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0章 隐患,爆发

身为市局一把手,有点怕一个二把手本来就是很丢人的事情,还时刻担心他会突然杀回来给他添乱,就更是一件连说都没脸说出去的糗事。好在田星运是市局几个副局长中对他最忠心的一个,他有什么不便出面的事情,都由田星运暗中策划。
一石击起千层浪,对市长的不信任提议在国内的人大会议上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却是极少,没想到事情真实地发生在了身边,就让不少人大代表震惊瞠目结舌!
谁见了利不忘了义?别开玩笑了,不就是你陈书记没好处可得,又为了维护你的权威,你才反对夏市长的提议?再说夏市长的提议也确实立场公正,出发点是好的,为什么不支持?政治斗争是政治斗争,经济利益是经济利益,不能混为一谈。面子要,钱更要赚。一个穷光蛋是没有面子的,死要面子的人肯定会活受罪。
是该给夏市长上上眼药了,省得他总折腾人。如果两会一开,有些事情发生后能让他安分一些,也算是一件大好事。
他的话还算委婉的,皮不休干脆就没有向陈洁雯过多的解释,就是笑而不语,充分显示出一头老狐狸的狡猾和城府。而徐鑫反而硬梆梆地说了一句:“过多插手政府事务,最后都落不了好。”
最近刘一九下到跑马县去查一起毒品案子,去了半个多月了。他不在市局,裴一风眼不见心不烦也觉得清净了许多,现在马上召开两会了,不知怎么的突和_图_书然就想起了刘一九,生怕他突然回来。其实他回来也正常,汇报案情、请示工作,理由有很多,但裴一风总认为刘一九不回来还好,一回来肯定没好事。
“胡扯谈,一说就扯裤裆的一点破事,你就不能长点出息?”裴一风和下级说话,向来喜欢粗口,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开常委会,大家都一本正经地说官话打官腔,很别扭,“星运,今年的清理工作一定要做到位了,做好了,大功一件。做不好,陈书记不高兴,我也要骂娘的。”
每年两市都会因为拉人事件互相扯皮,扯来扯去也就不扯了,就成了心照不宣的事情,反正你往我的地方扔人,我也朝你的地方扔人。你扔40人,好,我扔50人,就成了拉锯战。
随后由政协常务副主席向大会作政协天泽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最后,政协会议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田星运知道裴一风的脾气,嘻嘻哈哈笑了一气:“裴局您就放心好了,好几年了,年年办这件事还能办不好?就跟自己的老娘儿们一样,晚上不开灯,闭着眼都能找到窍门……”
要知道,搞活经济是好事,步子迈得太大了,不但容易扯伤了裆,还容易伤了腿。你搞活了你的经济,别人的利益肯定会受到损害,而且一闹腾就动静很大,天泽市太老了受不了,陈书记也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上次在常委会支持夏市长的提议,http://www.hetushu.com事后就让陈书记很是埋怨了他一顿,指责他和皮不休、徐鑫见利忘义。
之所以拉到和章程市的交界处,也是因为章程市每年也这么干,两市就互相送人。两个地市交界处是一处崇山峻岭,名叫金山县,其实山是穷山水是恶水,空叫金山没有一处宝藏。
按照程序和组织法,有10名代表联名就能提出临时动议,现在有15名代表联名,必须认真对待,完全符合程序!
裴一风琢磨了半天,一个电话打给了田星运:“老田,最近刘一九怎么着了?还有,局里的风向稳定不?”
分身乏术呀,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看向外面阴沉的天空,心想别再下雪了才好。一下雪,路滑难走,金山县又全是山路,万一无法及时完成清理盲流的任务,陈书记又会有话要说了。
但裴一风也清楚的一点是,他和夏市长之间,终究还是有巨大的鸿沟,实际上还是和陈书记之间,合作要远大于分岐。因此事后他就好好向陈洁雯解释了一番,说是有便宜的事情,他会适当地支持一下夏市长,毕竟夏市长也是二号人物不是?有便宜不沾是王八蛋,他可以在这件事情上拿了好处替夏市长摇摇旗呐呐喊,但在其他事情上,就肯定要和陈书记保持一致了。
就是为了保证在上级视察或两会期间,万一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碍了上级领导的眼,或是给两会添乱,就成了了不得的大事。所m•hetushu•com以清场作为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年年都会执行几次,基本都由裴一风安排人手负责清理。
金山县是天泽市下辖县,天泽市拉人过去名正言顺,但章程市也拉人过去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和金山县交界处的银山县归章程市管辖,天泽市气不过,就会将人拉到银山县边上,让三教九流的人物去银山县。
二是有15名代表突然提出了临时动议,提出对夏市长的不信任,要求改造市长,提名杨剑为市长候选人!
可能是今年第一场雪来得比以往更早一些的缘故,裴一风指挥人手清理盲流的时候才发现,盲流的数量比往常多了一倍有余,他就不免头疼。人数多了一倍,就预示着要比以往多花费一倍的时间来清理,而今年的两会虽然没有重大议题,但却也有重大的事情要暗中运作。
下午,各代表团开会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和其他各项议程,一切进展还算顺利。按照日程,会议召开的时间为三天,要审议通过6个决议,时间很紧迫,平均每天要通过两个决议,基本上各项决议都顺利通过了,谁知到了最后一天的时间,出现了两个意外。
裴一风哈哈大笑,放下电话,抬头看着窗外的天气愈加阴沉了,心中就又莫名多了一丝担忧。
一句话把陈洁雯气得够呛,也让她冷静了下来,没再就此事追究个没完。
第二天,在庄严的国歌声中,全市瞩目的市十一届人大六次会议隆重开幕。例行程序http://www.hetushu.com过后,由市长夏想代表市政府作《政府工作报告》。
一周后,2007年2月26日,政协天泽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庄严的国歌声中隆重开幕。市政协主席李岳及副主席在前排就坐,出席大会并在主席台就座的市委、市人大、市政府以及天泽军分区的领导有陈洁雯、夏想等人。
每当有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或是召开两会之前,都有清场工作要做。所谓清场,就是将天泽市的上访钉子户、流浪人员、社会闲杂人等,甚至一些不顺眼的叫化子、算命者,都统一弄一辆大客车,一网打尽,然后拉到和章程市的交界处,一扔了之。
……
裴一风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对市局的掌控力度,不容置疑,但市局偏偏有一个刘一九,而且刘一九别看平常荒唐没正事,但也有一定的人格魄力,局里的干警,尤其是刑警队的一帮人,十个有八个服刘一九,弄得他也没办法。刑警们经常一起出去办案,出生入死,他们之间的感情最深,又最抱团,最难制服。
眼下到了两会了,每年的两会必定是圆满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今年肯定也不会例外。但纪风声之死为今年的两会,埋下了一个伏笔。其实纪风声也是傻,就算当枪,也不会亏待他,最后肯定会给点好处封他的嘴,没想到不肯当枪还要自杀,就有点脑子不灵光了。
有时候,女人的想法太不理性了,没法讲通。
双方打拉锯战不要紧www.hetushu.com,却从来没人关心过被“驱逐出境”的三教九流的盲流们的命运,他们是生是死,是不是愿意被遣返,没有人过问也没人理会。
……
担任过市级领导职务的老同志也应邀出席了会议并在前台就坐。
陈书记在天泽市说一不二好几年了,一下被夏市长不但拿走了国土局局长的位置,还在常委会上狠狠让她摔了一个跟头,大失颜面,她心中不满需要发泄也可以理解。就是裴一风自己也对夏市长不太满意,天泽市贫穷落后几十年,就凭你一个小年轻就想在短短两三年时间把经济搞活?年轻人,太年轻气盛,太好高骛远并且不切实际了。
章程市也如法炮制。
“没消息,刘一九这个人您又不是不清楚,没个谱,一会东一会西,现在指不定在哪儿猫着呢。听说跑马县有他一个旧相好,嘿嘿,抓没抓住毒贩先不说,现在大冬天的,往相好的被窝一钻,再喝个七八分醉,他乐不思蜀,才不会想着回来。”田星运有点好色,或者准确地讲,不是有点,是很好色,凡事都爱往男女关系上扯。
纪风声虽然死了,但两会之上的伏笔,还会发作,因为陈书记不会善罢甘休。
可以说刘一九在市局副局长中排名不太靠前,但他却是所有人都公认的第一副局长,威望之高,直逼裴一风。
一是有代表对政府的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提出了怀疑,要求政府详细解释一下执行情况,并且对扶持民营企业却将名额给予了外来投资商表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