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2章 手腕,突发

夏想原以为常恏只是来联络一下感情,不料客套话说完,常恏话题一转,又说出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件。
“他提出除非您亲自向他赔礼道歉,否则免谈。”常恏本不想说出原野的条件,但现在事情有不可收拾的迹象,只好硬着头皮说出来了,否则真要全国到处起火,他可没有本事四处灭火。
事情的经过根据跑马县的说法是,范明伟一行到下面视察工作,天晚了,本来可以在乡下住上一夜,但范明伟坚持要返回乡里,因为第二天一早还要下乡,他怕来不及。半夜就上路了,走到半路上不幸遇到了雪崩,一共两辆车共5个人全部遇难。
范明伟因公殉职?夏想大感意外,事发突然,他也是不免惊讶。
接下来言归正传,众人各抒已见,但讨论了半天,还是没有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主意,就把常恏急得满头大汗。眼见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会议,连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都没有,一想到即将面临的严重后果,不但常恏急得口干舌燥,连陈洁雯也是愁眉不展,虚火上升。
夏想和吴明毅,一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一个是轻描淡写加冷嘲热讽,就让陈洁雯气得肝火上升,她敲了几下桌子:“同志们,同志们!现在不是摆脸色高姿态的时候,出了事情,人人有份儿,谁也跑不了,只有大家团结一心,才能渡过难关。”
“瞎胡闹!”不等陈洁雯回答,裴一风先怒了,“一个和-图-书小记者也想惊动陈书记出面?他真会抬举自己!这事我看不能妥协,上次他过来,宣传部不是塞了红包了,这人拿红包的时候亲如兄弟,一翻脸就和婊子一样,太不要脸了。”
同时殉难的死者之中,还有县公安局副局长赖光明。至于范明伟一个乡党委书记,又不是县委常委,下个乡为什么有公安局副局长随行,就没人知道了,反正跑马县不解释,只说是公务,就将两人的事迹都整理了一份详细、生动、感人的材料,上报到了市委宣传部。
主要也是她很清楚引发之后的严重后果,她身为书记,又比夏想在天泽市的年头长,首当其冲要承担主要责任。
常恏的汗水就不停地流。
刚看了几眼,电话突兀地响了,他接听之后,里面传出久违的刘一九的声音:“夏市长,我在跑马县,有重大案情……”
吴明毅见没有问出什么,只笑着说了说别的事情,就转身走了。他刚一走,常恏就来了。
吴明毅差点笑出声来,夏想的话太犀利了,太绝了,骂人不带脏字,又绕着弯骂了陈洁雯,够艺术。
“这事也不全怪原野,只找别人毛病,不从自身找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夏想说话了,意味深长地看了常恏一眼,“老常,做事情要多想想,多给自己留条后路,你说好好的你非要整治原野,不就是为了发泄一下私愤?你这不是给市委添乱吗?要我说hetushu•com,你这个宣传部长很不称职,应该向市委检讨。你的大局观哪里去了?想整治别人,没问题,但前提是要自身干净才行。自身不干净还给别人上眼药,老常,你是乌鸦骂猪黑,忘了自己长什么样了。”
夏市长也挺会拿捏时机,吴明毅就及时插了一句:“有问题不事先通气,出了事情再请人帮忙,道理讲不通。老常,我建议为了大局,你跑京城一趟,约原野见个面,说说好话,好吃好喝好招待,再多塞红包,事情兴许还有转机。”又打了个哈哈,“这事怪就怪在私心作祟,你说你好好的,拍什么照片举什么报?收红包的记者多了,你都举报了去?”
“有一件事情非常有必要向夏市长汇报一下,跑马县蓝天乡党委书记范明伟因公殉职了。”常恏换了一副悲痛的神情,“跑马县委宣传部整理了关于范明伟先进事迹材料,准备树立一个英雄人物形象,已经上报了市委宣传部。”
“问题是原野不肯谈,只提出一个条件。”
常恏先是再三对夏市长表示感谢,并说一切全靠夏市长了,夏想也就客气几句,又拉又推,总之让常恏感到既有希望,又得时刻提心吊胆,并且还得对他感激不尽。
如果不是陈洁雯自以为是地先认定夏想有问题,常恏姿态也不必这么低,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将全部责任推卸到原野是个不良记者的身上,但现在不行了,他必须得主动做出姿态www.hetushu.com,否则让夏市长替他说出来,就相当于夏市长打他和陈书记的脸了。
从材料上看不出来什么,范明伟是一个两袖清风的好干部,走遍了全乡的村庄,磨破了几十双皮鞋,因为大多是山村的缘故,还摔了几百次跤,如是等等,写得很感人,甚至连过河背老太太的情节都有,就让夏想无奈一笑,编也要编得真实一点,什么事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也太假了一点。
“不好说,只能是试一试。”夏想确实是故意拿捏陈洁雯和常恏,就是要让他们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官场上有时也必须耍些手腕,来些虚招,否则你轻易一口答应下来,别人就觉得你是举手之劳,并不将你的帮忙放在心上,但对吴明毅也不能实话实说。
散会后,吴明毅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他看出了端倪,就问:“夏市长,有几成把握?”
陈洁雯也被夏想骂得心中憋屈,就说:“就是,夏市长出面解决一下问题,老常会对你感激不尽的。”
“什么条件?”陈洁雯急切地问。
夏想的时机把握得非常准,就在陈洁雯和常恏都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的话就成了救命稻草,不但常恏喜出望外,连说感谢,只差热泪盈眶了,就连陈洁雯也是一脸欣喜,对夏想的及时出手表示了欣慰。
而赖光明的事迹却引起夏想的好奇,因为赖光明是一名缉毒英雄,曾三百多次深入毒穴,抓获毒贩无数,令毒贩们闻风丧胆……m.hetushu.com他的事迹很真实,一看就不是编造的,夏想就对他肃然起敬。
范明伟和乡政府主任明蓝晓坐在后座,被挖出来的时候,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明蓝晓今年30岁,长得还不错,但问题是她是政府办主任,怎么随乡党委书记一起下乡,还死在了一起?人们就议论纷纷,明蓝晓的丈夫也不干了,找到县委闹事,县委书记卞有水一句话就盖棺定论了:“大难来临之时,身为男人就要保护女人。范明伟同志是个英雄,临危不惧,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护住了明蓝晓同志,他是党员干部的楷模。”
按照一般程序,宣传部接到下面的宣传材料后,会先和市委秘书长进行第一步的汇总工作,然后上报给市委书记。书记批示之后,才会进入第二步的程序,基本上市长不用过问相关的事宜。但常恏事先和他通气,第一时间态度恭敬地向他请示汇报,也是他刚刚施展手腕收到的良好效果。
跑马县就没人再说三道四了。
常恏脸上就上演了一出青红皂白的好戏,表情要有多丰富就有多丰富,偏偏又没法反驳,脸憋得跟便秘一样,却又不得努力挤出一丝苦笑:“夏市长,我都知道错了,您骂我,我认了,但现在是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您在京城路子广,想想办法,为市委分忧。”
“话是这么说,但万一捂不住了,总有人要承担主要责任。”吴明毅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还故意看了看常恏。
陈洁雯确实很http://m.hetushu.com急切,因为她没有处理重大新闻事件的经验。
眼见到了中午下班的时候,夏想抬手看了看手表,就很无奈地冒出一句:“这事本不该我出面,我不管宣传口,出面协调名不正言不顺,不过见陈书记确实着急上火,老常也急得团团转,就勉为其难想法周旋一下,看能不能让原野改变主意。事先声明,我可不保证能成功,只能说试一试……”
感激不尽有什么用?夏想就很官僚地向后一仰,打起了官腔:“我也想不出来办法,宣传口是市委领导的,老常又事事不和我通气……”
陈洁雯听了事实真相之后,脸上忽青忽白,大为恼火:“老常,你也是老宣传了,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防火防盗防记者,但不是让你去主动招惹记者?你这是没事找事,闲着了!”
跑马县出了大事故,倒让夏想心中惋惜,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留下了常恏的材料,准备好好看看,人死为大,如果符合事实,树立典型的话,他也是支持态度。
裴一风也觉得脸上讪讪的,就说:“既然原野提前放出风声,显然也想和解,不想闹得太僵,就由老常出面和他谈谈,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嘛……”
“那就有劳夏市长了,这事如何你能出面解决,市委都得感谢你。”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一般开内部会议时不会总握手,现在她却伸手和夏想握手,“就辛苦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夏想很吃惊:“范明伟怎么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