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5章 推手

原野见夏市长比他想象中还要年轻,而且不打一点官腔,有话直说,就收敛了几分:“夏市长,我和常部长有点矛盾,事情您也听说了。常部长提出了解决矛盾的建议,我觉得他诚意不够,金颜照说您想居中调和一下,我就说说我的条件……”
“夏市长,我想过了,如果您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无条件撤回全部要求。”原野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原野想了一想,还是当面提出了他的条件,一是由市委宣传部出面向他原在的报社声明以前的举报材料是捏造的,要还他一个清白。二是常恏向他道歉,毕竟常恏设计陷害了他。
原野被夏想绕晕了,夏市长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站在谁的立场上说话?又提到金颜照,又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显然不将事情当一回事儿,他就有点恼火:“如果不是颜照再三要求,我早就将事情捅到媒体和网络上了,也是她说您人不错,我就想和您坐下来谈一谈。”
投名状?夏想沉吟片刻,他并不想用原野,因为原野此人太贪心太势利,但深入一想,想要建立一个班底的话,不仅需要徐子棋一样的略嫌正直的秘书,需要彭云枫一样八面玲珑的副手,也需要如原野一样有点投机手段的手下,毕竟以后面对的对手,可能会很强大很隐蔽。
原野立刻明白了:“我马上回京城,很快就会整理一份,亲自交给您。”他心中暗喜,知道是夏市长微微http://www.hetushu•com松口了。
同时夏想也隐隐猜到,原野之所以能将天泽市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市委宣传部应该有内线。但他没有点明,有些事情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最牢靠。
夏想暗笑。
原野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人生机遇没几次,说不定眼下就是他最后一次翻身的机会了!
金颜照还是嫩了点儿,被夏想一吓,就立刻说漏了嘴,也让夏想多少猜到了一点,原野事件,金颜照也有参预,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她有暗中帮助原野的心思。
夏想又笑了:“出现了问题,肯定都想解决,说说你的条件。”
金颜照不太适应夏市长变幻莫测的脸色,手放在胸上:“您刚才太凶了,差点吓死我了。”
“好,你提的两个条件都不太过分,我要和陈书记碰个头,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夏想一边说,一边拿起了电话,“约好了要和中宣部吴部长通个话……”
原野一咬牙:“纪风声的死,我知道一点内幕。还有跑马县委上报的宣传材料,赖光明和范明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手里有他们的黑材料。”
常恏知道是让他回避的意思,正合他意,就忙不迭出去了,一个市委宣传部长在市长面前如同面对市委书记一样,也是天泽市一大奇观了。
原野出了夏想的办公室,来到一个角落里,拨通了金颜照的电话。也不知聊了些什么,反正他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气和*图*书呼呼地摔了手机。
夏市长最后一句话直接点中了他的软肋,他确实在市委宣传部有内线,所以才能掌握天泽市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件,也是他自认能够拿捏天泽市委一把的关键所在。他的内线埋得极深,连常恏一点也没有察觉,夏市长口口声声说他不管宣传口,却一眼看出了事情的本质,太厉害了。
事情如果惊动了范书记和宋省长,确实会是一件麻烦事。
“我身边暂时不缺人,你来的话,也不好安置。”夏想也知道了金颜照所说的告密,其实是原野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要来他身边,想被他接纳。
正好视察工作也结束了,就和严小时告别,一行人回到了市委。
临走的时候,夏想忽然又自言自语一样说了一句:“老常对市委宣传部的掌控力度还真成问题,用人不当,关键位置都不是知根知底的人。”
原野手中有别人的黑材料,夏想一点也不惊讶,点头说道:“空口无凭呀……”
一进市委,就见大院多了不少警察,夏想就回头告诉彭云枫:“让老裴把警察都撤了,一个记者,用不着兴师动众。”
夏想也没有起身,只一点头:“原记者请坐。”然后也没客套,直接就说,“你想见我,有什么事要谈,尽管说。”
原野没提任何要求就从天泽市撤退了,陈洁雯非常高兴,常恏更是对夏市长感激不尽。夏市长倒也没有居功自傲,反而谦虚地说了几句客套话。开碰头会的时http://www•hetushu.com候,先由常恏介绍了事情经过,然后夏市长简单说了一说让原野知难而退的过程,最后就又由陈书记做总结发言——不管市长多大功劳,都要由书记做总结,否则就好象市长成了一把手一样。总结发言是书记的特权。
金颜照似乎不愿意认识严小时,只简单握了握手,就告辞而去。她开了一辆黄色的甲壳虫,也不知是平常如此还是故意,将油门踩得轰响,一阵风一样开走了。
夏想打量了原野一眼,他35岁左右,瘦高,鹰鼻,一脸傲然,一看就是桀骜不驯的性格。果然,他进来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很淡地说了一句:“夏市长好。”
夏想也不点破,又笑了:“告密?告什么密?好了,你先回去,我陪完客商就和他面谈。”
未必会真有什么告密,但肯定有别的隐情,但直到现在原野还挺拿大,就让夏想心中不喜,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
不一会儿,原野就迈着方步敲门进来了。
临时动议和227车祸事件已经上报到省委了,因为按照规定都有信息上报机制,不上报不行。但上报归上报,里面学问很大,既要做到事后不被上头追究隐瞒不报的责任,又要不被上级发现上报信息里面隐含的漏洞,就得需要技巧了。
直到出了市委大院的门,原野还能感觉到背后凉气直冒。他原以为天泽市委的一帮人都很容易被他的三寸不烂之舌骗得晕头转向,他不是没有在下面的地m•hetushu.com市如鱼得水并且让书记和市长都奉为上宾,没想到,市委书记陈洁雯水平一般,宣传部长常恏也是半瓶子水,但市长夏想手腕之高,看问题之准,让他心惊胆战。
原野脸色大变:“夏市长,您的意思是不想解决问题了?”
“对话总是好事,对抗总归不好。”夏想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我不管宣传口,但以前也没少和媒体打交道,当年也曾经组织过写作班子和专家学者在报纸上论战,闹得京城和燕省沸沸扬扬,最后侥幸胜利,不过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年轻气盛,有些事情并不用非要摆到明面上才能解决。”
言外之意就是送客的意思了。
但摔了手机之后,又冷静了半晌,还是又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必恭必敬地敲响了门。
平心而论,以上两个条件夏想完全可以接受,因为也不会损害天泽市委的形象,丢人的只是常恏本人,但常恏肯定不会同意,他不会自打耳光。其实夏想关心不是原野的条件,而是金颜照所说的原野的告密。
原野脸色又变了,目光闪烁几下,还是站了起来:“我等您消息。”
夏市长是他见过的最不动声色也最深不可测的人,他才知道在夏市长面前耍花招,根本就是自取其辱。不过转念一想,夏市长越有手腕越深不可测,才越有前途,他如果能被夏市长接纳,以后路子才更宽广。
一个原野事件,成功地让陈洁雯和常恏都欠了夏想一个人情,也让常恏在心理上和夏想靠近了不少,www.hetushu•com更让夏想收服了原野,同时又摸到了另一条线索,可谓一举数得。然而,最深远的影响还在后面……
常恏又详细汇报了一下陈书记的指示精神,安抚为主,尽量化解矛盾,由夏市长全面负责。夏想可以理解陈洁雯的做法,天泽市很少在新闻上露面,差不多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她没有应付媒体的经验。
原野有点不高兴,夏市长明显不太热络,到底有没有诚心?正想开口再威胁几句,夏市长又说话了:“我也不是居中调和,就是想听取一下双方的意见,颜照是一个不错的朋友,我也是在她的请求才答应出面的,我是市长,不管宣传口……”
到了办公室,还没坐稳,常恏就急急地敲门进来:“夏市长,您可回来了。”作为宣传部长,见到市长就如见到书记一样,和身份不符,不过他也顾不上许多了,“原野态度傲慢得很,就在宣传部的办公室坐着,也是怪事了,他手中还真有详实的材料,要是真给放到网上,就是天大的麻烦了。”
严小时此时来到了近前,夏想脚步一让,她就正好挡在了金颜照前面,夏想就为两人介绍,算是化解了刚才的尴尬。
深不可测,变幻多端,牢牢掌握了主动权,是原野对夏想的第一印象。
夏想一脸微笑,点了点头:“事情我是听说过,但具体经过是怎么一回事儿,还不太了解。”言外之意是让原野从头说起。
“让原野来我的办公室。”夏想吩咐了一句,又特意交待,“我单独和他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