在打闹取笑,浑然不知人间忧愁为何物,不由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肖佳和李沁对夏想的指示自然毫无异议,尤其是李沁,在动用资本的力量打击了哦呢陈的产业之后,体内好战的激情高涨。同时她也发现,哦呢陈的许多产业,因为有太多的人参股,反应迟缓,决策层眼光和魄力都不够,几个回合下来,就被打得七零八落。李沁就眼前一亮,正是出手收购的好机会,机不可失。
夏想是此次行动的总指挥,在艾成文的授权下,路洪占的全部行动都要向夏想汇报。
连若菡在接到夏想的电话之后,听说夏想有意调用她的资金,咯咯地笑了:“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也不向我开口用钱,维持你男人的可怜的自尊,现在终于开口了,哼,我知道你心中没当我是外人。”
梅晓琳自然就更是错误之下的阴错阳差了,也是夏想始终不想面对的一次人生岔路,也让他和梅家之间有了说不清道不明并且永远无法割断的牵连。
京城的产业被围剿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郎市的打黄扫非行动,也让他痛到了骨子里。打黄扫非的手法很直接,也没有什么新鲜之处,但却最有效,而且他的产业得到了重点照顾,就让他在郎市的所有娱乐场所,全部处于停业的状态。
于是,哦呢陈在京城的产业,由开始被人封杀和打压,损失惨重之后,突然就风向大变,资本力量开始介入,提出了收购,而且给出的价格极低……
夏想表面上温和,实际上骨子里不服输的韧性比谁都强烈,如果对方事事摆到明面上,他也会施展以柔克刚的手段,但如果对方胡作非为,他也有耍赖充愣的时候。
哦呢陈真正惹怒了夏想,夏想自从政以来,还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有过赶尽杀绝的想法,当初对元明亮,甚至还有惺惺相惜之和*图*书意,但现在对哦呢陈,让他动了真火。
“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还?”果然,连若菡吃吃地笑。
京城的产业,明里暗里地加在一起,占了他总资产的三分之二。现今,三分之二的产业都在被人打压和摆布之中,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实力之强,让哦呢陈瞠目结舌——正在从正反两方面对他的产业蹂躏和践踏,而且目的明确,就是先打残废,再低价收购。
男人,有责任感是一方面,爱惜自己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想到为他守候的女人是何其爱他,他也会有负罪感。
正好夏想提出收购的建议,就更让李沁坚定了她的看法。此时出手收购哦呢陈的产业,不管是拿来经营还是拆分出售,绝对有利可图。
虽然哦呢陈的出手为古向国争取到了喘息的机会,暂时拖延了焦电案件的审理,但同时,也真正为他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如果说夏想在杨明受伤和崔建中毒之前,还抱着一丝幻想,希望哦呢陈能及时收手的话,现在他对哦呢陈已经彻底失望了,决定不但要将哦呢陈连根拔起,还要将哦呢陈的产业全部吞并,让他痛失一切!
古市长的表现只有对政治有一定敏感性的市民才能看得出来,大部分市民感兴趣的话题却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路洪占在一起全市治安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宣布要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次有重点、有部署、有规模的打黄打非行动,而且就在新闻刚刚播出不久,镜头一闪,就是一群公安干警抓获了卖淫嫖娼的男女的画面。也不知是摄影师故意还是无意的疏忽,镜头晃动之间,一闪,就露出被清查的娱乐场所的标志性建筑——罗马柱上的浴女出浴图——正是郎市最有名的洗浴中心芳草地。
任何团体都是因为有相同的利益点才结合在一起,一旦不再利益攸关,团体就不是一个团结的集体了,经济上受制,哦呢陈就必然会在实力上大损。况且夏想很清楚的一点就是,哦呢陈在京城的产业,背后有太多高官的影子,如果被逼迫到一定程度,哦呢陈或许可以硬撑,但有些人承受不起巨大的损失,就会妥协,他们妥协的结果就是抛弃哦呢陈。
男人天生就有英雄主义的情结,尤其是面对楚楚可怜的女人,会不由自主心中充满了豪气。夏想,也难逃男人惯有的惯性。
古向国面无表情,对众人的疑问和轻视视而不见。只是在他假装镇静的表情之下,眼神飘忽不定,http://m.hetushu.com暴露了他内心的挣扎和无助。
不是要硬碰硬吗?好,试试谁更硬!
不少有心人就明白了一点,是在向全市人民传达一个明确的信号,此次打黄扫非行动,重点打击的就是哦呢陈的产业。或者更直白地说,就是政府向哦呢陈的一次公开宣战。
谁不知道,芳草地是哦呢陈的产业!
连若菡的表情夏想看不到,但她的声音跳跃而灵动,夏想就知道她的开心和得意。
哦呢陈自以为了解了夏想,其实他还远远不清楚夏想性格中复杂的一面。夏想能在错综复杂的官场关系网之中游刃有余,又能让一帮最质朴的工人兄弟和他同甘共苦,视他为兄弟一般,他的为人之道,已经上升到了人性的高度,就不仅仅是手腕那么简单了。
所以夏想就让肖佳和李沁,继续针对哦呢陈在京城的产业,进行全方位地打压,压榨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考虑收购。至于收购之后是包装之后再转手卖出,或是拆分或是经营,就是李沁所要考虑的问题了,夏想才懒得操心。
手腕和手段,是小聪明,不足以成就大智慧。夏想现今已经逐步摆脱了术之手,开始接近了道之路的门槛。
“什么条件?”夏想知道连若菡没安好心。
而付先先也是夏想心中一次不经意的涟漪,平常的时候也许风平浪静,但一旦付先先出现,也会有一圈圈的波动出现。当然,不是感情上的牵挂,更多的是一种怜惜和疼爱,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孤苦无助地扑在他的怀中痛哭,付先先在劫持事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无助和可怜,一直在夏想的脑中闪现。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打击哦呢陈的提议上,路洪占投了赞成票。
“简单,国内的资本市场还不成熟,想收购一家上市公司,对我的美国的经济师来说,是小菜一碟。交给我了,一个月之内出结果。”连若菡肯定在咬着舌头说话,因为她的笑声很诱人,“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一个人如果明知死路一条还好,惨就惨在,明知死,却不知道是什么死法,到底是被当头一刀劈死,还是被背后一枪扎死?死亡并不恐惧,恐惧的等待死亡的过程,和不知道面临怎样的死亡!
说实话,夏想在男女关系上还算自律,一是有他洁身自好的原因所在,也有曹殊黧和连若菡两个女人对他太好的缘故,让他不想做出愧对她们的事情。所以在男女关系上面,除非情之所致,或是情非得已,夏想轻易不会和别的女人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