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0章 互动,异常

不想动也得动,吴才洋发出了邀请,请到他吴家赴宴。
现在眼光都放长远了,以前高层是从正厅的位置上挑拔人才进入省部级干部储备,现在连副厅都有人盯上了,也是因为执政理念的分岐加剧,高层之中,关于如何治国如何进一步深入改革开放,矛盾突出了。
但又一想,实际上梅家和邱家之间,原本就走得相对来说近一些。主要是付家和吴家之间的迅速走近,有点出乎夏想的意外。
吴才河的眼睛微微眯着,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是笑眯眯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很温和,和吴才洋的强势、吴才江的圆润完全不同,他就象一个没有一点架子的长辈,让人感觉到亲切。
吴才河打量了夏想几眼,一脸慈祥:“若天没少在我的面前说你的好话,我就让他多向你学习。全美漆的一仗,打得非常漂亮,我都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的一个人,手法怎么这么老道?”
夏想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入座吃饭。
夏想作为厅级干部之中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正在冉冉升起,不但总理十分赏识他,有意将他纳入平民一系的势力范围,听说就连团系也有人打听夏想的政治立场,试图拉拢夏想加入团系——尽管夏想并没有从事过团组织的经历,但并不妨碍团系高层对他的好感和兴趣,不过听说团系在得知了夏想的政治立场在平民和家族之间摇摆后,就暂时打消了和他接触的念头。
吴家的家宴如此隆重,全体出动,就不仅仅是拉拢夏想那么简单了,隐含更深的一层含义是,吴老爷子在内心之中接受了夏想作为吴家成员的存在!
夏想也就恭敬地问了好,很客气,很疏远,又表现出恰当的尊重,倒是付先先一直低着头,不知她在假装什么,也不敢多看夏想,只是淡淡地也点了点头。
吴老爷子坐在正中,左面吴才河,右边吴才洋,身后吴若天,还有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应该是吴才江的儿子吴若久。
再加上和他一同进来的吴才江,就是当朝第一家族吴家的全部家庭成员!
他今天前来,是和吴才江有约,也是有意向外界传达一个信息,但现在他又有点后悔今天来了,应该错开日子才对……但随后发生了一件事情,又让他庆幸今天来对了!
和付家之间,毕竟曾经有过深深的过节,人与人之间很难做到相逢一笑泯恩仇。
不用说,吴若天对于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和图书
还有一点,他一直忍着没有主动打电话给老古,老古也是始终沉默。以老古的渠道,还有四家刻意制造的声势,老古早就将他在京城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但没有什么话要说,要么是冷眼旁观,要么是总理对他彻底失望,已经放弃了他。
梅升平眼神复杂,心中五味杂陈,吴家完全接受了夏想的事实对他来说,喜忧参半。
这话说得分量不轻,夏想可担当不起付家的贵宾,正要客套几句,付老爷子却摆了摆手:“救命之恩大过天,再说别的就是虚伪了,来,吃饭,吃饭。”
晚上回去后,曹殊黧和夏东已经睡下,她们在连若菡的陪同下出去玩了一圈,也累了。夏想却没有睡意,一个在房间中也没有开灯,就在黑暗之中想事情。
笑过之后又明白了过来,其实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的程度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不是说梅家和邱家关系良好,要联手对付付家,梅家就不能和吴家有来往了。也不是说吴家和付家迅速走近,就一定要和梅家、邱家划清界限。
夏想最终决定不带曹殊黧和夏东,也是出于谨慎乐观的考虑,他和付家之间共同语言不是很多,没有必要一下走得过近,多一些缓冲也好。
因为夏想是吴家不能公开的女婿,但却是事实上的女婿。
夏想和付老爷子打过两次交道了,一次是都戴着面具的客套,一次是直接的碰撞,反正两次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还好,大家都是场面人,都知道此一时彼一时,虽然付老爷子没有起身,只冲夏想点头示意,但他的目光之中,还是有了热烈的眼神。
夏想可是江山房产最大的隐性股东,凤美美一提醒,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也是有钱人。
到了屋里才发现,吴家人都在,除了连若菡之外,全部到齐!
各省的书记和省长政治理念已经成熟,想要改变已经没有可能,而厅级干部正是中坚力量,尤其是身为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正厅实职干部,他们的执政理念是偏左还是向右,都还没有完全定型,而他们又是省部级干部的后备军,尤其是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引人注目,不进入高层的视线都不行。
夏想握住吴才河伸过来的手,没有称呼职务:“吴伯伯好。”
手是握了,但要说到言和,夏想相信还需要时间。
吴才河还好,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似乎对付先先和夏想之间的亲密视和图书而不见。吴若天就没有那么深的城府了,眼神几次飘忽过来,落在夏想和付先先的身上,脸上全是迷惑和疑问。
在夏想看来,吴家一家独大,与其他三家来往不多,颇有高人一等的意味,而且以前和付家两次合作,两次都摆了付家一道,付家不记恨在心才怪。但现在吴才河和吴若天父子同时出现在付家,还和付先锋一起出来迎接他,透露出来的意义就非同寻常,就表明了吴家现在和付家之间的关系,绝对有了坚实的合作基础。
夏想大汗,他一个月工资才两三千元,要论赚钱,别说和连若菡有天差地别,连曹殊黧一年也能赚上五六百万元,他还真没法比。
也才有了此次国庆期间的异常的互动。
更不用提如夏想一样既得平民势力赏识,又和家族势力有着剪不断理不乱的纠缠关系,他在政治立场上倾向于谁,不仅可以为一派带来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同时象征意义重大,对另一派的打击也具有深远意义。
付老爷子端坐在客厅正中,旁边有一人,一身长裙,长发散发,低眉顺眼,沉静辽远,给人一种肃静和沉寂之美。夏想差点没认出来,她竟然是付先先。
京城是古城,燕市是新城,国内的城市千篇一律的规划,没有特色地扩建,也就导致了城市面孔的大同小异,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所以国内的旅游,城市旅游从来没有市场。
一顿饭,吃得有滋有味又没滋没味。有滋有味的是,付老爷子所言不虚,确实饭菜很好吃。没滋没味的是,一桌人坐在一起,共同语言却是不多,有隔阂,也陌生,虽然也说了一些话,但多半都和吃有关,没有涉及有营养的话题。
天泽市也是一个旅游城市,虽然有中国十大风景名胜地之称,但实际上旅游资源并不丰富,除了一座久负盛名的皇家园林之外,其他景色一没规模二没特色,而且由于气候的原因,特色旅游也一直发展不起来,其他方面可值得一提的也很少,工业平平,农业一般,矿产贫乏,可以说在几十年来,一直和章程市你争我赶争当燕省第一贫穷市的称号。
梅升平清楚吴家的用意,天泽市传统上一直是家族势力的范围,让夏想在家族势力的保护之下,安稳地过渡到正厅,再在正厅的位置上打磨几年,为他顺利迈入副部打好扎实的基础。
“哈哈……”付老爷子豪气地一笑,“今天先先特意为你买了http://www.hetushu.com一只上好的烤鸭,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不要也记不住是什么味道,总是她的一番心意。”
“不要谢她,谢她什么?我们付家人都要谢谢你救了先先。”付老爷子很郑重地说了一句,“以前的恩恩怨怨就都过去了,从你救下先先的一刻起,你就是付家的贵宾。”
在郎市一年左右的任上,他和家族势力联系渐少,就在开始之时和付家、梅家因为新兴农业有过一次短暂的较量,随后就既没有利益冲突,也没有利益共同点了,甚至和付家之间的矛盾也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淡化了许多。
还好,让梅升平大为欣慰的是,夏想没有因此忘乎所以,还是很平静面对缤纷错乱的局势,也让他暗暗感叹,确实有大将之风,果然各方势力的眼光都有相同点,夏想能被各方看中,也和他自身素质过硬不无关系。
一天之内,接连遇到两件让他吃惊的事情,夏想就知道,一场省部级干部的大调整,不仅重新让四大家族之间的排名有所变化,更让四大家族之间原有的对立和联合关系,增加了新的互动和变数。
落座,上茶,所谓应酬不过是俗套的几件事,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在一些俗事之中慢慢培养出来的。人是感情动物,跟谁近跟谁远,除了利益共同点之外,感情上的维系最重要。当然身为政治人物,感情又最不可靠,表面上的恭恭敬敬,谁知道背后有没有两面三刀?
或许吴才河太随和太慈爱了,让人生不起畏惧之心。没有畏惧,就不会有人当你一回事儿。
到郎市上任很突然,没有给他太多的准备,但和郎市之行截然不同的是,到天泽市上任,给了他足够的缓冲期,也让他做足了前期工作,而且又正好赶在了国庆假期,这一次的京城之行,俨然成了即将到天泽市上任的注脚。
也正常,今天只是一次试探性会面,想要和付家有真正的利益共同点,以后的路还有很长。
因此夏想的抢手,不是没有深层的客观,也是一种竞价模式之下的惯例思维导致了平民势力越想要夏想,家族势力越不放手,夏想的重要性就越凸显。
曹殊黧接给卡,放进包内:“好象还真没有花过你的钱,你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来着?够不够我买一身内衣?”她一脸促狭的笑容,显然是有意打趣夏想。
……
第二天,夏想陪同曹殊黧、夏东游览了长城,萧伍和凤美美也是第一次登上长城和_图_书,两家人玩得还算开心,一直到了下午,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之后,夏想才返回宾馆,直累得双腿发酸,腰发软,躺在床上不想动弹半分。
付先锋和夏想握了握手,也没介绍吴才河,就错开一步,让吴若天和夏想寒喧。他见到夏想一人前来,没有带家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但四家最近前所未有的互动,以及各自之间的互相融合和结对,就让夏想明白了一个严峻的事实,就是在此次省部级干部的大调整之中,表面上是邱家失利、付家得势,但如果不出他所料的话,肯定是四大家族的整体实力都有所下降,团系实力上扬,平民一系也可能是攻城掠地,只有家族势力损失惨重。
晚上,夏想就自己开车去了吴家,让萧伍陪着凤美美、连若菡和曹殊黧,既当司机又当保镖,尽管说来在京城之地,可以说无人敢惹连若菡,但有萧伍在,几名绝色美女可以少一些有眼无珠的色狼的骚扰。
也是夏想在金钱上面看得淡,倒是凤美美替他解了围:“江山房产去年赢利几个亿……”
吴才江的气色还好,见了夏想,握了握手,又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没说什么,拉着夏想进屋。梅升平估计是中午喝了不少酒,还有酒气,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也不知道他笑个什么。
夏想更清楚一点,其实四家是有意借热捧他的态势,向总理施压也好,甚至有意给团系人马看戏也罢,政治用意十分明显,开玩笑,大家都是官场中人,一举一动自然都有背后的意图。
但在官场之上,往往有时又需要一点架子,需要一点拿捏,否则别人就不会高看你一眼。除非你做到了顶尖的位置,你没有架子就是平易近人,就是心系苍生,但在厅级哪怕是省级,也必须要维持一种神秘和疏远,才能保证应有的权威和尊重。
夏想之所以能坐在付老爷子面前喝茶,可不是因为付老爷子对他有什么感情,而完全是利益攸关。
京城的夜晚,喧嚣而美丽,其实身在京城和在燕市,至少在夏想的感觉中区别不大,都是横平竖直的北方城市,都是一样的口音,一样的人群,除了京城的楼更高车更堵大街更多外国人的面孔之外,和燕市的区分还真不是那么明显。
付先先坐在了他的旁边,为他夹菜,还为他包好鸭肉,细心,用心,贴心,就不由夏想不多吃一些。但当着付家人的面,他多少有点不自在,幸好付先锋的父亲http://www.hetushu•com、大伯和三叔都没有在场,否则身上的压力会更大。
客气几句,寒喧一番,夏想被迎了进去。
“邱家的饭菜可不如付家的好吃……”付老爷子开口就说到了吃,“邱家人口味淡,做的菜少盐没味的,我是吃不惯。要么咸,要么甜,不咸不甜的,怎么入口?”
四家之间,竞争是竞争,合作是合作,总体是求同存异的趋势。
夏想承情了:“其实不用麻烦的,我吃什么都随意,不挑剔。不过还要谢谢先先的好心。”
付先先也有如此文静的一面?
明知吴家早晚会接受夏想,但亲眼见到吴老爷子的家宴全家动员,梅升平再想到梅晓琳,还是没来由地在心中一声叹息。
当然今天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在心理上和付家的关系小进了一层,至少付老爷子又在夏想面前流露出慈爱和宽容的一面,至少吴才河和吴若天的出现,肯定得到了吴老爷子的默许,也间接地表明,吴家希望他和付家握手言和。
主要也是吴老爷子出手的时机拿捏得极好,听说总理有意让夏想再在郎市锤炼两年,不料吴老爷子突然出手,将夏想调到了天泽市,从而让夏想远离了郎市的是非之地。
去吴家还是不带曹殊黧好了,连若菡也特意交待,她会过来陪曹殊黧母子,要去买衣服。如果是夏想打死也不去买什么衣服,爬了一天长城累得要死,哪里还有精神头?但女人就是女人,即使她是性子很淡的曹殊黧,也对衣服的兴趣超过了腿酸的程度。
或者在暗中观察他也未可知。
但在尚未到天泽市上任之前,突然之间就四家联动,让他和四家之间的关系迅速升温,自然有一定的客观因素,也难保没有幕后推手的因素,是吴家?是付家?还是谁?
夏想就将以前连若菡送他的银行卡交给曹殊黧:“随便用,看上什么买什么,我不能陪你,你就狠花钱,听说女人一花钱就开心了。”
夏想在吃的上面没什么讲究,他吃山珍海味也是吃两口就成,吃馒头咸菜也能吃饱,对付老爷子的吃饭理论,只好抱以一笑:“光顾着说话了,连饭菜是什么味道都忘了。”
到了吴家,出来迎接的是吴才江并不让夏想惊奇的话,紧跟在吴才江身边的梅升平,就让夏想一瞬间呆立当场,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梅升平一脸嬉笑来到他的面前,不顾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之尊,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来了一拳之后,他才清醒过来,也不好意思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