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3章 内幕,敲打

张信颖?张余佳走了半天,夏想才醒悟过来,世界还真小,张余佳居然认识张信颖,而且还是亲戚关系!
夏想正在办公室听取副市长张余佳汇报关于如果进一步拓宽草原旅游思路的工作汇报,徐子棋推门就进,连敲门都没有顾上,急匆匆地说道:“市长,出事了。”
没想到包大光还没有动静,马大姐又闹出了乱子,还被吴明毅抓个正着。这一下一直如一滩死水的市委大院,就和烧开的锅一样,沸腾了。
政治人物,如果没有一点政治敏感性,谁也不会爬到副厅的高位。他被困电梯之后,就出现了开除马大姐的事件,本身就传递出一个十分明显的政治信号。再加上现在市政府就安居工程没有达成共识,在市委也是人人皆知,就又透露出了强烈的政治风向。
歪门邪道也走不长远。
马大姐自不用说,她被开除的事情在市委大院闹得人人皆知,因为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夏市长被困电梯,而且马大姐被开除也涉及到了政治上的敏感问题,都当成了是夏市长新官上任的第一把小火。所以一个小小的电梯女工,一下也成了风云人物。
李晓敏就立刻明白了什么:“谢谢徐秘书。”
夏想就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张余佳见状,知道谈话结束了,就起身告辞,走到门口又想起了什么,笑问了一句:“夏市长,我有一个亲戚也说认识您,她对您印象深刻,说起您就对您赞不绝口。”
彭云枫心中咯噔一下,夏市长说话时不是十分严肃,脸上甚至还有笑意,但却是不容置疑的口气,他就知道,估计是张尤请吃饭的事情,他没有请示就回绝了,做得有点自作聪明了。
早先所说将两市联合举办旅游文化节当成对夏安的考验,夏想也知道半是玩笑的性质,市委书记的秘书不可能插手政府应该主抓的事务,不合规矩也对王肖敏的政名有影响,因为夏安的一举一动代表的是他的形象。
外面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是李逸风。陈洁雯恢复了一脸平静:“进来。”
……徐子棋多少还是有点毛躁,夏想微微摇了摇头,马大姐意外被抓,他也十分吃惊,又听说是栽在了吴明毅的手中,他就知道,有好戏看了。
组织部长徐鑫?夏想就“哦”了一声,不置可否地问了一句:“云枫,你担任政府秘书长有两年多了,对政府下面的处室都比较和_图_书熟悉了,哪个处长能挑起更重的担子?”
包大光不是想退了,是害怕了,是怕有人真要动手调查维修资金的去向,他吃不了兜着走,就想赶紧退下好避免被查。包大光是不是陈洁雯提拔的人,夏想懒得去猜想,他只需要知道的是,陈书记的提议,是拿过期的芝麻来换一个新鲜的西瓜的美好想法。
因为两件事情表面上看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细心人都能看到其中的关联之处,由马大姐牵连出包大光,由包大光牵连出张尤,而安居工程的承接方也是张尤。
更让夏想感到好笑的是,陈洁雯拿一个无足轻重的包大光来交换,难道她以为他会想掌握行政处,想让他的人来承揽市政府的维修工程?开玩笑,他的一个原则就是,他身边的人想来他主政的地方投资,首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投资市政府的内部工程,凡是有可能有权钱交易的敏感地带,一律避免,要向市场要效益,而不是走歪门邪道。
李逸风进来后,一脸谦卑的笑容:“陈书记,夏市长有点不近人情,事情做得过头了。毕竟在天泽市,您才是一把手……”
张余佳对夏市长交给她一个重任深感荣幸,就表了态:“我一定圆满完成夏市长交给我的重任,不辜负市委市政府对我的信任。”
马大姐的姐姐就受不了妹妹的抱怨,天天让包大光给马大姐再安排一个又轻松又赚钱的活计。包大光不厌其烦,又怕了老婆每天晚上的耳提面命,就又找到了张尤,张尤自然没有二话,给马大姐安排了一个看管仓库的工作,每天工作6个小时,工资也是1500元。
夏想抬头看了徐子棋一眼,目光中略有责备之意,徐子棋立刻明白是他太慌张了,作为领导秘书,代表的是领导的第三形象——领导本人是第一形象,领导夫人是第二形象,秘书是第三形象——任何时候都要注意仪态,不能慌里慌张地不成体统,就深吸一口气:“马大姐故意损坏电梯,被吴书记当场抓个正着!”
“马大姐?什么马大姐?哪个马大姐?”夏想不耐烦地摆摆手,“什么事情都大惊小怪地闯进来,没看见我和余佳同志正在讨论工作问题?”
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因为两个当事人都比较引人注目的原因,就成了市委大院一件轰动一时的大事!
这个夏想,太和*图*书固执了,也太顽固了,非要说一不二不成?
至于他是不是有私心在内,夏想不管,也不费心去猜测,他只要达到他的目的就可以了。
就忙解释:“张尤托的熟人是徐部长……我和徐部长也算有点交情,他不好意思直接找您,想找我先探探口风。”
徐子棋明白了夏想的指示精神,点头出去,立刻给李晓敏打了一个电话。李晓敏也是刚刚听到马大姐出事的消息,正准备打来电话请示夏市长,就接到了徐子棋的电话。
徐子棋一边想,一边出了一头冷汗,越是在领导身边,越要戒骄戒躁,严格要求自己,否则,如果被夏市长厌烦了他,他的政治生命就等于宣告终结了,一辈子也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书记和市长之间有争执不可怕,官场本来就是名利场,最利益纠葛最复杂也是最考验人性的地方,关键是有了争执之后,解决问题的手段才是最考验书记和市长谁的政治智慧更高的关键所在。
市长抓经济,书记抓人事,陈洁雯提出让包大光退下,让夏想的人接替的交换条件,表面上很有诚意,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让步。
徐子棋才跟了夏想10天左右的时间,一下愣住,没有立刻领会夏想的意图,夏市长怎么会不知道马大姐是谁?愣了大概有10秒钟的样子,他醒过味儿来,知道刚才说错话了,不该当着张余佳的面喜形于色地说马大姐被抓的事情,就忙尴尬地咳嗽一声:“对不起,市长,刚才是李市长打来电话请示您,我一急,就……”
吴明毅的政治立场夏想并不清楚,他来到天泽市以后,也没有单独和吴明毅接触过,但有一个事实他非常清楚,吴明毅是吴家人!
结果包大光就被惹火了,狠狠训斥了马大姐一顿,并且告诉门卫以后不许再放她进来。马大姐也火了,骂包大光忘恩负义,当年要不是她资助他一把,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猫着,哪里有今天的人五人六?
……
“余佳同志……”张余佳40岁出头,面相显老,穿衣又中性,夏想又不好称呼她为老张,就干脆直呼其名好了,“单城市有意和我市联合举办旅游文化节,单城市委王书记对于和我市联合,兴趣极大,提出了燕北赵南的旅游文化节的设想,天泽市就由你来牵头负责,具体可以让云枫协助你的工作,单城方面暂时由王http://www.hetushu•com书记的秘书作为联络人……”
他拿笔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下了多年官场生涯总结而出的四句话——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能力当参考,关系最重要!
“住口!”陈洁雯没来由地一阵心烦,“以后在我面前,少说夏市长的坏话,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做一个本份的人!”
张余佳也看出了夏想对她的问题不感兴趣,不过话也说出了口,不好再收回,就说:“嗯,是呀,她叫张信颖,也许您还有一点印象。”
弄坏也不要紧,无巧不巧就被吴明毅当场捉住。吴明毅大喝一声,就招呼了几名工作人员,将马大姐毫不客气地反背着双手押到了保安处。
吴明毅是市委副书记,天泽市的三号人物!
彭云枫的心脏就不争气地激烈地跳了起来……
夏想的心思全在安居工程如何处置上面,没细听张余佳的话,就含糊应了一句:“是么?”
“包大光同志业务能力强,工作很出色,没有必要提前病退,完全可以站完最后一班岗。”夏想直接就拒绝了陈洁雯的提议,“有几家燕市和京城的开发商和我接触,提出可以接受百分之三十的垫付款的前提条件,愿意为天泽市的安居工程奉献爱心。他们的实力更雄厚,都有开发过几十栋小区的经验。”
在外人面前永远一脸镇静从不失态的陈洁雯,在背后有多少次失态和骂人,谁也没有李逸风心里有数!陈洁雯最会伪装,人前人后判若两人,也只有他才最了解她最真实的一面,当然,也莫名承受了她许多次无缘无故的怒火。
吴明毅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就不配当上市委副书记,也不够资格成为吴家的一员。
不过念头只是闪了一闪,就被他随即又抛到了一边,因为彭云枫来请示工作了。
“夏市长,有两件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一是张尤通过熟人找到我,想请您拨冗赏光,他要请您吃饭,被我回绝了。二是关于马大姐故意损坏公物,现在被关在了保安处,您有什么指示精神?”
马大姐和包大光的亲戚关系,也有许多人心知肚明,就更多了猜测和议论。政治无小事,一件小事就关系着风向的改变,都在等着包大光什么时候会被夏市长搬开。
“李市长客气了。”挂断电话,徐子棋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重要性,承上启下,他的话,代表的就是夏市长的意见,市政和_图_书府班子中,谁也没有他最接近夏市长,谁想了解夏市长的喜欢和喜怒哀乐,都必须通过他。
想法太美好了,就往往容易失望。
而且都知道吴书记早就看包大光不顺眼了,因为吴书记想让他的亲戚承接市政府的维修改造工程,包大光仗着腰杆硬,不给面子,而且连一杯羹也不分,就惹恼了吴书记。吴书记一直找不到机会整治包大光,现在好了,小姨子故意毁坏公物落在了他的手中,他能善罢甘休?
马大姐盛怒之下,就拿电梯出气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混了进来——上次被开除时她还保留了一把钥匙,没被收回,她就拿着钥匙乱开一气,结果就将电梯弄坏了。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夏想不点头,副秘书长的任命也不好通过。
徐子棋也学会了打擦边说话:“李市长,夏市长正在听取张市长汇报工作,不方便听电话。刚才他听到了马大姐的事情后,就没想起来马大姐是哪个……”
市委内部的站队和权力的重新划分的政治事件的第一个火星,最早还是从马大姐的身上点燃的。
李逸风吓得一缩脖子,顿时一头冷汗:“是,领导批评得对,我记下了。”
马大姐被辞退之后,不服气,多次找包大光说理。是呀,多好的工作说丢了就丢了,天下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了,每天就是一早一晚拧一下钥匙,轻松到手1500元,一点也不耽误其他的事情——其他时间,她想天天睡大觉都成——她咽不下这口恶气,又因为包大光怕老婆的缘故,就天天找姐姐说理。
包大光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副处,组织部就可以考核并且任命,基本上无须惊动书记。再说又是市政府的秘书长,必须要征求夏想的意见,甚至可以说夏想的意见会作为组织部重要的参考。当然,如果书记非要横插一手,组织部还会更倾向于听从书记的指示。
夏想既对彭云枫有赞赏之意,又对他过于揣摩领导心思的做法,不是百分之百满意,就觉得有必要敲打一下:“云枫,马大姐损坏公物又不是什么大事,既然关在了保安处,情节不严重的话,就由保安处直接处理就行了。如果严重,你和晓敏出面就可以……不要大事小事分不清轻重!”
夏想见徐子棋孺子可教,也没有过多责备他,不过还是一脸严厉:“李市长的份内事情,让他看着处理就行了,我没意见。”
人都和-图-书是贪心不足蛇吞象,马大姐习惯了每天一开一关电梯就能收入1500元的好工作,一天6个小时才赚1500元,她觉得吃了大亏,也不考虑现在包大光在市政府是什么处境,也不好好在张尤的公司干活,她就是一心认定是包大光不肯帮她,有事没事就跑到市政府,到包大光的办公室找他。她的想法很简单,反正包大光怕她的姐姐,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她烦得包大光没办法了,包大光就得给她安排更好的工作。
彭云枫确实有眼色,会办事,张尤通过谁找到他,他没说,估计是面子不小,但他没有请示夏想就直接回绝了,显然,一是认定夏想不会点头,二是向夏想表明他坚定地和夏市长一条心的立场,三也是他摸透了夏想的心思。
不但是吴家的嫡系,还是吴家的远房亲戚,因此他有理由相信,不管吴明毅和陈洁雯有没有利益合作,也不管吴明毅是不是愿意和他在市委之中保持一致,马大姐事件,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回到外面,李逸风坐在座位上还愤愤不平地想,跟着一个半老徐娘的上级真是不幸,估计陈书记的更年期提前了,要不最近总是乱发无名火,让他有时候也无所适从,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对。但陈书记的火气就象旋风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让人防不胜防,饶是他跟了她多年了,早被骂得皮了,也有时难免被骂得恼火,很是腹诽陈洁雯一番。
夏想走后,陈洁雯一个人在办公室生了半天闷气。夏想一点面子也不给也就算了,还已经准备了后手,竟然私下里接触了新的开发商,岂不是说他真要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要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了?
正洋洋自得了片刻,忽然又想到夏市长举重若轻的政治手腕,他一下又警醒了,可不能在领导面前流露出一丝的自傲和自满,夏市长别看比他还年轻,但绝对比他在政治上眼光敏锐,在用人上手腕灵活,他能被夏市长一句话提升到一个十分关键的地位,也能被夏市长一句话打回原形。
张余佳分管旅游,交给她来具体负责,也是夏想看中了她细心的工作态度以及她对如何促进旅游业的进一步发展,有开阔的思路。不过王肖敏当时只是笼统的一提,并没有具体安排单城方面由谁牵头。既然天泽市由一名分管副市长出面,单城市肯定也会对应有一名副市长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