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1章 小事,大局

夏想对李晓敏的政治敏感度还不太了解,就有意试探一下:“不正之风一定要刹住,晓敏,行政处本来就是你分管的范围之内,该怎么办是你权限之内的事情。”只点了一点,就又忽然问了一句,“马大姐几点上班?”
李晓敏拂袖而去。
“包大光……今年五十几了?”夏想没接话,忽然问到了别的方面。
晦气的事情还在后头。
“电梯工人,是谁家的亲戚?”
“听说你和毛市长的关系还算可以?”夏想不会轻信李晓敏,他是来投诚还是来挑拨离间,还需要观察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是想在他的支持下收权了?夏想其实也大概猜到了李晓敏的来意,但他不会点明,就等李晓敏自己说出来。
李晓敏不认为夏想说的是假话,夏市长才来一周左右,怎么可能了解天泽市委大院在陈腐、老旧的气息之下,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本来夏想一脸的平静让李晓敏不免失望,认为夏想已经被官场磨练成了一个见怪不怪的官僚了,眼中只见大事,对小蛀虫一类的边角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追究,不料夏市长一开口就问到了事情的本质所在,就让李晓敏喜出望外,立刻对夏想另眼看待。
“晓敏,这个情况你发现多久了?”夏想又问。
结果就是后来所有的常委会议还在旧楼召开,几百万元投资兴建的一栋大楼,就成天空着,一放,就两年多了。还听说市委一个处长曾经提议将常委楼改成办公楼,解决一下市委大院日益紧张的办公环境,谁知意见刚提了不久,他就被由重要部门调到了一个轻闲的养老的部门,从此就再也没人敢提常委楼的问题。
虽然他对比他还小上几岁的夏想以亲切的口气叫他晓敏有点不太适应,但也确实符合上级称呼下级的语气,他总不能让夏市长也尊称他一声李市长。其实他也清楚,夏市长叫他晓敏反而是亲切的叫法,叫他李市长反而就疏远了。
市长和常务副市长的区别还是很大,常务副市长再是排名第一的副市长,也毕竟是副职,市长是政府班子的一把手,拥有决定权的同时,会有不少人自然而然地靠拢。当然更主要的是,许多事情不需要亲为,只需要暗示或者旁敲侧击地点一下,下面就会有许多人猜测领导的用意。
第二天下午一下班,夏想就在彭云枫、徐子棋的陪同下,在市委大院随意走走,美其名曰www•hetushu•com增进了解。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常委楼——也不知是夏想有意走来,还是彭云枫无意中带的路。
他顾不上交待什么,立刻叫上维修人员,慌里慌张地向常委楼跑,跑到半路上才又想什么,又给包大光打了一个电话。
包大光沉吟良久,一咬牙:“马大姐不能留了,开除。今年的维修费用,向下压一压,别太扎眼了。有人想拿我们开刀了,老李,你一定要坚定立场。”
先是给付先锋打电话汇报了一下夏想在天泽市的工作进展,付先锋没有什么指示,淡淡应付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然后李晓敏忽然就想起了彭云枫,上次平整场地的事情,彭云枫就办得非常漂亮,他肯定能猜透夏市长的话。
李清贫心中来气,上有夏市长,中有李副市长和彭秘书,现在又有包副秘书长,都向他一个小小的处长施压,他哪里是挑得起大梁的人?好处又不是他一人得了,包秘书长拿了大头不挑重担,都推给他,他推给谁去?
“具体情况我还真不太了解……”夏想打了个马虎眼,如果不是雷一大酒后吐真言,他确实不知道内情,“晓敏你详细说一说。”
李晓敏就迈着方步,亲自来到彭云枫的办公室,先是假装问了问工作,几句话过后,他就说起了电梯马大姐的上下班时间。
李清贫先是一愣,不可能,常委楼的电梯一年到头都用不了几次,怎么会坏?随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中暗叫不好,要坏事了!
“现在只是让领导在里面困了几分钟,下次万一领导被电梯夹了脚该怎么办?嗯?谁负得起这个责任?要站在政治的高度看待问题,老李,要是夏市长再细问一年将近500万的维修资金都用在哪里,你自己去向夏市长解释清楚!”
徐子棋跟随夏想离去,彭云枫却留了下来,狠狠地批评了李清贫一顿。李清贫有口难辩,心里就纳闷怎么电梯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在夏市长来的时候就坏了?真是晦气。
官场之上,一般来说轻易不断人财路,李晓敏指名道姓提出张尤,显然,他对张尤的不满,已经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还有一点也让夏想纳闷,行政处归包大光对口,但包大光又是对应李晓敏的副秘书长,如果深究的话,连他也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李晓敏又有什么打算?
“李处长,我是徐子棋。”徐子棋刚担任夏想m•hetushu.com的秘书,他的手机号知道的人还不多——他的声音不卑不亢,实际作为二号人物秘书,他完全有资格以居高临下的口吻和李清贫说话,虽然他才是副科,但李清贫名为处长,实际上也是正科级而已,“夏市长被困在常委楼的电梯里面了,马上派人来!”
李清贫呆若木鸡,半天挪不动脚步,直到包大光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才清醒过来,向包大光汇报了一下具体情况。
“对,42岁。”李晓敏目不转睛地观察夏想的表情,想看出夏想的情绪波动,可惜他失望了,夏市长自始至终脸上就如一潭池水,水波不兴,平整如镜。
领导就是领导,看问题的角度很准,也很刁,一眼就发现了支点。
因为直到现在,李晓敏还没有说出真正的来意。
李清贫赶到常委楼的时候,夏市长已经脱困了,他忙不迭地向夏市长认错,先做了自我批评,夏市长也没见生气,只是随意地问了一句:“不是说电梯有人负责管理吗?”然后他就看了看表,转身走了。
彭云枫是政府秘书长兼政府办主任,他和李晓敏之间的关系也说得过去,只听了几句,就猜到了李晓敏的用意,就笑了:“每天工作一分钟,就拿1500元的工资,比我的工资还要高呢。平常的时间就肯定不见人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市委大院。说来也是,市委大院就一部电梯,坐的人很少,就是陈书记和夏市长去常委楼,也通常走楼梯,利用率太低了,都几年了,跟新的一样,再加上年年检修,从来没出过故障……”
“李清贫好象才40出对?”
“58了,马上就退了。”李晓敏眼睛一亮,夏市长厉害,别看年轻,句句话都问到了点子上。
领导无小事,就看身边的人如何借题发挥了。一件电梯小事,愈演愈烈,最终成为一场轰轰烈烈的市委内部的站队和权力的重新划分的政治事件!
李晓敏眼睛亮了,喜笑颜开地拍了拍彭云枫的肩膀:“云枫,说起来我们还是老乡,今天晚上,我请你喝酒。”
夏想见李晓敏慷慨激昂,一脸愤懑,就一脸不动声色的表情。不是说市政府之中的边角料的事情他一点也不了解,也多少知道一些内情。也不是说他对此都无动于衷,只是他是市长,不可能就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亲自指示。更不是说他对李晓敏的激愤不以为然,他初来天泽市,又是和_图_书至关重要的市长位置,要防止被有心人利用,成为别人撬动利益的支点,他需要谨慎处事,小心观察,然后再下决断。
李晓敏就立刻意识到了夏想的不耐烦,他的身后的墙上挂着一个石英钟。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如果领导有意看时间,就是对你不耐的表现,要么是你汇报的工作领导不感兴趣,要么是你哪里做得不对,惹领导不高兴了。
李清贫正在处里开会,大谈特谈节省开支,实在不行就减员节流,正讲到兴头上,电话响了,他最烦在开会的时候被别人打断,就拿过电话一看,不认识,就拒听了。刚拒听,电话就又打了过来,他就烦了:“喂,哪一位?正在开会,有事等下再说。”
夏想一行三人来到常委楼,上了电梯,电梯刚上到3楼,突然就坏了,不上不下停在中间。徐子棋和彭云枫就急了,急忙打电话给行政处。
“市政府虽然设施陈旧老化了,不过大部分还能正常使用,但每年从行政处申报的维修资金高达400多万元,钱花了不少,该坏的还是坏,不该坏的年年报修,也不见维修哪里了,只见花钱,年年如此。而且还存在着严重的人员臃肿的现象,不上班拿工资的领导干部的子弟比比皆是,每年额外支出少说又有200万元。都是人民的血汗钱,都白白扔掉了,让人痛心疾首。”李晓敏愤愤不平,“我多次向毛市长反映情况,毛市长总是哼哼哈哈地敷衍过去,说是要削减开支,年年说,却年年增加。最可笑的是整个市委大院就一部电梯,还专门安排一个人负责管理电梯,她每天都干什么事儿?就是早上7点上班,拿钥匙拧一把,打开电梯。晚上11点再上班,再拧一下,关上电梯。一天的工作时间连一分钟都不到,就要拿1500块!”
他回到办公室,想了半天还是想不明白,就差想破头了。越想不明白心里越不自在,转了几圈之后才一下惊醒,好厉害的夏市长,比他还年轻几岁,就深谙官场三味了,一个照面就让他一败涂地,他还想假夏想之手来获得利益最大化,没想到却被夏想给摆弄了一番。
离开夏想的办公室,李晓敏还是有点晕头转向,夏市长一是没有对他的要求明确表态支持,让他十分沮丧,二是突然转移了话题,问了一下马大姐的上班时间,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左思右想没想明白,领导说话绝对没有hetushu•com一句废话,但琢磨不透领导的意图,就别想让领导支持你的工作。
“夏市长,市政府每年的维修费用高得惊人,我觉得其中肯定有猫腻,有必要严格控制一下,而且每年都是张尤承揽工程,难免会让人产生权钱交易的想法。”
彭云枫也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李清贫的肩膀:“老李呀老李,糊涂呀糊涂……”话只说了一半,摇了摇头,也走了。
李晓敏想收权,作为主管副市长,要求合情合理,夏想理应支持。还有一点,李晓敏在收权的过程中,必然会触动许多人的利益,首当其冲的就是张尤。而且张尤的背后,牵连着一大串人,尤其是在政府班子在安居工程的问题还没有统一意见的前提之下,先动了张尤在市政府维修项目上的利益,十分有必要,而且还是一个很不错的突破口。
安兴义?夏想微微皱了皱眉。他倒不是恶意猜测安兴义的为人,而且安兴义是爱揽权还是自身不正,和他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尽管安兴义是宋朝度看中的人,但不是说宋朝度的眼光就一看一个准。他所不满的是,李晓敏越扯越远,越扯人越多,弯子绕得太大了,有耍小聪明的嫌疑。
李清贫原以为开除了马大姐,事情遮掩一下也就过去了,没料到的是,他想遮掩有人却想闹大……
市委大院大部分建筑物都是九十年代以前落成的,只有常委楼是新楼,而且还安装了一部电梯。但也不知为何,常委楼建成之后,只开过一次常委会议就被闲置了,有人说陈书记不喜欢常委楼,认为风水不好,她一进去就头疼。
有一个付先先,付家的许多秘密在夏想眼中就不是秘密了,付先锋知道的话,估计会郁闷之极。
没有办法的另一层含义就是他当了夹心馅饼,他的工作既得不到市委书记的支持,也得不到常务副市长的支持,很是无奈。
夏想能够知道李晓敏的背景,也是付先先无意中透露的。起因是有一次通话,夏想开玩笑一样说到副市长之中有一人名叫李晓敏,不知道的还以是女的,其实是一个大男人。付先先就夸张地惊叫一声,说是她听付先锋说过李晓敏,又说李晓敏在由科级到副处,从正处到副厅,都是付家出面推动……
常委楼是市委大院中最新的一栋楼,也是天泽市委所有人的心病。
夏想一是吃惊李晓敏直接提到了市政府维修上的猫腻,二是不解李晓敏的真正用意。如果m.hetushu.com他不是付家人,他会认为他是前来靠拢,但因为是付家人的缘故,就不由夏想不多了猜测。
彭云枫同意了:“李市长的面子,一定要给。李市长的酒,一定要喝。老乡的事情,就得义不容辞。”
夏想的目光就越过李晓敏的肩膀,看向了他的身后。
“有一年多了。”话一出口,李晓敏就知道被夏想套出话了,忙解释,“我确实是包大光的主管副市长,但包大光有事情要么直接向安市长汇报,要么就向陈书记汇报,我也没有办法……”
闻讯赶来的分管副市长李晓敏来到现场,得知了情况后勃然大怒,立刻让李清贫开除了马大姐,并且重新检修电梯设备。
“夏市长……”李晓敏知道是该下定决心的时候了,再不说出真正的来意,等夏想赶他走的时候,他就没有机会了,“我想着手整治一下行政处的不正之风,希望领导支持我的工作。”
“毛市长是老好人,他不爱管事。”几个回合下来,李晓敏发现夏市长比他想象中还要冷静并且有头脑,他原以为夏想一是年轻,二是传闻夏市长在郎市喜好冲动和热血,来到天泽市之后,也应该嫉恶如仇,一听到就在市政府的眼皮底下有权钱交易的不法事件,肯定会拍案而起,没想到,夏市长不动声色,而且还探出了不少他的底细,就让他暗暗心惊,不得不更小心谨慎地说话了,“毛市长当上市长的时候就50多岁了,就是打算干上一届就退了,再加上他又是一个好脾气,事事放手,实际上政府班子里,就由安市长说了算。”
一般而言,就算主管副市长再没有权势,对口的副秘书长也不会越级汇报工作,因为上级领导也不喜欢越级汇报工作的下属,会认为你不将顶头上司放在眼里,是不懂规矩。当然,凡事都有例外,如果确实某下级和顶头上司不和,却和上司的上司关系极好,就有可能事事越过顶头上司而越级汇报。
李晓敏哈哈大笑,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彭云枫这么会来事,这么有头脑?夏市长一来,他好象政治头脑一下提高了不少,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跟了夏市长,政治水平也能飞涨?
“不能免,一定得坐一坐。要不,就是不给老乡面子。”不提职务只论老乡,李晓敏打的是亲情牌。
彭云枫就客气:“怎么好意思让您请?太客气了,就免了吧。”
“她姓马,都叫她马大姐,是包大光的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