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4章 有恃无恐

初步接触,短短几分钟时间,夏想就对陈洁雯有了第一印象——冷静,理智,有心机,凡事喜欢掌握主动权,喜欢后发制人,从她上楼后一直不说话,到现在一开口就有了主意,并且让她的丈夫服服帖帖地听话就可以看出,陈洁雯此人,是个厉害角色。
陈洁雯说话很文雅,语气很平静,似乎没有一点火星,但谁都听得出来,在平静的语气下面,有强烈的不满。
国华瑞就发作了,又拎起一把椅子砸向了夏想。他一动手,十余人也都纷纷动手,眼见一场混乱一触即发。
“放你的狗臭屁。”付先先又开炮了,“亏你还是什么市委书记,怎么人头猪脑?自愿?国华瑞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得那么丑,谁会自愿上他的床,除非是精神病。”
陈洁雯一动身,老余也识趣地起身就走,小余不想走,想留下看热闹,被老余瞪了一眼,也乖乖地跟了出去。
说话间,他自恃有了救兵,一心报复夏想,就又朝夏想冲了过去,而且还顺手抄起一把椅子,就朝夏想砸去。
“别让人跑了!”
还没有想到如何调整策略,不让夏想在天泽市也惹是生非,不想今天就和夏想意外见面了,不但见面,而且还是激烈的矛盾冲突,就让她始料不及。
“还有脸说我没有家教?国华瑞绑了人家姐妹,要强奸,真是一个有人生没有教的畜生。”付先先今天还真是吃了枪药,一开口就是连珠炮,不是呛人,是直接揭短并且当面打脸。
国华瑞也是喝了酒,酒未醒,又被夏想刚才打得够呛,所以气不顺。
是邱绪峰。
“你……”付先先还想说什么,被夏想挥手制止,夏想要的不是和陈洁雯的吵架。
夏想也隐隐猜到了她是谁,微一点头,却没有说话。
陈洁雯很费解。
“围起来!”
好一个夏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陈洁雯对夏想有偏见,却不会想想国华瑞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卑鄙无耻,只一心认定夏想无理取闹。
夏想没说话,付先先倒先开口了:“你想说夏想怜香惜玉就明说,别含沙射影。夏想又年轻又帅气,人又好,有女人喜欢很正常,你的儿子就不行了,一看就一脸流氓样,谁喜欢他谁就是瞎了狗眼。”
张秘书看看国华瑞,又看看陈洁雯,左右为难,没发话。
犹豫了片刻,陈洁雯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我就先回避一下,由当事人自己协商解决。”她和*图*书话一说完,冲夏想只一点头,就向外走。
上楼后一直一言不发的女人终于发话了:“老余,不要激动。”然后她的目光落在夏想身上,仔细打量了夏想几眼,疑问加轻视的眼光,“你就是夏想?”
“打了人还想走?没门。”老余又发怒了,又怒不可遏地摇指夏想的鼻子——他说话时最喜欢指别人的鼻子,仿佛不指别人鼻子就显不出他的威风一样,“我不管你是什么市长还是副市长,你今天打了人,不但要赔礼道歉,还要负法律责任。我已经报警了,等着警察来处理吧。”
但除了费解之外,她更多的是愤怒。本来对于省委突然决定让夏想担任市长,她就十分不满,委婉地向省委提出了反对意见,理由是夏想太年轻,和她搭班子不太合适。省委没有理会她的反对,甚至连一个解释都欠奉,就让她感觉受到了冷落。本来她和省委关系还算不错,但听说夏想和省委的关系更好,就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担心夏想来到天泽市,会动摇她在天泽市说一不二的权威。
而哦呢陈明明是夏想打残废的,夏想为什么又要替他的女儿出头?想不明白。如果夏想早和金银茉莉有暧昧关系,也不会非得打垮哦呢陈。
但夏想的条件听在陈洁雯的耳中,就成了赤裸裸的挑衅。
陈洁雯的履历夏想也看过,知道她做过妇联工作,也当过组织部长,果然是伶牙俐齿,颠倒黑白的水平十分高超。
几人下楼,楼下已经聚满了人,杨威和萧伍保护着金银茉莉在客厅一角,以一个很有派头的人为首的十余人站满了客厅,并且将门口堵死。
夏想见陈洁雯端坐的样子很端庄,只是气势很凌人,就更坚定了他的判断,陈书记是一个喜欢独揽大权的一把手。女人如果爱揽权,比男人还可怕。
国华瑞斜着眼睛看了看邱绪峰,还是放下了椅子:“邱哥,今天的事儿,我给你面子,不过他是不是给你面子,就不好说了。我也不是不讲理,要求也简单,他过来给我跪下认错,让我打两个耳光,今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否则的话,我非得打断他的腿!”
陈家一家人一离开,国华瑞就知道陈洁雯是要置身事外了,他也不傻,也知道夏想的身份,但现在假装不知道,打了再说。以前强暴女人的时候,没少耍赖,事后说不知道她是谁,最后都一一摆平了。夏想在他的家中打了他和_图_书,他打还回去,别人又能说什么?
热闹了……一脸寒意和阴冷走进的人,正是付先锋!
陈洁雯也忍不住了:“住口!你是谁家的孩子,满嘴脏话,一点素质也没有。再该乱说,我撕了你的嘴!”
派头很大的人40岁年纪,微微发福,不过身材控制得还算不错,当然保养得也很好,根据其腰微弯,走路时脚步稍快的表现可以得出结论,他大小是个领导,但不是主要领导,作威作福和谦卑两种神态在他身上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就证明他是一个秘书。
“跟他们废什么话,先打上一顿再说。”陈洁雯的儿子刚才一直在楼上没有下来,现在从楼梯上露出头来,“我们人多,他们人少。男人打倒,女人再抢上来,看他们能怎么着。”
付先先跑到金银茉莉身边,拉住她们的手,小声安慰她们。夏想则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杨威和萧伍就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后。
虽说早有预料,也差不多猜到了眼前的女人就是即将和他搭班子的天泽市委书记陈泽雯,但听她亲口说出,夏想微微吃了一惊。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之下和天泽市委一把手见面,而且很明显,她不但误会了他,还肯定不会对他对任何好感。
陈洁雯听到救兵来了,表情放松下来:“夏市长,今天的事情,要怎么解决,大家有必要坐下来谈谈。请到楼下,我们好好算算帐。”
付先先才不服气,张口就要反驳,忽然从楼下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很有说话的艺术,夏想也暗暗赞叹。
而且还是高级领导身边的秘书。
就在此时,门又被人推开了,有一个人打了个哈哈从外面进来,一进来就大声说道:“都是自己人,不要动手,不要动手!”
还有更不是东西的东西——刚才明明去了外面,老余却又转身返回,正好听到看到付先先又骂又打国华瑞的一幕,他的火就又点燃了,冲到付先先面前,又要伸手去打。
不过夏想既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热情,又没有刻意的疏远,语气也不是应有的尊敬,只是微一点头:“陈书记,幸会。”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让夏想给你下跪?真不要脸,也亏得你说得出口,告诉你国华瑞,今天我还跟你没完了。”付先先气极,抓住一个烟灰缸扔了过去,正砸中国华瑞的脑门,顿时头破血流。
他的手刚扬起,门就被人一脚踢开,一个http://m.hetushu•com人冷笑了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教训付家人,还想打我的妹妹?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还真不够资格!”
萧伍一动,门外的人听到动静,又纷纷涌了进来,将夏想几人团团围住,眼见就要大打出手。
夏想就冷笑一声:“对不起,陈书记,您还真没有资格撕她的嘴!”
“没怎么?说得轻巧。”夏想也站了起来,他知道陈洁雯站起来的意思,是想让他仰视,他一站起来,就比陈洁雯高了一头,“得逞了,是强奸罪。没得逞,是强奸未遂。这件事情就算打官司,也有理要说。”
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天泽市的权力格局,是她一家独大的局面。
陈洁雯轻轻摇了摇头:“夏市长,过了,太过了。”她站了起来,用手一指楼上,“华瑞还在昏迷之中,他又没有怎么陈茉陈莉,却被你打得不成样子,你就没有一点表示?就不觉得做错了什么?”
萧伍出手了,准确地讲,是出脚,一脚就踢飞了椅子,椅子飞势不减,砸在客厅的液晶电视上,顿时将电视砸了一个大洞。
国华瑞大喊:“打,打,打!”
这样的人,怎么也能飞快地升官?30岁的市长,老天,和她的儿子大不了多少,怎么搭班子开展工作?
作为女人,虽然已经是老女人了,但陈洁雯还是最厌恶男人风流成性了,当然,出于护短的心理,她不认为国华瑞是风流,因为国华瑞还没有结婚。而夏想已经结婚了,所以她就抓住了这一个理由,一心认定夏想身上毛病众多,刺头,惹是生非,爱出风头,还乱搞男女关系。
“有情有义”四个字咬得极重,显然是在暗示夏想和金银茉莉之间的暧昧关系。
“强奸?别开玩笑了。男人女人之间的事情,谁说得清是谁主动是谁被动?现在的小女孩,傍大款傍高官子弟的多了,陈茉陈莉也许是自愿,倒贴……也有可能。”
饶是陈洁雯多年在官场历练了一副好脾气,也忍不住发了火:“夏市长,管好你的人,别让她满嘴脏话,真替她爹妈丢人!”
“我是陈洁雯。”女人淡淡地说了一句,仿佛她的身份能给夏想带来什么震憾一样。
但真的打了一个正厅级干部,又是将要和她搭班子的未来的天泽市长,弄不好要出政治问题。
不管夏想和金银茉莉关系如何,陈洁雯却因为本来就对夏想印象不好,今天一接触,就更加深了恶感。原先她以为www•hetushu.com夏想只是一个行事张扬爱出风头的刺头,现在看来,他还很好色,乱搞男女关系。
就算他是市长,也不想和一把手完全不和。当然,市长和书记之间有执政理念上的冲突,在所难免,但年龄相差了一代人有余,又是女性市委书记,而且看样子又误会了他和金银茉莉,甚至和付先先有暧昧的男女关系,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
陈洁雯站在夏想面前两米远的地方,夏想足足比她高了一头,让她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夏想个子再高也是副手,她才是书记,是一把手,尽管现在不是在天泽市,但她还是自认比夏想高了一等。好嘛,现在夏想一点也不给她这个市委书记面子,刺头的传闻,名不虚传。
陈洁雯不能想,越想越气,她坐在夏想的对面,斟酌了一下语句:“夏市长,今天的事情,你说怎么个解决法?”
这么多缺点集于一身,夏想到了天泽市,肯定会把天泽市搞得乌烟瘴气!
国华瑞不知何时也醒了过来,他摇摇晃晃从楼上下来,看到了眼镜中年男,知道救兵到了,又见到夏想有恃无恐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冲眼镜中年男大喊:“张叔,就是这个小子打了我,快,帮我收拾了他。”
陈洁雯几人不知道付先先是谁,国华瑞知道。慑于付家的权势,他一直对付先先忍让,但付先先又骂又打,就让他忍无可忍了,大怒:“付先先,你别他妈的不识抬举,别以为我怕了你。我让着你,是给你脸,你别给脸不要脸,惹恼了我,信不信我连你也一块儿办了!”
“她的话不好听,不过在理。”夏想当然要向着付先先说话,刚才陈洁雯的话也让他十分不满,完全是昧着良心说话,“陈书记说是什么自愿,这话您自己也不会相信。如果您觉得我们谈不拢的话,好,没关系,我们各走各的路,各凭各的本事说话。”
陈洁雯也犹豫了,夏想的态度是很恶劣,一点也不认错,还强硬地要求国华瑞低头,国华瑞是能低头的人?况且国华瑞是什么身份,夏想又是什么身份,他有什么资格和国华瑞叫板?夏想就算背后再有人,他也没有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叔叔!
“国华瑞向陈茉陈莉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10万元,并且承诺永远不再骚扰她们。”夏想要求的条件并不苛刻,他已经给陈洁雯留了情面,毕竟以后还要共事,换了别人,就算他是政治局委员的儿子,也必须付出惨和图书痛的代价。
一方面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心疼国华瑞,另一方面是夏想不肯低头,国华瑞也不肯善罢甘休,真是难办得很。陈洁雯才知道夏想刺头一说果然不假,一见面,就给她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而且丝毫没有给她这个市委书记一分面子。
邱绪峰的脸色沉了下来,没想到国华瑞这么狂妄,这么难听的话也当面说出来,真不是个东西。
邱绪峰满面笑容——他比夏想预料得来得快了不少,也算尽心了——先来到国华瑞面前,将国华瑞的椅子放下,又来到夏想面前,小声冲夏想说了几句,最后又来到场中,拱了拱手:“华瑞是我的朋友,夏想也是我的朋友,都给我一个面子,息怒,住手,坐下好好谈。”
陈洁雯自认很有涵养,所以上楼后一上隐忍不发,但还是受不了付先先刁蛮的讽刺,终于脸色变了:“真没家教。”
“我还不信了,今天非替你的爹妈好好给你一个教训尝尝,让你知道什么叫教养。”
不过陈洁雯却不认为国华瑞做错了什么,金银茉莉是哦呢陈的女儿,哦呢陈现在穷途末路,他的女儿就是有权有势者手中的玩具,先得者先到,况且国华瑞是谁?以他的身份看上了金银茉莉,是她们的福气。
张秘书很听陈洁雯的话,立刻一挥手就让人退了出去。
陈洁雯冲他微一点头:“张秘书来了。”又见满屋子站满了人,皱了皱眉头,“摆的是什么阵势,都散了,都散了,夏市长不是你们吓得住的。”
夏想的履历她研究过了,走到哪里都会在哪里惹出一堆麻烦事,就让她很是头疼,非常不欢迎夏想的到来。但省委已经做出了决定,只有服从。
“妈的,哪个不怕死地敢来华瑞的地盘捣乱,不废了他,还以为华瑞是吃干饭的。”
陈洁雯见不但夏想没有一丝怯意,连他身边的人在刚才十几个的围困下,一点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心里清楚,今天的事情不太好解决,比较棘手。
陈洁雯本想仗着她书记的权威压夏想一头,没想到夏想不但不给她面子,还反唇相讥,她就很不快地说道:“她又是什么大家闺秀?看她的刁蛮样子,能有什么出身才怪。”
“确实是幸会。”陈洁雯使了个眼色,被她称为老余的老者一脸怒气地瞪了付先先一眼,然后退了回去,她才又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说道,“以前也听人说过夏市长年轻英俊,闻名不如见面,还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