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1章 辩论之争

只听了几句,就觉得不太对味。印象中,高校的教授不会说话这么直接,更不会这么现实,胡说教教授慷慨激昂,说得格外有煽动性,但听在夏想耳中,却是越听方向越不多。好歹也是高校教授,就算不向学生传授马列主义一类的政治思想教育,也要让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胡教授倒好,竟然信口开河了。
夏想温和的目光看了李爱林一眼:“老李,不要多事,到车上等我一会儿。”明是批评,实际是赞赏之意,就让李爱林心里格外舒坦。
“他是一个地级市的局长,是哪一届的北大毕业生,我也记不清楚了,反正他确实很成功,手握重权,人人尊敬,他今年应该有50多岁,有没有4000万以上身家我不敢肯定,但保守估计应该有2000万。”夏想实话实说,没有一点夸张。
大教室正在举行一次理论知识讲座,讲课者为胡说教教授。夏想一看名字就哑然失笑,本来名字叫“说教”是好事,但偏偏姓胡,就成反义了。
夏想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小声说道:“我们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夏想也颇有耐心地回答了一些。
一进去就发现能容纳500人的课堂座无虚席,因为是开放式讲座,谁都可以旁听。夏想就在李润和翟鹏的带领下,来到了宋一凡就座之处。
夏想又对两人说道:“请带我去大教室,谢谢。”他也明白又上了宋一凡的当了,又在小丫头的巧妙安排下,当了和-图-书一次她的托儿。得,他现在成了她的专用挡箭牌了。
又是一阵笑声,有嘲笑,有轻笑,也有无所谓的笑。
胡说教教授微微点头:“这个说法没有什么新意。对了,夏同学既然不是北大的学生,那么现在在社会上,有没有社会地位?收入如何?从事什么工作?”
夏想摆摆手,笑了一笑没说话,宋一凡就拉过他的胳膊,小声说道:“她叫慕容容,名字怪人也怪,总喜欢对别人冷眉冷眼,好象她是全北大最漂亮的女生一样,其实她还没我漂亮,是不是?”
夏想被逼无奈,只好应战:“胡教授,首先声明一下,我不是北大的学生,也没有机会再来北大深造了,是为遗憾。但我并不认同高学历就意味着高收入的说法,大学只是助你有一个良好的起点,但社会才是人生真正的大学,只有在社会大学上取得的高学历,才是成功的开始。”
“肯定是后者了。”夏想对宋一凡很了解,她说慕容容名字怪,肯定是因为姓慕,但偏偏起了一个容容的名字,给人的感觉好象复姓慕容一样。
夏想一脸愧色:“我就是机关单位工作,月收入2000元左右。”
“能不能详细举个例子?”胡教授脸上的笑容更盛开了。
哄堂大笑。
“你们是北大的学生,是整个社会之上最拔尖的人才。我对你们的期望是,40岁的时候,必须拥有4000万的财富,否则你们就没脸来见我,你们就不配当和_图_书我的学生!”
一阵嗡嗡的争论过后,就开始有人陆续提出反对意见,但却被胡说教教授辩驳得一败涂地,结果五六个人上阵之后,没有一人占了上风,反对的声音就小了许多。
“尤其是你们,你们是北大的学子,是精英中的精英,如果有北大的学子走出校门,在社会上混得很惨,甚至有人擦皮鞋,摆地摊,卖红薯,还有卖猪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对他们深为痛心。你们在座的各位如果和他们一样,千万不要说是我的学生,我丢不起这个人!”
“那倒不是,主要是他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夏想一脸平静地说道,“他因为贪污受贿已经被判处了死刑,不久前已经执行枪决了!”
大学生道德意识淡薄,诚然与家长只注重学习不注重道德培养有关,也与现在的教授们师德不彰不无关系!
“胡教授,夏想同学要发言。”宋一凡突然举手发言,把夏想给推举了出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我不羡慕他。”夏想很干脆地说。
所以后世的大学生,家境富裕者开车上学,结果撞死人者屡见不鲜。更有甚者,因为学弹钢琴,结果就在杀人的时候连捅八刀,还美其名曰钢琴手……开车何用?练钢琴何用?
离大教室不过300米的距离,一路上李润和翟鹏问东问西,十分好奇,不敢相信夏想真的是市长,但又知道眼前的气定神闲、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学长一样的人物竟然是堂堂的市长www•hetushu•com,他们就问了许多古怪的问题。
胡教授的话音刚落,教室之中就一片议论之声。
夏想越听越反感,身为高校的教授,不但市侩地以财富论英雄,在他眼中还明显有层次和社会地位之分,师者,传道授业,传道第一,道德观念不正确,培养出来的学生学问越高本事越大,反而对社会的危害越大。
“真的……假的?”李润的爸爸好歹也是京城的副司长,他也算有些见识,知道30岁的市长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他爸现在是省长,也不敢保证他30岁时能当上市长。
夏想再对他的理论不屑一顾,也过了非要辩论一番一较高下的年纪,就只冷眼旁观,不发言。不料胡说教教授似乎大有舌战群儒之意,大声说道:“同学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谁有不同的看法都可以和我辩论,我赞同你们有发言权力,你如果认为有足够的口才,也可以试图说服我。”
李润和翟鹏眼睛都直了:“你……真是市长?国内还有30岁的市长,太了不起了。”
胡教授的眼镜差点掉在地上,用力托了几下,才勉强托住:“你,你,你故意捣乱是不是?我想说他就是被枪决了,人生之路也比你强上百倍。”
胡教授就开心地笑了:“同学们,我说得一点也没错吧?高学历就等于高收入,就等于拥有了财富的敲门砖。你看这位同学和他所认识的北大毕业的局长,差距何其大?今年50岁的北大毕业生,他比你们大了和_图_书30多岁,尚且有如此的成就,你们现在走向社会,到40岁之时,肯定能超过他许多……”
“确实有。”
“那你身边是不是有北大的毕业生,社会地位和收入都高人一等?”胡说教教授继续发问,仿佛有意拿夏想当反面教材来验证他的说法的正确性。
“高学历就是高收入的保证。”胡教授侃侃而谈,“一直以来,培养大学生的财富意识是我思索的内容之一。富裕,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意味着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当夏想听到胡说教教授大言不惭地说出下面一段话时,终于忍不住嗤之以鼻了。
女生不高兴了,对夏想的目光大有敌意:“非礼勿视!”
宋一凡一见夏想,高兴地直冲夏想挥手,夏想见宋一凡坐在正中,本不想过去,但宋一凡一直招手,他就成了众人的焦点,只好挤了进来。结果倒好,他挨着宋一凡坐下,才发现旁边也是一名女生,还是一名美女,长发,非常标准的瓜子脸,眉目之间,不知怎么和古玉有几分相似,就让他愣了一愣。
宋一凡状态不错,小脸红润,嘴唇饱满,成熟欲滴了,夏想就拍了拍她的肩膀:“什么讲座,你还非要听完?宋省长想接你回去,肯定是想你了。”
好一个又强上百倍,夏想没来得及反驳,宋一凡终于站了起来:“强上百倍?胡教授hetushu.com,你说说在国内现行的政治体制下,有谁敢说比市长的级别大上百倍?”
好一个胡说教教授,好一番豪言壮语,好一个蛊惑人心的理论。
“胡说教教授的讲座总是很犀利,我爱听。今天他演讲的题目是高学历和高收入之间的关系,你也可以听听,说不定大有收获。”
宋一凡说得倒是实话,慕容容比她确实逊色三分,夏想就乐了:“慕容容是姓慕容叫容,还是姓慕叫容容?”
胡说教又滔滔不绝演讲了几句,才又想起一样,又问夏想:“夏同学可否透露一下,你是否羡慕那个北大毕业的局长?对了,你是不是在他手下工作?”
“轰”的一声,教室里顿时炸了锅,学生们议论纷纷,都惊讶不已。
胡说教教授倒有礼貌,没有注意到夏想的年龄——其实夏想才30岁,在研究和博士遍地的北大,他一点也不显得老成——还很客气地说道:“夏同学有话就说,不要不好意思,还让女同学替你举手发言,是不是太胆小了?”
“市长还有人敢冒充?”李爱林维护夏想的心思十分迫切,“还说比夏市长强一百倍,告诉你,比市长大两级就是部级了,比市长大一百倍,全中国都没有了!”
“为什么?是不是觉得永远也比不上了他,连羡慕都不用了。”胡教授想象力也挺丰富。
“你猜?”宋小凡眨动大眼睛,一脸戏谑。
听听就听听,反正京城离燕市不远,既来之则安之,夏想也就偷得浮生半日闲,索性听听胡说教的高论。