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0章 重大变故

吴才洋听出了夏想的意思,忽然笑了:“算盘都打到我的身上了,胆子不小。”停顿了大概几秒钟,又说,“我听言弘说了,他在省委遇到了阻力,不过他已经决定上报中纪委了。”
古向国的气势起到了明显的作用,原先属于他的阵营又坚定地和他团结在了一起,在常委会上互相呼应,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大力量。至少从表面上看,古向国又重新拿回了应有的权力。
此时面对无数的闪光灯和黑压压的百姓,本是司空平常的事情,他也没少在外面讲话,官话套话以及高谈阔论,从来没有怯场一说。但现在,他心中却有了一丝愧疚。
不出所料,是古向国。
显然是遇到了某方面的阻力。
从省委任命到夏想离任,有20多天的缓冲期。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夏想肯定会放弃努力,然后交接工作,准备履新时,谁都没有料到,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外界的猜测夏想不去关心,他已经大概知道一系列调整的背后,会对郎市的局势带来什么深远的影响。
其他众人也都是心思各异,有人落寞,有人伤感,有人庆幸,有人幸灾乐祸,古向国更是一脸得意,虽然竭力假装,还是难以掩饰一脸得意之色,意思是,你又能拿我如何?给你一个贫困地市的市长位置,一脚踢开你,你再有本事折腾,现在不也得两手空空离开郎市?
从省里传来消息,郎市市长古向国涉嫌贪污受贿以及和冷质方制造冤假错案,正在接受省纪委的调查!消息传出的第二天,古向国就向市委请了病假,从公众视线之中消失了。
外门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夏想知道了古向国突然底气十足的根源了,中央内部又有了分岐,不管是何种原因,反正古向国可能又重新获得了支持。
郎市,一片哗然!
看不懂就对了,夏想明白,现在省纪委还没有对古向国采取措施,是因为中央高层有人发话了,原话可能和传闻有所出入,但大概意思差不多,某位中央领导亲口说道:“古向国同志也有好的一面,他到今天也不容易,就算了吧……”
古向国大获全胜,夏想功败垂成……所有人不约而同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就连艾成文也是摇头叹息,为最后一步没能扳倒古向国而大感痛心。
古向国怒了:“不要以为我怕了你,我是给你提个醒,你再穷追不舍,我们同归于尽。”
古市长要落马hetushu•com了?
党的喉舌,绝对是至关重要的部门。
但“就算了吧”也意味深长,是到哪一步就算了,是适当敲打一下就算了,还是一点也不动古向国半分就算了?领导讲话很含蓄,但下面的人要琢磨起来可就费劲了。
“什么事?”吴才洋的声音还和以前一样淡漠,疏远而没有人情味。
20多天的时间一晃就过,转眼到了夏想离开郎市的时候了,郎市市委一帮人,以艾成文为首,列队欢送夏想。
不是嚣张,胜似嚣张。不是宣战,胜似宣战。
可以说,以上几家报纸完全唱了反调,对艾成文和夏想的举动持怀疑和批判的态度。
夏想在听到以上两条消息之后,总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他心中还是隐隐有担心,因为他清楚古向国确实没有被省纪委控制,而是去了京城。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的市委常委,目瞪口呆……
古向国的出现,确实让人大跌眼镜,不明白既然古市长没有被双规,何来空穴来风,说他被省纪委控制了?乱套了,全乱套了,现在的政治气象,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也该有消息了,夏想看着窗外繁茂到了极致的树木,秋天都到了,是该落下帷幕的时候了。
夏想也没有指望吴才洋对他印象改观,他只是想打听一下口风而已,就说:“最近新闻媒体对郎市的关注热情过度了,我想问问吴部长的意见,对一些关于郎市的正面和反面的宣传,是什么看法……”
根据各方面的迹象来看,恐怕古向国还真有可能逃过一劫。夏想怎能甘心让古向国继续逍遥法外,但也明白国内的政治气候复杂多变,上面的压力随时会让不少人改变立场,幸好经过上次的媒体宣传之后,艾成文已经无路可退了,只有和他背水一战一条路可走。
所有人都纷纷打听消息的真假,但所有人都又讳莫如深,只要一提“古向国”三个字,都纷纷摇头,拒绝回答。艾成文和夏想更是三缄其口,从不发表任何看法。
厉害,果然厉害,在最关键的时刻,夏想还是没有扳倒古向国,却又被古向国成功地搬开,等于是说,还是以夏想的失败而告终。夏想虽然升了一步,成功扶正,成为燕省最年轻的一市之长,但他一旦离开郎市,他在郎市所做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和上次舆论的导风果然有关联,夏想感叹,古向国还真是树大和-图-书根深,都到了现在的地步了,他居然还不倒,而且还得意扬扬!
夏想也没客气:“悉听尊便,我随时恭候古市长的手段。”
谁都知道一直是夏想在暗中推动冷质方案件,夏想一走,郎市还有谁会出面挑头和古向国作对?现在的局面是,哦呢陈虽然伤及了根本,但还没有进入司法程序,死而不僵,而古向国虽然受到了冷质方案件的负面影响,但省纪委压下不发,再没有了背后推动之人,恐怕事情就会不了了之了。
古向国冷笑几声:“夏想,你等着,有你的好果子吃,哈哈……”一阵嚣张的笑声过后,他才挂断了电话。
一直没有对外公布的冷质方一案,也终于摆到了明面上,充分表明了燕省省委、省纪委反腐倡廉的决心。
……没想到的是,一场看似寻常的跪谢事件,随后引发了一系列的政治风波!
艾成文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他用力扶起焦大:“乡亲们,我身为市委书记,没能还郎市一片青天,没能及时为含冤者平反冤案,我愧对郎市100万多父老乡亲的重托!”
消息传来,郎市市委顿时震惊。
人群之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古向国的用意很明显,就是给所有常委看看,他还是郎市的二号人物,还牢牢控制着局面,谁也别想忽视他的权威,没有人敢拿他如何!
紧接着省纪委又联合省高院宣布,经查明,冷质方贪污受贿金额高达4000多万元,除了没收其非法所得之外,还将追究所有行贿者的责任。
燕省省委宣传部一上午接到了无数电话,提要出要采访艾成文和夏想,都被挡了回去。省委宣传部很不高兴,因为事先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十分被动。省委书记范睿恒也第一时间做出指示,燕省的媒体,不得报道郎市的事情。
《国家日报》和团系机关报的正面的高度评价,表明了平民系和团系对艾成文和夏想的做法的赞成态度。再联想到焦电案件不是一件普通的冤假错案,还涉及到了复杂的政治斗争,也就间接地说明更深层次的问题。
人们议论纷纷,四处打听内情,但无一例外打听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因为所有人都对古向国的事情讳莫如深,甚至连古向国请假是被省纪委控制起来,还是他去了别的地方,都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艾成文感慨万千。
《国家日报》一问世,艾成文和夏想名声大起。和_图_书
晚上,夏想下班后,刚迈出市委大院的大门,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如果是一般的不认识的来电,他一般不会接听,但来电是京城的号码,而且区段很特殊,他就心中一动,果断地接听了。
古向国稍一迟疑,向前刚走两步,就被两人一把背过双手,然后如同押送罪犯一样塞进了汽车!
另外,哦呢陈已经日薄西山,失去了反抗之力,他已经出院,躲在家中不出,等待着最后的审判。崔建提交的证据,以及夏想从各个渠道搜集的证据,足以将哦呢陈打得无法翻身,但现在引而未发,是想先解决古向国的问题再说。
古向国不但重回市委上班,还大刀阔斧地提出了许多改革措施,并且针对郎市的经济结构提出了全新的设想,总之,他高谈阔论,高屋建瓴,摆出了不仅仅是市长的派头,还有全局统筹安排的气魄,似乎是向众人透露出一个长远的信息,他不但不会倒,还会在郎市接任市委书记,将郎市牢牢地掌控在手中。
更让众人无比震惊的是,三天后,一个确切的消息从省委传来,经省委研究决定,夏想同志拟任天泽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
然而第二天,团中央的机关报又刊发了评论员文章,就郎市市委书记鞠躬流泪和常务副市长为老人擦泪的举动给予了高度评价,点评指出,为百姓做实事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是要发自内心,发自真心,时刻不忘自己人民公仆的身份,才能自然而然地和百姓做到同喜同悲。
“夏市长……”古向国拉长了声调,语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威胁之意,还有一丝洋洋自得,“不要逼人太甚,凡事要留点余地。”
记者们都抓拍了艾成文流泪鞠躬的一刻,都拍下了具有深远意义的一幕。而艾成文身边的夏想,正在弯腰扶起焦电,还伸手为焦电拍打衣服上的尘土,甚至还为焦大擦去脸上的泪水,夏想至真至情的动作,也被不少记者拍到,定格为永恒。
“吴部长,您好。”
……
身为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的吴才洋,如果有一个副厅级干部能直接和他通话,那个人无疑就是夏想,国内再无第二个副厅级官员能有如此待遇。
在古向国的提议下,市委召开了一次市委常委会,重点讨论郎市最近几年的开放、改革和民生导向发展战略推进三方面的情况,以及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同时就市政府即将提上日程的国企改革、金融系统http://www•hetushu.com改革等问题,提交常委会研究。
艾成文也没有料到一次平常的事件会被有心人刻意利用,他也感到了方方面面的压力,但事情已经摆到了公众视线之中,就只有前进一道路可走了。
古向国不明白夏想为什么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还没有开口,就见有两人分开人群来到他的面前,很客气地说道:“古市长,请您过来一下。”
那他先前所做的一切,岂非前功尽弃?
和吴才洋的通话时间很短,也是,两个男人之间有隔阂,有仇视,共同语言不多,夏想已经很满意了,至少吴才洋对他的做法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就证明了一点,吴家在此事上持中立立场,甚至可以说,是稍微偏向他的立场。
但随后又有几家有影响力的国家报刊陆续发表文章,指出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应该更多地做实事,发展经济,而不是作秀,更不是标新立异和自我标榜……
艾成文一脸热泪,深鞠一躬!
第二天,又从省里传来消息,说是古向国已经被双规了,正在交待问题,据说古市长贪污1个多亿,涉案人员高达数十人,古向国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而且还有可能是不利的影响。
夏想其实早就知道古向国没有被双规,他一直躲在京城,不想事到如今,他还是不知悔改还一副得意的姿态,就说:“古市长,在您为了谋取私利制造冤案的时候,在您收取了哦呢陈的好处对其他合法经营的商人排挤的时候,在您和哦呢陈联合在郎市只手遮天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给别人留有余地?”
夏想却是一脸轻松,没有一点沮丧的表情,反而很开心地和众人一一握手,等全部握手完毕,他忽然又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来到古向国向前,笑道:“古市长,刚才有一辆省委的车开来,是不是找您?”
郎市的局势,现在表面上平静,实际上潜流暗涌,随时会有爆炸性的消息传出。有关古向国和冷质方之间联手制造冤假错案的证据已经提交到了省纪委,李言弘也亲自答复会严肃查处,但过去了半月有余,却没有一点消息。
古向国不倒,他誓不罢休,夏想现在胸中激情燃烧,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信古向国罪行累累,证据确凿,还能屹立不倒,有古向国当政,郎市还有什么希望?哦呢陈死而不僵,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
不是传闻,是既成事实,省委常委会已经正式批准了任命!
古向国还真是树和图书大根深,难以扳倒,夏想揉了揉额头,拿起了电话,拔出了一个号码。
几天后,中央开始了一系列的重大动作,密集地宣布了一系列的省部级高官的任命,国内,重新进入了全新的格局时期。
当一个人真正身为上位者之后,居高临下地俯视苍生,实际上内心深处都有一颗公心,都会心怀怜悯,心系黎民。
古向国是重中之重,他不倒,哦呢陈倒台也意义不大。但夏想更清楚的是,一系列的舆论上的导向,还有一系列人事上的调整,让原本清晰的局势,突然之间就又变得扑朔迷离了。
为焦电平反不是他的功劳,对于习惯了一切政绩都归书记所有的常态之下,面对着焦家父子满怀感激的一跪,看到焦大老泪纵横,发自内心的悲欣交集,以及焦电劫后余生的神情,都让艾成文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第二天,古向国就返回了郎市了,志满意得,姿态傲然,似乎是在向郎市市委所有人宣告,他回来了,安然无事,所有的传闻都是传闻,根本奈何不了他一根汗毛。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国内第一大报《国家日报》在重要位置刊发了一则轰动全国的新闻,题目就是《书记流泪,常务副市长擦泪……》,同时刊登了一张艾成文鞠躬流泪而夏想在旁边一脸凝重为焦大擦泪的照片,视觉效果十分具有冲击力,而且还配发了编者按指出,书记的眼泪是对人民的同情和愧疚,常务副市长擦泪的举动是对人民的爱护和怜惜,亲民爱民如何做到实处,心中有没有老百姓,是不是真正为民做事,小细节见大文章……
舆论是导向,也是风向,更是各个势力的各自表述,吴才洋执掌中宣部,肯定对中央高层每个人的政治倾向心知肚明,否则他也不可能坐得稳中宣部的位子。
紧接着赵泉新宣布了病退,海德长接任副总理职务——这在国内一向四平八稳的政治生活之中,是相当罕见的一次任命,顿时引发了外界不少猜测。
一周后,风声大起。
对于夏想的主动来电,吴才洋十分惊讶,这也是夏想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
一句“就算了吧”立刻让李言弘束手束脚,本来已经决定要双规古向国了,现在又拿不定主意了,所以才有风声大作,但始终没有落到实处的荒唐事。
他承认,自从他担任书记以来,在郎市无功无过,平平常常,没有什么政绩可言。主要是被古向国和哦呢陈联手钳制,他无法施展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