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6章 问题来了

“我是怕领导批评我,因为我一是考察市场,二是考察美女,金颜照太漂亮了,比所有的韩国美女加一起都漂亮一百倍,我追定她了。”孙现伟不在夏想眼前,夏想都能想象得出他眉飞色舞一脸风骚的样子。
陈洁雯没说什么,很干脆地就答应了下来。吴明毅就是主抓党群的书记,他和陈天宇一唱一和,又都是他们职责范围之内的工作,谁也不好反驳。
“纪风声是自杀的,他自杀之前,皮不休找他谈过话,因为纪委又举办了一次活动,想请纪风声写一篇文章。”刘一九说话不讲究起承转合,一开口,就滔滔不绝,“皮不休的意思是让纪风声就领导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发表看法,因为当年他写了一篇什么文章,列举了十八条,还得了一个外号纪十八。其实吧,也不是什么坏事,皮不休还许诺文章要是写得好,就提拔纪风声进纪委担任副书记,但有一个条件就是,文章必须要影射夏市长……”
随后,又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内部会议,会上,陈天宇提出要在市委内部开展一次思想教育活动,严肃党风党纪,改变自由散漫的机关作风,人人严格要求自己……吴明毅表示赞同陈天宇的提议,强调指出天泽市委有一股不好的风气,就是冬天太漫长,事情少,机关办事人员就散漫放纵,要么搬弄是非,要么无所事事,上班时间有打牌的,有玩电脑游戏的,有聊天的,甚至还有http://www•hetushu•com睡觉的,必须从根本上扭转市委之中的自由风气。
握手,寒喧,然后上楼。
李沁接到夏想的电话之后,兴奋异常,自从下马区的经济大战之后,她觉得夏想在商战上有点束手束脚了,在郎市根本就没有经济上的作为,现在好了,在天泽市又开始重启战端,她差点高兴地跳脚。
彭云枫接过话:“一九也是不太自爱了,也难怪嫂子和他离婚,他办起案来不要命,不管是多得罪的人的案子,只要到他手里,非得办成铁案。嫂子原先也在一家好单位,因为有一起案子得罪了人,人家请他高抬贵手,他不肯,结果嫂子就被单位给开除了。嫂子一怒之下和他离了婚,他倒好,没有了家,反而一个人更荒唐了。”
夏想的用人之道是不拘一格,刘一九的荒唐之中有正经的风格,也许别的正统的官员会不喜欢,他却没有偏见。虽说眼下刘一九有将军的意思,他也没有生气,一脸微笑说道:“一九辛苦了。”
刘一九的话犯了官场大忌,等于他要胁上级领导,性质十分恶劣。如果是一位没有涵养的领导,当场翻脸都有可能。
现在的云霄阁换了本地的老板,生意还算不错,因为讲究情调,用餐的客人层次较高,环境在天泽市算是比较优雅了。
明是说整风,实际上在座的几人都听了出来,是针对市委之中有关夏市长流言的一次反hetushu•com击!
“领导,是我,骚骚猪!”
下班后,夏想和彭云枫一起,前往云霄阁赴宴。
“那就给夏市长来两瓶杏仁露。”彭云枫急忙接话,生怕刘一九说出夏市长不喝酒就不给面子的傻话,他以前不是没有说过,上一任毛市长就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当时就变了脸。
比夏想想象中年轻一些,40岁的刘一九还算干练,中等身材,短发,圆脸,相貌乍一看还算忠厚,不过一双眼睛精明过人,不时闪动出狡黠的眼光。
“领导放心好了,只要资金雄厚,没有打不开的局面,只要实力够强,没有上不去的女人的床。”
夏想差点笑出声,孙现伟大冬天的也发浪,还自称骚骚猪,肯定又发现新的目标了。
夏想吃了一惊:“你偷偷过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刘一九又自顾自地干了一杯,见夏市长既有耐心,又有涵养,比他年轻10岁就是堂堂的市长了,他不服不行。其实说心里话,还是有点不服气,但因为他有求于夏想,又因为他最密切的朋友彭云枫对夏市长口服心服,他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替夏市长做些事情,希望夏市长能在适当的时候,帮他一把。
本来刘一九想亲自来接,夏想没同意,没必要闹得太明显了,而且就他目前的想法,还是和刘一九适当保持一个距离为好,并不是他不肯接纳刘一九,而是直觉告诉他,刘一九如此热心为他办事,肯定和_图_书另有目的。
其实未见面之前夏想对刘一九此人已经有了初步评价,认为他精明之中有荒唐,荒唐之中有正事,算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
刘一九哈哈大笑:“夏市长身边有你一个刻板、谨慎的人就够了,我刘一酒就不用再装腔作势了。我这一辈子就这个德性了,反正我对得起老百姓对得起这身衣服就行了,一辈子没有领导赏识,我就一辈子这样了,不照样活人,怕个毛!”
刘一九在门外热情相迎。
彭云枫生怕刘一九不合时宜地荒唐一下,万一给夏市长留下不好的印象就麻烦了,不但前功尽弃,以后的路也就堵死了,还好,刘一九在夏市长面前还算恭敬,没有流露出不恭的举止。
“要是我一个人的荒唐能换来老百姓的幸福平安,我宁愿荒唐一辈子。”
刘一九叹了一口气:“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离婚了,儿子也跟了她,我现在一个人过,乐得清静。所以我敢冲敢闯,不用担心家人受打击报复……”
夏想不喝酒,彭云枫就陪刘一九喝了不少。不一会儿一瓶白酒就见了底,就又开了一瓶。第二瓶白酒喝光的时候,刘一九就有了七分醉意,大着舌头对夏想说道:“夏市长,说一句不怕您生气的话,纪风声自杀的案子,我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确实也和您有关系!不过我和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您今天不过来,我就烂在肚子里不说,如果您来,我就说出来!”
下午和图书,由陈天宇和杨剑出面到纪风声家中安慰家属。两人回来后,又召开了一次常委会议统一了口径,并且由市委办和政府办联合下发了内部通知,要求所有党员干部不得随意议论纪风声自杀事件,也不得不经允许就接受任何新闻媒体的采访。
彭云枫大急,急忙使眼色给刘一九,刘一九看见了,却假装没看见,眯着醉眼看着夏想,等夏想的回答。
夏想呵呵一笑,没接他的话,却问:“一九家里还有什么人?”
刚放下李沁电话,夏想的电话又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本不想接,但知道他手机的人又不多,就还是接听了,里面立刻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晚上先和李沁去谈正事,别整天只想着女人。”夏想懒得说他什么了,“正事之余,你有私生活的自由。不过天泽市工商界不但保守,还很抱团,局面不好打开。”
云霄阁位于市东,离市委不远,是一家颇有小资情调的饭店。早先云霄阁的老板来自京城,可能是认为自己是京城人,高人一等,来到天泽市后,很强势,没过多久就被人挤得关门大吉了,他也因为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被市局抓进去一段时间,后来虽然放了出来,灰溜溜回到京城之后,从此对天泽市畏之如虎。
果然,孙现伟又说:“我就在天泽市……”
上菜,上酒,夏想拿过酒杯,笑着摆了摆手:“我就不喝酒了,晚上喝酒爱上头,就喝点饮料就好了。”
这一句话http://www.hetushu.com说得好,让夏想也为之动容,举手敬了刘一九一杯:“敬一九一杯,说得好。”
彭云枫行事谨慎,见夏市长没有责怪的意思,才长出一口气,但还是不满地瞪了刘一九一眼。
夏想却不恼,他见多了三教九流的人物,连哦呢陈也能坐在一起谈,何况刘一九。
刘一九嘻哈一笑,也没勉强:“夏市长不喝酒是好事,象我,现在都有了酒精依赖了,每天晚上不喝个半醉都睡不着。也是以前当刑警时养成了毛病,有一年去县里蹲守抓逃犯,大冬天的,那叫一个冷,不喝白酒真扛不住。蹲守了半个月,我愣喝了20瓶白酒,酒量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刘一九的心事埋藏得很深,连彭云枫也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他谁也没有说,只等时机成熟——要看他做的是不是能入夏市长的眼,也要看夏市长是不是有担当的领导。
刘一九和夏想碰了杯之后,一饮而尽:“谢谢夏市长。”
真是一头随时随地都会发春的骚骚猪,夏想笑着挂断了电话。
刘一九怪不得升不了官,一是逢酒必醉,二是口无遮拦,没有一个领导会喜欢在自己面前不放尊重的一点的下级,就连当年的宋朝皇帝见了柳永的一句词,就金口一开,让柳永一生考不上功名。其实现在也一样,谁要是说错了一句话,有些领导会记你一辈子。
夏想无语,什么时候孙现伟能改掉骚骚猪的毛病,他说不定也成为燕省十大房地产商之一,可惜他太好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