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6章 人人自危

吴明毅无奈地笑了,知道陈天宇是跟定夏想了,心想陈书记也别怪副书记和秘书长不和她一条心,怪只怪,她没有夏市长后台强硬。陈天宇还好说,本是夏市长的老下级了,他却是因为吴家的关系,必须和夏市长保持一致。
搞什么搞?清理盲流这样的一件小事,也闹成了50条人命的大事,又是因为两会才清理的,就好象头顶上悬了一把宝剑一样,他是人大主任,绝对是首当其冲的第一责任人。
夏市长是回来了,一回来就立刻召开了紧急常委会议。
真是晦气,流年不利,越怕事越来事。现在最怕省里的电话响起,一响,绝对没有好事。听说省委副书记梅升平直接在电话里就骂了陈洁雯?该,活该,自作自受!
“天宇,你说说看,事情会是怎么个走向?”吴明毅也清楚等夏市长回来后,事情不算完,肯定有帐要算。
因此,陈天宇也是心里没底,毕竟夏市长的政治智慧不是他比得上的。
陈天宇听出了什么,知道吴明毅是让他不要夹在书记和市长之间走钢丝,小心难做,他就笑了:“夏市长也是市委第一副书记……”
看着陈天宇和几名副市长以及政府班子其他成员谈笑自如的场景,吴明毅微微感慨,等陈天宇忙完,他就点了一句:“天宇,你和夏市长关系是不错,可是你是市委秘书长。”
吴明毅叹息一声:“就是,就是,这事上不了台面,但每个地方都这m.hetushu.com么干,也不能怪许凡华和裴一风,但出了事就不一样了。关键是,陈书记肯定不同意处理责任人,夏市长非要严惩的话,也是麻烦事。我们既要从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局出发,又要立场坚定,不好做呀。”
史大海就去找吴明毅商议对策,吴明毅却两手一摊:“等陈书记醒了再说,或者等夏市长回来。”
夏想几人只是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然后全体常委开始开会,因为陈洁雯缺席,夏想就当仁不让地坐在了第一位。本来以前所有人都认为夏市长年轻,镇不住场,让一个比他们小十几二十岁的小年轻坐在第一位,他们会很不自在,但今天见到夏市长一脸严峻,一身脏泥,却都一瞬间觉得夏市长比所有人都更稳重更值得信赖。
他就是天泽市委的主心骨!
不少人代表团正在闭门开会,听到夏市长回来的消息,都纷纷站了起来,各个会议室都传来杂乱的声音,有人倒了椅子,有人碰倒了茶杯,有人差点绊倒,顿时乱成一团。
史大海开始后悔被陈洁雯拉下水了。
史大海就明白了,谁也不愿意接手烂摊子,谁接手谁得承担责任!
怎么办?这事又不能请示省里,向省里打报告是找骂去了。又不能请示陈书记,听说陈书记还昏迷不醒。一把年纪了,没精力就不要折腾了,折腾不过年轻人,现在好了,倒把自己折腾病了,不是自取其辱吗?
http://www.hetushu.com本来明天一早就该宣布胜利闭幕,现在陈书记住院了,夏市长抢险了,市委没有主事儿人,怎么闭幕?他研究了近些年来国内各地的人大会议的闭幕仪式,还真没有发现有书记和市长不参加的闭幕式。
会场上弥漫着压抑的气氛,没有一人主动发言。许凡华更是低下头,脸色灰白,眼神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再有经过下马区的接触和合作,陈天宇现在的政治理念完全和夏市长一脉相承,全盘受夏市长的影响,他也就没有正面回答吴明毅的问题,而是感慨说道:“夏市长骨子里有一种理想主义精神,但他又扎根于实际,既能立足于现实,又有一颗为国为民之心,确实不容易。我最佩服夏市长的一点是,他平常也许会和别的领导没太大的区别,也会说官话打官腔,但只要遇到困难和险阻,夏市长绝对不是只讲空话只在一旁指手画脚的瞎指挥,他二话不说就会第一个冲到前面,哪怕是滔天的洪水,他眉头都不会皱上一皱……”
夏市长回来了!
尤其是夏市长最不能容忍伤天害理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有人心中有鬼,还是因为夏市长威名之盛,让许多人心惊肉跳,或者也是因为有许多人清楚,天泽市接二连三出现大事,陈书记现在住院期间,夏市长大权在握,不一定要拿谁开刀了!
夏想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了:“同志们……”
http://m•hetushu.com都在猜测,夏市长到底要怎么抓住时机,大胆出手,痛打许凡华,甚至有可能斩断陈书记在政府班子的手臂?
史大海也恨死了许凡华。
吴明毅此问,有先做好心理准备的意思,他就沉吟一下:“如果仅仅是临时动议一件事还好一些,夏市长事情一多就可能压下不提了,但死了几十个人,这事没完。人命关天的事情,夏市长从来不会手软。”
彭云枫作为参预了抢救工作的主力,也列席旁听了会议。会议由夏想主持,先由杨剑介绍了车祸的严重后果和抢救情况。杨剑介绍的时候,一脸义愤,在说到有许多老人孩子惨死的时候,他甚至还掉下了几滴同情的眼泪。
天泽市官场,人人自危。
吴明毅和陈天宇关系一般,因为夏想的缘故,陈天宇和政府班子的常委走得近一些。现在陈书记一病,夏市长不在,许凡华六神无主,基本就由吴明毅和陈天宇维持局势了。
更有知道更深内情的人在想,提名事件如果和车祸事件合并在一起,许凡华恐怕真是不好过关了。
卞有水慌了神,他也没有想到关键时候陈书记会病倒,听说现在还昏迷不醒,也不知是真昏迷还是借昏迷之名不见人,故意撒手不管。他想找许凡华,许凡华却关在房间之中,谁也不见。都是什么事?紧要关头靠不住,难道是卸磨杀驴了?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声音极大,穿透了外面的风雪之声,清晰地传遍了hetushu.com天泽剧场的每一个角落——历年来的人大会议都在天泽剧场举行——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陈天宇的想法很简单,现在他没有了后台,夏市长对他又有知遇之恩,而且他也敬佩夏市长的为人,因此他很坚定地要跟紧夏市长的步伐,他更清楚的一点是,夏市长再有三五年就有望迈入副部级,现在紧跟在他身边的人,绝对是他以后的班底。
有关提出临时动议的事情,人大主任史大海其实事先多少知道一点内情,因为史洁雯向他透露过口风,虽未明说,他也心里有数了。但提名出来后竟然不是许凡华而是杨剑,他就知道坏事了,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但毫无征兆就换了人选,连他这个人大主任也蒙在鼓里,就是他天大的失职了。
虽说他再有两年就退下了,也没有什么升迁的可能了,但政治人物,都想光荣地退下,谁也不想背一个处分下台。一辈子在官场如履薄冰不容易,临了再弄一个黑锅背上,一背就得背到死,多不划算。
现在他又恨上了裴一风。
陈天宇已经接到了消息,知道了车祸死伤惨重,他比吴明毅了解夏想,知道夏市长不是一个玩弄权术的人,但有一个原则就是,如果别人玩弄权术想摆弄他,他肯定会还手,而且还会十分犀利。
吴明毅没说话,点头一笑,也不知是认可了陈天宇的说法,还是不认可。陈天宇也没在意,他并没有指望说服吴明毅,只是想借对夏市长的评价来和图书向吴明毅表明一点,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坚定地站在夏市长的一边!
同时他也对吴明毅多了一点看法,看来,吴明毅也是因为吴家的原因才不得不和夏市长站在一起,并非是完全因为政治理念上的相同,万一什么时候吴家不支持夏市长,吴明毅肯定会迅速转变立场。也就是说,吴明毅不是夏市长最可靠的同盟。
所有人都看到了终于难忘的一幕,天泽市委三个重量级人物,市长夏想,常务副市长杨剑,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一风,三个人都衣服破了洞,身上挂了伤,夏市长是右手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杨市长是胳膊受伤,绑着绷带。裴局长走路一扭一崴,腿脚不太利索,好嘛,看来三位领导真是以身作则,亲自动手救人了。
陈天宇明白吴明毅的意思,是想探他的口风,想事先知道夏市长会有什么雷霆手段。说白了,他虽然跟了夏市长时间不短了,但夏市长的手段层出不穷,他也说不好夏市长会怎么做。天泽市确实不比郎市,郎市的对手都在明面上,天泽市表面上处处阻力,但对手总是躲在幕后,就算知道总策划是陈洁雯,也一点也抓不住她的把柄。
再联想到现在躺在舒适的高干病房之中的陈书记,不少人暗暗摇头,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不过见到以前事事都不太积极的杨市长和裴局长也拼了老命,都又暗暗赞叹,夏市长厉害,能让凡事向后退的老杨和事事都讨巧的老裴真正下了本钱,真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