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2章 风大雪急

说了几句话后,杨剑就开骂了:“不长眼的东西,敢给我眼眼药,我一定会还回来,让他们收收爪子,别整天只想着抓人,不想正事。我有这么蠢,自己竖靶子给别人?”
也真行,说打就真打,四人就纠缠在一起,卞有水这一下吓坏了,才大喊了起来:“不好了,要出人命了!”
范明伟的乡党委书记的位置原本是李晓敏答应他的表弟的,后来表弟被弄到政协去了,范明伟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所以李晓敏怎么看范明伟怎么不顺眼,一听他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还敢顶撞副市长,顿时就火大了:“范明伟同志,党管干部的原则你懂不懂?还合法合理了?大会既定议程没有选举市长一项,你摆明了是故意没事找事。我刚才还听说有人找杨市长要钱要项目,杨市长没批,就有人心怀不轨,想让杨市长下不来台,是不是?”
杨剑见卞有水敢和他打马虎眼,高谈阔论什么选举法,完全是胡扯谈,就拍了桌子:“胡闹台!事情闹大了,你们都要负政治责任。我把丑话说到前头,市委绝不允许违背组织意图的事情发生,你们的动议不但不会列入议程,还会给你们的政治前途抹黑。我的话说完了,是不是主动撤回随便你们。”
蓝天风电场项目虽然落户在跑马县,但跑马县没得到多大的好处,除了地皮卖钱和在当地招工之外,税收都归市里,管辖权也归市里,跑马县就觉得有点吃亏,就想向市里要点项目,要点政策上的倾斜。历来人大期间,下面各代表团都会向政府伸手要钱要项目,也是惯例了,这个时候市长和常务副市长才最好说话,毕竟政府接受人大监督。
“是呀,事情一件接一件,让人眼花缭乱。不过也是好事,瑞雪兆丰年,事情多,解决一个麻烦少一个。以前事情少,不是没有麻烦,是麻烦都没有浮上来。”彭云枫一脸凝重,脸色也和天气一个阴沉,“话又说回来,http://m.hetushu.com杨市长,今年的两会还真是比以前动静大,就是清理盲流的工作也比以前麻烦多,到现在还没有清理完毕,听说今天还有一车?田星运亲自负责清理工作,可见市局也是格外重视,就怕出一点差错。说来可笑,市委怕盲流,省委怕代表,代表一闹事,省委肯定恼火。”
跑马县的一干人大代表,以卞有水和张和兴为首,正坐在一起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杨剑和李晓敏一进门,众人就先是热烈鼓掌欢迎,然后都看向了卞有水。
卞有水动作迟缓地站了起来,然后张和兴才站起来,随后代表团的其他人都纷纷起立,气氛才算热烈了一些。不过场面还多少有点尴尬,因为杨剑一脸铁青,不说话,也不主动向卞有水伸手。
说完,杨剑转身就走。李晓敏一个人也不好意思留下,也紧随其后出门。
李晓敏更直接,抬腿就又踢了范明伟一脚:“都踩到我身上了,我还不能打你?”
提名杨剑为市长候选人的代表团是跑马县代表团。
本来杨剑还没有往这方面想,李晓敏一提,他也意识到了也许还真有这个方面的原因,就眉毛一挑:“老卞,全市十几个代表团,就你们一个团提交了动议,是真看得起我杨剑,还是故意抬我出来丢人现眼?”
更可气的是,卞有水倒是站住了,他一见两名副市长摔倒,就急忙弯腰去扶,后面紧跟来的张和兴和范明伟就撞在了他的身上。两人也是倒霉催的,都脚下一滑又摔倒了,一个摔倒在杨剑身上,一个一脚踩在了李晓敏的后背之上。
“杨市长的能力有目共睹,我们代表团一致认为,杨副市长如果担任了市长,一定能带领全市人民大步前进,走向胜利。”卞有水笑得很生硬,但还是努力保持着脸容,一边说,一边使了个眼色。
杨剑和李晓敏同时向说话的人看去,他40岁出头,头上头发稀少,个子不高http://m.hetushu•com,眼睛很小,说话的时候眼睛不时挤上一挤,样子有点滑稽。
天泽市冬天漫长而严寒,可能也是天气的原因,确实当地人脾气易怒,杨剑和李晓敏都是当地人,都有一股子倔脾气。早就听说过他们以前在基层的时候就打骂过下级,别人还不相信,今天亲眼一见,人人心里就暗叹一声:服了。
杨剑火更大了:“我就打你了,怎么着?你别当我是副市长,我也不当你们是县委书记、县长什么的,今天就他妈的挽胳膊打一架,谁不打谁是草包。”
打完电话他将心中的怒火强压了压,然后迈着四方步来到了跑马县代表团,跟随他一起的,还有副市长李晓敏。
话说得很直接,尤其是最后一句点了题。
彭云枫就宽慰了杨剑几句,当然也是点到为止,说话很圆润也很讲究技巧,下级宽慰上级,说得太直了,容易让上级误解你是居高临下的态度,说得太多了,更容易让上级怀疑你是幸灾乐祸的心情,所以度不好把握。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张和兴和范明伟也不干了,嚷嚷着要杨剑和李晓敏向他们道歉。他们也是仗着县官不如现管,杨剑虽是常委但不管人事,李晓敏就更不用说了,不是常委的副市长,对他们没什么威胁。
仅仅是不理他也就算了,连他以前在跑马县提拔的全部人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撤的撤,换的换,就连他的表弟本来在县里担任的是工商局的副局长,也被卞有水看不过眼,给弄到政协去了,把他气得够呛,想利用手中的职权卡卡跑马县的脖子,却卡不住。不但陈书记支持卞有水的工作,上任毛市长也支持张和兴的工作,他根本就没有发言权。
李晓敏算是政府班子之中最支持夏想的一名副市长,但他不是常委,相对来说发言权就小了许多。他本来和杨剑的关系一般,但突然就冒出了代表团提名杨剑为市长候选人的乌龙事件,和_图_书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杨剑被人陷害了,出于同仇敌忾的心理,就觉得有必要在关键时候力挺杨剑,就跟着杨剑来到了跑马县代表团。
陈洁雯、夏想以及所有常委,包括人大主任和副主任都跑了出来,好家伙,都上演全武行了,真行,真要命!
杨剑气愤之余冲出会议室之后,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就清醒了许多,在院子里抽烟想事的时候,就正好遇到了彭云枫。彭云枫自然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上前就去替杨剑点烟,他身为政府秘书长,和杨剑之间的关系也算不错。
说来还有一桩旧闻,李晓敏和跑马县党政班子有矛盾。因为李晓敏就是从跑马县委书记的任上提拔到了天泽市副市长,按说他担任了副市长,继任者都要来努力和他处好关系,也好有个照应,不料卞有水和张和兴都不尿他,因为他们全是陈洁雯的人。有市委书记当靠山,谁还会知道他一个连常委都不是的副市长是谁?
代表团中有一个人就立刻接了一句:“是,是,卞书记说得太对了,提议杨剑同志为市长候选人的临时动议,是由我发起的。”
杨剑感觉到李晓敏有话要说,就让开一步,李晓敏会意,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找到了发泄口,就迫不及待地迸发了。
杨剑打张和兴,李晓敏打范明伟,相当于常务副市长打县长,副市长打乡党委书记。
张和兴和范明伟都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有一股子孬劲儿,一听也火大了:“好,现在都脱了官皮,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打架。”
直到彭云枫的背影消失在越来越密集的雪花之中,杨剑一根烟抽到了头,一下烫痛了手才惊醒过来,彭云枫是个人才呀,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头脑灵活,这么会办事?杨剑扔了烟头,迅速给省委打了一个电话。
气愤之下,杨剑差点说出名字,忍了一忍还是咽了回去,毕竟他要在彭云枫面前维护上级领导的形象。
他摔倒了还不算,李晓敏也身和_图_书子一晃没有站稳,也一下扑倒在地。
范明伟迫不及待跳出来当炮灰,难道是卞有水给他什么许诺了?杨剑漫不经心地看了范明伟一眼,心想卞有水也好,范明伟也好,都不是政治上的小白,肯定也知道提出临时动议的后果会很严重,但还是摆出一副既然敢做就敢当的态度,幕后主使下的功夫也不小。
张和兴和范明伟被打了一拳,觉得冤枉,本不敢还手,卞有水不干了,嚷嚷说道:“副市长也动手打人,太过分了。”
“同志们,你们都是老党员了,知不知道什么叫组织性什么叫纪律性?今年的人大会议不是换届,你们胡乱提出临时动议,是给市委领导添乱,是对大会既定议程的不尊重。我希望同志们从大局出发,撤回提议,不要再无事生非了。”
说话的工夫,竟然下起了雪,杨剑就感慨说道:“今年雪真多,事也真多……”
范明伟脸红了,但还是顶了一句:“人民代表有行使人民群众赋予的选举权和监督权的权利,而且我们的临时动议完全合法合理,符合选举法和组织程序!”
还好彭云枫说得还算委婉,也说到了杨剑的心里去,杨剑听了十分受用,心中就想,怪不得夏市长会重用彭云枫,没想到他还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
杨剑和李晓敏是市领导不假,但也是男人,本来就生了一肚子气,顿时火冒三丈,两人从地上一下跳了起来,不约而同同时回身,对着身后的人就是一拳。
卞有水就介绍说道:“范明伟,跑马县蓝天乡党委书记。”
其实杨剑和李晓敏不过是借机找事罢了,他们才不会真打架,只是想趁机将事情闹大,好,不是有人暗中出阴招吗?他们就好好闹腾闹腾,将事情摆到台面上!
代表们都面面相觑,不说话,有人低头,有人就看向了卞有水和张和兴。
而跑马县也确实向杨剑伸手了,胃口好象还不小,杨剑没有点头。
风雪越来越大了……
上级领导不主动伸手和*图*书握手,下级就不能主动,更不能坐下。卞有水比较胖,大圆脸,宽额头,一咧嘴就感觉整个面部表情十分生动:“欢迎杨市长来视察工作。”
杨剑还是态度生硬:“我来接受人大代表的监督,同时来向同志们声明一下,我个人能力不足,经验有限,不符合市长人选提名的要求,请代表同志撤回提议,不要把我架在火上烤。”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一会儿的工夫,外面就已经风雪大作了,杨剑一出门就被扑面而来的风雪一吹,迷了眼睛,他就一下站在门口。李晓敏跟得紧,差点没站住撞在杨剑身上,勉强刚一站住,卞有水没防住一下就撞在了他的背后。
话里话外就带了几丝火星。
卞有水态度倒是一直恭敬,不过话却说得没有一点退让:“杨市长不要怀疑人民代表的政治觉悟,我们代表的是广大的人民群众,行使是法律赋于的代表权,有提交临时动议的权利,是选举法赋于我们的神圣职责……”
卞有水愣了一下,然后使了个眼色,就跟了出来。张和兴和范明伟也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也跑到了外面。
今天正好有机会了,李晓敏就公私兼顾,和杨剑一起敲开了跑马县代表团的房门。
跑马县蓝天乡?他一下想了起来,低调控股公司的风力发电场就正好建在蓝天乡!一群蠢驴,夏市长为跑马县带来了多大的效益,2亿投资花落跑马县,跑马县不感恩戴德,还故意给夏市长脸上抹黑,他们不是政治上完全不成熟,就是自作聪明的政治投机客。
跑马县委书记卞有水,名字很女气,实际上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县长张和兴,人如其名,一副和气生财的笑模样,可惜他是官员不是商人,因此他时常挂在脸上的皮笑肉不笑,成就了他笑面虎的称号。
李晓敏被卞有水重量级的身躯一撞,猛地向前一扑,就推在了杨剑的后背之上。杨剑猝不及防之下,向前迈了一步,一不留神脚下一绊,竟然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