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7章 执政,思路

杨剑及时闪了过来,伸手抢过酒瓶,又抢过雷一大手中的酒杯,一口喝干:“我喝你的杯中酒,好,老雷,你一把年纪了,动不动就乱发酒疯,说出去让人笑话。”
天泽名字的由来据说也是古代一位帝王所赐,当时帝王行猎至此,见此地山清水秀,心中大喜。帝王饥渴难耐,又烈日当空,正难以忍受之时,忽然天降大雨,不但解渴,还消了暑,帝王大喜:“真是天降恩泽之地。”从此,此地就被称为天泽。
下午,夏想就主持召开了政府常务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有常委副市长安兴义、常委副市长许凡华、副市长李晓敏、副市长张余佳、副市长荆元成、副市长郭景名、副市长周海涛,等人。
彭云枫没有坐,而是还站在夏想面前:“就不坐了,您点名之后,我就安排人员到位。耽误不得,您的事情太多了。”
差不多每一次敬酒,他都多少喝上半杯,几圈下来,也喝了少半瓶。好在他酒量还不错,八两白酒不在话下,没有上头。
会议一结束,石伟就离开了天泽市,离开前,他语重心长地拉着夏想的手:“夏想同志,好好在天泽市开展工作,省委对你寄予厚望。”
石伟发话了:“不用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坐了一天车,也累了,我要早点休息了。”
和郎市相比,天泽市委的主要领导明显年纪偏大,思路也更趋保守。市委常委中,没有一名女性。政府班子里,倒是有一名副市长张余佳。张余佳40岁左右,从穿衣打扮上就可以看出是保守而职业的女性,圆脸,微胖,爱笑。
“你……”杨剑涨红了脸,“我说的风雨是天气,你理解成歧义是你自己心理有问题,跟你讲不通道理!”说完,一甩袖子走了。
夏想微有不快,但也不能当众驳雷一大的面子,毕竟是老同志了,还是要照顾一下情绪,就说:“今天我也喝了不少酒,酒量也有限,不过雷部长既然开了口,我就再喝三杯好了。”
不料雷一大借酒壮胆,也不知是受人怂恿还是看夏想不对眼,伸手拿过酒瓶:“夏书记,我再敬你三杯,干革命工作没有酒量不行,有一句话不是说,能说半斤喝八两,这样的干部能培养……”
陈洁雯自然不会驳夏想的面子,摆了摆手,也是一脸不快地说:“老雷,你一沾酒就醉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越来越不象话了。”
昨晚的接风宴会安兴义也出席和_图_书了,不过他话不多,甚至没有单独和夏想说几句话。今年43岁的安兴义,体胖,大脸,身高恐怕有一米八的样子,是官员中少见的高大身材。不过和身体的高大不成比例的是,他说话的声音很小,有时不仔细听还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但年轻归年轻,毕竟级别在,一开始的气氛还算热烈中有秩序,热闹归热闹,但没有乱。依次向夏想敬酒的时候,不管是年纪比较大的55岁的纪委书记皮不休,还是最年轻的40岁的市委宣传部长常恏,都对夏想表现出了足够的敬重。
第二天上午,天泽市三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二十二次会议,决定任夏想为天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代理市长职务。
看了几眼之后,他就立刻有了决断,几个人选,不是年纪太大,就是各有不足,他就看中了徐子棋。因为徐子棋的简历与众不同,有一句话引起了他的兴趣……
也不知是有意说话小声让人听他讲话必须全神贯注,还是天生如此。
直接就提出了散场,作为二号人物,夏想的话一开口,众人就知道,今天的宴会算是结束了。
金陵王气都黯然收了,更何况原本就没有王气的天泽市,只靠一个皇家园林的老本反复炒作,资源总有用尽的一天。
也是,别说夏想是市长,就是市委书记,也没办法拿雷一大怎么样,他就倚老卖老了,反正又升不上去了,你没又权力把他就地免职,他顶撞市长还是好的,说不定还敢顶撞省领导。官场上从来不缺一根筋的倔头,夏想也不是没见过。
会议开得很成功,夏想初来天泽市,对天泽市的现状了解不够,就由安兴义主持了会议,并且向他做了工作汇报。
省委关于调整安兴义到郎市任职的任命还没有下发,安兴义就还得老老实实地坐在夏想的下首,当夏想的副手,尽管他其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市长了。
石伟本想端着酒和别人碰杯,见雷一大的怂样,一放酒杯:“没大没小。老了老了,怎么更不懂事了?”
夏想似乎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还饶有兴趣地看了陈洁雯一眼。陈洁雯脸上挂不住了,明明今天全体到齐是她掌控大局的具体体现,也是让石部长看到天泽市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借他之口传回省委,如果夏想来到之后,天泽市不再团结的话,就是夏想的个人问题了。
安兴义汇报完毕,其他几名副www•hetushu.com市长也争相发言,你一言我一语就天泽市的现状和今后的发展,出谋献策,当然,也不乏有人借机向夏想表示靠拢的意思。
刚才的小插曲看似是小事一件,不一会儿大家争相敬酒,似乎都抛到了脑后,其实都心里明白,一件平整场地的小事,被夏想轻轻踢出了球,就试探出了市政府班子中两个重量级人物的立场。杨剑稍微偏向他,而许凡华明显更倾向于陈洁雯。
夏想就用手一指沙发:“坐。”
天泽市最负盛名的就是消夏山庄了,作为满清王朝每年必来的消夏理政之地,天泽曾经盛极一时。后来由于历史原因,曾经的盛极现在只剩下了一座巨大的皇家园林,也许在当时消夏山庄是避暑圣地,是湖光山色,但现在国内遍地都是园林,消夏山庄,除了曾经是皇帝的行宫之外,确实已经没有太多值得炫耀的特色了。
不少人就明白了什么,雷一大平常是爱酒如命,也经常喝醉,但今天他没有醉,不过是借酒发疯罢了,而且背后肯定有人指使。
毕竟是市长了,级别在,权威就在。
陈洁雯的脸色就沉了下去,培养是上级对下级说的,下级这么说,就太没礼貌了。
宋朝度为什么要提拔安兴义,又和安兴义是什么关系,夏想也不太清楚,领导的事情,不说就不能问,就算他和宋朝度关系非常密切,也要把握一个度,宋朝度再平易近人,他也是一省之长。
面子不是人给的,是自己挣来的,雷一大一脸皱纹,头发花白,一把年纪了,还喝得醉醺醺的,就有点不象话了,主要是场合不对,身为市委领导,再爱酒如命,也不能不分场合不分时候地喝醉。
夏想的豪爽有人赞同,有人不解,赞同的认为他有度量,不解的人认为他好欺负,连一个统战部长都能逼市长喝酒,成何体统?夏想再年轻也是市长,级别比雷一大高,就不能让着他。
夏想身为天泽市第二号人物,却又是最年轻的一个,站在基本上年纪都在50开外的市委一干领导之中,实在是太年轻了。
话又说回来,天泽市的草原旅游刚刚兴起,现在方兴未艾,也算是一大特色旅游,和章程市是对手,都在努力扩大市场,争夺京城的客源。相比之下,天泽市的草原比章程市的草原草质要好,也更平坦,近年来,争夺了不少有意前往章程市草原游的游客。
夏想的脸色也慢http://m•hetushu•com慢阴了,他将手中的酒杯缓缓地放在桌子上,伸手一扶雷一大:“雷部长,喝酒是为了尽兴,不是为了喝醉,更不是为了灌别人醉!今天的酒就到这里了,陈书记,我看就散了吧。”
一场接风宴,杨剑向夏想释放善意,许凡华表明了和陈洁雯靠近的立场,雷一大借酒生事,搅乱大好局面,还和杨剑吵了一架,一出缤纷杂乱的大戏,让夏想看出了天泽市委在一团和气的表面之上,隐藏在背后的一些不为人所知的东西。
不料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雷一大不管不顾地又拿起了夏想桌上的酒杯,双手端在夏想面前:“夏书记,我刚才错了,现在向你敬一杯酒认错,你不喝,就是不接受我的道歉。”
官场上就是如此,哪怕你只有30岁,对方60岁,他没有你级别高,他就得敬你,因为他敬的不是你的年龄,而是你手中的权力。
没想到雷一大借酒发疯,闹出一出好戏,就让她大失颜面。知道的人清楚雷一大就是这脾气,他幕后有没有人鼓动不好说,以前他也酒后闹过一两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暗中指使故意让夏想下不了台,要是被省委领导误解,她就是大大的失分了。
天泽市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00万,经济结构不太合理,过分依赖旅游业,没有拿得出手的重工业和轻工业,也没有品牌战略,矿产资源比较贫乏,除了黄金存量稍高之外,就是钒钛磁铁矿资源丰富一些。
彭云枫35岁,人挺精神,说话办事挺利索,在天泽市委里面,算是比较年轻的一个。天泽市委之中,不仅主要党政领导年纪偏大,一些工作人员也都年纪不小,就让夏想感觉如同走进了一个十分陈旧的机关之中,放眼望去,一片死气沉沉。
换句话说,就是天泽市最引以为豪的旅游资源,其实基础也是十分薄弱。
杨剑恼了:“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夏想也去过消夏山庄,说实话,不过是一个大一点公园而已,甚至连燕市新建的森林公园都比不了,更不用说下马河分畔的精心之作水景公园了。
要的不是让夏想下不了台,就是试探夏想的城府和耐性,或者是干脆给夏想一个下马威,反正雷一大还有两三年就退了,又是不重要的统战部门,不怕夏想卡脖子,也不担心夏想如何给他穿小鞋。
不过到了后来,酒过三巡之后,不少人多和-图-书喝了几杯,就有了几分酒意,再来向夏想敬酒的时候,就多了一点随意和玩笑。可能也和夏想在开始敬酒的时候,比较随和有关。虽然夏想是市长,但他也不想太拿大,在面对50多岁的下级敬酒的时候,他不可能象四五十岁的市长一样,哼哼哈哈几句,然后沾沾嘴唇就意思到了。
雷一大就很尴尬地举着杯子,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就突然又冒出一句:“夏市长不给面子,就是不肯原谅我了,好,我就自罚一瓶。”
天泽,古称河热,位于燕省东北部,是首批24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中国十大风景名胜、旅游胜地四十佳、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是国家甲类开放城市。1994年,天泽市的消夏山庄及其周围寺庙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从而使天泽步入了世界文化名城的行列。
“你没错,也没有必要向我道歉。我酒量不行,就不喝了,下次,下次再说好了。”夏想脸色平静,不接雷一大的酒杯,虽然脸上没有怒气,但还是流露出淡淡的威势。
夏想就连喝了三杯,不少人见夏想如此痛快,都齐声叫好。
“笑话?笑话我什么?我不贪不拿不卡不要,一辈子两袖清风,就爱喝口酒,别人也笑话我,那就是笑贫不笑娼了?”他双目圆睁,一把抢回杨剑的酒,“杨剑,你凭什么喝我的酒?你刚才说夏书记的坏话,别以为我没有听出来。”
一语双关,是有聚会的机会,还是有还回来的机会?就任由众人去猜测了。
任谁都以为事情肯定要到此为止了,雷一大再怎么着也要给陈洁雯面子,他醉是醉了,但还没有醉得分不清轻重缓急。
不少人吵吵闹闹,都停了下来,向这边张望,一时间房间内静得吓人,似乎都要看看夏想如何下台。
也许是各地有各地风俗的缘故,参加接风宴会的市委领导们,都爱喝酒,就有人差不多喝高了。夏想也多少可以理解,和章程市一样,天泽市冬天漫长而寒冷,因此当地人都好喝酒,而且酒量极大,就象东北人一样,六七十度的白酒不在话下。
其他几名副市长的简历夏想也看过,大概做到了心中有数。当然对各人的政治倾向还太了解,不急,千头万绪也要从头开始,工作,才刚刚开了一个小头,日子还长。
而且看夏想的表情,是不是怀疑她先不说,至少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就是嘲讽的意思,她就怒了:“老和*图*书雷喝醉了,杨剑,找几个人把他抬走,别让他在石部长和夏书记面前丢人现眼了。”
至少现阶段是如此。
“你说夏书记是贵人出行招风雨,恐怕心里想说的是,夏书记走到哪里都容易招来事端,是不是?”
会后,夏想一回到办公室,政府办公室主任彭云枫就笑眯眯地敲门进来:“夏市长,我为您挑选了几个秘书人选,请您过目。”
夏想也感觉到了安兴义对他很淡,似乎没有想要联络的意思,他自然不会主动去表示什么。
寒冷地方的人都有酒量。
以钒钛为主的稀贵金属合金制品业是天泽最具优势的产业,另外还有一些绿色食品的加工有一定的优势,比如天泽市唯一的名牌产品甘露杏仁露,是天泽市的骄傲。
夏想也没勉强,就低头看资料,他几次上任都没有带自己的秘书,也是有各种原因,因此这一次他决定要好好带一任秘书,作为他以后的班底培养。
夏想也说:“感谢大家的盛情,就先散了吧,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说着,他伸手拿过一瓶白酒,打开盖,就要直接对着酒瓶吹。
得想办法改变一下现状才好,没有朝气,怎么能更好地开展工作?天泽市不要抱着过去的历史睡大觉,要前进要发展,必须开拓新思路,必须要有活力。
“夏书记,我,我快到点了,为党工作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过说心里话,马上就要退下了,心里还是不舒坦。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老了老了,才发现错过了太多机会,可惜呀,可惜了。”他颇有点倚老卖老的架势,一手拉住夏想的胳膊,一手端着酒,也许他不觉得,但在旁人看来,就有点没大没小了,不过他犹自不知,“我在党政机关也混了几十年了,象你这么年轻的市长还是第一次见,什么年轻有为什么前途远大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就想和你连喝三杯酒,怎么样,给不给我这个老头子面子?”
但就算再爱酒如命,也要分场合,所以他并不认为在接风宴会上会出现有人喝多的情况,没想到,还真有人喝多了,而且还是在他看来最稳重老成的统战部长雷一大。
雷一大今年57岁,比纪委书记皮不休还大两岁,眼见是到了退休的年龄。刚开始敬酒的时候,他还十分持重,只和夏想碰了一杯就去敬别人了,快到结束的时候,他就又来了,而且明显有了七成醉意,舌头都大了,拉着夏想不放,非让夏想和他连干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